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喊”出地层深处的甘苦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10月07日14:47 作者:刘庆邦
  徐矿作家《喊煤海》文学丛书出版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全国煤矿,“徐矿作家文学丛书”,是继“涟邵作家丛书”、“平庄作家丛书”、“鹤煤作家丛书”之后的又一套阵容强大、品种齐全的作家丛书。一层层煤构成了煤海,一朵朵花攒成了百花。徐矿作家文学丛书的出版,是徐矿作家多年来创作成果的丰厚积累,也是对徐矿作家创作实力的集中展示。这对徐矿集团,乃至全国煤矿文学界,都是一桩值得铭记的美事。  
  我和徐矿作家群的大部分骨干作者差不多是同龄人,我们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几乎同时起步。因一个煤字相连,加之我以前长期在煤炭报副刊做编辑工作,养成了关注煤矿作者的习惯,所以只要发现他们的作品,我都要看一看。每看到他们有好的作品问世,我都为之欣喜。几十年过去,煤炭工业沉沉浮浮,走过了一条并不平坦的路。在此期间,煤矿作者有的离去了,有的搁笔了,有的为生计所累,面露无奈之色,整个煤矿文学创作给人以风疏星稀之感。在这种情况下,有一段时间看不到徐矿作家的作品,我不无疑虑地想,这帮哥们儿是不是也不写了呢?是不是也放弃了文学创作呢?  
  然而事实表明,我的疑虑是多余的。忽一日,我看到了徐矿作家新发表的作品。又忽一日,我又看到了徐矿作家的作品在刊物上赫然登出。如果他们的作品发在地方刊物上,我不一定看得到。他们的作品是发表在北京在全国有着广泛影响的文学刊物上,我很快就看到了。他们的作品一经发表,就受到了好评,赢得了读者的喜爱。由此我知道了,不管风怎么变,云怎么变,徐矿作家追求精神高度的志向没有变。写作,是内心的需要,是写作者的尊严所在。在物质主义泛滥的时代,他们不容许自己的精神处在平庸的状态。通过持续写作,他们提升了自己的精神品位,维护了写作者的尊严。作家是精神自治者。通过精神创造,他们满足了自己的心灵需求,有效地安顿了自己的灵魂。一个人要对别人和社会有价值,首先他自己必须有价值。徐矿的作家们在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同时,也实现了对他人、对企业和对社会的价值。  
  我注意到,不论是小说、散文,还是诗歌、报告文学等文学体裁,徐矿作家所写的大都是矿工生活。他们从人生经验和生命感悟出发,忠实于自己的所感所思,都是文学创作上的诚实劳动者。他们或挖过煤,或搞过掘进,大都在煤窝里滚过爬过。他们深知,没有哪一种生活比矿工的生活更深刻。这种深刻体现在矿工要穿越大地,穿越黑暗,一点一点向地下的世界掘进。头顶那光明的矿灯,就是矿工的心灵。这种深刻还体现在采矿是危险的工作,矿工要越过死亡,甚至要越过一个个亡灵,在大地的深处才能采到火种。他们每天的旅途是往下走,精神是往上升。最深即是最高。徐矿作家抒写矿工的生活,其实也是在写自己。利用文学的神奇机制,他们把自己的故事当作所有人的故事展现出来,也把别人的故事当成自己的故事来写。正是在自己和矿工的结合上,他们不断丰富着创作资源,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心灵世界,并代表矿工实现了精神上的超越。  
  新时期以来,各种文学思潮纷至沓来,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徐矿作家的创作心态是沉稳的,他们没有跟风,没有随波逐流,没有左右摇摆。有人做花活儿,有人卖水货,有人搞荒诞,有人玩魔幻,而徐矿作家扎扎实实,走的是现实主义的路子。他们只写自己所感到的东西,创作是及物的,每一个细节都真实可信,充盈着饱满的情感。徐矿作家群是有责任感的作家群体,他们视文学为具有社会影响力的精神现象,注重文学的伦理精神和道德关怀。他们的创作与狭隘的功利主义无关,超越个人得失的精神追求远远大于名利对他们的吸引。我没有听说徐矿的作家向别人拉精神赞助,更没有见到他们炒作自己。他们宁可寂寞,也要坚守文学的立场和作家的情操。我愿意向他们表达由来以久的敬意。这一切源于徐矿作家整体性的自信,他们的自信来自徐州这块文化底蕴丰厚的土地。(文艺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