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书快递 >> 《阿里阿里》

《阿里阿里》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6月05日13:29 作者:杜文娟
作者:杜文娟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年6月
书号:978-7-5399-5243-7
定价:39.80元

  内容简介:

  没有世俗,没有喧嚣,甚至没有人烟。

  世界屋脊上、西藏无人区,

  众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众多籍籍无名的人,

  演绎世间最美的生死。

  ——50多位阿里人和援藏者的生命之书

  本书写的不是游记。

  在西藏阿里人的眼中,那壮美的雪山圣湖,不只是风景,也是苦难的开始。

  写的也不是旅人和浪子。

  而是50多个阿里人和援藏者一辈子的悲欢离合,

  不是一个月一年两年,

  不是旅行也不是看风景,

  而是数十年,生活在阿里,工作在阿里,

  在恶劣的环境,每一天都仿佛苦难的历程,一辈子就这么走完……

  作者简介:

  杜文娟,女,陕西人。

  著有长篇小说《走向珠穆朗玛》,小说集《有梦相约》,散文集《杜鹃声声》《天堂女孩》。

  鲁迅文学院第十四届高研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目录:

  Preword引子

  Chapter 1用20万个长头去梦中的地方

  贡保是个命硬的孩子

  半个月亮爬上来

  出生在羊圈里的洛年赤烈

  推开窗户就能摘到苹果

  灵魂不死

  念念不忘的名字

  用20万个长头去梦中的地方

  什么人在保佑你

  Chapter 2走进天路,走向天堂的路

  梦里梦里见过你

  所有阿里人的暗伤

  这辈子只能怀念

  不来西藏后悔一辈子

  益西坚村终于坐上了飞鸟

  走进天路,走向天堂的路

  昆仑是一把量人的尺

  我的兄弟在边关

  妈,我不想去阿里

  边境

  你为什么死那么早,为什么不带走我

  Chapter 3转山,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人人都说王惠生

  有一种静默叫伤痛

  生的艰难,死的容易

  冈仁波齐的诱惑

  人文的阿里并不寒冷

  永远欠一次钻桌子的客人

  生平第一张结婚证

  雪山下是印度羊

  灾难如魔鬼

  科迦村的金色花朵

  后记在北方的寒风中追溯

  精彩书摘:

  节选《走进天路,走向天堂的路》

  千里新藏路上,最累不过驾驶员。手握方向盘,脚踏鬼门关,屁股坐的是阎王殿。有人在风雪中修车时,手抓住保险杠时间太久,松手时,手掌肉皮撕裂。有的因为冻伤而截肢。有的耳垂冻掉。有的甚至献出了生命。有的在牦牛发情期,为抢时间通过路段,被发情的牦牛连车带人推到一边。有的在深夜,点燃轮胎、坐垫、衣物,驱赶野狼,与狼周旋。车陷冰河,一直朝前开,一鼓作气冲上岸边。车陷沼泽,倒着开,迎着冷风,一夜风流——流一夜鼻涕。蜷着身子,睡车厢当团长,只是轻如鸿毛的事。有人饿得吃牙膏,喝汽油,饮冰雪。有人冻死后,怀里揣着遗书,手里捏着馕饼。

  节选《所有阿里人的暗伤》

  我在格列家门口等了一会儿,三个人开着一辆小车回来了。这是一家普通藏式平房,客厅的藏柜鲜艳漂亮,绘着宝伞、金鱼、宝瓶、莲花、白海螺、吉祥结、胜利幢、金轮的吉祥八宝图案,上面摆着象征五谷丰登的切玛,和银质铜质器皿。我在一幅挂历下面的沙发上坐下,挂历上的主人公就是格列。身着绿色武警制服的格列,站在高入云端的洁白雪山下,神采熠熠,精神焕发。这是西藏自治区为年度道德模范专门制作的宣传挂历。

  我打趣道,格列政委怎么跟挂历上的人长得一模一样啊。

  格列和春晓哈哈大笑,另一位穿警服的人也爽朗地笑着。从他的军衔和名牌认出,他叫普布旺拉,与格列一样,也是一位武警军官。

  格列向我介绍说普布旺拉是他的战友。

  春晓笑呵呵地补充道,他也是我的新郎官,我有两个新郎官哩。

  我也融入到他们的笑声之中。待了解到两个新郎官的故事以后,怎么也笑不起来。

  格列的家在圣城拉萨附近,从经济文化相对繁荣的前藏,来到荒僻的后藏阿里,当武警,上警校,目前任西藏边防总队阿里边防支队霍尔边防派出所政委。边防维稳,向来是地方政府和各警种部队的头等大事。工作在一线的格列,经常面临着各种突发事件。

  一个冬夜,雪花刚刚停止了飘零,就接到报案,一支58人的队伍,想从普兰县的山口潜逃越境。格列带着六名警察迅速追击,40人后援部队也分头赶上,在各个出山口,封控堵截。潜逃人员中,有人对这里的地形地貌非常熟悉,便与格列他们迂回曲折,打起了游击战。大雪刚过,山谷和山头一样,被大雪覆盖。雪域茫茫,寒冷异常,行动艰难。格列他们不放过一个山洞,一个垭口,潜逃者和追击者都疲惫不堪的时候,终于堵截住了所有潜逃者。

  潜逃者中,有大人,有小孩,有本地人,也有远道而来者。有的出境要去听达赖喇嘛讲经,有人想把孩子送到国外学英语。

  西藏的任何地方,只要是路边的房子,有人生活,就约定俗成,成为远行者的救命稻草,受灾者的避难所。边防派出所和兵站,自然担负着过往行人的生命安全,尽力提供服务保障。

  2007年3月,普兰方向普降暴雪,致使219国道封堵,沿线交通中断,沿途被困车辆人员较多,牧区牲畜冻死冻伤数量剧增。霍尔边防派出所至马攸木桥公安检查站一线,部分车辆人员下落不明。格列带领战士,从早上一直搜寻到晚上。在漆黑的夜色中,为了防止战士迷路走失,用背包绳把每个官兵连起来,沿着电线杆艰难搜索。经过三天四夜的紧急救助,被困在雪地中的20多名旅客和4辆汽车,全部营救出来。派出所共接待被困群众300余人次,救治伤病群众110多人次。

  事业上一帆风顺的格列,也迎来了爱情的甘霖。孔繁森小学教师春晓,与他约定了婚期,时间定在2002年3月的一天。

  离婚礼还有五天时间,格列从布置一新的家中出发,到300公里以外的普兰通外山口执勤。刚到山口,风雪飘摇,大雪封山。心急如焚的新郎只能风雪兼程,想要回到新娘的怀抱。婚期姗然而至,新郎还在雪地上跋涉。

  藏族人对婚礼非常重视,春晓又是当地人,请柬已经发出。客人陆续而来,端上切玛,捧上青稞酒,献上哈达,祝福新人幸福吉祥。哈达不但要献给两位新人,还要献给双方父母。无奈之下,只能请格列的战友普布旺拉担当临时新郎,婚礼如期举行。

  直到婚礼后的次日凌晨两点,风雪夜归的格列,患上了雪盲症。眼睛红肿,泪流不止,这样的形象不好回到新房,只能在单位的集体宿舍里休整调养,孤枕难眠。

  格列用伤感的语调对我说,结婚八年来,妻子先后怀孕六次,五次流产。好不容易产下一个男孩,三天后,因为缺氧,在他的怀抱中死去。

  叹息无法改变他们的现状,慰藉不了他们的伤痛。阿里人的生育问题,不是一家一户的事,不是几对夫妻的困难,而是所有阿里人,必须面对的现实。

  地区财政局的一位在藏干部对我说,阿里人,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来者,都不敢随便碰触怀孕和教育孩子的话题。这是所有阿里人的痛,所有阿里人的暗伤。

  评论:

  《阿里阿里》是一部书写阿里人和事的文学作品,也是一次深入西藏文化腹地阿里的生死之旅,一部真正让你读懂西藏人眼神的纪实文学!——网友飘飘

  本书启发读者心灵。我们每天对抗着自己心里的小恶魔,用尺子丈量着分厘得失,用怨怼向着世界讨公平。却不知道那些断了前程的王君植们,那些赔上性命的李宝军们,那些善良的洛桑山丹们,是在用生命坚守信仰。没有人喜欢真正的苦难,但就是在这种稀薄,绝望的生存环境里。当死亡变成感冒一样的平常时,阿里人用豁达和坚韧对待一切苦难。——网友爱在旅徒

  本书既是几十位阿里人的生命之书,也是对西藏精神的纪实解读。当死亡像感冒一样平常。像对待感冒一样对待死亡,像对待死亡一样,对待苦难。西藏生活是生命最本真的状态。读懂阿里,才能读懂西藏。因为这里是离死亡最近的地方。——网友去阿里的意义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