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新书快递 >> 《AA制婚姻》

《AA制婚姻》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6月12日13:28 作者:张无花
作者:张无花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6月
书号:978-7-5063-5307-6
定价:25.00元

  作者简介:

  张无花,男,1977年生于山东,研究生毕业却主动放弃硕士学位。曾从事过教师、旅游、广告、出版等行业,也自己做过生意。摩羯座和B型血混合的矛盾体,粗糙且敏感。文字风格贴近现实,笔触异常冷静。曾出版小说:《午夜勾魂曲》、《结婚以后》、《AA制婚姻》。

  核心卖点:

  一,AA制婚姻在如今这个时代变得越来越普遍,由此产生的社会心理和风潮已经悄然改变着我们的生活。这是第一部专门探讨“AA制婚姻”的作品。

  二,男性视角的婚姻小说从来都以他们的冷静、客观、社会化而比女性婚姻小说更有持久的影响力。

  三,80后婚姻写实。这本小说大多数情节都出自现实,是作者综合了身边很多80后年轻人的婚姻生活,再加上自己的感触所写的,情节和人物,以及他们的悲喜具有代表性。

  四,对婚姻和生活现状的进行了反思。在小说中,有很多地方是对婚姻、工作、生活等方面的反思,强化了小说的张力。

  内容简介:

  “AA制婚姻”是当前比较流行的婚姻模式,反映了商业社会浪潮对传统婚姻的冲击和异化,一直饱受争议。作者以“AA制婚姻”为切入点,深入描写了婚姻生活中的喜怒哀乐,还原了每个婚姻角色的心理变化和成长轨迹。

  韩新、何琪、张林、蔡娟四个人都是在大学里确定恋爱关系,毕业后相继结婚,婚后他们感情发生分歧。韩新和张林活在过去,对逝去的青春时光念念不忘;何琪和蔡娟活在现在,渴望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现实的困窘消磨了曾经的激情,为了能让家庭更富足一些,四个人、两个小家庭相继实行AA制,他们的感情因此出现波折,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他们拿什么来拯救爱情?

  推荐语:

  ---这本书以完全贴近现实生活的手法,展现了经济大潮下原生态的婚姻状况。把年轻人内心深处的感受描写的淋漓尽致,是浑然天成的生活素描。

  ----大多数年轻人都能从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这本书真实,现实的冷漠和温情、残酷和柔软被作者不加掩饰地表达出来,原汁原味,给人一种疼痛又温暖的阅读快感。

  读者除了能从本书里看到AA制婚姻这种比较流行的婚姻模式外,同时也能通过本书看透男人心理,是女性了解男人的必读书目。

  精彩选读:

  AA制婚姻第一章第一章

  韩新是普通的上班一族,上下班挤公交车,月薪四千来块钱,有些小聪明,有点幽默感,人缘还不错,喜欢在办公室发牢骚。现在的世道,房价贵、工资低、股市不靠谱、女人靠不住、上下班受约束、加班不给加班费等问题多多,韩新经常和公司里几个年轻人凑一块唠叨,抱怨完了心情就会好一点,不论走到哪儿,普通人的烦恼都一样。房子、车子、票子,女人、亲戚、朋友,世界很大,但一个人能拥有的很少。

  这种生活就像一张网,韩新经常有一种被网住的感觉。有时候做梦他都梦到自己变成了一条滑不溜秋的鱼,在一张渔网里挣啊挣啊,醒来就是一头冷汗。工作吧,每天都那么累,很多愿望都实现不了,不工作吧,连基本的生活都不能保障,愿望更实现不了。

  烦恼和无奈像是男人的肚皮,越积越厚,激情和梦想像是女人的衣服,越穿越少。跟所有都市小白领一样,韩新只能在绝望而枯燥的生活里机械地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好在韩新女人缘还不错,加上人长得不赖,又比较聪明,偶尔会收到上帝发给他的安慰奖。比方说他没费什么周折就收到了上帝发给他的老婆,一个很清秀的女孩。

  公交车还没来,站牌前站满了人,韩新盯着身边一个穿低腰裤的女孩子看了一会儿。那女孩正蹲在地上打电话,屁股露了一半,白得刺眼。现在的女人太大胆,没什么不敢穿的。

  “等车呢韩新?”张大伟开着银白色的马自达,停在站牌边,那张柿饼脸上挂着油汪汪的笑。韩新说:“是啊,想送我一程?”张大伟打着哈哈:“今天没时间,下次吧。对了,哪天有空一起出去放一炮,我认识两个美眉,很正点。”韩新怒道:“滚,没工夫和你瞎掰。瓜娃子!”

  张大伟是他们公司的网管,一个月一千五百块钱的工资,已经低于全国平均数了,可他上下班来回都开着车,那点工资根本不够他的油钱。韩新一直不明白张大伟这么做图什么,如果他真有钱,根本没必要呆在这个公司,既然挣钱不多,就不要成天开着一辆马自达穷显摆。可张大伟有自己的逻辑,他说:“开车能让一个男人很性感!要不然我能有那么多女人?”

  和公司男同事在一起的时候,张大伟总是吹嘘自己有多少多少女人。有一次逛街,韩新的确看到张大伟和一个女人一起,很漂亮,穿着很时髦。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很勾魂。当时韩新的下边就硬了。据说,这只是张大伟的性伙伴之一。性感,对女人而言是一具身体,对男人而言就是嘎嘣嘎嘣的钞票。

  人和人差距太大了,韩新刚买完房,根本没有余钱买车,家里还有个河东狮,即使有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在外面花天酒地,自己一下班就得回家。

  在车上站了一路,他两腿有些发软,何琪正在厨房里做饭,客厅里都有一股回锅肉的香味。听到开门声,何琪偷笑着藏到厨房门后。韩新换上拖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一会儿,感觉不对劲,一回头,正看到素面朝天的何琪手拿炒菜的铲子盯着他,两眼直冒火。韩新皱眉问:“怎么了这是?我招你惹你啦。”何琪说:“没有,你没招我也没惹我。”说完气呼呼地转身就走。韩新没理她,这个女人越来越不可理喻,动不动就朝他发脾气。昨天晚上加班到深夜,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眼圈发酸,脑子里有根筋跳跳地疼。回到家还得看老婆的脸色,这一切都让他心里莫名烦躁。

  何琪把饭菜做好,端过来,闷闷地吃饭。韩新过去挠了她两下,想逗她开心,她一下子跳起来喊:“你惹我干什么?流氓!”韩新愣怔了一下:“是。我流氓,我下流,行了吧?吃饭!”

  何琪往嘴里扒了两口饭,把筷子一扔,不吃了,脸色冷得跟冬天的风一样,眼珠狠狠瞪着韩新,像一条濒死的凄凉的鱼。韩新放下筷子,努力地咽着一大块肉。他突然觉得自己很累,像是一块石板压在头上,越压越紧。他有一种想要放弃抵抗的感觉,还不如把身子压碎,血肉四溅。抵抗是最痛苦的,远不如放弃来得轻松。

  不管心里多不情愿,韩新还得哄她:“别生气了老婆,都是我不好,可至少你得让我知道错在哪儿了吧?”何琪撅起嘴:“你回来怎么不找我?我躲在门后面等了你半天,想要吓唬你一下……你对我越来越不关心了,理都不理我。”何琪就这点好,有什么事在心里憋不住,肯定要说出来才痛快。她只要说了,气也就消了。那是她经常和韩新玩的游戏,等韩新回家时,她总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韩新找,或者突然跳出来,吓他一跳。以前韩新也很喜欢这个游戏,可现在他不喜欢了。工作和生活已经把他折腾得很累,哪有闲工夫陪何琪玩那种弱智游戏啊。

  “好好,我错了行不?老婆乖,别生气哈。”

  “知道就好。我今天刚在网上淘了几件衣服,一会儿穿给你看看。”何琪边往嘴里扒饭边狡黠地笑。韩新小声嘀咕了一句:“又逛淘宝!”

  上大学时何琪就申请了淘宝账号,一开始韩新还不以为意,觉得网络销售成不了什么气候。可后来发现问题很严重。网络购物不同于现实中逛商店。逛商店有体力和时间的问题,不允许女生无限制地逛下去。可在网上逛商店不受体力和时间的限制,只需要动动手指,再加上商品价格便宜,买的时候不觉得心疼,很容易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何琪每个月都从网上买来很多衣服、小首饰、化妆品、家居用品等,粗略算下来,她每个月平均要在网上花掉两千多块钱,赶上韩新半个月的工资了。

  上大学时何琪还是个很单纯的小姑娘,怎么一毕业就成了物质女人了呢?韩新不止一次抱怨她,也不止一次因此吵架,可何琪就是戒不掉网购的瘾。

  “我又没花你的钱,你心疼个什么劲?”何琪耳朵很灵,一下子捕捉到了韩新的嘀咕,气呼呼地扔掉碗,回了韩新一句。韩新接上她的话茬:“是没花我的钱。可你把在网上花的钱省下来,帮着我还房贷可不可以?这个家总有你的一半吧?”

  何琪像个发飙的希瑞手指天花板,就跟上面贴着钱似的:“是有我的一半,可我那一半的钱早交过了。20万的首付,我爸妈交了15万,四分之三呢,所以,房贷我理应少还点。”韩新说:“有必要分那么清楚吗?再说,你买那么多衣服,穿过的有几件?”

  “我乐意,我买来挂衣柜里就高兴。没衣服我就没安全感,女人的安全感来源于漂亮的衣服和外貌,你懂不懂?”

  “不可理喻。”韩新无奈地撂下一句,气哼哼地就要回卧室。何琪一把拉住他:“想走?没门!去洗碗!”

  洗完碗,韩新回到卧室,看到何琪笑眯眯地站在穿衣镜前试衣服。试完一件脱下来,再换上一件,乐此不疲。女人对服装的占有欲很强,遇到了让自己心动的衣服,即使不穿也得买回来,生怕被别人抢先。

  “小新,你看看我这件吊带和牛仔裤搭配怎么样?只是胸有点低,不能穿出去。要不我退回去,让他们换一件?”何琪两眼泛光,盯着镜子,头也不回。韩新打开空调,往床上一躺,觉得那个姿势不舒服,又斜趴过来。

  “跟你说啊小新。今天我又和蔡娟聊天了,她说她和张林的感情越来越差了。张林那人也真是的,一个大老爷们儿家,那么小气。蔡娟不是刚工作一年多,没攒下钱嘛,她想买个笔记本,就用了张林的五千块钱,可张林每个月都让她还钱。他们俩比我们分得清楚多了,纯粹就是AA制。我现在明白了,两个人在一起啊,还真是不能分得太清楚。以后我花你的钱,可不许你生气的哈。咦,你怎么不说话?”何琪回头看,韩新已经睡着了。

  “小新!”何琪一巴掌拍在韩新肩上。韩新醒过来,搓着眼角,不耐烦地问:“睡觉呢,叫我干吗?”

  “不干吗。让你帮我看衣服,你怎么说睡就睡?跟头猪似的。”

  “我昨天晚上熬夜加班,今天特累。你想看衣服就自己看,关我屁事?”韩新转过身,想继续睡。何琪干脆脱掉上衣,上身就穿一件文胸,揪着韩新的耳朵,逼他看着自己:“小新,你有没有良心?我买来衣服不就是为了穿给你看吗?我打扮得好一点为了谁?为了小区的门卫?为了大街上的乞丐?让你看你还不看,你信不信我就这样穿出去给别人看?还关你屁事?”

  韩新看了看何琪那因激动而颤巍巍的胸脯和白皙的皮肤,怒气直冲天灵盖,正想发火,手机响了。是韩新的爸爸韩万和打来的,说是想让韩新两口子到他家吃顿饭。

  韩新的爸妈住在十公里外的另一个小区,位于城郊,环境很好,绿水环绕,树木成林。并且那个小区的价位很低,比韩新他们买的房子便宜很多。唯一的缺点就是离韩新家有点远。一开始韩新说什么也不让买那套房子,毕竟两家离得太远,生活不方便,照顾不过来,再说父母年龄都大了,要是有什么急事就耽搁了。可韩万和坚持买,说省下钱来可以再给韩新买辆车,有车就不怕两家隔得远,想来就来。

  这都过了快一年了,韩万和还是没给他们买车,这件事成了何琪攻击韩新的把柄。两个人吵架时一涉及到双方父母,何琪就一脸鄙视:“你爸妈好,多好呀,一年前就说给咱买车,可现在呢,我连个车轱辘都没见着!别说车轱辘,他就是能给我买个电动车,一千块钱一辆的,我也就心满意足了。”这让韩新很下不来台,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何琪。为了车的事,他没少生闷气。

  这会儿已经晚上七点了,夜色正像个不怀好意的孩子朦朦胧胧地降临。挂了电话,韩新往窗外一瞅,闷闷地说:“我爸让我们过去玩。”何琪扔掉手里的衣服:“哎,我说都这会儿了,还过去玩?怎么就那么不安生呢?不去!”韩新嬉皮笑脸地过来,伸手抱住她,谄媚之态直追宫廷太监:“老婆,我知道你不想去,我也累得慌,可听我爸的语气,好像有什么事儿,他在电话里又不说,乖老婆,就陪我去一趟吧,成不?”

  何琪翻了翻眼:“也行,不过你这个月的绩效得如数上交,还有,你以后不能干扰我在网上买衣服。听到了吗?”

  精彩选读

  ◆所谓爱情只是我们年轻时看过的一场烟花,谁也别指望这场烟花永远绚烂下去。人生总有散场的时候,爱情也是,开场时爱来爱去,散场时恨来恨去,回忆时痛来痛去。这或许就是某些人未来的人生。

  ◆在公司里,关键不是你做了多少,而是别人知道你做了多少,你做的事情得让老板知道。就像男人处理夫妻关系,关键不是心里有多么爱自己老婆,而是要让老婆知道你有多爱她。

  ◆现在这社会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当官的,如果你身边都是贪官,只有你一个清官,那你这官也就别当了。做生意的,如果你同行都逃税漏税,弄虚作假,可你正儿八经做生意,你就竞争不过别人。做男人的,你身边的男人都寻花问柳,可你一下班就回家找老婆,你就很难交到朋友……

  ◆很小的时候,我曾捡到一块石头,以为那是无价之宝,藏在别人找不到的角落。长大以后,知道那不过是块石头,可我还是舍不得扔掉,一直把它珍藏到老。

  ◆在岁月的河流里,我们都曾在某个堤岸留下一缕淡淡的哀愁和纯真,可是我们已经走得太远,再也看不到那个杨柳轻拂的堤岸上已经猝然苍老的青春。

  ◆每个人都以为自己能控制事情的节奏,可是一旦迈出了第一步,就会发现自己对什么都无能为力。感情上尤其如此。

  ◆大家都在变,大学毕业就像一个分水岭,有些人高飞,有些人匍匐在泥里。当社会赋予人们的角色打破了大学时平等的地位,每个人的心态都随之发生相应的变化。这是竞争社会的铁律,残酷却真实!

  ◆在被电脑、mp3、手机等电子产品包围的世界里,80后年轻人宁愿相信那些冷冰冰的机器,也不愿相信活生生的人。这是一个没有友情,谁也不愿与别人分享温暖的年代。

  ◆青春是一场成长的蜕变,要褪掉一层皮,褪掉那层傻兮兮的温暖笑容,才能让自己坚硬起来,这个过程怎么能不疼?

  ◆我把脸埋在她头发里,她身上有母亲的味道,很温暖,暖的我心都碎了。

  ◆守住一个男人的心远比让他挣很多钱更加艰难。

  ◆有些事情,不去经历,谁又能看得清?有些人,不受伤害,又怎能长大?多少年轻,多少爱恨,多少痴缠,不过是黄昏日落里一声悲凉的叹息。

  ◆不管在自然界,还是在竞争社会,最先呲出牙齿的,往往都是弱者。

  ◆我们的生活在外人看来都不过是一场闹剧,我们哭了笑了,我们来了走了,我们的开心,我们的心碎,只是一场表演。难道只有谢幕时,人群散去,躲在幽暗角落哭泣的我们,才是那个真实的自己?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