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书快递 >> 《那蓝·那海深蓝》

《那蓝·那海深蓝》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03月06日09:06 作者:江山
作者:江山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2月
书号:978-7-5063-5665-7
定价:32元

  作者简介:

  江山,学的是数学,我的第一份职业就是数学老师,从接触到那些浩瀚无边的数字和符号开始,就没有停止过对逻辑思维的怀疑。进入商海之后,所幸在奋斗的每一个阶段都有知遇恩人,都是值得我仰视的、平凡中的高大身影。但凡看过小说稿的朋友,都知道这不是一部自传体小说,当然,它仍是我用全心尽拙力来完成的作品。

  一直坚信在理性的自我之外,一定有一个被整合过的超越平常视角的心,让这种鲜活不单单是小说里塑造的人物,而是辨证的,对话的。在身心一体的基础上,通过语言交流和精神修炼来见证,所有的心都需要时机和平台来显现激情。真心希望你们能喜欢这部小说,也许,彼岸不远,在各自的心里……

  内容介绍:

  故事由单智寒设计盟志公司的广告被和兴公司的余静总经理(Sandy)看中开始。和兴公司外表上是一家再普通不过的外资投资公司,但实际的老板许先生(Daniel)却是国外某大型基金的枪手。每一个人所扮演的职场角色在权利下的利益,利益下的感情,感情间的纷乱中徐徐铺开……

  陈立婧与男友幼意远离他乡涉世商海,幼意的帅气成了他一生最大的包袱。缘起缘灭后,立婧最终选择了出国留学。

  智寒在Daniel和云果大师不经意的启发下,始终用事业的浮萍心态冲淡内心世界的矛盾。

  盟志的张总,小人物如小刘和酒窝祥,与余静一夜夫妻卖摇头丸的小顾,还有规划局唐局长的一对儿女唐云唐逸等等,各自的结局窥见因果缘起的一斑。

  “珏”字却一直在立婧的吊坠上深深地刻着。

  心里的那海,深蓝……

  图书目录:

  夏末开篇    那蓝伊始(一)

  夏末有待    那蓝初始(二)

  夏周日      那蓝初始(三)

  夏霡霂      那蓝初始(四)

  夏末月夜    那蓝潜伏(五)

  夏末符号    那蓝潜伏(六)

  夏末因起    那蓝浅现(七)

  夏末界越    那蓝浅现(八)

  夏末界越    那蓝浅现(九)

  秋起三界    那蓝涟漪(十)

  秋起三界    那蓝涟漪(十一)

  秋起三界    那蓝涟漪(十二)

  秋起三界    那蓝有续(十三)

  秋起三界    那蓝宁静(十四)

  秋起三界    那蓝宁静(十五)

  秋起三界    那蓝弥漫(十六)

  秋起三界    那蓝弥漫(十七)

  深秋三界    那蓝弥漫(十八)

  深秋三界    那蓝驿动(十九)

  深秋三界    那蓝驿动(二十)

  台风过界    那蓝驿动(二十一)

  台风过界    那蓝驿动(二十二)

  独步深秋    那蓝拍岸(二十三)

  深秋有节    那蓝暗涌(二十四)

  多事深秋    那蓝涌动(二十五)

  多事深秋    那蓝涌动(二十六)

  初冬有意    那蓝涌动(二十七)

  初冬有意    那蓝逶迤(二十八)

  初冬有意    那蓝逶迤(二十九)

  初冬有意    那蓝逶迤(三十)

  乍暖还寒    那蓝未央(三十一)

  乍暖还寒    那蓝微澜(三十二)

  乍暖还寒    那蓝微澜(三十三)

  乍暖还寒    那蓝微澜(三十四)

  季过有年    那蓝波澜(三十五)

  季过有年    那蓝波澜(三十六)

  季过有年    那蓝波澜(三十七)

  季过有年    那蓝波澜(三十八)

  心有央      那蓝深蓝(三十九)

  心未央      那蓝深蓝(四十)

  精彩内容节选:

  单智寒合上三个策划方案。隐约觉得出自同一个人的思维,细腻中带着偏颇,少了老道。

  “看完了?”一芯蹦跳出来,亮出洁白的牙齿。

  “你还没走?”智寒一怔,环视着四周,同事都走了。伸了懒腰,暂时把思绪放下。眼前这精灵总能让自己暂时忘却繁杂。

  “明天周末呢。”一芯从包里掏出件T恤,“不要总穿那么正规咯?”

  “我还得来,早做完早解脱。”他笑,收拾桌上。

  “我也要来。”一芯一脸狡狯的笑,“带零食来,反正也帮不上你的。穿起来看合不合适?”

  “你穿蓝色真好看!眼光好!好啊!”一芯走开几步斜脑袋左右上下,又走近几步眯眼,“猫步秀秀?拜托!”

  “今天没吃老鼠不会猫步。谢了!看在招聘你的份上就当回报,免得……免得你男友怪责。”没有直视她清澈的眼眸,鼻翼却溢满幽香。

  一芯蹲了下去,拉了拉他那不搭调的裤边,“我……我对他说起过你了。”

  智寒没接话,不敢也不愿再细问,就像有时举起毛笔的刹那,脑子一片空白,忘记提笔的初衷。

  一芯转开话题,“酷猫哥哥,买点吃的一起去海边吧?”挎起包。那包足以装下她整个人,智寒应承。

  把他的公文包丢到大包包里,魔术般消失,雏菊图案缀着花香。

  金色沙滩。

  海面映照夕阳的妩媚,细沙描绣波浪的裙边,远处大型船舶休止符隔排开来,风咸咸甜甜拂面而过。

  一芯时而跑前,时而跟后,像长不大的孩童。

  “快过来!”海边长大的她,身后惊奇的声音,“这是什么脚印啊?你那么聪明,一定知道。”

  微微潮湿的沙面,奇怪的脚印交织在走过的脚印间。脚掌像婴儿,三个脚指头印记。

  见智寒迷惑难解,一芯故做思考状,“狗?嗯……不像!酷猫哥哥的?抬脚!检查一下。”

  智寒自言自语,“奇怪?这不像是动物足迹,怎么会有那么小的婴儿?而且怎么只有三个脚指头?老鼠?”

  “外星人?”一芯眼露狡黠。

  他继续观察。蓝色T恤像是无尽海洋的一个符号,海的信子。

  一芯继续往前跑,一串娇小的脚印深浅不一,做怪后的坏笑,“会不会是老鼠喝了二锅头跑来海边感慨啊?”

  “感慨什么?”

  “我!留下足迹,下辈子要当猫了!”噘嘴学着喝高的模样。智寒看着大笑,但还是没有停下对脚印的研究。

  “容易吗?!我!”只见一芯握紧小拳头在细沙上侧印,指尖在上端戳上三个洞充当指头。这鬼丫头!歪门的什么都会。

  月渐渐挂起,示人的皎洁洒下,波光粼粼,潮汐又落。

  两个信步,时而前后,时而伴随。智寒的内心如所见之境翻涌,念想起浮。

  一芯回到家后,就一头扎进床上的娃娃堆里,朦朦胧胧着睡下一直到天亮,彩色的梦里有那蓝,时隐时现。

  自送走单智寒他们后,余总办公室的门一直没开过,眼看就到下班时间,立婧把桌下平底鞋取出,换下黑色高跟鞋。

  幼意乐意自己蹬高跟鞋一起逛街散步,但每次都拒绝接受这个要求。原本就个高穿上后跟他差不多一般高,不喜欢那种感觉。

  作为交换条件,也不太在意他的细节,觉得自然才是最舒服的状态。

  周末不知道幼意会有什么样的安排,帅气的他总会给自己意外的惊喜,虽然岁数大自己两岁,但周围的人总看走眼,还以为是姐弟恋。来滨海市求职是幼意的愿望,他不喜欢北方的商业氛围,觉得创业就必须在前线。

  “幼意,明天周末,你……”拨通男友单位电话,占线了许久后才接通。

  “这几天公司晚上连着加班,所以……周日早回来。”幼意磁性声音,没了上次彼此不快话题的残余。

  “我做好午饭,没事早些回来。”立婧心里算了算没见面的时间。四天半。

  “正拉个大客户,先挂了。”

  没等她说再见,那端已是“嘟嘟嘟”的挂断声。

  幼意是家中独子,做事风风火火。第一次见他父母亲,老人不停对自己说:我们家这仔啊,要多包容,多理解!自己不知道该怎么答话才好。好像老人面对的不是准媳妇,而是一个准长辈,把心爱的娃娃重托似的。

  兴许是天生一种淡然的气质,遇事不乱的宁静。这也是进余总这家外商投资公司对她的第一评价,法语专业并修完会计证的简历,余总初面试就通知她直接到位上班。

  立婧收拾好文件,走到余总办公室门前,本想敲门询问还有没有事情需要交代。除了工作两人极少交流,互不深究地配合。犹豫片刻,决定还是不打扰。

  夕阳的晕染,缓缓飘着云彩。

  立婧并不觉得饿,吹海风是年少的愿望,叠加着对法国浪漫的冥想,塞纳河边的信步。

  “我们会结婚吗?”每次看着幼意熟睡的神情,总会轻声地问。不知道是问熟睡而听不见的他,还是问自己?

  远远看到一个身材极像幼意的男生,一只手被娇小的女孩缠绕腰间。

  月色濛濛,走近点才发现是下午见面的单智寒和一芯。不扰雅兴,转身离开。

  一杯牛奶,桌面是交给单智寒的策划案原稿,这些策划稿都是结合余总的意图自己拼凑杜撰出来的,难道是一个考题?考那位因那则迷宫广告创意的单智寒?为了什么?

  疑问忽起,但还是赢不过渐起的睡意,沉沉地趴在桌上。

  一如初恋,幼意战战兢兢地拥簇后腰,呼吸像蝴蝶撩动花心,沁入耳后的每一寸毛细,贪婪融化的柔蜜,转头迎上热吻,那面具一脸昏黑的狰狞。立婧吓醒了。又是同一个场景。

  幼意又应酬去了吧?

  推荐语:

  《那蓝·那海深蓝》以混沌手法开篇,几个人物以职场同事之间及各自的爱情友情交织为线索,通过不常见非传统的商业整合运作模式平台,逐渐演绎成蜘蛛网关系的社会现象,深究人物内心世界,得以各自心灵放飞之后的宿地,演绎了一个充满爱的世界,一个说不清爱道不尽情的人间,一笺清页,一杯手中茶。作者语言唯美,风格独特。

  小说除了商业载体之外,《那蓝》背后更有一个大的托盘,即闽南的文化精髓。作者在小说中描绘了现代闽南地区的社会图景,读来让人备感新鲜。

  前言、序、后记

  自     序

  总会不经意想起什么,也常会不经意做些什么。虎醉狮懒,不知道不经意的会是什么动物。

  常常在所谓的场合中不经意瞎穿,喝着吃着,听各种人说“道”。

  还会不经意独自逛这逛那,买些不实用的小什物,宛如女孩子,一份闲心。

  走哪都可以睡,眼一闭,穿梭黑白彩色,游历三界。

  梦是不经意里最不经意的极品,无法预知,无法构思,无法逻辑,无法深论之。依稀拼凑如茫茫大海打捞起的千年沉船,种种不经意一古脑串了起来,珠珠坠坠像高挂丫枝的花簇,懒洋洋香着。

  依旧儿时的好奇,喜欢看天边的云朵,静静流淌,梦里的偎依。

  再后来,发现这种不经意会伤人,也伤自己。学习和成长的过程无异于他人,被所有的经意团团围绕,一路感受着维护和雕塑,终成盆景,刻显不经意的痕迹,作美。

  今天,不经意又想了什么?做了什么?

  脑海里清晰地知道,有一个缘分深深浅浅环绕。

  摇一叶小舟,飘入碧海,衔一颗种子,遨游蓝天。《那蓝——那海深蓝》便是这个偶然的瞥见和收获。

  也许,也许明天,仍会继续不经意……

  无垠的天,没有一丝云。

《那蓝·那海深蓝》部分作品连载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