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秋踏黄叶访曹翁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11月25日10:10 作者:孟庆龙

    戊子金秋,休假到北京旅游看朋友,游过居庸关长城、十三陵的定陵以及北京奥运中心的鸟巢、水立方等标志性的建筑景点后,便准备找个时间看看北京香山的红叶节。于是,我的朋友与家人便告诉了我香山附近的另外一些景点卧佛寺、北京植物园等处,还说植物园内有曹雪芹纪念馆。
    闻听此言,我是既欣慰又惊喜。因为我没有想到,阅读名著《红楼梦》以来,竟然还会有机会实地了解一下令世人敬仰的曹翁雪芹凄凉的晚年住处,了解一下曹翁雪芹竟是在北京香山植物园一个叫“黄叶村”地方完成了他的历史巨著长篇小说《红楼梦》的。
    尽管此前阅读《红楼梦》的过程中,我也或多或少地了解些这部伟大的文学名著面世200多年来,有关作者曹雪芹的生平和居住地,一直都是海内外红学界研究、关注的焦点,一直都是众说纷纭。但近年来关于曹雪芹的研究,经过红学家们将近一个世纪的考证、争论,似乎除了他的祖籍还有争议外,而对于他的来历却已基本有了一个比较确定的轮廓。那么北京植物园的“黄叶村”既然是红学家们考证出的曹瓮雪芹先生有力的晚年居住地与完成的《红楼梦》伟大著作之所在地,我就不能放过这么一次来京的机会。
    拜访黄叶村曹雪芹纪念馆,虽然整整一个下午还是让我错过了有名的香山红叶节金秋的大好风光,但是,我依然不觉得遗憾。毕竟,此趟的北京之旅,无形中还是让我在阅读的《红楼梦》之外,拥有了与曹翁雪芹先生一次近距离“对话”的机会。而且,这个“对话”就如我从事文学创作以来,所喜欢阅读的每一位当代作家发表的作品的同时,更喜欢了解、品味每一位作家针对自己的作品发表的创作谈一样,那种无形胜有形所收获的作家何时何地何种心态何种背景之下创作的大作一样,会在真实中得到最为“真实”的心灵收获,这“收获”自然不是某些不着边际的所谓评论家天马行空地、“牛逼”地对于某位作家作品无聊的抬举,而是对一位作家创作心态的、环境的、心灵的真实解读。
    所以,我很欣慰我对大师曹雪芹先生能够拥有的这次北京之行的了解。我感谢上苍给了我这么一次美好的感悟大师的机会。
   
    曹雪芹的家世与《红楼梦》的诞生   
  
    通过阅读《红楼梦》的过程以及多年来对曹雪芹身世通过考证者们的了解:曹雪芹生于1724年(但也有考证者认为应该还早,是生于康熙五十四年,即1715年),逝世于1764年(但也有说法逝世于乾隆二十八年——癸未1763及其它年份,没法弄明白),为清代伟大的小说家。名霑,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溪、芹圃。祖籍河北省丰润县(也有说是祖籍辽宁铁岭,或是辽阳和沈阳的)。先世本来是汉人,为多尔衮属下家奴,后来成为满洲正白旗“包衣”(“包衣”系满语音译,意思是家奴),自然随主子进关。而曹雪芹本人则生于南京。
    康熙年间,他的从曾祖父曹玺起三代四人世袭江宁织造达60年之久,成了煊赫一时的“百年望族”贵族世家。曹雪芹的曾祖曹玺任江宁织造。曾祖母孙氏做过康熙帝玄烨的乳母,曹家与皇室的关系非常密切。祖父曹寅做过玄烨的伴读和御前侍卫,后任江宁织造,兼任两淮巡盐监察御使,极受玄烨宠信。玄烨六下江南,其中四次由曹寅负责接驾,并住在曹家。曹寅病故,其子曹颙、曹頫先后继任江宁织造。他们祖孙三代四人担任此职达60年之久。曹雪芹自幼就是在这“秦淮风月”之地的“繁华”生活中长大的。少年时代可谓“锦衣纨绔”、“饫甘餍肥”,过了一段豪门公子的奢侈生活。雍正五年(1727),由于封建统治阶级清宫内部政治斗争的牵连,曹家遭受一系列打击。曹雪芹的父亲曹頫以“行为不端”、“骚扰驿站”和“亏空”罪名革职,家产抄没。曹頫下狱治罪,“枷号”一年有余。这时,曹雪芹随全家人移居北京西郊,后又在崇文门外蒜市口居住。生活穷苦到“满径蓬蒿”,“举家食粥”的地步。曹家从此一蹶不振,日渐衰微。由于家庭居处屡迁,生活极不安定的曹雪芹,据说有时甚至不得不投亲靠友,或以教书为生,以维持生活,并常常受到歧视和凌辱。
    经历了由锦衣玉食到“举家食粥”的贫民百姓的沧桑之变,曹雪芹深感世态炎凉,对封建统治阶级的没落命运有了切身感受,对社会上的黑暗和罪恶有了全面而深刻的认识。他开始蔑视权贵,远离官场,过着贫困如洗的艰难日子。从乾隆六年(1741),曹雪芹便萌发了写作《红楼梦》的意念。乾隆九年(1744),曹雪芹经过四年的酝酿、构思,并开始以坚韧不拔的毅力,专心一志地从事《红楼梦》的写作和修订。乾隆十八年(1753),晚年移居北京西山的曹雪芹,在经历了“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辛苦修订,终于完成了《红楼梦》结稿。此后,他边在北京西山过着清贫的生活,边继续不断地修订着《红楼梦》。由于此间遭遇了中年丧妻、晚年夭子之痛,陷于过度忧伤和悲痛的曹雪芹,此后卧床不起。乾隆二十八年除夕(1763年2月12日),终于因贫病无医而逝世(关于曹雪芹逝世的年份,另有乾隆二十七年和二十九年两种说法)。
    红学家相关研究资料表明:曹雪芹“身胖,头广而色黑”。他性格傲岸,愤世嫉俗,豪放不羁。嗜酒,才气纵横,善谈吐。
    曹雪芹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他的诗,立意新奇,风格近于唐代诗人李贺。他的友人敦诚曾称赞说:“爱君诗笔有奇气,直追昌谷破篱樊。”又说:“知君诗胆昔如铁,堪与刀颖交寒光。”但他的诗仅存题敦诚《琵琶行传奇》两句:“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
    曹雪芹又是一位画家,喜绘突兀奇峭的石头。敦敏《题芹圃画石》说:“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块磊时。”可见他画石头时寄托了胸中郁积着的不平之气。
    可惜,曹雪芹的诗画留存下来的不多,而留给后人最大的贡献恐怕也就是他那震古烁今的文学巨著《红楼梦》了。
  
    曹雪芹《红楼梦》的传世与影响
 
    小说《红楼梦》的传世,这是人所共知的伟大巨著,他的作品内容的丰富性,思想的深刻性,艺术的精湛性,所给后人留下的影响是中国文学史空前的。他把中国古典小说创作推向了最高峰巅,在文学发展史上是独具和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小说《红楼梦》写的是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之间的爱情婚姻悲剧,从中表现了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兴衰,揭示了封建社会末期渐趋崩溃的社会真实内幕,反映了那个时代对个性解放和人权平等的要求以及初步的民主主义精神。《红楼梦》所运用的现实主义创作手法,更是自然、逼真地叙述和描写了丰富的现实社会生活,塑造了一大批典型人物。作者既善于在日常生活矛盾中根据人物身分、地位刻画人物,又善于以艺术氛围烘托人物内心情绪。他笔下的人物,如多情而又富有叛逆精神的贾宝玉;孤芳自赏、多愁善感的林黛玉;贤淑善良又巧于迎合的薛宝钗;泼辣、狠毒的王熙凤;逆来顺受的尤二姐;刚烈不屈的尤三姐等等等等,无一不是栩栩如生,给阅读者带来精神的、纯美的艺术享受。在事件和人物的刻画上,曹雪芹采用对比的方法,将美与丑、虚与实、统治与被统治的描写更是相互补充,创造出一个含蓄深沉、博大精深的艺术世界。《红楼梦》语言简洁纯净,准确传神而多彩,真可谓达到了中国古典传统小说炉火纯青的艺术境界。书中诗词歌赋的运用,尤其对于人物塑造、情节的展开,更是起了非常美妙的作用。可以说《红楼梦》的光辉成就达到中国古典小说的顶峰,它对后世家庭社会小说成为了极大的影响。
    据说,《红楼梦》的早起手稿,原来只在曹雪芹的亲朋好友中传阅。一开始,他们在曹雪芹的手稿上写下自己的感受和评论,至乾隆十九年(甲戌,1754),署名为“脂砚斋”的亲友,将诸人批评过的曹雪芹《红楼梦》手稿“抄阅再评”,并自题名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其后,曹雪芹的其他亲友也开始抄录《红楼梦》。曹雪芹生前至少有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三个抄本在亲友小范围内流传。曹雪芹逝世后,《红楼梦》逐渐流传到社会上。大家争读奇书,一时间,抄阅者众,以至“洛阳纸贵”。大量而踊跃的阅读需求,在当时还催生出以抄录《红楼梦》牟利的行业,市场上一部手抄本《红楼梦》,其价格可抵数十两白银。
    相关研究资料也向世人显示出,这部伟大巨著的诞生,的确是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的产物。原名为《石头记》,基本定稿80回,曾以手抄本流传。可惜,在他生前,全书没有完稿。1791年,程伟元、高鹗第一次以活字版印刷出版,并附上了高鹗所续的40回,形成全书120回,书名改为《红楼梦》。而据红学家考证,其实《红楼梦》80回以后他已写出一部分初稿,但由于种种原因而没有流传下来。这也成为了历史的遗憾,也成为了中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的遗憾。
    曹雪芹虽然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他留给后人的《红楼梦》却以其深邃的思想、精巧的结构、优美的文笔、丰富的内容,令无数的读者陶醉和痴迷。而且,《红楼梦》不仅仅是文学的成功,他对于国人的审美、戏曲、绘画、壁画、雕刻、陶瓷等多种艺术形式的影响也是空前的。诸多艺术领域所采用的大众喜闻乐见的《红楼梦》题材,这些形式,也不同程度地组成了当代中国蔚为壮观的“红楼梦艺术”。《红楼梦》自乾、嘉之交走出国门,它追问人生意义的深刻主题,以及清代中国社会包罗万象的如实描绘,对人类情感细致入微的描写,迅速受到世界各国、各民族人民的喜爱。目前,《红楼梦》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著作,已被译成数十种语言,近百种版本,在世界众多的国家广为传播。令中外痴迷红学的研究者们开宗立派与诸多的读者一样不辞辛苦,终生浸润“梦”中的世界而无悔。
      
     曹雪芹黄叶村故居的发现与建立
   
     曹雪芹作为我国一位最为伟大的文学家,他创作的《红楼梦》自18 世纪60年代问世以来,已流传两百多年。曹雪芹的家世生平,以及他“著书黄叶村”的村址、居所,也一直成为红学家和红学爱好者探索的课题。根据曹雪芹的好友敦诚、敦敏、张宜泉等诗人的描述,曹雪芹晚年著书的“黄叶村”,研究者最终证实,与正白旗附近的古迹极为吻合。
    研究资料显示,1963年,红学家在香山老旗人口中得知,曹雪芹的朋友鄂比曾经送给曹雪芹一副对联:“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有;疏亲慢友,因财绝义世间多。”到了1971年4月,红学研究人员便在第四间屋子西墙上发现了这一对联。于是红学家结合相关资料和物证,认为这里就是曹雪芹在西山的一处故居。故居得到证实后,1984年4月22日,中国曹雪芹研究会和北京植物园便以发现的这一“题壁诗”的房屋为中心,结合周边旗营建筑,根据有关诗文所说曹雪芹的晚年“著书西山黄叶村”等其他描述,特于北京植物园(原正白旗所在地)中辟地8公顷,建立起中国第一家曹雪芹纪念馆,借名“黄叶村”。由傅杰题写匾额“曹雪芹纪念馆”。到目前为止,该纪念馆也是唯一一处与曹雪芹、《红楼梦》有直接关系的地方。整个纪念馆景区占地3.4公顷,馆舍是一排坐北朝南的清式平房,占地面积约3000平方米,建筑面积300平方米。
    曹雪芹纪念馆建筑,主要以曹雪芹当年居住的12间清代制式营房为中心扩建而成,分东西两部共5个展室:第一部分:居室;第二部分:书房;第三部分:立体模型;第四部分:题壁诗原迹残片和书箱;第五部分:反映风俗的实物。馆内分别展有曹雪芹的家世、经历和《红楼梦》的成就、研究及影响等介绍。这也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和了解的北京植物园内的曹雪芹纪念馆。  
       
    曲径通幽的曹雪芹纪念馆

    那天,我去北京植物园看曹雪芹纪念馆,是10月22日中午。因为北京的公交车去香山方向比较方便,我便由朋友的住处苹果园附近坐车去了那里。
    那天,踏入北京植物园的感觉非常美妙、清新。金秋的景色也很宜人。园内菊花怒放更是悠然飘香四溢,各种树木花卉与如火一样壮美的古银杏落叶缤纷自成秋景,使得清幽的灌木丛林与幽静的园内小径连接着不同的景点,都无形地散发出浓郁的金秋诗意,迎接游人,包揽着游人的影子与心境。
   于是,伴着这种极其惬意的心境,我开始溜达在美妙的园林内,感受着平时工作劳顿而又难得的大自然的恩赐与奖赏而来的美景,用着到北京前专门购买的数码相机,一回回地留下着人生旅途中美好的纪念。踏着散落园内的银杏叶,也便走进了一派田园般古韵幽香的“黄叶村”,造访了曹雪芹故居。
    曹雪芹故居坐落在风景秀丽的香山地区西山脚下,属社科类人物专题纪念馆,据说,也是1984年4月建成后对外开放的纪念馆。 
    纪念馆在园内坐北朝南,东邻金山,北邻卧佛寺,西望香炉峰,风景秀丽,环境幽雅。“黄叶村”真可谓是园内一处独具特色的景区。这里既有大书法家启功先生题写的石刻:“曹雪芹纪念馆”;也有周汝昌先生题碑的有关古人赞誉曹雪芹的诗句,以及能够证明的曹雪芹在“黄叶村”著书立说的“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的诗句。在这个西山脚下山明水秀、清新幽雅的“黄叶村”,不仅有着清幽的竹林环绕着曹雪芹的汉白玉雕塑,更有着润秋的古银杏、元宝枫等秋季黄色叶树为背景的隽永组合,让个具有山村野趣、田园风光的“黄叶村”,不乏拥有了俗中有雅、土中有情的良好氛围。
    我观赏着艺术再现的曹雪芹旧居,观赏着“黄叶村”中的林木葱郁、绿草如茵、矮篱环护、石径蜿蜒、小巷幽深,又环境优美别具风韵的风景——村内不仅设有“河墙烟柳”、“薜萝门巷”、“竹篱茅肆”、“柴扉晚烟”,而且环绕的景点还有茶馆、酒肆、古墩、石磨、辘轳、箭场、水井和屋后的菜地。面对着如此悠闲的乡村田园风光,那一刻,我的心里似乎就不仅仅是陶醉了,更多的却还是产生了对北京人“近水楼台”的妒忌。才10块钱的门票啊,面对如此美好的植物园风光带,还有北京城内更多的先人所留下的那些儿古老的历史遗存,北京人真是置身于福海了!
    思索着优美的环境,拍摄着优美的瞬间纪念,我便也走入依然是大书法家启功先生题写的、门口摆有蛋黄色菊花的“曹雪芹纪念馆”。
     曹雪芹纪念馆院内,草坪中间也是一丛翠竹环绕的曹雪芹先生呈现墨色的青铜雕塑,雕塑与翠竹被火红的柿子覆盖着,为小院古色的建筑,无疑又增添了几分别致的风雅与生机。
     纪念馆旧居是一组低矮院墙环绕的长方形院落,前后两排共18间房舍,仿清代建筑。前排展室陈列有清代旗人的生活环境、曹雪芹在西山生活创作环境的模型、200年来有关曹雪芹身世的重大发现及有关文章、书籍,其中包括原来的题壁诗重新进行了临摹复制并按原状展出在墙上。后排6间展室内容为曹雪芹的生平家世、《红楼梦》的影响两部分——其中包括曹雪芹年表、家族沿袭图表以及《红楼梦》在各国影响分布图。另外,陈列的展品中也有再现曹雪芹时代民风民俗的八仙桌、躺柜墩箱、青花瓷器,以及《红楼梦》中提到的一些民俗器物如满族萨满教的全套祭器、银锁、手炉、拂尘、如意等物品。此外,纪念馆还另辟专室展出了历代文人、红学家对曹雪芹研究的成果——如珍藏的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红楼梦学刊》主编、著名红学研究者冯其庸先生所著的研究专著《〈石头记〉脂本研究》、《曹雪芹家世新考》、《曹雪芹家世新考》(增订本)、《曹雪芹家世?红楼梦文物图录》、《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等书;红学界著名学者胡适、陈独秀、端木蕻良、周汝昌等人考察发表的文章、著作和当代著名作家刘心武、王蒙等人近年来研究的专著以及各种版本的《红楼梦》。
    感悟、观赏、思索着曹雪芹纪念馆,的确让我了解了更多有关阅读《红楼梦》之外的、诸多不为我知的曹翁雪芹先生的历史与过去,让我此次金秋的北京之行似无遗憾了。
 
     曹雪芹故居的八景传说

    据红学家考证,《红楼梦》中的许多艺术真实,都是受香山一带自然景物启发,纪念馆一带的8处,风格独特的景致。
    ①古槐幽夏:馆门前有3株古槐。树瘤 凸怪,枝叶苍阴,每当盛夏时节,把故居门前遮庇得树影斑驳,古雅幽静。东边的一棵歪脖槐树已有400余年历史。
    ②古墩秋眺:古墩,即乾隆十四年在香山所建的碉楼。 位于纪念馆东边的金山坡上,可沿阶至顶。每年秋季,文人登临此楼,看黄叶飘飘,观西山云绕,吟诗唱曲,称为秋眺之举。
    ③河墙烟柳:在馆的西侧,从樱桃沟始,环绕正白 旗至玉泉山,砌有一道10里长的河墙,石阶上开有流水石槽,两旁种满柳树。
    ④古井微波:馆西北侧的大井,是清初修建八旗营房时所凿。井壁绿苔如织,井深惊人毛发,俯身下望,能看到点点微波。
    ⑤元宝遗石:位于樱桃沟水源头旁,形似元宝。人称元宝石,高5—6米,长7—8米。 相传此地是“女娲补天处”,此石因无才补天被遗弃于此。 《红楼梦》第一回所说的“形体倒象个宝物,只是没有实在的好处”,有人说即指此石。
    ⑥木石姻缘:位于“元宝遗 石”南侧。一块巨石上长着一棵数百年的怪柏,根将巨石撑出一道裂纹,又称“石上松”。《红楼梦》中贾宝玉与林黛玉“木石前盟”的爱情描写,有人说是受此景物的启发。
    ⑦ 广泉古井:位于樱桃沟北山之顶,明清之际井北有一个广泉寺,久已荒废。
    ⑧一拳顽石:位于香山闻风亭下的一块大石。乾隆帝欣赏此石的如拳之状,于其上题了“一拳石”3字。此外,在香山碧云寺和正白旗以西的河滩里,可拣到一种黑色的石头,这种黑石可以画眉。有人认为林黛玉之名,“就是来自于山村黑石”。因为这种黑石“当地人 亦称眉石,或黛石”。也有人认为附近卧佛寺就是《红楼梦》“太虚幻境”的地上原型。

   曹雪芹生平简表

   雍正二年(甲辰1724)闰四月二十六日生。  
   雍正三年(乙巳1725)四月二十六日芒种节周岁,遂以芒种为生辰之标志。  
   雍正六年(戊申1728)父曹頫获罪抄家逮问,家口回京。住蒜市口。  
   乾隆元年(丙辰1736)赦免各项“罪款”,家复小康。十三岁(书中元宵节省亲至除夕。宝玉亦十三岁)。是年四月二十六日又巧逢芒种节(书中饯花会)。  
   乾隆二年(丁巳1737)正月,康熙之熙嫔薨。嫔陈氏,为慎郡王胤禧之生母(书中“老太妃”薨逝)。  
   乾隆五年(庚申1740)康熙太子胤仍之长子弘皙谋立朝廷,暗刺乾隆,事败。雪芹家复被牵累,再次抄没,家遂破败。雪芹贫困流落。曾任内务府笔贴式。  
   乾隆十九年(甲戍1754)《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初有清抄定本(未完)。
   乾隆二十年(乙亥1755)续作《石头记》。  
   乾隆二十一年(丙子1756)脂批于第七十五回前记云:“乾隆二十一年丙子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是为当时书稿进度情况。脂砚斋实为之助撰。  
   乾隆二十二年(丁丑1757)友人敦诚有《寄怀曹雪芹》诗。回顾右翼宗学夜话,相劝勿作富家食客,“不如著书黄叶村”。此时雪芹已到西山,离开敦惠伯富良家(西城石虎胡同)。
   乾隆二十三年(戊寅1758)友人敦敏自是夏存诗至癸未年着,多咏及雪芹。
   乾隆二十四年(已卯1759)今存“已卯本”《石头记》抄本,始有“脂砚”批语纪年。
   乾隆二十五年(庚辰1760)今存“庚辰本”《石头记》,皆“砚斋四阅评过”。
   乾隆二十六年(辛巳1761)重到金陵后返京,友人诗每言“秦淮旧梦人犹在”,“官颓楼梦旧家”,皆隐指《红楼梦》写作。  
   乾隆二十七年(壬午1762)敦敏有《配刀质酒歌》,记雪芹秋末来访共饮情况。脂批:“壬午重阳”有“索书甚迫”之语。重阳后亦不复见批语。当有故事。  
   乾隆二十八年(癸未1763)春二月末,敦敏诗邀雪芹三月初相聚(为敦诚生辰),未至。秋日,爱子痘殇,感伤成疾。脂批:“……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哭雪芹,泪亦待尽……”记之是“壬午除夕”逝世,经考,知为“癸未除夕”笔之误。卒年四十岁。
   乾隆二十九年(甲申1764)敦诚挽诗:“晓风昨日拂铭旌”, “四十华年太瘦生”,皆为史证。

   虚幻的《红楼梦》与端木蕻良的遗憾

    伟大的文学巨著《红楼梦》之所以伟大,给阅读者带来的便是突出一个“梦”字,而且它在各个方面都带有“梦”一般虚幻、“梦”一般神秘的境界。小说的故事既在空间上变化多端,又在时间上无法界定;既扑朔迷离,又飘忽怪异。一会儿是太虚幻境的虚像,一会儿是大观园的实景;一会儿是女娲补天的远古时代,一会儿又是“京都”市井的世俗场景。说建筑、说服饰、说容貌、说表情、说人情习俗、说四时节令、说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说梨园规矩青楼陋习……小说大师曹曹雪芹似乎无所不知,无所不通。他从家族关系、内外环境到人物个性与男女恋情,看似信马由缰放笔写来,却又情节紧凑,环环相扣,张弛有度,指挥若定,把握得分寸自如,恰到好处。倘若不是天下少有的奇才,怪才,又缘何写得出如此惊世骇俗、震古烁今的伟大作品?!而这奇才、怪才恰恰就是曹雪芹!——一位一生仅写出了《红楼梦》一部作品的曹雪芹,这就不能不说曹雪芹的本身就是一个谜。而且是千古之谜了!
    离开曹雪纪念馆时,我似乎已无了赏阅周围优美的秋日风景了。我在曲径通幽的植物园内小径上无目的地溜达着,思索着,大脑也如幻灯似地,紧紧慢慢,着边际又不着边际,竟无形中飞到了另一位同样令我敬仰的文学大家、超级红楼迷的端木蕻良先生的身上了。
    这让我突然间又不能不惊异于自己飞跃而又无度张扬起的思绪上了。
    当代文学界似乎都不陌生地知道,端木蕻良作为红楼迷,他不仅自小就“常常偷看父亲皮箱里藏的《红楼梦》”,而且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所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科尔沁旗草原》,小说的很多地方、特别其是人物描写,也都是深受《红楼梦》影响的。尤其是1943年,他还将《红楼梦》改编成话剧,并且还写过不少关于《红楼梦》的评论文章。由于端木蕻良先生对《红楼梦》的特别偏爱,他对曹雪芹的感情甚至可以说,当代作家无人企及。——他的生前一直都在努力企求能够将曹雪芹完美地再现出来,并在他的晚年致力于长篇小说《曹雪芹》的创作。
    对于《曹雪芹》的创作,端木蕻良不仅从社会的角度写出了产生曹雪芹的整个时代,却也通过曹雪芹的家世写出了产生《红楼梦》这部巨著的必然性。据说,端木蕻良对于《红楼梦》阅读的痴迷几乎是成年累月,而且总是看了又看,读了又读。百读不厌……而推动他痴迷《红楼梦》的最大原因,就是缘于曹雪芹写作的真性情。为此,他还曾作过一首《咏曹雪芹》的诗:“能哭黛玉哭到死,荒唐谁解作者痴。书为半卷身先殉,流尽眼泪不成诗。”但遗憾的是,作家端木蕻良写照曹雪芹的诗句虽然与《红楼梦》开章的诗句:“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有些异曲同工之妙,然而,最终却也成了自己的真实写照。因为,端木蕻良在世时,也仅仅只完成了上、中(与夫人钟耀群合著)两册的长篇小说《曹雪芹》,而下册却没有出版。让《曹雪芹》这部小说虽然也得到了海内外热爱文学的人的赞誉,为中国文学史再添重笔,但却也成为了与《红楼梦》一样的半部书稿,成为了作家端木蕻良倾尽心血却也难逃命运的腰斩,成为了为世人仅仅留下的一部“断简残著”。
                                     2008年11月22日——23日于梦桥居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