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守桥人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9年02月22日16:08 作者:赵本夫
 老弥说:“我一脚踢死一只蚊子。”
  老弥说这话的时候,一般声音不大,和正常说话的音量差不多 。
  就像:“我去放羊。”
  或者:“三孔桥还没垮塌。”
  只是语气有点不大一样,含着一种不动声色的骄傲。老弥有权骄傲。
  一脚踢死一只蚊子,真的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如果老弥说一脚踢死一只兔子,一脚踢死一只鸡,就很正常。说一脚踢死一头羊,甚至一脚踢死一条狗,也不会有什么特别了不起。力气大就是了。但一脚踢死一只蚊子,就很不简单,那是需要神力的。
  老弥说,当年周仓就是因为不明白这个道理,才给关公扛了一辈子大刀。这故事是老弥小时候,听他爷爷说的。老弥的爷爷说,关公收周仓,根本不是书上说的那回事。书上说,周仓是仰慕关公盛名,主动来投,还俯伏道旁,说什么:“愿将军不弃,收为步卒,早晚执鞭随镫,死亦甘心。”从此追随关羽,毫无二心。老弥的爷爷说,没这回事。当时,关公名气很大,周仓一直不服气,归顺关公,其实是想找他比武的。但关公懒得理他,只让他给自己扛大刀。周仓就很恼火。一次,关公正站在河边想事情,周仓从背后抡起大刀就要砍,关公突然回身喝住。周仓吃了一惊,忙收回刀,说你怎么知道我要砍你?关公说,我脑后有第三只眼。其实他是从河水倒影里看到的。周仓将信将疑,又说要和关公比武。关公看他纠缠不休,只好说好吧好吧,不过比武就不要比了,你差得太远,就比比力气吧。周仓很高兴,说行,你说咋比?关公弯腰在河边捡起一片野鸭毛,交给周仓,说你把它扔过河去。周仓接过鸭毛,奋力一掷,鸭毛打个旋,又落在原地。周仓就很惭愧的样子。关公弯腰捡起一块卵石,有鸡蛋大小,说你掂掂看,是鸭毛重,还是这颗石子重?周仓接过掂了掂,说石子重多了。关公要过石子,手一扬,石子“嗖”一声飞过河去,不见影儿了。周仓目瞪口呆,说乖乖,你力气这么大!这才服气了,从此专心为关公扛大刀。但他还是纳闷,关公脑后第三只眼,怎么没见过呢?你看关帝庙里,周仓手持大刀站在身后,一直都在寻找关公脑后那只眼。
  老弥说,踢死一只蚊子,和扔一片鸭毛是一回事,越轻越要力气。周仓不明白,老弥明白。
  但老弥只能自言自语:“我一脚踢死一只蚊子。”
  老弥说这话的时候,对面并没有人,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人。
  这是一片荒原。
  这里本来是有村庄的。但后来这里成了黄泛区,幸存的人都渐渐迁走了。再后来,就只剩老弥一家人。再后来,就剩老弥一个人了。
  老弥本来也想走的。可他犹豫了一阵子,最后还是决定留下。
  他惦记着三孔桥。
  三孔桥是清朝嘉庆年间修的。当时有一条小河,三丈多宽,也不太深,但行人总归不便。老弥的祖上算半个财主,就出资请来几个外地石匠,修了这座三孔桥。三孔桥全由青石砌成,看上去很结实。桥修好后,石匠走了。老弥的祖上很舒心,每天都去河边看一看,到桥上走一走,摸一摸。多是在黎明和傍晚的时候,有时夜间也去。这种时候,桥上行人很少。他怕乡邻们对他说些感激的话。他不要听那些话。
  一天半夜里,老弥的祖上睡不着觉,又去了三孔桥。他背着手来回走了几趟,然后坐在桥头抽烟。这时繁星满天,只一弯月牙儿挂在西天,四野阒无人声。偶有河边的青蛙叫一声,又停下了。
  静得很。
  老弥的祖上很享受这种安静。
  这时,从黑暗中走来一个人。老弥的祖上坐着没动,只抬头注视着,心想这么晚了还有人赶路。那人渐渐走近,他看出来了,是一位道士。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似有一股阴风过来。道士不会看不到坐在桥头的老弥祖上,但他视若无物,一言未发,从他身旁经过,慢慢走上桥去。老弥的祖上自然也不会搭话。但两只耳朵竖了起来。
  道士好像并不急着赶路,在桥上走几步就站住了,好一阵没有动静。老弥的祖上忍不住好奇,转过半个身子,看道士正扶栏伫立,面向小河,似在听流水声。桥下的流水声不大,却很清晰,“哗——哗——”
  道士静静地站了很长时间。
  老弥的祖上一直瞅着,心想这道士该不会跳河寻死吧?可这河水也淹不死人呀。再说,道士应当是洞明世事的人,不会有啥想不开的。但心里还是疑惑着,这人要干什么?
  道士听了一阵子流水声,忽然拍拍石栏,歌吟一样说了一句:“可惜呀,这桥要倒了!”
  老弥的祖上听到了,突然头皮一紧,又有些恼怒。这桥刚造好,怎么要倒呢?他慢慢站起身,想上前问个明白,可道士已经下桥,幽灵一样消失在黑暗中。
  老弥的祖上走到道士站立的地方,听听流水声,也拍拍石栏,并无什么异样。他呆呆站了好久才回家,心里十分惶然,几乎一夜没睡。
  第二天黎明,老弥的祖上便迫不及待地来到河边,桥上桥下察看了很长时间,连每块石头的接缝处都看了,还是没发现什么问题。三孔桥很结实,怎么会倒呢?除非那道士施魔法。老弥的祖上听说过,有一种妖道会施魔法。可他为什么要施魔法,让这座桥倒掉?没道理嘛!
  老弥的祖上这么想着,还是心神不宁。此后,更是每天都去三孔桥,上上下下仔细察看,他倒希望真能发现什么异样之处,好赶快修理,但还是没有。那么,桥基会不会有问题?这是他最担心的。可桥基没法察看,泡在水里,沉在地下,就只能在心里悬着。老弥的祖上岁数大了,还要掌管全家的事,可他不管多忙,都会坚持每天去三孔桥察看。一段时间下来,老人家已是身心疲惫。晚上躺在床上,有时安慰自己,那个老道,肯定是胡说的,不必当真。那么结实的石桥,怎么能倒呢?但第二天,他还是要去三孔桥。
  三孔桥成了老弥祖上的一块心病。
  直到死。
  老弥的祖上临死前,就给儿子留下一条遗嘱:每天去三孔桥看看,一旦发现异常,就立刻封桥。
  这个遗嘱也成了老弥家族的遗嘱。
  一代代老人临死前,都会嘱咐下一辈:每天去三孔桥看看,一旦发现异常,就立刻封桥。
  可三孔桥一直没倒。
  在很长时间里,三孔桥一直是这一带的交通要道。每天都有很多车辆行人经过。
  后来,情况有了一些变化。
  黄河决口后,这一带成了荒原。很多村庄消失了。小河已被泥沙淤塞,成了一道漫洼,只在下大雨时,才会有一点积水,但不久就会干涸。三孔桥并没有被洪水冲垮,反被厚厚的泥沙掩埋,三孔桥不见了,只有两排石栏露出地面。就是说,整座三孔桥被泥沙牢牢沉结在大地上,不可能再倒了。
  老弥家族的人说不清是应当庆幸,还是绝望。到老弥这一辈,老婆孩子都去了外地,只剩老弥一个人仍然守在这里。老弥在荒原上养了一群羊,一群鸡,几条狗。他并不缺少事做,也不缺少钱花,只是太闷了。三孔桥的故事已经二百多年了,老弥成了最后一个守桥人。他曾想过收养一个孤儿,比如去哪里找一个小乞丐养在身边,等自己死后,让他继续守下去。但他还没有拿定主意,反正时间还来得及。老弥才五十多岁,身体仍然壮得像一头牛。
  傍晚,鸡羊归圈后,他会照例来到三孔桥,摸一摸露出地面的石栏杆,坐一会。他的几条狗都陪着他坐在附近。
  老弥会自言自语:“我一脚……。”
  或者突然大声喊一声:“老道,我操你祖宗!”
  声音在黑夜里传出很远,有点瘆人。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