中国作家网>> 新书快递 >> 《搬迁》

《搬迁》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7月17日15:10 作者:于卓
作者:于卓
出版社:海峡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年6月
书号:978-7-80719-789-8
定价:35.00元

  【内容介绍】

  刚刚到东升市能源总局上任不久的温朴,是由首长贴身秘书升迁而来的实权人物。在立足未稳之际,就面临着能源部直属的烂摊子东北安装公司需要选址整体搬迁所掀起的巨大的机遇和挑战。处理好的话就能平步青云,稍有差池就会身败名裂。

  以部里的领导总工程师水依为代表的三路人马,对于搬迁的选址问题各怀心事、各逞机谋,纷纷明里暗里支持自己属意的搬迁地点,并施展各种手段进行争夺。同时开拆迁公司的白石光和东北安装公司的经理鲁培明等人也纷纷奔走、四处活动。与所有人不同的是,温朴在这场争夺中则表现很低调,不仅不主动争取,甚至一度往外推,然而最后却是无心插柳,东北安装公司的搬迁地点恰恰选在了温朴坐镇的东升……

  【作者介绍】

  于卓,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中篇小说《七千万》《八千万》《九千万》;出版有长篇小说《花色底牌》《挂职干部》《双规》《首长秘书》等。

  【经典摘句】

  弱势群体,不外乎那些有病没钱、有嘴没话语权、有冤没地投、有怨没处展、有心没共鸣、有爱没回报的人。

  特权阶层高高在上,不染草民衣食住行生老病死之烦、之累、之怨、之苦,必使社会寒流四季涌动。冷漠是一道墙,搪塞是一条河,背信是一片沙漠。只有融,才有洽。情可解万结,理可达诸事,爱可抚万众!  

  爱一个简单又不失品质的女人,无疑会提升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

  活着,别指望别人给力,用自己的脚踩路,踩深,踩浅,或是踩空,都没什么,心里有数,乱不了步,也丢不了路。懂自己,很重要,在苦上,在疼上,当然运气好,也可以在幸福上。

  一个人站在另一个人的肩头上,够到的也许是利益,也许是灾难。人失去土地的支撑,人的平衡感就不好把握了,尤其是失重状态下的得与失,说不靠谱,就不靠谱。也就是说,任何时候别人给你的高度,其实并不是你成事的平台。懂得自己,躺下了也是自己的高度!

  人在官场,命运一旦被阴谋左右,其思想、灵魂、感情、意志什么的就全都大撒把交出去了,犹如坐上一辆他人控制的专列过山车,看着宽敞、风光、气派,但没有调整车速的自由,至于说刹车的权利那就更甭想了,何时停下来操纵者说了算。

  官场中的某些玩笑,是官场中人在利益互换、信息交换、权钱置换过程中规避风险、模糊意图却又不失主题的一种软默契手段。

  齐头平脸的官员,最忌讳事事都往前挤,因为这些人有数,在有些来路不明或是暂无定论的事情上,袒露越快,暴露越多,受伤的可能性就越大,一不留神就成了身后猎食者的挡箭牌。

  【目录】

  第一章………………………………………………………………1

  老到沉稳、处惊不变的官场中人,做任何事都不会封顶,不会灌满,如此蓄意保留,多为提防遭遇麻烦或不测时,前能留出周旋空间,后能闪出回旋余地。

  第二章………………………………………………………………11

  隐形的尾巴,才是可靠的尾巴。就像自己当初跟在副部长苏南身后那样,领导不用你这条尾巴时,你千万不能摇来晃去地显摆,当需要你这条尾巴在什么事上找一找平衡,或是掸一掸某个地方的浮尘时,你又千万不能闪躲,而且动作迟缓了也是严重失职。

  第三章………………………………………………………………16

  官场从上往下办事容易,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嘛;但是从下往上过五关斩六将,就没那么容易了,若干钉子碰下来,弄个麻子脸还算好的,万一搞乱了神经大脑,整个人那是说崩溃就崩溃。丛德成这会儿还没趴在搬迁上龇牙咧嘴,说明他躲闪周旋的功夫还没有给人废了。

  第四章………………………………………………………………24

  洼地里的喜怒哀乐,就这么轮转着,当灾难彻底压弯了老百姓的腰,老百姓的神经也就麻木了,不想再把腰直起来了,直起来了也还是那么两下子,费那事干啥?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吧。

  第五章………………………………………………………………29

  丛德成撅着嘴,搓着自己的身子,说,江湖险恶,官场多变,走仕途做官,得后台硬,前台稳,中场擅周旋。老兄现已成一方诸侯,重兵在手,我此时讲这些是诸葛亮面前摇羽毛扇,卖弄!

  第六章………………………………………………………………41

  画面上,金色的油条,全都用白色避孕套套着,一排排参差着码开,大概能有一千多根,营造出来的气势,不是冲击人的视觉,用朱团团后来的话说,那简直是轰炸人的眼球!

  第七章………………………………………………………………………47

  所谓利弊,没有套用公式,看在什么事情上权衡,水依日后美梦不成,大面上就怪不到自己头上,这就叫胯下政治,取小辱,避大祸,挡开东北安装公司,对自己和能源总局这艘大船来说,就是躲开了一座漂移的冰山。

  第八章………………………………………………………………56

  朱团团再次来到朱桃桃的墓穴前,拔下泡沫灭火器的安全栓子,对着地上的蚂蚁喷起来。膨胀的白色泡沫,转眼工夫就把墓穴吞噬了。

  驼背男人站在几米外的地方,眼神迷惑地看着。朱团团刚才去取灭火器时,就已经发现了驼背男人在盯梢,但她没工夫顾及他。

  第九章………………………………………………………………62

  某些玩笑,是官场中人在利益互换、信息交换、权钱置换过程中规避风险、模糊意图却又不失主题的一种软默契手段,万一玩笑对接不上实质内容,把意图弄飞了,彼此也没什么难堪和损失。玩笑嘛,一旦回归到玩笑上,就是玩玩笑笑,玩玩笑笑哪能当真?

  第十章………………………………………………………………77

  在生意场上,往往就是这样,能碰的东西,你可以去抓去捏甚至去抢,可是不能触及的东西,你非但不能伸手,甚至有时连看一眼,都是不明白事儿!

  第十一章……………………………………………………………90

  齐头平脸的官员,最忌讳事事都往前挤,因为这些人有数,在有些来路不明或是暂无定论的事情上,袒露越快,暴露越多,受伤的可能性就越大,一不留神就成了身后猎食者的挡箭牌。

  第十二章……………………………………………………………98

  刚才那个电话,不是谁谁,或是谁谁谁打进来的,而是他在鲁培明和白石光到来之前就设定好的节目,一到预定时间就响铃。这个手机泡人功能是温朴最近才琢磨出来的,预定好时间,脱身很方便,撵人很委婉,谁都没脾气,他用了几次,感觉不错。

  第十三章……………………………………………………………107

  女人说,整个东升市里,这个款式的保时捷,就这么一辆,它要是在路上放个屁,交警都会捧起来闻闻。我的意思是说,我不管你今天是劫财还是劫色,你都打错了算盘,你真是胆大包天。好在你还没有伤着我,咱们恩怨两不找,你现在要是下车,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第十四章……………………………………………………………113

  宽大明亮的房子,名利场上的权贵女人,生意场上的靠山,这些东西自己拼命追求了那么多年,血汗流了多少无法记得,可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连个边儿都没沾上,可是现在怎么稍一流氓加性力量,就全都得到了呢?

  第十五章……………………………………………………………120

  归根结底,出手必算得失、利弊这两笔账,但得与失、利与弊的平衡点,往往是在一个度字上显灵,因此把握好脑、眼、耳、嘴、心、意的合力功能尺度,才有可能求得上佳的结果。

  第十六章……………………………………………………………128

  男女催乳师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男催乳师更容易被人歧视和误解。男催乳师没有乳房,所以必须学会用心去理解乳房,用温善去点化手感。其实有些职业,就夹在邪恶与诚善之间,稍往这边偏一点儿就邪恶了,而稍往那边靠一点儿就诚善了,总之恶与善不在脚上手上,全看心怎么动作!

  第十七章……………………………………………………………143

  酒刚落肚,丛德成就开始琢磨了,自己正在鼓捣的那份搬迁市场调研报告,难道说到时真会像一家家期待的那么有推力?试想就算往江苏这边倾斜倾斜,又能给江苏带来多大的胜算助力呢?报告不过就是纸上谈兵,这些人看不透这一层岂不成了笑话?

  第十八章……………………………………………………………154

  至于说第二个注意事项,郑然菲说都安排好了,到时几家媒体会联合采访他,她让他面对镜头时不要东张西望,说话不要跟强拆人家房子似的急赤白赖,要面带微笑,和蔼可亲,多说些公益事业人人有责、回报社会是不容拒之的义务、关爱残疾儿童从我做起之类的光彩话。

  第十九章……………………………………………………………167

  妹妹最不待见姐姐的地方就是她的得瑟,妹妹又开始往姐姐头上泼冷水,说,姐我说你多少回了?怎么就一点儿也不听呢?俗话说富不露金、穷不露骨。你可好,你看看你耳朵上、脖子上、手指上、手腕上,还有脚脖子上,除了金就是宝石,你怎么不把存折股票也挂出来呢?

  第二十章……………………………………………………………177

  咦?候好刚迈出一步就停了下来,原因是烂喜鹊窝里射出了耀眼的亮光,引发了他的好奇心。他靠过来,用脚轻轻一拨,找到了发亮光的东西。

  候好弯腰捡起来一看,心顿时狂跳起来。钻……戒!他嘴里哆嗦出两个字。

  第二十一章…………………………………………………………184

  她大惊小怪时,要是松开抓着候好裤腿的两手,似乎可以避免意外,她却是越惊慌手抓得越紧,已经给蚂蚁分散了精力的候好,身子瞬间失去平衡,摇晃中弄掉了手中的竿子,吓得爱人再次拼命抓他两个裤腿,结果候好就彻底失去了平衡,脚底下一丢根,两脚就踩跐了,身子往窗户这边一倒,整个人就下去了,爱人身子一软,在惊叫中松开了双手。

  第二十二章…………………………………………………………193

  敏尚都长出一口气,换只手来推拿朱团团的右乳,手法如钳,由下钳住乳根,掌心下抵,五指渐渐加力,朱团团的右乳刹那间收缩,乳头绷起来,亮幽幽犹如一只兔眼,她竭力控制着……

  第二十三章…………………………………………………………200

  男人的暴力,通常情况下可以摧毁一个女人的肉体和意志,但偶尔也会出现歪打正着的意外结果,瞬间使女人释放出积压在潜能里的另类需求,甚至是某种久未满足的渴求,就像现在的朱团团,她已经让姐夫的暴力穿过了她的肉体,她不觉得这是伤害,她想自己受击的脸颊,现在有机会通过他那只粗鲁的手,唤醒他内心深处暗藏的细腻。

  第二十四章…………………………………………………………206

  温朴应该说是幸运的,昔日副部长苏南那一对肩膀的高度,确实让他受益匪浅,拓宽了他看事情与处理问题的视野,最关键的是那个高度给他提供了全方位审视官场的空间,让他懂得了事事环绕事外事,事外事往往才是真的事,这就是他亲自送报告来的原因,他要看看水依在处理完报告事宜后,还会不会跟自己讨论东北安装公司整体搬迁的事情。

  第二十五章…………………………………………………………218

  劳家奇意识到水依正在想什么心事,就阴阳怪气地乐起来,之后像是感慨自己的人生,也像是在玩味别人的得失,拿捏着腔调说,女人的伎俩一旦被男人肉体支撑,倒下的男人就是她的战利品了;男人的欲望一旦被女人身体包容,倒下的女人就是他的棺材了。

  第二十六章…………………………………………………………233

  白石光脑子里一闪,突然明白了,原来这两个精明的女人背着自己,拿冉顺水做圈来套鲁培明。进而一想,这个兜圈子引出冉顺水的主意,有可能是两人五五对半出的,或是四六开三七开,总之他就是觉得郑然菲在这件事上占主导的面更大一些,她比较擅长借风烧火、阴阳套用,或是拐弯抹角、移花接木什么的。

  第二十七章…………………………………………………………247

  这种借舆论影响力抗衡、造势、护家的做法,着实让政府为难、开发商头疼,不好放开手脚去突破底线做事。

  第二十八章…………………………………………………………255

  院子里,大小权贵和商人老板们三五一堆、四六一伙地聊着,在这个丧事平台上,人们进行的话题大多与丧事无关。

  第二十九章…………………………………………………………263

  人在官场,命运一旦被阴谋,其思想、灵魂、感情、意志什么的就全都大撒把交出去了,犹如坐上一辆他人控制的过山车,看着宽敞、风光、气派,但没有调整车速的自由,至于说刹车的权力那就更甭想了,何时停下来操纵者说了算。

  第三十章……………………………………………………………275

  失望的人,总会找不幸的人来表达自己残缺的善心,掩饰自己对丢失东西的所谓不在乎,进而满足落难者在精神上对人格的乞讨!换个角度讲,就是用扯淡的态度,面对操蛋的人生!

  第三十一章…………………………………………………………285

  鲁培明意识到自己让丛德成放心了,这个话题得掐断,再说下去有可能呛水,于是就想避实就虚,再说说闲话,而且这闲话还得让丛德成感兴趣,不然这气氛就干燥了。

  第三十二章…………………………………………………………296

  若是个权重资深的人物,在会前或是会后完全可以旁若无人,不出会场就唧唧喳喳,说说笑笑,爱谁谁谁,这就是牛气人物出彩放亮的噱头,随时玩谱、摆架、拿派!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