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为天安门事件平反电讯稿发出经过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4年07月16日21:25  徐庆全
新华社为天安门事件平反电讯稿发出经过
  1978年11月16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新华社电讯稿《中共北京市委宣布天安门事件完全是革命行动》,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这则电讯稿,本来是在刚结束的北京市常委扩大会议报道中的一段话,在当时中央对这件事情还没有公开明确的说法的时候,新华社单独摘出来发电讯稿,在舆论上推动了天安门事件的彻底平反。
  1977年8月,《人民日报》刊登了署名“杨西岩”的来信,对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吴德提出了批评。由于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的定性,是通过吴德之口宣布的,所以,杨西岩认为,天安门事件至今没有得到平反,是北京市委,主要是吴德在“捂盖子”。这封信的发表,在中央引起了震动,也引起了华国锋的不满。在一次会议上,华国锋特意谈到对《人民日报》发表这封信的意见,从华国锋的讲话来看,北京市委“捂盖子”实际上根子在中央。但是,杨西岩的信虽然使《人民日报》招致了批评,但毕竟揭开了北京市委的“盖子”。稍后,吴德向中央提出辞职,中央调林乎加任市委第一书记。
  粉碎“四人帮”后,林乎加先任上海市委书记,后又任天津市委书记。在天津市委任上不到四个月,10月初,就被中央召到北京,主持北京市委的工作。到北京后,华国锋在玉泉山上与林乎加谈话。林乎加至今还记得两人对话的内容:
  华:现在要调你到北京来。
  林:我在天津屁股还没有坐稳呢。
  华:北京市的人选,中央考虑了几个人,你在上海、天津都搞过,比较起来,马上能搞城市工作。中央认为你很合适。
  林:现在只能说是初步维持局面,工作上轨道还差得远了。
  华:不仅大城市,全国也差得远了。现在中央已经定下来了,你就不要再说了。
  虽然林乎加推辞,但是中央已经决定的事件,他是无法改变的。第二天,华国锋、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林乎加谈话。林乎加谈了自己的想法,以及开展工作的难度。
  李先念:这些事我天天碰,你解决不了可找我。大事找国锋、小平同志。
  邓小平:大家都熟悉了,都了解了,有事商量就是了。
  林乎加走马上任了。这时,北京市委正在召开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主持会议的是第三书记贾庭三。
  “在这次会议上,天安门事件平反的问题又提出来了。据我的了解,在吴德同志主持工作时,主管北京市意识形态工作的毛联珏就起草过一个文件,要为天安门事件平反。毛说,工厂闹起来了,找主持工业口的叶林。叶林主张支持工人的意见,在工厂宣布了平反的意见,工业口情绪稳定下来了。”
  林乎加的回忆,给我提供了一条线索:在这次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之前,为天安门事件的平反,是在工业口进行的,也可以说是小范围内进行的。其中的内情叶林回忆说:
  我当时是北京市经委主任,张鹏同志是副主任。我们是1977年8月下旬工作,我们首先碰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工交战线上的职工、国防口的军工厂要求平反1976年“四五”天安门广场事件,他们受到迫害。工厂的领导和职工的要求很强烈。我们认为:这件事情是影响广大职工政治上和工作上的一个大问题,必须尽快解决。所以我就向吴德同志报告一下,说广大职工希望为天安门事件他们受到的迫害进行平反。
  吴德同志口头上说:可以啊,你们可以这么办。
  后来和张鹏同志商议,口说无凭,我们怎么去解决?我们俩商议,应该写一个东西,请吴德同志在市委的常委会上能够得到同意。我记得那还是个晚上,我们俩在屋里写了。大概内容是这样写的:1976年春天(是不是讲“四五”,我就记不得了),广大职工在天安门悼念周总理、反对“四人帮”的活动,被“四人帮”诬蔑为反革命行动,并受到了政治上的迫害。市委认为,广大职工悼念周总理、反对“四人帮”的行动是革命行动,决定为广大职工在政治上进行平反。
  我记得当时我们写了这么张很短的纸条,然后当天晚上开常委会,我就拿着纸条到常委会上和吴德讲:你同意了,我们写了一个书面的意见,我是不是念一下?
  吴德说:好,常委都在这儿,你念一下。
  这样我就把我们起草的这个东西念了一遍。吴德同志当时表示:可以吧。
  北京市委对天安门事件的表态,是在会议作总结报告的时候,而且方式也有些特别。新华社北京分社社长周鸿书回忆说:在为会议作总结的会上,讲到后来,贾庭三离开讲稿,从旁边拿出一张小纸条,念了一段关于天安门事件的问题。
  贾庭三念的小纸条的内容,大致就是后来《北京日报》发表的会议报道稿中的关于天安门事件的说法:一九七六年清明节,广大群众到天安门广场悼念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完全是出于对周总理的无限爱戴、无限怀念和深切哀悼的心情,完全是出于对“四人帮”祸国殃民滔天罪行的深切痛恨,它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心愿,完全是革命的行动,对于因此而受到迫害的同志一律平反,恢复名誉。
  这段话,虽然并没有出现“天安门事件”五个字,但三个“完全”的连续运用,实质上是否定1976年4月群众在天安门广场的行动是反革命事件的。
  11月15日《北京日报》刊登了北京市委常委扩大会议的报道,关于天安门事件的那段话,也在这个有四千字左右的报道里面。新华社敏感的人们,立即发现了其重要的新闻价值。
  周鸿书回忆说:我听了贾庭三念的小纸条的内容后,觉得这实际上是为天安门事件平反,感到很重大。我把这个情况给国内部主任杜导正谈了,说能不能单独发表这一段。老杜看了稿子后,非常支持我的提议。
  14日晚,我在将稿子送给毛联珏审查时写了这样一段话,大意是:此稿总社有关领导看过。关于天安门事件那一段,建议拿出来单发,要否?请您审定。
  夜里11点钟左右,毛联珏来电话说:老周,你的稿子我看过了。如果就照这样来发,我这里通过了。关于天安门事件那一段单发,我定不了,这得请示林乎加同志。他沉了一下又说:恐怕林乎加同志也定不了。
  既然这样,我也不好说什么,给总社打电话通知照大稿子发。
  第二天早晨,我听新闻联播,没有我写的消息;翻阅报纸,也没有。我感到奇怪,总社为什么没有发消息?
  周鸿书的奇怪很正常,因为按照惯例,北京市委开会的消息,新华社应该在当晚或第二天就发出电讯稿。这一次没有这样做,是因为对于如何报道天安门事件平反的问题,还没有拿定主意。
  第二天,由杜导正主持,国内部开会商量发电讯稿的事情。周鸿书回忆说:在我正感到奇怪的时候,我接到了总社的电话,要我立刻回总社,要研究发表北京市委常委扩大会议的消息。原来,昨天夜里,曾涛从京西宾馆打来电话,说北京市委扩大会议的消息,要突出天安门事件。我立刻赶到总社,到杜导正办公室。大家立刻开始讨论如何落实曾涛意见的问题。
  老杜最后拍板说:做两个方案,一个是摘出来单发,一个是放在导语里,但要把老周的稿子调整一下,最后送给穆青来定。
  穆青拿到稿子后,就通知国内部做好发稿的准备。
  关于这则电讯稿的标题,穆青与曾涛、杜导正却还在商量着。穆青回忆说:
  标题是再三斟酌的。这个标题一加上后,把这件事情的政治意义完全突出出来了。但是,当时中央和北京市委都没有说“平反”两个字。《北京日报》只提“完全是革命的行动”。所以,用这个标题是有一定风险的。
  与此同时,曾涛与穆青之间,也为是否请示中央这个问题,电话来往不断。穆青回忆说:我们俩商量的结果是,不能请示,一请示就完了,就等于给否了。曾涛同志给我透了个底,在这次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云同志和很多同志都提出来应该为天安门事件平反。这么多老同志这么高的呼声,看来这么做没有错。只要我们胆子大一点,完全可以这么做。所以我们才最后下了决心。
  林乎加首先知道了中央的反应:华国锋、邓小平找我、贾庭三和团中央的胡启立,汇报情况。我概括地汇报了天安门事件平反的情况。小平同志的讲话很好。
  这是中央对这条电讯稿的首次表态。
  18日,华国锋为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天安门诗抄》题词,再一次表明了支持态度。
  11月25日,华国锋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第二次讲话中,讲了八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关于天安门事件问题”。他说:中央认为,天安门事件完全是革命的群众运动,应该为天安门事件公开彻底平反。 (摘自徐庆全著《文坛拨乱反正实录》,浙江人民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