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照片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30日10:52 作者:孟庆龙
时间可以使照片褪色,却不能将故事淡化……
   
    他醒来了。从昏迷中醒来了。是被不远处的暗堡里的枪声震醒的。
    他瞧了瞧周围。希望能在周围找到点儿心灵的安慰。周围是充满血迹斑斑的土地,一簇簇一片片犹如飘飘洒洒的红旗,形同山坡上怒放的杜鹃,悲惨而又壮丽地停留在他的身边,缠绕得他透不过气来。空气凝结了。不远处的枪声仍嘀嘀哒哒持续不断地响着,子弹打得岩石四溅。旁边,枪口的辐射角内倒躺着同来的三名侦察分队战友的尸首。他目视着此情此景,两条浓密的剑眉如同疙瘩般紧锁着,牙齿咬得“咯嘣嘣”脆响,他急不可待地抓起身旁那足有20磅的炸药包,想试图冲上前去,然而,他却失败了。
    嘀嘀嘀,哒哒哒……当野兽一样凶狠的枪声再一次把他从昏迷中摇醒后,他才知道自己又负伤了。他艰难地抬起了手摸了摸热乎乎的胸口,胸口是一片殷红的血迹。血迹中似乎隐没着一个硬梆梆的东西。只瞬间,他那充满血迹和土腥的手便伸进了上衣的口袋里,从口袋里竟意外地掏出了一个被血迹模糊了半边的纸片儿。他急忙将纸片儿打开,便展现了一张同样被血迹染红了的少女的照片。他心里不由得一阵痛楚,他的眼睛立刻湿润了……
   
    这是部队在休整七天的日子里,他接到了美丽的来信。美丽是他小学的同学。在家乡小镇开了一个日用百货小店。他第一次回家探亲时,因为烟的缘故与她见面了。以后居然你来我往亲密起来。他的整个假日竟有一大半时间是在小店度过了。回部队后,频繁的通信使爱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有道是有情人必成眷属,谁知就在临近参战的前夕,美丽大概也闻到了一点炮火的味道,给他来了一封长信,让他不要在部队呆了,回去一起办小店,把小店办得有声有色,成个万元户、十万元户是绝不成问题的。他没办法,只好去信向她解释。无济于事,她最后的一封信甚至成了“最后通牒”:我害怕看见一个也许不完整了的你回来,不知你自己想到过没有?!如果你实在不理解我,那也只好将过去的感情告终了!他痛苦,他颤栗,但是没有服从,他不得不写了一封长长的回信,连同她给他的那张彩色照片一起装进了信封……。只是他怎么也没有预料到,竟然连寄信的时间也失去了。翌日的清晨,伴着紧急的集合的号音,部队出发了,他只好匆匆把信封装进了口袋……
   
    嘟嘟嘟,哒哒哒,暗堡里的敌人仍玩命似地狂扫着。他的心也随之猛地一惊,目光从照片中移向了暗堡的深处。枪口的辐射角内三名战友的尸体仍无声地躺倒在那里;身边仍然是像飘洒的红旗,像山坡上蒂开的杜鹃一样满是血迹斑斑的土地;岩石仍然被从暗堡里射出的子弹打得四溅。此刻,他无法想像和判断出据天黑总攻时这个暗堡会使多少年轻的战友躺倒在充满敌意和仇视的枪口之下。他的表情木然而又严酷。他重新将目光落到女友的照片上,瞧着那被他的血迹模糊了的照片,她的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意,然后,他又小心将照片装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伴着困兽般咆哮的谩骂“我操你祖宗!”便利索地抱起炸药包向暗堡的深处压去。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爆炸后,他便无声地倒下了,是带着生的欲望和没有完成的遗憾倒下的……
    1990年初春于苇湾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