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眼中的谢冕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10月21日10:40  
  80年代以来,我和谢冕同在一个教研室,我们的教学、研究,又都和新诗有关,所以来往也多起来了。在和他的交往中,我看到在学识、历史感、艺术感受力和判断力,以及对生活的热爱上与他分明的差距。我知道有些东西是很难学到的,但毕竟也受到某些影响。在对当代历史,对新诗,对人、事的看法上,我们有许多相通的地方。不过,有时也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之所以没有引发冲突,原因是由于他的克制、宽容。在是非上他有明确的标准,但对待朋友,从不把这种标准,当做“道德棍棒”随便挥舞。他总说要记住朋友的好处。
  举几个例子来说。有一次“批评家周末”讨论美国畅销书《廊桥遗梦》,谢冕对这部小说评价很高。现在想起来,他的这个评价,可能和那时他对“人文精神”失落的深切忧虑有关,他把对这个文本的阅读,加入了对时代严重病症的思考。我对《廊桥》并无好感,觉得它是个俗套,我也从来不喜欢过分感伤的作品。但那时我不是正常地谈我的意见,而是故意往极端上去糟践它:那是在故意显示我与他的区别。谢冕不会不知道我的“诡计”,但他没有表现愠怒,照样正常地引导着这个讨论。
  …………
  (摘自10月8日《中华读书报》洪子诚文)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