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中国,请记住这样一个陆航团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6月16日14:52 作者:柳建伟
为什么要记住这个陆航团呢?因为这个团的官兵为2008中国抗震救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  
    5月12日14点28分,汶川地震发生后,该团在没有接到任何预先号令的情况下,仅用半个小时就完成了起飞前的一切准备,所有机组都进入了待飞状态。15点45分,奉上级命令,副团长姜广伟机组和参谋长杨磊机组紧急起飞,在能见度不足300米的气象条件下,飞临都江堰,在震后一个半小时内向中央决策层报告了灾区的受灾情况。13日天一亮,该团冒着中雨,紧急起飞28架次,迅速查明了北川、青川、绵竹等重灾区的灾情。在通讯交通全面中断、余震不断的震后第一个时间段内,是这个团的全团官兵冒死飞行侦察到全局性的灾情,为中央决策层提供了部署抗震救灾战役的基本依据。  
    重灾区绵阳是我国国防工业的重要基地,大地震后备受世界关注。成都军区陆航团在13日便运送12名专家到这一山高谷深的险地查看事关国家安危、几百万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重要设施的受损情况,并成功转移了在危险区内被困的17名国宝级科学家。 
    5月14日,又是这个陆航团的杨磊机组,冒着机毁人亡的危险,强行飞抵已被地震彻底毁损的汶川映秀镇,给震中汶川这个已经与世隔绝48小时的孤岛上的近10万群众,带去了党和政府的关怀,给对汶川牵肠挂肚的中央领导报告了震中的受损情况。  
    在这次抗震救灾中,被汶川藏族同胞称作空中吉祥鸟的直升机,起到了举足轻重的重要作用。因为几个陆航团兵力的投入,使这次救灾达到了国际救援的先进水平。据不完全统计,直升机在震灾后救命的黄金时段,一共救出危重伤者1000多名。没有这几十只空中吉祥鸟的投入,这1000多生命多数都会在人们无奈无助的注目中终止。直到今日,也就是震灾发生后的第19天,直升机还在北川、安县、汶川、理县和绵竹的上空来回穿梭,为因道路阻断深陷孤岛的几个乡镇的8万多灾民和救灾军民空运生活必需品,为在20几个风险犹存的堰塞湖上奋力排险的大军运送给养。我要提醒大家记住:来自其他军区陆航团的飞机之所以能在灾区山高谷深、地形和天气异常复杂的环境中安全飞行,得力于成都军区陆航团一大队大队长伍安国的带飞。在过去的19天里,这个家在重灾区安县的特级飞行员凭着对地形的熟悉,用15天时间带领兄弟团的几十架飞机,飞了近百架次。
    5月16日,全体救灾大军还在奋力与死神争夺生命的时候,唐家山堰塞湖已经在悄悄积蓄它的邪恶的力量,准备再次给苦难的绵阳致命的一击。这天,伍安国大队长驾机飞临北川县城运送危重伤员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巨大的悬湖。5月17日,卫星图片上,这个悬湖露出了它藏不住的狰狞。5月18日,高层下令查清所有震区堰塞湖导致的险情。5月19日上午,姜广伟机组紧急起飞,用单轮着地加悬停的高难飞行动作,把12个水利专家送到了唐家山上,使几十万面临堰塞湖次生灭顶之灾的受灾群众和救援大军有序地疏散到了安全地带。  
    5月27日上午,我搭乘92744号直升机,从高空俯看过唐家山堰塞湖的全貌。那时它已经积蓄了一亿五千万立方米的水,准备从600米的高处再次洗劫川西北。一亿五千万立方米的水从600米的高处倾泻而下,是一种什么样强度的灾难呢?我用98年长江大洪水的数字说明一下吧。1998年8月16日,最大的第4次洪峰通过沙市,这次洪峰的流量是每秒8万立方米。一亿五千万立方米的水,相当于1998年第四次洪峰时的洪水从高达600米的唐家山向已经是满目疮痍的川西北肆虐近20分钟。如果姜广伟机组不敢冒险把专家组送到唐家山上,川西北很可能再遭灭顶之灾。  
    同时,我们也应该牢记是谁在地面道路严重受损、余震不断、天气变化无常的情况下,及时、安全地把党和国家领导人、军委首长、四川省的领导和指挥千军万马救灾的100多位将军送到一线的。他们是中国的陆军航空兵。  
    成都军区陆航团又是执行首长专机任务最多的陆航团。截至5月30日,成都军区陆航团已保障视察灾情、指挥救灾的中央和中央军委首长专机20架次,保障四川省、各部委、各军区各兵种、集团军首长用机100多架次。可以说,成都军区陆航团的卓越而稳定的表现,为抗震救灾的战略部署能做到淡定从容、井然有序,提供了最基本的条件。让我们再记住一个人的名字吧,他的名字叫余志荣,职务是成都军区陆航团团长。他是这个英雄团队的领头雁,在过去的19天里,余志荣都是驾驶中央和中央军委首长专机的机长。  
    我还是要提醒大家记住:余志荣团长是羌族人,他的家就住在汶川县龙溪乡联合村,地震发生后的6天里,他与父母、四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彻底失去了联系,在这6天里,他曾6次驾机低空飞过自己的家乡,他能清楚地看见父母和弟弟妹妹家的房屋已变成一处处废墟,但他没有一次让飞机在自己的家乡上空悬停。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已成千古佳话。成都军区陆航团的飞行员,有7名家都在重灾区。在执行各种任务时,他们数十次驾机飞越过自己的家乡,他们也没一人让飞机停在自家的门前,看一眼废墟中是否埋着自己的父母和亲人。对飞行员来说,做这样一系列动作,只需要短短的5分钟。  
    文章写到这里,已是5月31日凌晨3时,我睡了4个小时后,又在上午10点30分,乘成都军区陆航团的直升机飞往震中汶川县城采访。在空中俯瞰汶川大地,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山崩地裂。下午2点35分,我们乘坐藏族飞行员多么秀驾驶的飞机飞回成都。在映秀附近上空,我们的直升机遇到了浓云和气流,这时我才明白直升机确实是种风险极大的飞行器。  
    六一儿童节那天,当我们在空降兵部队采访的时候,我听到了31日下午一架直升机在映秀上空失踪的消息。10天之后,我得知机组人员全部壮烈牺牲。那一刻,一种崇高的敬仰油然而起: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永远为他们而自豪、骄傲!(解放军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