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悦然牵手陈文芬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5年11月25日21:30  楼乘震
马悦然,瑞典著名汉学家。1924年生于瑞典南方。1946年入斯德哥尔摩大学,跟随著名瑞典汉学家高本汉学习古代汉语和中国音韵学。1948年大学毕业,到中国四川做方方调查。1952年在斯德哥尔摩大学获博士学位。1975年当选瑞典皇家人文科学院院士。1965年以来,马悦然把大量中国古代、现代和当代的文学作品介绍到国外。
  一次会面喜出望外
  今年6月30日记者在常熟一影视基地采访,接到复旦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周立民的电话,说马悦然先生已在上海,要请马先生吃饭,问是否愿意作陪?记者喜出望外,立即搭车回沪。
  在去复旦的路上跑了4家书店,终于买到一本三联版的马悦然所著《另一种乡愁》。一见面就请马先生签名,他用瑞典文签,我问为什么不用中文?他像孩子般调皮地说怕写不好。那么写作呢?他说用电脑。用什么码?他说用拼音。对了,他是在峨眉山上报国寺里从研究中国方言的语音起家的,当然对拼音很熟。也正因为有这段经历,使他结识了房东的女儿陈宁祖,也有了那个浪漫传奇的爱情故事,直到陈宁祖在1996年去逝,他把家搬到墓地旁,天天去献花。
  一个幽默的老顽童
  马悦然先生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惟一懂得并且精通中文的评委,他在1985年曾到上海郊区金山开会,但没进市区,与陆文夫先生一起去了苏州,一路上还探讨中国农民盖房子娶媳妇的问题,从那以后一直到去年。多年没来的马先生首选是特地到山西李锐插队的那个小山庄,因为马先生几乎把李锐作品的百分之九十都翻译成瑞典文,而李锐的许多作品都是以这个小山村为背景写的。他就住在李锐插队那家农民的窑洞里,感觉很好。他还掏钱请全村老少打牙祭,整个村子比过年还热闹。他还在那里发现了一位当警察的作家曹乃谦。说起此事他有点洋洋得意。他说这次是在香港讲学,应中文系主任陈思和先生所邀来复旦,因此不希望惊动官方,也不接受媒体采访,尤其希望不要问有关诺贝尔奖的问题。可我们怎愿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动足脑筋,转弯抹角地提一些问题,他大多用普通话,时而用四川方言,有时还蹦出几个外语单词,态度极为认真,就如在带学生那样与我们交谈。突然,他发现中了我们的圈套,自己先笑了起来,像个可爱的顽童。
  …………
  (摘自11月17日《深圳晚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