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做中国绘本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3月22日14:53  熊亮
我小时候看过一些中国图画书,到今天还印象深刻。《聊斋志异》的老版插图给了我极深的印象——树里面居然能倒插着一个人!穿墙术、画皮等情节都充满了古老又奇异的感觉。《山海经》是所有书中最特别的,我相信古代的孩子看了这本书,可能会有一种冒险的冲动,长大后要带着《山海经》到处旅行,沿着山海分布舆图,去亲眼看一看这些奇闻异见。及至今天的我,也养成一种习惯,做每本书前,必先要实地走走,我把创作中国绘本当作一种收集工作。
    前些时间制作一套中国名著时,我去了几趟山西,《杨家将》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听的评书之一,沿着熟悉故事中的延绵山道,一一跑遍杨老令公和他几个儿子真正守过的边关,雁门关、宁武关、偏头关和六郎城遗址,站在没有人的旧城楼上望着远处一片风雪塞外,杨家将的故事就像在眼前闪现。一个人小时候看过听过的东西他永远不会忘,这就是我做中国绘本的原因。要给予我们的孩子一个“可记忆的中国”。
     我侧重于传统和本土性,因为文化记忆同样也是我们儿时的回忆,就像城市的历史同样与个人命运息息相关一样。相比之下我偏爱通俗文化,戏剧、评书、歌谣,它们能深入街头巷尾,深入我们生活的点滴中,这与创作图书很像,都是与读者靠得很近的艺术。
     中国的故事中不少奇闻神怪寓言教化,童话空缺,大概是我们的教育太实用导致,恰不知让人高兴的东西才是一辈子里最重要的。传统文化中通常把落叶、风月流水、各种植物都赋予人性特质,真是一种神奇又有趣的方式,但是它们大多数都是悲叹和励志,即使高兴了也常常会喜极而泣,这些文化特性当然也已是我们个性的一部分。
    不过,我倒从中学到了中国童话的奥妙——“万物有情”,在写这些故事时会自然地将什么东西想像成有灵性的生命,事实正是如此,在富有感情的心里,任何事物自有他的价值,小石狮、兔爷、树神灶神、土地、京剧猫一切事物变得热闹又和气,这就是我想要给孩子的童话世界,而真正倾注关怀的永远是人。
    我自己也在这发掘中国的创作中获得莫大欣慰,相信文化精神会延续的人,必不会陷于自我,才会更愿意为社会去做有益的奉献。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