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驰张军人精神疆域的诗笺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7月31日15:03 作者:韩作荣
我是怀着“探秘”心理来读部队作家马文科《猛士执戈奉玉帛》这部诗集的。换言之,我想了解一个军人的内心世界,洞悉他们的精神疆域,读后,我开了眼界,受益颇多。 
  自古以来,能文善武的将帅数不胜数,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伟大军事家,有时也是令人瞩目的诗人和文学家。例如说起诸葛武侯,便会想到他的前后《出师表》;说起岳武穆,便会想起他的《满江红》和《小重山》;说起辛弃疾,便想起他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以及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些名垂千古的诗文,是烛照历史、体现中华民族精神和气节的心灵之光。而那用兵如神的军事艺术和诗文的妙奥,在最高层次上是相通的,都可称之为鬼斧神工的创造。在新中国的开国元戎中,毛泽东主席的诗词如《沁园春·雪》,可谓气吞山河,那种博大的胸襟和气度令人叹为观止。朱德元帅、陈毅元帅的诗,亦读得人志壮情豪、心血沸腾。这让我想到毛主席那句著名的话:“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在我军步入现代化的今天,博大坚韧的精神撑持和军事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更堪称是人民军队战无不胜的有力双翼。 
  说这些,我无意于将作者的诗与诸葛亮、岳飞以及毛泽东、朱德并列,只是想说明文武兼备应当是中国军人一脉相承的宝贵传统。智慧和士气是制胜的先决条件。所谓练兵之道是首练心,次练胆,再次方是技艺。就诗而言,也是“意为帅,辞章谓之兵卫”。 
  自然,作者的诗是与当下单纯文人的诗有别的。他的诗是另一种作品,既非现代也非超现实主义与后现代,亦没有潜意识、无意识的晦涩、臆语和暗示,有着犀利且深刻的理性支撑,亦有着柔软且坚韧的对祖国、人民的大爱的赤子之心。 
  作为军人,他牢记自己的使命和责任。作为国土的保卫者,他对“国”字的理解是全面且深刻的。正如他在自序中所言,“在人类完全告别战争之前”,“没有执政者和全体民众清醒一致的国防观念,国将不存,土将沦丧,民将为奴,文化大厦也将随之冰消瓦解”。这是作者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对“没有一支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这一历史结论的独到感悟。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对“国”字的诠注颇为独特,他指出:“国”字在甲骨文和金文中写为“或”,中间的“口”为国土、城邑,下面一“   ”指人,右傍“戈”,意为人拿着武器守卫国土城池。后来,人们又在“或”字外加一个代表区域的“口”,成为沿袭数千年的“國”字。此后武则天曾将“國”字中的“或”改为“武”,意为国家永为武家的天下;天王洪秀全曾下令将“國”字改为“国”,意为国家乃“天王”之天下。而新中国的简化字中,昔日的“国”被加上一点。这种“化干戈为玉帛”的改变,凸现了不同寻常的境界,提示国人要像爱护珍宝一样热爱祖国,又代表了追求人类社会诚信相交、和谐相处的文化观念。应当说,这位军旅作家对“国”的识见是独到的,既有着深远的历史意识,又有着当下创新的独到的理解和发现,并以此作为统帅整部作品的灵魂。在我看来,只这一个“国”字的独有的领略,便使这部诗集有了颇重的分量。 
  在诗中,他将“国”字看作用帛质绶带环绕的美玉,称“帛”为轩辕黄帝妻子嫘祖的发明,“从而使这个世界/少了几分寒冷/多了几分温情”;而“玉”作为天地万物之灵,以其坚贞、温润、灵秀,成为人格和国格的象征。然而“和平像一根脆弱的丝线/常常被战争的巨手无情扯断”,因而,诚然“化剑为犁”是我们的理想,“但为了和平/我们必须铸剑”。可作为中华武德的传统,我们所尊奉的却是“自古知兵非好战”,“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正如其诗中所言:“一把剑足以使一个人屈服/但是要使一颗心屈服/就需要另一颗伟大的心”。这种中国军人的战争观,在诗中体现得异常充分,所谓兽性的战争必须用兽性的手段去灭绝,可“居安不忘危/备战不黩武/雪耻不复仇/图强不凌弱”,充满了人性和壮阔的胸怀。 
  他的诗集中,写“和平卫士”郁建兴遇难;女将军钟玉征在联合国“国际实验室间化学裁军核查对比测试”裁决大会中,连续三年荣获“世界第一”的桂冠;喜欢与毒魔兜圈子,指导挖掘回收四万余件化学武器的国际禁化武器公约组织“指称使用”专家陈海平,让我们领略了这条特殊战线上令人肃然起敬的骄人事迹,扬国威、军威的精神境界以及专业上所达到的难以企及的高度,均写得情真意切、令人感动。尤其是诗中所记载的一些数字——1915年4月22日,使整个世界为之战栗的“伊珀尔之雾”,曾使1.5万英法联军死伤大半、遍地尸骸;第一次世界大战,化学武器造成130余万人死伤;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毒杀上百万人;以及日军侵华时组建的“516生化部队”、“73l细菌部队”,又给中国人带来多少令人发指的灾难。这让我想到一位国外作家所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这样的话。其意,自然是指那种风花雪月、沉迷于个人私密感受的诗,而对于法西斯所制造的巨大的灾难,则必须予以揭露,以防止历史的重演。另外,《顿悟》这首抗震救灾诗,围绕“裂”与“聚”的辩证关系,深情讴歌了举国上下在应对这场空前劫难中,所表现出的“运筹的气度,爱心的热度,意志的硬度,人性的高度”,无情鞭挞了长期以来极尽“颠覆正义、消解崇高、追求震撼”之能事的所谓大师、名流、权威的卑劣行径,再次将我们引入“天地人”的大课堂,令人顿悟出“天人交相胜,众志可参天”的立命真谛。 
  作者的这部诗集给我们启示和感动的,是理性、哲思、观念,也是情感的丰富、胸襟的开阔,以及以反核生化恐怖为己任的兵种的历史和现实这一鲜为人知的领域,具有开眼界、明心智的作用。其中的部分古体诗,亦有浓郁的诗味。如《秦陇怀古题赠桑梓将军》,“筹运陇原驱流马,泥封函谷枕临潼”之句,以及“延水萦天际,锦帆指霞红”,“士心堪作长城骨,不归岂为觅封侯”,“辞山怀风骨,赴海示襟胸;重闻中流誓,浮舟脍长鲸”等,都意象鲜明,想像力丰富,炼字、炼句,尤重炼意,颇有风骨,堪称好诗。而部分散文诗,也写得开阔、集中,有自己的体验和思索。 
  如果说不足,有的诗欠凝练,有的理念多点、形象性不足也削弱了诗的意味。自然,我这是苛求了。不过,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作者的诗会越写越好。(文艺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