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书快递 >> 《不曾苟且——中国文字英雄榜Ⅰ》

《不曾苟且——中国文字英雄榜Ⅰ》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05月13日09:24 作者:啄木鸟编
作者:啄木鸟编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4
书号:978-7-5133-0235-7
定价:32元

  内容介绍:

  他们是一群秉持独立精神的写作者,带着满身才情,写下他们对周围世界的观察和思考;他们不苟且行事、不苟且为文,洞察力深刻却不炫耀,行文恣肆,余味无穷。本书选取了崔卫平、熊培云、陈丹青、刘瑜、易中天等四十六位令人尊敬的写作者在2010年里的曼妙之作,他们的人品文风,无需多言,知者自知。这是一本向文字英雄致敬的小书,也可能是中文世界最具价值的年度文本。

  目录:

  亲爱的人儿

  悲伤地坐在你身旁(韩寒)

  他们曾骑着白马穿过中国(潘采夫)

  杂种冯唐(柴静)

  墙角见吧,无尾犬(李海鹏)

  为什么纪念邓丽君(李皖)

  我眼里的冯导(洪晃)

  大酒(冯唐)

  可怜屡被强梁犯(阿丁)

  为什么热爱迭戈?(龚晓跃)

  文艺女青年与胸(黄佟佟)

  杀手毕业(和菜头)

  秋菊男的故事(罗永浩)

  大男(冯唐)

  疯狗(老傣)

  看,看出点什么

  白天不懂夜的黑(王书亚)

  向坏蛋们举杯(李海鹏)

  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关于《浪潮》(熊培云)

  你还要些什么(刘瑜)

  狼国人   (张晓舟)

  当理科生开始怀疑人生(王小峰)

  愿像那水中浮木(刘瑜)

  “你真个要勾搭我?”(庄秋水)

  记得当年草上飞(刘瑜)

  无所在的故事(野夫)

  细读“韩峰日记”(老愚)

  清醒如何是好

  经验的年代(崔卫平)

  一九七六年的眼泪(老愚)

  奴才的创造性(张鸣)

  黄帝的子孙(刀尔登)

  刘备@建安五年(王小山)

  治国秘术——贪官之用与弃(饕餮)

  虚拟的和尚(野夫)

  青春(韩寒)

  宣布为罗玉凤神话负责(韩松落)

  熟悉的陌生人(熊培云)

  那些像敌人一样的热钱(苏小和)

  青山有幸西门庆(五岳散人)

  哥本哈根是可疑的(关军)

  大脸崛起(张晓舟)

  当台湾文茜遇见大陆韩寒(安替)

  我们为什么不认错?(易中天)

  蚂蚱或葵花籽(张晓舟)

  守住良心的“一厘米主权” (熊培云)

  过去的怎样让它过去(刘瑜)

  列宁的阴影(许知远)

  底线时分(刘瑜)

  为什么要一起做广播体操?(张柠)

  半锅千年老汤的味道(十年砍柴)

  途中与你相遇

  不做GAY,依旧彼此相爱(刘原 )

  情人节写给情人的三十六个忠告(胡赳赳)

  到手就不珍惜了?(沈宏非)

  目不斜视的顾客(木木)

  上海情人  (洪晃)

  面朝南京,我们都是孤臣孽子 (刘原)

  我的北京(黄集伟)

  在布拉格(陈丹青)

  桃花源别考——“天下第一弄” (李敬泽)

  闻香识城市(刘原)

  长恨歌 (王锋)

  爱并吃掉(殳俏)

  松露饭(朱伟)

  饮食大梦(沈宏非)

  一个人的面馆(陈晓卿)

  精彩内文选摘一:

  心理辅导是没有用的,当我看见我们的女人搂着有钱人,有钱人搂着官员,官员搂着老板,老板搂着林志玲,你怎么给我心理辅导?

  ——韩寒

  希望那些喜欢用‘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教训年轻人,并且因此觉得自己很成熟的中国人有一天能够明白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有的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

  ——罗永浩

  我竟想做一名崂山上的道士,翻起白眼给香客算卦,或者表演穿墙术,都是很随喜的事,算卦总比算计好,穿墙总比翻墙好,远眺云天总比远眺房价好。

  ——刘原

  对于美好新世界里的绝大多数人……他们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利,无处不在的幸福不由分说,一把把他们给罩住,他们只能躺在幸福的牙缝里,被咀嚼,然后变成一堆残渣,被气势磅礴地给吐出来。

  ——刘瑜

  “无论男女,作为动物活在世上,一粒果子迸溅在嘴里的滋味是一样的,为对方梳理皮毛的眷恋是一样的,被命运碾过的痛苦是一样的,生之狂喜和死之无可奈何也是一样的。”

  ——柴静

  溃烂之处,往往艳若桃花

  ——张晓舟

  精彩内文选摘二:

  编者的话

  摆在读者面前的,是去年的文字。四十六位作者,以文发声,各擅胜场,绘制出一幅中国社会当下的人性图谱。

  这是一部多声部合唱。明暗交织,虚实相生,缜密的思维,丰富的情致,每一声曲调都能激起人发自内心的共鸣。一群什么样的歌者能发出如此令人心颤的天籁之音?

  他们来自大地。他们倾听大地深处的秘密,他们把密码翻译成美妙的文字,化作温润的气息,轻轻吐入听者的耳朵。他们知道自己播撒的是理性与真挚的种子,迟早会发芽,至于开出何种花朵,他们并不太在意。他们表达他们满足,并因将要盛开的花朵而喜悦。

  这样的文字,似乎只是经­由他们的笔而出生,其生命仿佛来自一个神秘的所在。

  好像上帝找到了使者,他们也乐于担当这苦行僧般的使命。

  不表达,毋宁死。有感受而不能吐放,于他们而言便是酷刑,是永远爬不出的地狱。

  他们并非聒噪者,他们知道自己感知到什么,知道哪些是值得传递给他人的:让我喜悦的,也会让你喜悦。这些好的叙述者,最好的命运便是遇到那些高贵的耳朵。

  一定有那样的耳朵在谛听。

  洞穿一切而不自我炫耀,机智风趣而不轻佻造媚,血脉贲张却又理智平和。

  他们自成一格,用文字筑起抵御忘川之水的长城,他们证明:在一个不堪的时代,温暖人心的究竟是什么。

  时间老去,文字不死。

啄木鸟

二〇一一年三月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