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的开始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11月20日09:39  郭米克
  那是一个令人亢奋的年代,许多行为都可以用“激情”来解释,生活忽然变得生动有趣。1982年底在济南召开的创作会被认为吹响了军事文学思想解放的号角,有人干脆称之为“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小三中全会”。王传洪社长号召全社人员解放思想、放开手脚,创造了一个真正轻松活跃的氛围。每个人的头脑中都被植入一种公开或潜在的冲动,只要“有利于……”一切都在被鼓励之中。“允许作品带争议发表”,这是当年社领导口中最迷人的一句话,它给人以希望和想像力,人人感觉机会就在不远的地方。 
  1983年初在茅屋胡同甲3号,4层会议室,《解放军文艺》举行了一次很严肃的全体会议——讨论刊物感到的强大压力。头年《昆仑》诞生后,周围聚拢一群少壮精英,形势咄咄逼人。尽管都是自己的队伍,但已明显门户有别。这还不是主要的,更多的压力还是来自各地如林的期刊,虽然今非昔比,“占山为王”的欲望仍难以平抑。据说《青春》当时发行已到40万。吴之南副社长在会上说:“两年之内,超不过《青春》,我就……”他把帽子一摘用力扔在面前的桌上,大家顿时热血沸腾。
  新时期《解放军文艺》报告文学的影响似乎是在这时应运而生,但起初还不是因为李延国的作品。序幕开启时出现的是《蓝军司令》《河那边升起一颗星》和《“两用人才”的开发者们》。第一个真正的高潮应该是1983年5月的报告文学专号。《恶魔导演的战争》当时像一只煮熟的鸭子从一家大型期刊飞进我们的锅里,伴随着第一次耸人听闻的《毛岸英之死》和一批纪实作品烩成一道美味大餐。我们从北太平庄营院右手第一个报刊亭出发一直走到大北窑,最后是王侠打通了北京发行所的关节……那几天破旧的大班车满载加印的8000册刊物在大街小巷各个销售点发布,发往各摊位的广告语马上变为比比皆是的醒目大字——“你想知道……吗?请看……”这应该是当时文学期刊广告句式的首创,它使《解放军文艺》名声大振。这次行动是出版物在市场环境下运作的一次启蒙,之后不久文艺社便成立了作为出版发行部前身的“宣传发行组”。
  李延国此时正作为一支“撒手锏”被派出在引滦入津施工部队的工地上,几个月的采访使他迫切需要编辑部的一臂之力,陶泰忠作为上述一切活动的中心人物如约前往。在工地的一座帐篷里二人进行了深入的交谈,面对铺天盖地的素材就未来的作品进行设计谋划。此前刊物的报告文学最长2万余字,被生活感动的作者已经难以在这样的篇幅内照顾到方方面面。编辑的观念在这时发生了突变,“不怕写大,现实生活需要有气魄的结构”,陶李磋商几日最后定下作品基调。激情四溢的李延国8万字初稿一气呵成,从普通的士兵一直写到李瑞环,最后被陶泰忠压缩到4.5万。1983年10月号《解放军文艺》以《在这片国土上》为题重点推出,同期评论由范咏戈所作,用《这是一片激情的艺术“国土”》第一次将“全景式报告文学”的概念发布社会。
  “全景”的开始引来一连串连锁反应,崭新的观念直接轰击了一批跃跃欲试的作者,人们处理素材的视界豁然开阔。新的作品如过江之鲫纷至沓来。从1984年起,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屡屡先声夺人——《大寨在人间》《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中国农民大趋势》《唐山大地震》……旋风般地横扫文坛,其中1986年的《唐山大地震》可谓登峰造极,将《解放军文艺》的报告文学直推向辉煌的顶点。
  改革开放的汹涌势头促成了《解放军文艺》铺天盖地的报告文学作品群,它按照时代的要求顺应了全国读者的精神渴望。正是这种渴望最终促成了一个建国以来鲜见的报告文学现象——1988年,由《人民文学》和《解放军文艺》两家期刊共同发起、全国108家文学期刊共同参与的“中国潮”报告文学征文活动。这次活动以令人刮目的“全景”方式检阅了全国报告文学的作者力量,也将“全景”这一报告文学理念最终定格在新时期文学的历史进程中。而鲜为人知的是:“中国潮”这个“巨大”活动的发起源于当时《解放军文艺》编辑部主任陶泰忠、副主任佘开国和李培森三位的创意,郭米克为之取名。此举旋即得到了时任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社长凌行正、总政宣传部文艺处处长赵骜的决策和支持。张光年、唐达成、冯牧、徐怀中、袁鹰……在新侨饭店的顾问会议上高度赞赏了两家期刊的辛勤劳动。最后《解放军文艺》编辑部人员包括夫人们全体参加了征文颁奖活动的劳务工作,并在王铁虎、唐文光等人的参与下,于首都体育馆成功举办了两场“中国潮之夜”颁奖大会暨大型演出……时隔多年,这项自下而上形成的文学景观,仍然成为无数作者和读者心中难忘的记忆。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