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感觉 第十六章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3日01:42 作者:孟庆龙

    第十六章  前车之鉴
   
           61
   
    军医老乡的夫人突然去世了。这是武煜梦在经历了雪月场“一夜销魂”夜总会事件半月后得知的。
    那几天,他一直都在四处去寻找和联系那位与他一夜销魂的新疆温泉女孩司马雅琼。打呼机没有消息,他就几次三番地去河滨的那家“一夜销魂”的夜总会,希望那个经营夜总会娱乐业的胖嘟嘟的妖艳的老板娘能够告诉他那个漂亮又单纯的新疆小女孩司马雅琼的下落,但每次去,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自从那个晚上公安系统严打突袭了她的“一夜销魂”之后,所有当晚出台与坐台的小姐和客人都不同程度地被罚了三五千元,不少小姐也便走的走,散的散,稍有些姿色的听说也都去了渤海大酒店或是其他星级酒店去坐台和出台了,有的甚至直接通过“皮条客”在居住的一些小区内做着隐蔽的“卖肉”营生,使得她的夜总会已无生意可做。于是,他就打听司马雅琼的住址,弄得老板娘总是不耐烦地嘟嘟哝哝:“哥哥哎,您还让不让我做生意了?您若想玩想乐呵,没有小姐我陪您,是唱是跳是办耍,您说吧?要不然,您就别烦我!再说了,这小姐住哪我哪儿知道?以前有了客人来,我也是呼她们,可现在呼都不回话,您哥哥让我上哪儿给找去?”如此,他就只得去了几次渤海大酒店及几家根子硬照开不误的夜总会,结果打听来打听去却依然没有那位新疆温泉漂亮女孩司马雅琼的蛛丝马迹。不得已,战友开的那家餐馆也便只好又找了位女服务员顶替了他要求为司马雅琼留的空缺。
    从此那个新疆温泉的漂亮女孩司马雅琼,仿佛就真的在渤海这座城市永远地消失了。
    那个女孩消失的十几天里,他的心情都非常沉重。他没有心思读书,没有心思创作,在“冬暖夏凉”的都市里的村子内,他就那么整天独守空房徘徊着,不知个所以然。他几次三番地铺展开稿纸,企望着能够在体验生活的最后一个月里写完他已拟好的《淫雨》的续集,然而,文玉洁、雨冰清、米、温秀丽以及那个刚刚认识的令他有了一夜销魂的新疆女孩司马雅琼,她们就那么时隐时现地反反复复侵袭着他,有横眉冷对的,有温柔缠绵的,有凄美迷离的,有怅惘中期盼的,更有肆意地妄乎所以的……他就这么伴着这些儿若即若离的影子,更加不知个所以然的时候,有一天他带过的一个兵,突然从青岛到渤海来看他,便告诉他,他的那位军医老乡夫人因心肌梗死去世的消息。
    兵是青岛崂山的兵,因为聪明又好学上进,当年在渤海招待所时他对那个兵就格外开恩。他要对得起那个兵对他的付出。兵就像当年他当新兵时一样,延续着兵们的光荣传统,为他洗衣服和那些儿划拉上了地图的内衣内裤。于是,他就对那个兵的所作所为很感动,把那个兵视为知己,让他与自己一个房间住着,偷偷儿传授他炊事技术,教导他怎样当个好兵,并答复他将来想办法找首长为他转个志愿兵,跳出农门。这个兵就更感激,打水扫地,帮他叠被子,内勤、工作都干得没得说。后来,这个兵在搅面做馒头时被绞面机绞了手面,住了院,还办了个二等乙的残废证。然而,这个兵当兵的第三年,却赶上史无前例的百万大裁军,于是,在众多兵们人心惶惶的情况下,在青岛的一家驻军疗养院点名要他武煜梦的情况下,他就把这个好兵推荐了过去,后来还千方百计找那家疗养院的他的一位老领导、分管行政工作的副院长,为那个兵转了志愿兵。不过,他更为感动的还是这个兵曾经深知他与温秀丽的暧昧关系,而没有张扬出去,并一直都为他守口如瓶着。那是武煜梦与温秀丽的那个鲁西北驻所女人经过了两次销魂的肌肤碰撞之后的一个中午,姓温的女人又在武煜梦的房间里调着情儿,与他接吻相拥的时候,那个兵却突然从住院的野战医院回到了所里,让沉浸在男女情事中的武煜梦与姓温的女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开门的声音,于是忽然间的尴尬就可想而知。兵当然也很尴尬,而且还尴尬得有些儿不知所措,并支支吾吾地说:“班长,我是回来拿换洗衣服的,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此后,兵就果然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让武煜梦在招待所所有兵们的眼里,依然青白无瑕。兵就这么聪明,并靠着这种“聪明”和对班长的一片忠诚,而赢得了班长的关爱,使得他跳出了农门,复转时,还在老班长的老领导的关怀下,安排到了青岛一家区府招待所当了名掌案的大师傅。
    兵说,就在武煜梦调到省城军区机关的第二年,军医老乡当年一起在四医大的同学也从军区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提拔到青岛部队的疗养院当了院长,军医老乡就借机也调到这个疗养院干了外科门诊部的主任,享受副师待遇。他的夫人因在渤海时就是位妇产科的一位专家、医学院本科的客座教授,所以青岛的医疗单位也是争相抢着安排,最后还是根据她个人的意见,去了一家较好的医院,做了妇产科主任,正县待遇,每月工资、奖金更比渤海高了许多。如今,工作在深圳的女儿早已嫁给了一位山东滕州籍在深圳开电脑公司的老板,已有了军医老乡的第三代后人;早年从苏北老家收养的儿子也考上了青岛一家大学就读,马上也就该就业了,谁料55岁的军医老乡夫人竟偏偏突发心肌梗死,为一位待产的妇女做完接生手术后,就突然觉得胸闷、气喘,然后也就一头栽倒在了手术台前,没容人来得及抢救便去世了。
    “唉!这是一位多么好的大姐啊!”听过兵的述说后,武煜梦喟然长叹道。因为她为武煜梦能够得到文玉洁,真是付出得实在太多太多了!可是,谁又能想到,恰恰就是这么一位热心肠的大姐,她虽然数十年与军医老乡生活在一起,可最终也还是未能真正地得到军医老乡的心……
   
    62
   
    这个真实的故事是当年军医老乡与武煜梦探讨有关婚姻家庭与爱情生活时讲给他听的。
    军医老乡讲得很动情。他更是听得很压抑。直到后来,他才深知了军医老乡与夫人之间的情感是多么苦恼的一生。
    那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年份,这正是武煜梦的父亲在省立师范学院毕业后因国家困难而无法安排工作被下放回农村的时期。家住苏北运河边上的军医老乡,在这自然灾害年份的一个秋天,却以全县高考第一名的好成绩被西北一所名牌大学所录取――录取的学校即为令人羡慕的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那时,军医老乡的家庭状况非常贫困。父亲在他10余岁时因响应“抗美援朝,保卫国家!”的号召,而参加了政府组织的扛秫秸比赛的适龄青年的应征入伍形式。听说美国鬼子已经开始在鸭绿江畔挑衅,狂轰滥炸的飞机造成了我边境人民极大的生命财产安全,于是,刚刚建立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便号召全国人民有钱出钱,有物出物,有人的出人,以打击美国侵略者的嚣张气焰为己任。军医老乡的父亲是位经历了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的老军人,打过淮海战场,又随大军渡过长江,攻克了南京城,后来因在南京战役中身负重伤治愈后复员回了苏北。因为是位血气方刚的军人,因为看不惯当地政府所采取的“扛秫秸比赛”输者而应征的这种形式主义,便直接报名二次应征参加了朝鲜保卫战。但未料到,却一去而不归,永远长眠在了朝鲜的那块经历了战火洗礼的战场上,自此以后,军医老乡的母亲也就带着他和姐姐相依为命。为了使军医老乡成人后做一名国家的栋梁之才,母亲不得不让姐姐牺牲了自己的学业,而一家人省吃俭用供他读书。他没有辜负母亲和姐姐的愿望,他更深知自己是烈士的后代。他的发奋终于使他分别以优异成绩念完了小学到初中,继而又以全社区毕业班的尖子被保送到了县重点中学读高中。虽然母亲和姐姐都为他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累,但当知道他有那么好的成绩时,母女俩还是为他感到自豪和满足。
    那时在县城就读,尽管学校的制度很严,并要求所有在校生必须吃住在校内,但贫困终究还是使得不少学生半途而废。为了不耽误他的学业,几乎每到周六这天,母亲都要安排姐姐步行几十里来回,给他送去一周的食物。食物不算太好,是少量的玉米配以地瓜干磨成糊摊出的煎饼。不是放假闲时,母亲基本上是不允许他回家去的。所以,他也从来都很少知道在家的母亲与姐姐,日子过得有多么艰难。他觉得母亲与姐姐对他的爱是世界上少有的。是令他非常刻骨铭心的。她们所吃的苦,受的罪也是世界上少有的。他为此哭过,闹过,发誓过再也不去县城读书了。可是母亲不许,姐姐不让,并逼迫他要是不好好读书,从此就再也不要进运河边上的这个家门。面对着慈爱的母亲和姐姐那秋水望穿的双眼,他才真正地懂得了肩上的分量,知道了他能够完成学业,那等待的又将是什么!于是,在艰苦的努力之下,他终于在逆境中让母亲和姐姐圆了心中的梦想。
    他更忘不了遥远的大雁塔下飞来的传书。那一刻,运河岸边破旧不堪的茅屋内,伴着欣慰和闪烁着泪花的母亲和姐姐,又是一种怎样的场景啊!三双目光,一遍又一遍地对视着,难分难舍。他双膝跪在母亲与姐姐的面前,仰脸对着母亲,望着姐姐,真是千言万语、酸甜苦辣袭心头。他成了泪人儿。母亲和姐姐也都成了泪人儿。但他也终于弄明白了“慈母手中线,临行密密缝!”古诗中的真实含义。
    第二天,当晨曦妩媚地将第一束阳光洒向小院的时候,母亲也自豪地把他从睡梦中摇醒,并欣慰地打开了房门,准备带他与村里的乡亲们告别。但开门的母亲却不免愣了:村里的老少爷们,婶子大娘,社区的领导,却早已将院外围了个水泄不通,祝贺的锣鼓立时更是“咚锵!咚锵!”地四野回荡。社区领导还为他能够考取部队名牌的军医大学,而专程送来了一百元的救济款。还有村里的那些儿热情的父老乡亲们,有的更是把下蛋的母鸡或不舍得吃的鸡蛋拿到街上卖了,三元五角,一毛两毛地为他凑了也足足有二百多元的路费,左缠右裹成一个包儿递到了他的手上。他的泪无情地流淌着,双膝跪在了社区领导和父老乡亲们的面前,虔诚地磕了三个响头。
    母亲、姐姐,也都被乡亲们的爱和社区领导的关怀,感动得一次次热泪盈眶。多么纯朴和善良的乡亲们啊!他就这么伴着乡亲们的厚爱和真情,伴着喧天的锣鼓,就像当年的状元郎一样,踏上了西行的列车。
    他是烈士的后代,应该享受这份殊荣;他是全村乃至全社区建国后惟一一位考取高等学府的大学生,应该享受父老乡亲们的厚爱。从此,在古都西安的军事医科学府,他整整度过了美好的五年时光。
    五年,他不仅学有所长,成为了一名外科专业方面的优秀学生,同时也在古都西安结识了一位美丽漂亮的千金小姐。是在古城一家医院外科实习期间接识的。那时,女孩子不仅崇拜军人的洒脱,似乎更看重的还是他学业上的成就,以及他对事业的进取与执着。因而,学业的交流,到彼此相互间的帮助了解,不知不觉间,两颗心便碰撞起了火花,播下了爱的火种。他们感怀美好,憧憬未来,山盟海誓,相依相恋。她做他的导游,带着他穿越古城的每一处可玩的角落,观赏着古城的每一处风景名胜;他们在古城墙上,沐浴着缕缕春风,识别着古老中华历史的“教科书”,领略着周、秦、汉、隋、唐的遗风;登上大雁塔,观读着唐太宗所撰《大唐三藏圣教序》和唐高宗所撰《大唐三藏圣教序记》褚遂良所书秀丽的字体和唐代遗留后世的名碑,缅怀古人的情怀;携手华清池,感受着唐玄宗与杨贵妃到此过冬沐浴的经历,以及白居易《长恨歌》“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的快慰;郊游终南山,并揭开了男女性别神秘难忘的一页历史……他拥有着美男的洒脱风度和学者的气质;她拥有着不饰粉黛的天然丽质和羞花闭月般的容貌。他们坚信,他和她的爱情可与日月同晖,可令天下男女倾慕。他们应了古人所言,真可谓称得上“郎才女貌”。
    在他实习期满的最后一个暑假,她陪他一起大包小包地来到了他久别的故土。在那仍然破旧不堪的土坯房内,母亲凝视着如若天仙的未来儿媳,姐姐审视着花容月貌的未来弟媳,她们都笑了,笑得合不拢嘴儿。她们似乎已看到了曙光的降临与艰辛的隐退。
    尽管,她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她的父母都是古城西安医学界的教授。是著名的内、外科专家与权威。她却没有嫌弃他的母亲和姐姐。没有嫌弃眼前这个破旧不堪的家。她通情达理,甚至连点点滴滴娇贵小姐的派式也不曾流露过――虽然她是父母的惟一的掌上明珠,父母也宝贝疙瘩般地溺爱于她。但她却更能体会和理解底层人的艰难与不易,以及母亲与姐姐培养他所付出的惨痛代价。她知道母亲与姐姐都是勤劳而又善良的人,血脉中流动着的是古老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因而,面对着他的亲人,她的话不多,可吐出的字字句句,却又是那么的令人欣慰与踏实。她说:“等你分配后,我们就结婚,结了婚就把母亲和姐姐都接去西安,我再让父母为姐姐谋份工作,不能让母亲和姐姐白白为你付出,便宜了你……”那时,他感到自己真是太幸福了!她的心竟然是那么善良,那么透彻得明净如水!他已看到了前景的美好!
    可是,当他和她满怀着希望与美好回到古都西安时,没料想,不幸的事件却也接二连三地发生了。他和她都被搞懵了。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早已蔓延到了西安古城。她的父母先后被打成“反革命学术权威”,并首当其冲地被扣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从此,她的家庭也经受了不公证的批判。不久,“反动学术权威”的名声也同样蔓延到了军医大学,让他和她的关系,更是一夜之间便蒙上了一层可怕的阴影。也预感到了留校或就近分配已非常渺茫。校方不仅已清楚了他和她的恋爱关系,而且踏回西安的当天,军管会也便以组织上的名义派专人与他谈了话,并开门见山地让他尽快与她划清界线。同时谈话的观点也非常明确:即,对政治素质不高,又缺乏立场的学员,校方有权在监督中开除其党籍、学籍,遣返回原籍。革命者与“反革命者”的殊死搏斗,是绝不允许心慈手软的。
    这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让他茫然若失又心如刀绞。他不得不找到她。但找到她的同时,他却又未能见到她的父母。她的父母据说已经在运动高潮的前几天被弄到渭北一带劳动改造去了。是同一批有名的陕西的画家、作家、教育界知名人士一起弄去劳动改造的。他看到的是,她多愁善感和病态中的娇美。他不忍心告诉她实情。他决心背上开除的危险,把她一起带到母亲和姐姐的身边去,即使是吃糠咽菜也要给她温暖与呵护。
    然而,没容他来得及把想法说出,她却已善解人意地开腔了。她说:“乌云总有驱散的时候!但无论多么艰难,我都会把你和我的骨血留住!不过,为了证明你已经与我划清了界限,你必须回校找组织申请,让校方将你分配得越远越好!不要顾我!更不要辜负了母亲和姐姐,她们毕竟太不容易了!你万万不能让她们为你伤心!至于我,你放心,只要不出意外,我会把孩子生下来,一直等着你的!无论多少年,我都会等着!”
    他这才知道,他与她的苏北之行已经留下了生命的种子。
    他和她就这样生死离别,抱头痛哭地分开了。
    按她所言,他向组织上谈明了与她划清界线的观点,并申请分到了东部渤海的这座小城的野战师的医院。从此,在这家渤海野战师的医院里,他便默默地工作了20多年。由一名20多岁的青年军医,直到如今知天命的年龄。虽说,坎坎坷坷的经历,也磨砺他和造就了他或多或少地有了一些科研方面的成果,甚至个别成果还在最近这些年获得了国家专利(他所研究的激光杀菌技术,不仅在某些方面目前已填补了国家医学史的空白,而且在国际学术界也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但是,他内心的悲苦却没有谁知道。
    分配到渤海这座小城的野战师医院工作不久,他就给她去信,鼓励、安慰她,让她坚强地等待着黎明来驱散乌云的到来,使得他和她拥有着相逢的时刻。可是,他却再也没有了她的音讯。不仅没有,很快,一位特别“关心”的部队领导,便 再次以组织的名义出面,帮他物色了一位当时在渤海医学界堪称“又红又专”的妇产科新秀,并强制性命令他与之很快完了婚。
    他仰天长叹,但却回天无术。
    他只好遥望着西南的那个古都的方向,念她思她。
    他深知自己无法适应组织上的为他安排的“又红又专”的夫人,可他又不得不装模作样地与组织上送给他的“夫人”周旋。他像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似地,只能整年整年地硬着头皮去与“又红又专”敷衍了事着自己不愿做的一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渐渐地淤塞了情感的河床。
    后来,他终于还是接到了她从大雁塔那地方飞来的传书,但这已是十年之后的事情了。她的父母“反动学术权威”的“右派”帽子摘除了,可人却也早已成了“极乐”世界的成员。他不知这么多年她是如何熬到今天的!但他又深信,她所经历的痛苦与煎熬也一定是世界上所有女人都无法比拟的。
    她说,她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女儿长得像他也像她。知道这一消息后,他很激动,很欣慰。于是也便借故出差,瞒着“又红又专”的夫人专程去了古城西安。但他与她再也没有了当年的浪漫与憧憬。他们所面对的则是残酷的现实和现实中的残酷!历史的悲哀,就这么无情地让他和她摊上了。
    她依然那么年轻漂亮,依然拥有着不饰粉黛的天生丽质和羞花闭月般的容貌。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她是如何保持了她的青春之美的?他一直都弄不懂。但她心里却清楚得很,这种永久的青春魅力却是靠着对生活的希望和期待所换回的!
    十余年之后的重逢,他那逝去的青春也死灰一样地复燃了。他又感受到了“夫妻”间离别的痛苦和相逢的喜悦。是与“又红又专”的法定夫人所难以拥有的那种离别的痛苦和相逢的喜悦。
    他见到了她信中所说的女儿。
    十余岁的女儿长得格外秀气和惹人喜爱。眼睛大大的,皮肤细细的,的确是既有他的长处,也有她的优点——这是他和她当年深思熟虑后的结晶。
    望着她和女儿,他想,这才是一个和谐、温馨而又美满的家庭组合啊!
    他向她承诺,回到渤海后马上就同组织上塞给他的“又红又专”的夫人解除婚约,然后把她调到渤海,或是他调到她的身边,补偿他十余年来对她和女儿的欠缺。他们都充满着再生的希望,都渴盼着一家人的团圆。
    他就这么忧心忡忡地回到了渤海,并毫不客气地同周旋了十余年的“又红又专”提出了解除婚姻的要求。但法定的“又红又专”不仅据理力争自己的合法地位,却也母狮一样地怒吼了。她说:“你敢,我就能臭得你人不人、鬼不鬼地无脸见人。”她还说,“你有前科,按理我受到污辱是不能原谅的!但过去了这么多年,又是历史造成的,我只可给你谅解。不过,你若想一厢情愿,不考虑我的存在,那也就怪不得我不讲夫妻情份!为什么不能有个一儿半女?这当然是你不忠诚我造成的。再说,你我都是搞医务工作的,即使不说你也该比谁都清楚这个道理的!”
    他深知和了解女人的“利害”。她不仅自私,而且还绝对是位说到做到的人物。这么多年了,他太了解她了!她不搞个水落石出自然不肯罢休。他领教得太多了。于是,为了男人的自尊、声誉、脸面,他不得不暂切放弃了解除婚姻的想法,靠埋头工作来发泄、填补着自己心中的忧怨。
    当然,在长时间的沉默中,女人也最终有了让步。但这种最大的让步,却无疑是建立在她吝啬和自私的基础上的――“又红又专”的夫人答应了他,可以把亲生女儿接回来一起住,她会像亲生母亲一样待她。她大概看到了自己不能生养儿女对她构成的威胁。所以,女人左思右觅了几天后就想到了这个两全其美的招数:把他亲生女儿接回身边,这不仅对他是一种安慰,体现了她的大度,但更重要的还可以迫使西安的那个女人不得不另行再嫁,寻找自身新的归宿。毕竟他已人到中年,从生活阅历,到名誉地位,她想他不会不去考虑……尽管在情感上她知道自己没有得到他,但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她对他的秉性,她还是了如指掌的!她就这么又一次自豪地控制了他的懦弱,达到了个人目的。――她的确不愧为“又红又专”的女人!连他都不能不佩服她这一点。
    西安的女人很理解他的处境,更理解作为女人的不容易――尽管她清楚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那么的自私。但哪个女人又不自私呢?哪个女人又会希望自己一起生活了多年的男人而被别的女人给抢走呢?
    她只好说服女儿,让女儿来到爸爸的身边,并吩嘱女儿长大后无论如何都要照顾好自己的父亲,不要令父亲感到孤独和委屈。
    女儿很听话,从那以后便来到了父亲的身边,让他面对着女儿时也应像见到了她的那位远在西安古城的母亲一样,常常的,也总能够寄托一些心灵上的安慰和满足。至此,这种生活的磨难便也使得她再也没有勇气来面对以前了。
    他更知道,自己那时毕竟已过了不惑之年而往知天命上逼近了,无论从实践经验,生活阅历,知识阅历,间或是不同于以前的环境,他都该在事业上做出最后一搏,以便在晚年真正地搞点成果和名堂出来。
    ……当年的军医老乡就这么心情沉重地向武煜梦讲述了他那充满着欢乐与苦涩的爱情故事与人生的坎坷经历,令武煜梦听得凄然而又怅然。
    “历史就这么造就了一代人的悲哀,培养了一代人的懦弱!多么可悲啊!”军医老乡最后喟然长叹道。
    “那么后来呢?古城的她又是怎样来面对这种现实生活对她无情的打击呢?”武煜梦凝视着军医老乡问道。
    军医老乡说:“我曾无奈地动员她找个合适的改嫁,可她却不!她说她一生一世就爱过我一人,还与我有了自己的女儿,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因而,她说她不可能再允许有第二个男人占居着她的心。至于晚年,她说她的父母离开时曾留下一个没有完成的科研项目,她正好继承下来,可以把全部精力投进去,以告慰自己的后半生。并说西安毕竟还有她,我若出差、过路去看看她,当成自个的家落个脚她就很知足了!”
    军医老乡说得双眼湿润,表情中更是充满着痛苦。
    望着,武煜梦的心里也是酸酸的,泪珠儿同样在双眼中转来转去着。他想,这是一位多么仁慈而又善良得令人可敬的母亲啊!
    最后,军医老乡还告诫他说:“你找对象一定要认认真真地找,婚姻与爱情毕竟是两码事儿,有了爱情的婚姻一定会很幸福,但有时爱情又未必能够成为婚姻。所以,结合的男女若是婚姻不幸福,那么人生的苦就多了!”
    这是军医老乡对婚姻切身体会的总结,更是他传授给武煜梦的肺腑之言!
    那么,他眼下面对着文玉洁和雨冰清,到底又该怎么办呢?他又该从军医老乡不幸的婚姻中接受点什么样的教训呢?军医老乡的夫人已经过早地离开了。他想,她一定是带着一生情感上的苦恼而离去的!毕竟,她到死也未必就得到军医老乡的心!
   
    武煜梦决定翌日一早直奔青岛,去看一看那位已快60岁的军医老乡。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