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人间正道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8月12日15:13 作者:周梅森
  平川市委书记郭怀秋在检查工作时突发心脏病。省委经过慎重研究,决定由市 委副书记吴明雄接任。对此决定,吴明雄本人感到很意外。两年前决定前市委书记谢学东调省城,省委在酝酿接任人选时,因为干部知识化的问题,最终启用了有大学毕业文凭的郭怀秋。现在,他已经五十六岁,除了文凭的问题,又多了年龄问题,省委怎么又选择上他了呢?二梯队的肖道清对省委启用吴明雄的决定,感到十分沮丧。省委副书记谢学东劝说肖道清把眼光放远些,还说吴明雄岁数偏大,终究是个过渡人物。肖道清心里有了底,暗暗提配自己,一定要学会忍耐。他毕竟才四十三岁,今后的路还很长,只要像谢学东一样稳稳当当不犯错误,平川一把手的位置迟早是他的。 
  平川地区连年有旱情,横贯平川全境的大漠河断流。在农村,上下游农民年年为争夺水源发生械斗,年年死人;在城市,不仅工业用水受影响,连居民的生活用水都难以保证。这年夏天,干旱贫穷财政倒挂的大漠县,又发生一起争夺水源的流血械斗,死亡一人,伤者无数。闻讯起来制止械斗的县委书记刘金萍,看看河坝上血肉模糊的尸体和两岸龟裂的土地,决心向市委重提三年前根治大漠河、实施南水北调工程的要求。 
  恰逢旱季,日本大正财团到平川改革开放的主要窗口国际工业园考察。因为城市严重缺水状况,致使期望已久的国际招商宣告失败,投入的三亿资金回收无期。 
  这两件事促使吴明雄下决心立即要从根本上解决水的问题。于是,送退了日本客人,吴明雄就带了肖道清以及水利局、农业局、财政局的负责人和一大批工程技术人员,沿着大漠河一直走到大泽湖搞调查,准备拿出南水北调工程的具体方案,交市委常委讨论拍板。吴明雄亲自挂帅,让需要在第一线锻炼的肖道清当总指挥,全面负责这个历史性工程。既想当官、又不想干实事的肖道清认为吴明雄对他玩阴谋。他认定这个工程不可能干好,不会有成绩,也就肯定会毁了他的政治前途。另外,他担心向农民集资违反中央关于不准加重农民负担的精神。所以,开始时态度不积极。后来,沿河六县市跑下来,看到人们对根治大漠河的迫切要求和纷纷表示有钱出钱、有人出人的高度热情,特别是在泉山县周集乡听了三年前第一个向农民集资办水利的祁本生不计个人名利,真心实意为百姓做好事做实事,受到百姓拥戴的感人事迹,他的态度有了转变,心想做一做这个引水工程的总指挥未必不是好事,自己毕竟也需要一番显赫的政绩来照亮前程。 
  在吴明雄上任的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平川的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深化改革的尝试由点到面地全面铺开了,并得到了广大职工的理解和支持,产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全市经济滑坡的速度大大减缓了,到年底一部分企业的效益,奇迹般地搞上去了。省委书记钱向辉对平川深化改革的尝试,十分满意,并号召全省各市学习平川市委负重前进的工作精神。 
  趁着上下一心的有利时机,吴明雄找市长束华如商量,把规划中要修建的环城路提前上马,早日解决平川的道路问题。平川坑洼不平、狭窄弯曲的土路,晴天浓尘滚滚,雨天泥泞难行,不但影响城市形象,而且也制约了经济发展,确实也到了非全面整修不可的时候了。市长束华如开始时担心水利和道路一起上,战线拉得太长,工作力度太大。后来,征求各方面的意见,大家一致赞成抓紧时间上环城路,认为早上花钱少,晚上费用可能会增加一倍。于是,他同意了吴明雄的意见,水利和道路一起上,由他挂帅和吴明雄一起担点风险拼一回。只有肖道清一直保持着沉默。在具体讨论水路工程的实施计划前,吴明雄要他谈谈自己的意见,他不得不亮明自己的不同意见:由于资金的问题,路可以一段一段的修,河道也应该一段一段治理,水利和道路不应同时上马。为了今后工作的顺利开展,吴明雄对肖道清的分工范围做了调整,让他负责政法口,而把南水北调工程交给老水利陈忠阳。肖道清压抑住满心喜悦,接受了这一能使他得以开溜的新安排。 
  纷纷扬扬的雪花飘了一天一夜,大漠河上下变成了一片银色世界。按市委的要求,三天后大漠河就要全线开工,一百四十三万民工就要上堤干活,而下泉旺村村委会还在讨论村子的整体迁移。常言道,故土难离,穷家难舍。村民们明知拓宽河道是为了挖断旱根,是为了今后不为争水源流血死人,但要他们从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地方迁走,死活不干。村委会主任曹国清急得跪在雪地上哀求,大伙才无奈地答应。接下来是集资和组织民工。虽然工作也不太好做,但各县市基本上按市委的要求完成了任务,只有合田县出了问题。县委书记尚德全违背市委精神,开了两天两夜的长会催款,致使一个患有心脏病的老乡长死在会议室,引发六个乡镇联名告状,要求严肃处理逼死人命的尚德全。吴明雄在泉山县水利工地的誓师大会上接到肖道清打来的报丧电话,感到了问题的严重,为了挽回影响和今后顺利开展工作,决定撤了尚德全的职。尚德全的老领导、工程总指挥陈忠阳一边严厉责骂捅了大娄子的尚德全,一边为扔下患重病的妻子和三岁的孩子不顾,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尚德全求情。吴明雄希望陈忠阳在南水北调一期工程全面开工、一百四十三万民工已披星戴月进入大漠河沿线六百里战线的关键时刻,不要感情用事,要顾全大局。陈忠阳很痛苦地接受了吴明雄的意见,并主动去做尚德全的工作。自己不干事,也不让别人好好干事的肖道清,却抓住此事大做文章,致使这边陈忠阳刚让受了处分的尚德全心服口服地到水利工地去做突击队长,那边谢学东就找吴明雄兴师问罪。不但要撤尚德全的职,还要让应负领导责任的陈忠阳提前退下来,并且说为了吸取教训,环城路工程暂时不要开工,市民捐款活动也不要搞了。除此之外,还从省里派来调查组。 
  吴明雄十分清楚谢学东、肖道清的干扰意味着什么,愈益感到时间的紧迫。他在常委扩大会上,以尚德全受了处分没有趴窝,主动要求到水利工地用自己的行动为党挽回影响的事例,激励大家在任何时候都要挺直腰杆,别趴下。吴明雄决定要在更大的阻力来临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战线先行全面拉开,迫使可能的反对者和潜在的反对者们不得不面对一个轰轰烈烈的既成事实。于是,计划大大提前了,各项工作再不能用天来计算,而得用小时来计算。市委、市政府、人大、政协四套班子都高速运转起来,再没有日夜之分。吴明雄更是身先士卒,排除干扰,顶住压力,拼命工作。资格最老、年龄最大的市委副书记、工程总指挥陈忠阳,坐着一辆满是泥水的旧吉普,日夜颠簸在六百里工地上,指挥调度全线工作,及时处理可能发生和已经发生的问题。村委会主任曹国清的肩膀因抬筐压得贴身穿的破棉毛衫和模糊的血肉粘连在了一起;泉山县副书记祁丰生带头站到积满淤泥的河底清淤,淤泥清完,他竟倒在了河底温湿的新土上;女县委书记刘金萍来了例假,仍和大伙一起泡在冷水里干活;受了处分的尚德全,更是没日没夜地拼命干活,后在炸山放炮时,为处理哑炮而献出了生命……干部们的榜样带动了千百万民工。经过两年艰苦卓绝的奋斗,具有深远影响的南水北调工程终于全面完工。清澈的大泽湖水源源不断地流过平川大地,流入平川古城,彻底解决了农业灌溉用水,也从根本上解决了一座中心城市历史性的干渴。 
  环城路工程进展也很顺利。省交通厅的专项资金和省建行的贷款到位及时,市民捐款大大突破预计数额,为完成工程提供了财力保障。民工们在干部的带动下,昼夜赶工,提前二个多月完成施工任务,并通过验收。一条全部由高标号水泥铺就的六十米宽的平坦大道代替了昔日的土路,四条国道,七条省道,在环城大道上交汇,平川人民的夙愿终于变成了现实。 
  由于水、电、路三大基础工程的完成,既改变了城市形象,又促进了经济发展,并引起了国内外客商的关注。日本大正财团再度到来,把平川的变化视为奇迹,赞不绝口,决定对平川国际工业园进行全球招商。企业改革方面也颇有成效。平川纺机厂成立了中国平川纺织机械集团,还和美国KTBL公司签订了国际合资合同,其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濒临破产的小小碾米厂,成了全国的豆奶之王,康康豆奶走进了千家万户,并走出了国门。平川已张开了全面腾飞的翅膀。 
  老省长和省里一些老同志来视察,看到平川的巨大变化,激动得哭了。感谢吴明雄这届班子替他们还了不少历史旧账,连谢学东都认为吴明雄三年干的,超过了过去的三十多年。 
  吴明雄不满足已取得的成绩,为了争取早日解决一百万贫困人口的脱贫问题,还将继续深化改革的试验。 
  不料,十天以后,意外事件发生了。这是由于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曹务平的一项改革方案引起的。 
  位于民郊县的国营胜利煤矿,是在只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的年代搞起来的。由于长期以来全民所有制把一切都包下来的政策,以及国营企业管理上的漏洞,造成国有资产和资源的严重流失,现已几近绝产,陷入发不出工资、靠向银行贷款和向乡镇企业借款维持八千多矿工生计的困境。为了使国营煤矿走出困境,曹务平提出了把衰败的胜利煤矿从平川市划归民郊县,和河西村万山集团搞联产,以乡镇企业的办法管理煤矿的改革方案。常委会讨论了这个方案。吴明雄认为把一个县团级的煤矿划给县里,实施和乡镇企业的联合;触及了原有体制,触及了煤矿干部群众的切身利益,风险很大,要慎而又慎,建议多听听各方面意见。两年来对任何事情不表态的肖道清,敏感到此方案风险极大,却表示了毫无保留的支持态度,并说胜利煤矿除了进行这种断绝后路的彻底改革,别无出路。他还说吴明雄的担心是多余的,由于吴明雄的坚持,第一次常委会没有就此方案形成任何决议。然而,最终还是在第二次常委扩大会上通过了。会后,肖道清又向吴明雄表示了对此方案的反对态度。由于个别对矿党委心怀不满的干部的反对;还由于宣传教育工作没有跟上,矿工仍错误地理解为煤矿从市里划归县里后,县团级的国营煤矿工人就要去当农民,极力抵制;更由于村东金龙集团总裁田大道感到煤矿与村西万山集团搞全面联产,将影响到他们的经济利益,就不顾法纪地跑到矿上煽动工人闹事。他对要上访的矿工们煽动说,要解决问题,就得把事情闹到中央,一卧轨,中央就知道了,并且挥着一把百元大钞煽起了一千八百多名矿工冲向京广线铁路卧轨,酿发了震惊全国的“12.12”事件”。矿党委书记兼矿长肖跃进被煽动起来的矿工打得头颅碎裂,危在旦夕;原矿党委书记、老矿长曹心立因阻拦滚滚人流,被无数双脚踩倒,再也没有爬起来;万山集团总经理庄群义在矿工们敌视的目光下,被迫退出与矿方的联产合作,而已近衰竭的胜利煤矿的经济危机再度来临。市委书记吴明雄心情沉重地主动向省委承担全部责任,并递交了辞职报告。 
  肖道清被省委调离平川,他蓄意谋求当平川一把手的梦想终于落空。 
  省委书记钱向辉在平川市委新老班子交接的全体干部大会上,充分肯定了平川市近年来的建设成就和深化改革取得的丰硕成果,高度评价了以吴明雄为班长的这届市委领导班子带领一千万平川人民艰苦奋斗、不惧风险、负重前进的可贵精神和成功实践,特别赞扬了吴明雄干事业押上身家性命的道德勇气。 
  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消失了。那些轰轰烈烈的白日,那些紧张忙碌的夜晚。除了工作,他吴明雄还有什么呢?站在龙凤山电视发射台新建成的宾馆落地窗前,吴明雄心里空落落的,苍老的脸上挂满了混浊的泪水。(长篇小说选刊)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