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三十年:我个人的时尚史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9月25日15:46 作者:素素
2008年夏和秋,注定是中国最忙碌的季节。先是忙碌北京奥运会,已经收获了一大片黄金白银。接着就开始忙碌改革开放30年纪念,秋后的收获也定然是囤满仓肥。在这一场接一场的忙碌中,我本想当个旁观者,可当看到文艺报搞的这个征文,突然也想加入到这场忙碌之中了。
  我生活在大连,大连是个因服装而知名的城市。这个城市的女人大多喜欢穿,我不但是喜欢穿的一分子,而且还写过不少关于穿的文字。这几天,我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过去30年间的照片,想通过照片看自己穿过的那些或老土或时尚的穿着。
  的确,如果不是这个机缘,我断不可能再去看七八十年代的旧照片,也就忘了那些曾经被我大摇大摆穿在身上的衣裳。记得,30年前的春天,我来大连上学,去学校报到那天,我穿了一件当时最能拿得出手的衣裳,那就是流行于70年代的四个兜的灰色斜纹布制服。确切地说,它不是女式服装,而是略微掐了一下腰的男式服装。为了与雄性味儿十足的上衣相搭配,我穿了一条军绿色的确良裤子。夏天很快就到了,脱去了那身灰之后,所能换的也只有白。我和班里女生站在校门口合影,大家也都是清一色的白,后来看到这张照片的人,竟以为是大连师专当年的校服。那年期末,学校评三好学生,在所有的三好学生里再评出一个“三好优秀生”,我那张穿着白上衣的照片,曾赫然挂在学校走廊的橱窗里。
  这就是我的1978。虽已春回大地,我的世界仍然只有灰白两色。朴素是朴素,毕竟暗淡了些。
  80年代初,我在这个城市结婚生女。所有在此期间结婚的女性,都会置办春夏两套外衣。一套是蓝哔叽(或叫华达呢)西服,另一套是灰色中长纤维西服。它们与几响几转的大件们一样珍贵,一样必不可少,成了我们这一代女性共有的经历和记忆。在生命中最美的那一刻,我们就是穿着这样的嫁妆,将身份由未婚变成已婚。现在想来,灰与白变成蓝与灰,色彩看上去没有多大变化,衣式却是有了质的不同,即洋气的西服替代了僵硬的制服。记得,我从没穿过那套蓝哔叽西服,原打算这么好的衣裳应该穿上一辈子,所以就特意叫裁缝把它尽量做得肥一些,结果年轻的时候不能穿,只能等老了再穿。可还没出几年,它就成了永远被压在箱底的过时货,即使有一天,我老到牙全掉光了,也不会去穿它了。
  就我个人而言,衣着打扮上真正的觉醒,始于80年代末。1987年夏天,我坐大连海运公司的客轮去了一趟广州,当我逛了半天沙面的高第街,我彻头彻尾地知道了人与衣裳之间的关系。原来这世界有这么多好看的衣裳,原来我可以不那样穿戴而可以这样穿戴。高第街大概只有三米宽,街两侧从地面到空中,各式衣裳遮天蔽日,目不暇接。半天走下来,我硬是看得把脖子都扭疼了。高第街的衣裳大都出自港台,北方人封闭,当时管港衫喇叭裤叫奇装异服,现在看就是时髦货和前卫款。记得在高第街,我不但大饱了一番眼福,还在地摊上买了几套打折的港台式裙衫。回到大连以后,女伴们羡慕得简直要疯了,非要我扒下来给她们拭穿一下,可她们穿在身上就不想脱了。为此,我曾写了一个《女人与衣裳》系列,竟不期然地获得了女性读者的一致追捧。那个系列就发表在《大连日报》副刊上,题目分别是《看衣裳》《买衣裳》《穿衣裳》《心灵的衣裳》。我之所以要写最后那一篇,心里有个小九九,就是怕别人说我太看重外表,舆论导向有问题。
  要说80年代的我在穿着上还小心翼翼,90年代则有不管不顾之势。在中国,商品经济大潮渐起,服装市场异彩纷呈。这个景象不仅影响着人的生活观念,也改变着人的生活方式。就我本人而言,随之改变的不但是衣着,还有或长或短的发式。那肥大的毛衫和外套,紧腿的弹力裤和牛仔裤,以及各式套装和连衣裙,茶色眼镜、项链挂件,无障无碍地穿戴在了身上。不再害怕有人说衣裳的颜色太艳,皮鞋的后跟太高,几乎是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什么时兴就穿什么。心无纤尘,晴空万里,第一次觉得做个女人真是幸福,幸福得像花儿一样。
  在穿着上要说受限,就是当时的腰包还不够鼓胀。解决的方式是向上海人学习,螺丝壳里做道场,用极少的钱,买最好看的衣裳。那是1991年冬天吧,《大连日报》副刊举办的五彩城全国散文大赛结束了,我去北京给大赛顾问冰心先生送纪念品,与她合影时穿的那件罩衣,还是我去哈尔滨参加冰雪节时买的,只花了47元,却得到了冰心先生的夸奖,她说,素素,你穿得很时尚啊。同样的话,此前紫风先生也说过。同年夏天,秦牧先生偕紫风先生来大连当大赛评委会主任,看到我将一件普通的蜡染蓝花布连衣裙套在白衬衣外面,紫风先生眼睛一亮,说,你们大连姑娘真是会穿啊。
  走入21世纪,大家在穿着上比较流行讲品牌。品牌已成了时尚的代名词。我也买过有名气的大品牌,但我更在乎个人性的品质。就是说,在穿的问题上,我有了角色意识。所谓角色,首先考虑我是一个女人,然后考虑我是一个女作家。基于这两点考虑,我给自己的衣着找到了更准确更适度的定位。比如,我经常外出旅行或采访,有时在国内,有时去国外,休闲款和运动款就成了必备的装束。总之,不论外出还是居家,这些年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穿着风格,那就是在飘逸、自由之外,再略带一点艺术的夸张。
  我想,不论是我个人,还是这个国家,这30年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中国人在穿着上不再有那么多的禁忌,而进入了个性化时代。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