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绿岛?红裙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30日10:46 作者:孟庆龙
墨绿的海水汇成一个墨绿的大海,墨绿的大海托起一座碧绿的海岛。
    海岛上驻守着两个兵。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列兵。班长是南方人,列兵是北方人。班长来岛四年,列兵进岛几个月。两个兵肩负过往船只舰艇的导航和传递观测海潮记录气象的工作。
    两个兵把这海岛叫“翠岛”。
    一天,两个兵在岛上边为导航塔涂刷白色防雨漆边聊着一些关于岛对岸海滨城市的话题儿。
    班长说:“城里很美,来到后没转转?”
    列兵摇摇头:“打车窗里看过。”
    班长说:“到时船来,一块跟着回去看看,带上我的相机,留个影。”
    列兵很高兴:“班长,听说您的照相技术棒,还在海滨城获了奖哩?”
    班长很严肃:“照相是照相,摄影是摄影。照相是技术,摄影是艺术。”
    列兵的嘴张得好大好大:“照张相还这么复杂?我以为进去人就完了呢。”
    班长说“不信?那到时我就给你摄个影,寄给你女朋友瞧瞧保准美死她。”
    “嘿嘿,”列兵憨笑,“俺,俺没……”
    列兵看看班长,又说:“班长,听说你们广西姑娘水嫩(灵)?”
    班长摇摇头,吁了口气:“水灵是别人的。”
    列兵不解,皱皱眉头:“为啥?”
    班长语气沉重:“我是孤儿,穷兵一个,谁跟?”
    列兵叹息一声,再无语。
    两个兵看看日头已黄昏,便招呼声,回到岛上的小红房里提起只水桶到海边拣海蛎子去了。
   
    冬去春来,年复一年,翠岛绿了。
    班长仍是班长,列兵成了下士。
    这天,连里的船来送给养,忽然随船跟来了一位穿红裙子的姑娘。
    红裙子映着姑娘美丽滋润的脸蛋儿,海岛也立时光彩朝气了起来。
    红裙子和班长并肩坐在海边的一块礁石上,那礁石顿时光彩照人。
    下士兵傻傻地盯住红裙子优美苗条的身段,久久的呆呆的不愿移动。班长极随便地碰了碰下士的臂膀。
    下士憨笑地红了脸,看看天,说:“哟,要涨潮啦。”
    下士观察海潮,那眼却管不住朝班长和红裙子姑娘瞟去。他看见班长很兴奋,红裙子也一样。
    ——呜。
    送给养的船发动了马达。稍许,小船便载着红裙子箭一样飘离,下士视野仍有一片殷红飞来荡去。
    班长和下士一起朝小船挥手,直到小船融在海与天的红霞里了。
    下士挨着班长,说:“她真俊。”
    班长怔怔的:“美得像一个梦。”
    “梦?”下士一拍后脑勺,“对,梦里的仙女才这样。”
    班长笑了:“你瞧,人家是给我送这个来的。”
    一个小小的红绒本子,红绒本子上烫着金字:“海滨市摄影家协会会员证。”
    红裙子又来了翠岛一次,仍和班长坐在那块光彩照人的礁石上。
    下士看着班长的目光便有些异样。班长摇摇头,高深莫测地说:“艺术,是亵渎不得的。”  下士听不懂。
   
    秋去冬至,海岛上枯草凄凄,唯有白色导航塔和那红房子才显示出些微的庄重和生气,永恒的翠岛留在了心中。
    班长转了志愿兵。
    转了志愿兵的班长和下士坐在班长曾经和红裙子坐过的礁石上。班长和下士极目远眺对岸无边的城市。
    班长说:“真美!”
    下士怅怅地:“班长,我该复员了。”
    班长一愣,像想起了什么似地说:“噢,你一直还没回去看看,那美丽的海滨城哩?下回,下回船来送吃的,我一定跟连里说说让你回去。”
    下士眼圈一热,说:“班长,那……那到时照片我给带过去寄。”
    班长便拍拍下士的肩。
    天空不知不觉被云层遮盖了起来,稍顷,海潮便被狂风推搡着,狠狠的浪就碰撞着礁石,舔着班长和下士的裤角。
    天昏地暗,导航灯被风雨拽灭。
    班长拉起下士便向导航塔飞奔。下士才想起下午检修的时候竟忘记了关闭那导航塔顶端的塔门。
    班长边跑边说:“你快回房拿工具。”
    下士便被风雨裹前拽后纠缠着跑回宿舍去拿工具。可当他返回塔前时,却发现班长已躺在塔下。
    班长的脸上紫痕斑斑,脖颈已插进了胸腔。然而脸还是固执地扭向导航塔顶。圆睁睁的眼睛是遗言,是命令。下士急忙爬到塔的顶端抢修起了航标灯。
    航标灯透过风雨射向了周围远方的海疆。远方传来了两声汽笛的鸣叫。
    班长永远地陪伴着翠岛。
    下士整理班长的遗物,看到了班长在海滨市影展中获得特别奖的《心的凝聚》。照片里的姑娘伴着黄昏的落日,凝望着手中的红心样的石子。那姑娘便穿着青春洋溢的红裙子。
   
    下士没有复员,留下来当了班长。
    小岛上又配来了一个列兵。
    班长带着列兵仍然干着过去的那些儿肩负过往船只舰艇的导航和传递观测海潮记录气象的工作,冬去春来,夏走秋至,年复一年。
    两个兵在一起的时候,班长就带着列兵虔诚地站立在那光彩照人的礁石旁,那礁石由于班长和红裙子而成为永恒。
    于是,班长就给列兵讲起了一个美丽的故事:翠岛,红裙……
    1991年4月于北京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