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书快递 >> 《北京部队大院》

《北京部队大院》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7月13日16:30 作者:张教立
作者:张教立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年5月
书号:978-7-5354-5864-3
定价:23.8元

  内容简介:

  北京有多少个部队大院?很少有人能说的清楚,仅在城区一条著名街道的几公里地段内,就有六七个紧挨着的、分别生活着几千上万人的部队大院,一个大院就是一个自成体系的社会。部队大院戒备森严,在普通老百姓心中是一个神秘的地方。

  民道、官道,都是学问;家事、国事,皆有文章。

  作者从军35年,主要任职于解放军总后勤部,常年生活在北京某部队大院。本书就是他品读人生、总结军旅生涯的心灵体悟,第一次原生态地展现北京部队大院生活的小说集。不同于革命浪漫主义的激情号召,本书着眼于个体生命的细致把握,展现新时期下部队大院人们的生活状态。

  作者简介:

  张教立  1948年12月出生于豫东平原,1968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70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班长、参谋、科长、秘书、副局长,大校军衔,2003年12月从总后勤部司令部编研室主任位置上退休。

  2004年1月任金盾出版社《百姓生活》杂志编辑,2005年9月任该社《科学种养》杂志主编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作者自1993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擅长个体生命的细致把握,发掘平凡人生的人性闪光。著有小说散文集《崎岖的山路》、短篇小说集《都市军营》、长篇小说《天大地也大》、散文集《心的历程》等。

  目录:

  一、士官非官

  二、随军家属

  三、异花果

  四、城市的星空

  五、将军楼

  六、双色树

  试读:

  随军家属

  一

  秦月芳这个人的优点是心眼不坏,邻居或同事有什么事需要人帮忙的时候,她比谁跑得都快;发洪水、闹地震捐钱捐物的时候,她比谁表现得都积极。她的缺点就是嘴巴里的话太多,应该说,话太多不能算是缺点,但是,她的话不仅仅是多,而是有些话讲出来非常刻薄,有时让人接受不了,这就是缺点了。比如军务局魏参谋的老伴一胎生了两个女儿,她说人家是“吨粮田”;直政局崔干事的爱人结婚多年没有生育,她说人家是“盐碱地”;有个邻近的部队大院的老乡一年生了两个孩子,元月份一个,腊月份一个,她说人家是“双季稻”;机关有个胖胖的电工与他老婆离婚后又复婚,她说人家是“回锅肉”。要不,怎么会有人给她一个“磕一个头,放两个屁,既拜了佛祖,又伤了神仙” 的评价呢!认识的人被她取笑,不认识的人也会遭到她的嘲讽。有一对夫妻女高男低,秦月芳看到了,对别人说:“你们看看这两口子,男的比女的矬那么多,他要是想站着与老婆亲嘴,不架梯子就得雇吊车。”有一个女人身上曲线分明,乳房耸,屁股翘,她说人家是“三座大山”,能吓跑愚公。还说这个女人要是在大街上走一趟,把男人们贪婪的视线缠成团,可以编一个大大的胸罩。当然,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喜欢大胸脯的女人,“蒙牛”和“伊利”的老板见了她们这号人,都会担心自己的公司倒闭。

  秦月芳的爱人是综合部办公室的行政秘书,叫郑启明。郑秘书这个人也是个热心肠,待人诚恳,但是说话比较注意分寸,在综合部机关里人缘很好。这两口子在一起有意思,秦月芳是腚眼里夹不住热屁,话说完了还没有想好;郑启明是茶壶煮饺子心里有数,话想好了也不轻易往外说。

  为了秦月芳那张破嘴,两口子没少生气,有几次都闹到了吵着要离婚的地步。秦月芳对自己的毛病不是不清楚,有时候气得一个人偷偷在屋里自打耳光,但是,到了一定的时候和一定的场合,这张嘴好像就不属于自己的脑袋领导了,无组织无纪律,不听招呼。

  郑启明从基层连队调进综合部机关的第二年,就被调为副营职行政秘书,主要负责综合部机关的车辆管理,当时秦月芳正好从农村来部队探亲,直政局的领导考虑到秦月芳已经符合随军条件,便让协理员向秦月芳了解有关情况,以便为她随军以后安排一个合适的工作。

  协理员问秦月芳:“听说你与郑秘书是在一个村里长大的,从小就是青梅竹马。”

  秦月芳与郑启明结婚后每年到部队探一次亲,见到部队的领导并不怯生。她笑着对协理员说:“我们那里既没有梅,也没有竹,人家是青梅竹马,我和郑启明是砖头坷垃,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开始,就在一起和尿泥、过家家。后来,他当生产大队的民兵营长,我是生产大队的团支部书记,我们俩搂草打兔子,在一起研究工作,也顺便谈谈恋爱。因为我欣赏他的诚实能干,他喜欢我的机灵活泼,在他当上兵到部队来的前一个星期,我们俩由工作上配合,到生活中配对,一块到公社领了结婚证,按照城里有些人的说法,在爱情的坟墓里合葬了。”

  协理员只是听说秦月芳这个人开朗大方,快言快语,没想到她说话这么随便,便笑着说:“你讲话真有意思,在农村除了当过领导干部,还做过其他的工作吗?”

  “在山东话剧团干过几年。”秦月芳很自然地说。

  “你当过专业演员?”协理员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不是专业演员,业余的。”

  “你当时工作的地点在济南?”

  “不是,与郑启明结婚前,我只去过两次济南,一次是上中学的时候红卫兵大串连,我那时年纪小,屎壳朗撺着屁哄哄,跟着大哥哥大姐姐们瞎跑;一次是当团支部书记的时候去县里组织的忆苦思甜参观,实际上是个人不花钱旅游。我当业余演员是在下良湾公社。”

  “公社也有剧团?”

  “公社应该说没有剧团,但是有文艺宣传队,我们家乡的老百姓把文艺宣传队叫做‘剧团’,因为我们普通话都说得不好,演出的时候讲山东话,所以,乡亲们都说我们是‘山东话——剧团’。”

  协理员被秦月芳的话逗乐了,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有文艺细胞,说话也很幽默,除了当过业余演员,还有什么特长?”

  “我从小就学习修理,别的什么特长特短都没有了。”

  “修理什么,汽车?”

  “不对!”

  “修理拖拉机?”

  “也不对!”

  “那是修理自行车?”

  “还是不对。”

  “该不是修理火车、飞机吧!”

  协理员再次瞪大了眼睛。

  秦月芳被协理员的样子逗笑了,乐呵呵地说:“老谢同志不要再瞎猜了,毛主席他老人家有一句诗是‘坐地日行八万里’,我修理的东西比火车、飞机的个头大,跑的也快,一天四万公里。”

  秦月芳的这番话让协理员有点哭笑不得了,他略显尴尬地说:“噢,我明白了,你说的是修理地球。”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