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天下最大的“庄”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7月31日10:52 作者:关仁山
   都说石家庄是世界上最大的庄,这个庄就是个万花筒,说不尽,猜不透。我在这个庄里生活几年了。我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地方,因为它的质朴和丰富。
   有人说河北省会石家庄没有历史,我倒觉得她有历史,李春建造的赵州桥,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桥。那个阴雨绵绵的上午,我第一次登上心仪已久的赵州桥,感觉历史的通道一下子打开了,历史上的石家庄人,冲破了自造的樊篱,聪明才智放出了光彩。这里还有着十分悠久的文化历史,唐代的马球表演、乐伎表演,北宋时期的宫词演唱都曾在古城正定留下千古余韵。如今正广泛流传着跑旱船、踩高跷、跑竹马、舞龙灯、狮子舞、霸王鞭等民间艺术形式,井陉“拉花”、无极“官伞”、正定“常山战鼓”等民间歌舞,可谓百花齐放、争奇斗艳。有这些民间文化的滋养,我觉得石家庄会强壮起来。
   我有时候夜归,走在黝黑的暗道上,会发现这个城市的路灯很明亮,像一双双眼睛,我会产生一种被人惦念的温暖感。这让我想起石家庄的爱心。这是一个富有爱心的城市。当年唐山大地震,石家庄给唐山孤儿建了一所育红学校。那么多老师阿姨对孤儿非常热心,让唐山人心中温暖。这次汶川地震,石家庄又接收了好多伤员,待四川伤员像自己的亲人一样。伤员伤愈要离开了,石家庄好多市民涌上街头,人们用眼泪送行,那样久违了的场面让我动容。石家庄人深井一样的爱,就像阳光一样透明。
   气候一直是石家庄人笼罩不散的阴影。这是一个高压槽,夏天气候闷热,是我国有名的“火炉子”。石家庄人为了治理大环境,在城区里挖了一条美丽的护城河,来缓解石家庄的气温和空气。我们走在河边,感觉它就是从远方流来的河,从高架桥、从绿树、蝉鸣与阳光里,那个迷蒙的所在,流涌而来一条大河。除了闷热,石家庄还是个比较干旱的地方,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也许由于气候的原因,这里成了全国有名的“浴都”。石家庄投资上亿元的洗浴城就有十几家,比较有名的“天鹅湖”、“龙世界”、“碧海云天”等等。石家庄人似乎也习惯了到洗浴城洗浴,有的还带着家人和孩子到那里去洗浴。其实洗浴城已经超出洗浴范畴了,人们可以在里面餐饮、看电影、阅读图书、健身等等。有个朋友对我说:“到了石家庄,先带我去洗个澡!”我笑了,人们会逐渐认识洗浴文化了。
   说到石家庄,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石家庄的红色文化。人们常说,新中国从西柏坡走来,也从石家庄走来。石家庄人也以西柏坡革命圣地而自豪,在这方面做足了文章。但石家庄并不是把红色做得僵化,而是非常灵活自如。事实上,红色文化有说不完的话题,我们重新述说的时候有几种可选择的余地,正是这种选择,才显示了红色的力量。
   现在在石家庄街边走,无论是脚步匆匆,还是清闲地散步,我的目光总在寻找。我感觉到,石家庄自有一种尊严,有一种气魄,让它有能力摆脱“庄”的自卑,从容地傲视人间。(北京晚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