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初悟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30日10:53 作者:孟庆龙
这天晚上,鶄(“青”与“鸟”拼起的字)轲顾虑重重地提着名烟名酒,背着电子琴,向科长家走去。
    伴着马路上暗淡的灯影,他总觉得像是有人在窥视着他的行踪。他心里忐忑不安地嘀咕着:千万别碰见人,千万……原来送礼也他娘的难!
    忙乎了一年,部队招待所战士们总算喘了口气儿,有条件探亲的老兵都回去与亲人团聚了。招待所超期服役两年的鶄轲却被领导留下来同班长等人一道看房子。这个憨厚朴实的山东兵不记较这些,他最担心的是能否转为志愿兵。小道消息说,机关直属队才仨炊事员名额呢!
    鶄轲推开了班长杨小同的房门。
    杨小同瞧他那哭丧相儿,不解地用着浓重的四川乡音问道:“大过年的,又愁个啥子嘛?”
  老实八交的鶄轲急躁得语无伦次:“俺……班长,听说部队过年就点名?”
    “噢,我当啥子事嘛!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嘛!”班长似有所悟地看了看鶄轲的脸色,又若无其事地问道:“哎?你问这干啥子?”
    “俺……兄妹多,”说着,他便从裤兜里掏出盒在市区小摊卖的高价阿诗玛香烟,笨拙地拆开抽出一支递给班长。又顺手把整盒放到桌子上,才正儿八经地说:“班长,俺想留下来转个志愿兵哩。可俺跟首长不大熟,您帮俺说说话吧!”
    “这个……机关直属队听说才仨名额哟!我想想……”杨小同挠了挠头皮沉思稍许,忽然有招数似地喊了声:“咳!他妈的!”
    “啥?班长?”鶄轲不明白地问。
    杨班长也就胸有成竹地帮他出着主意儿。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听得鶄轲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心里怪甜怪滋润的……想不到五年来只晓得傻里傻气地干工作,殊不知转个志愿兵还竟然有了这么多的道道儿。他自惭比班长差了许多。
    第二天,他便去转百货溜达市场,带着全部积蓄五百元现款,100元买了两瓶出口洋河,140元买了两条阿诗玛,170元买了架高级电子琴。他想,只要转了志愿兵,400来块,值!班长不是说了,虽说名额有限,只要礼到,科长神通着哩!去年那××熊兵工作一般,反应平常,技术也狗屁不通,两瓶茅台不是灌迷糊了科长从团里抠的名额?反正,咋转都成……
    “鶄轲,去哪儿?”
    他的心猛丁儿一缩:怕碰见人却又偏偏儿碰见了人!真是啄米不成却失了眼!谁呢?当看清是干部科老乡小张干事时,才勉强松了口气儿,他万幸地说道:“去科长家。”扭扭捏捏,极难为情。
    小张干事犹豫地望着他:“你们科长转业,你不知道?”
    “啊?!”鶄轲吃惊不小,心像猛然被人揪了一把似的,“这……这……可能吗?”
    “干部科上报的还能假?不过,王管理员接任科长的事也报上去了。”小张干事认认真真对老乡说,又不无担忧地补充着:“钱要花在点子上,你要拿定主意啊!”
    “那……俺到管理员家去?!”鶄轲自言自语地喃喃着。
    和小张干事分手后,他心烦意乱地去了王管理员家里。
    还好,王管理员不仅热情地接待了他,答应想办法给他转志愿兵,还说这么老实的同志不给转给谁转呢?
    送礼,使鶄轲终于了解了自己的不足。班长的所谓“拒人不拒礼”之说,他才似乎朦胧地明白了一点儿……整整一个春节,他都陶醉在了惬意的氛围里了。何况,机关也流传着科长真的转业嘛!对!十五,也不回家了。等转了志愿兵咱也回去耀武扬威一番。
    陆陆续续的,探家的同志都回到了所里。复员的日子也一天天近了。就在鶄轲满怀希望等待的时候,机关里却又爆发出个冷门:科长继续当科长,而转业的却成了王管理员!
    此时此刻,鶄轲的心里才真的打翻了五味瓶……
    1989年仲春于潍城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