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赤色炼狱S章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2日12:26 作者:孟庆龙
S章 扔向全国美展的“定时炸弹”
   
    S1
   
    金旭楠怀着我的骨血离开泉城而去了美国那个据说是海滨城市的旧金山之后,搞得我几天来总是神不守舍。她让我真正地感受到了茶饭不香的苦闷。于是,一个早晨,我便昏昏沉沉地拿了两条朋友索画送我的软包“红中华”香烟,走进了金旭楠他老爸家的小红楼,去面见我的将军岳父与岳母。
    我是带着充分的思想准备去的。哪怕被他们骂得狗血喷头,我也希望能够从他们那里了解一些金旭楠有关去美国的事情。尽管金旭楠在信中说她离开卫士歌舞团的事连她的老爸老妈都不知道,但我还是期望着从他们那里找到一些她去了美国的蛛丝马迹。比如旧金山的什么地方;比如是哪位朋友帮她办理的出国签证;比如她会落脚的美国旧金山的朋友的住处……我都希望找到一些痕迹。毕竟,她的英语基础并不是很好,而且又怀有了我的骨肉,她独自到美国求生,那又该受多大的委屈?该经历着多么大的痛苦啊!我真是混蛋透顶!我竟然搞得深深爱着我的妻子,背井离乡去了异国他乡过起了没有着落的、漂泊的日子!我他妈的还是人吗!
    我到金旭楠他老爸家的小红楼时,我岳父与我岳母刚刚由英雄山晨练回来,我岳母正在厨房煎着鸡蛋,我岳父在看着《解放军报》。这个习惯大概是早年当将军就已经养成的,每天早上必须看《解放军报》,了解一些军内的事情。有时也会嘟哝一些个人的成见与观点,与当将军时似乎没有多少改变。改变的却是离休后画起了国画,拾起了书法,常常参加一些军内军外的社会团体活动举办的展览,陶冶陶冶晚年的情操。当然,不谋其政了,烟酒也有所改变。以前在职时家里放着的也是一、二级的茅台酒,抽烟也从没缺过软包的“红中华”,而今的酒则换成了“泰山特曲”或者“孔府家”,烟也换成了十来块钱一包的“金将军”。一位将军的在职与离职就是这样的两重天地——独具特色的中国人的两重天地!难怪一些行将离、退休的干部总是忐忑不安,总是惶恐不已了!原来在职与不在职享受的待遇也是会看人“下菜碟”的!多么滑稽而有意思的官场呃!有的人迷恋,有的人失恋,有的人心怀叵测,有的人春风得意,总是虚虚实实,风云变幻!
    思着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便来到了岳父家的小红楼前按响了门铃,岳父大人就走出小院问了下,手里拿着正在看的《解放军报》为我开了院门。
    “从北京回来了?”岳父说。
    “是的,回来几天了!”我嗫嚅着。
    “我看中央电视台的报道了!你被评为了百杰画家!不容易啊!”岳父感慨地说。
    “那都是碰上的!”我说。
    “不能那么说,要是都能碰上,那我也去碰碰了!可那不管用!”岳父仍不失幽默地说。
    我勉强地朝着岳父苦笑了笑。
    “欧阳啊!不是爸爸说你!你与旭楠的感情你自己是知道的,怎么最后搞成这样?唉!我都弄不懂你们年轻人的心思了!按理你们俩不该这样的!旭楠是我的女儿,但她是你的妻子,她什么样的人你是了解的!她对你怎么样,你也是了解的,我也了解的!你怎么能捕风捉影怀疑自己的妻子与导演怎么怎么样?而且误会还这样深!你到底是怎么搞的嘛!”岳父大人显然有些生气。
    “爸,是我不对!我不该听信别人的胡说八道!”知道金旭楠并没有与他们家说起我与日本女孩柳夏惠子有关那个留藏的“女儿红”的事情,我的内心更是有些深深的愧疚,我知道这是金旭楠依然在死要面子维护着我的自尊,以及她个人的自尊,我向我的岳父承认了错误后又说,“春节过后,本来这段时间我们已经解除了误会,好好的了,可谁想她竟偷偷地办了离开军区歌舞团的事情,悄没声地就走了!”
    “反正已经这样了,那就让她在国外先静静心吧!过段时间也许就好了!”我岳父这样说。
    “可她已经怀了孩子!这样她得有多难啊!而且她到那边又能干什么?”我不无担忧地说。
    “是啊,困难一定不少!这样也好,经历一些人生的风风雨雨,也许对你们以后的生活会好得多!”我岳父仍然开朗大度地说。
    “那是谁给她办的签证?她去了美国人生地不熟的,又投靠谁?而且她的英语也并非很好!”我把自己一连串的担忧说了出来。
    “她的英语底子虽差些,但这半年在泉城也上了个补习班,去了与华人在一起,慢慢也就适应了!办签证的问题,只听说是省外事办给办的,至于谁我们也不清楚。你们在解放军艺术学院上学时,她大概有个女同学已经早她两年去了旧金山,听说在一家华人艺术团工作,可能是奔她去的!等她来信你也就知道了!”我岳父把他所知的都告诉了我。
    “她走都不告诉我,也不可能给我来信!”我怅然地说。
    “但他不能连老爸老妈也不来信吧!等着吧,到时再说。你现在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受影响!这也是旭楠走时最担忧的你!并让我们把她的担忧转达给你!你小子记住了!”我岳父又说,“不要让她更担忧你!”
    那一刻,我的泪就在眼圈内转悠着。我知道是我负了金旭楠。
    “你岳母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她说什么你也别往心里去!毕竟是自己的心头肉啊!”我岳父给我提醒道。
    “我知道。”我说。
    “给我带的烟?什么烟?”我岳父看着我挾在胳肢窝间用报纸包着的东西问道。
    “给你拿了两条中华,朋友送的!”我说。
    “哦!那我得抽。退了之后好久没抽到中华烟了!过去那些军里、师里的干部来泉城看我,没少带这些玩艺儿与茅台酒!现在是连门也不进了!这烟也就真的成了过眼云烟了!”我岳父感慨地说。
    “这就是中国人的德行!用你时怎么都好,不用了一脚踹开!”我愤愤然道。
    “嗳!不能那样说!人家也怕影响嘛!逢年过节能给我来个电话问个好,还记着我这位老首长,我也满足了!”我岳父依然显出自己的大人大量。
    “过去怎么不怕影响?现在倒怕受影响了!势利之人就这样的!”我依然不平地说。
    “此一时彼一时嘛!有个将军烟抽抽不是也很好?也符合身份嘛!”我岳父玩笑地说。
    “爸,你以后还是抽中华吧。我们抽得起的!一个月不就是一幅画吗?我供得起你的!”我对我岳父说道,“以后,我每月给你送过来!咱也用不着那些势利之人!”
    “不用,这金将军就挺好!再说那么贵的烟也真的是浪费!”我岳父说。
    “不,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看,你在职的待遇与不在职的待遇就是没有变!”我仍愤愤然地说。
    “欧阳,你与你爸在院子嘀咕什么?饭都做好了,你们还不进来吃?”我岳母在客厅里对着院子嚷嚷着。
    “走吧,吃饭去!”我岳父说。
    我们也就进了客厅,然后到洗手间洗了手,与我岳父岳母一起吃了早餐。但我岳母却没有像我岳父担心的那样,竟然只字未提我与金旭楠的事情。只是吃过饭后,我岳母拿出了我给金旭楠买的手机号码卡,递给我说:“小楠走时让把这个交给你的,她到美国也用不着这个号了,她说你如果外出,手机正好可以备用着交替使,也方便。放在我们这也没用!家里有电话就行了!”
    “妈,我对不起您了!”我愧疚地对着我岳母说。
    “算了,反正小楠也走了!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吧!生活哪有那么容易的!她也许是一时的任性!等孩子生了再说吧!也许她就回来了!”我岳母如此好的心态,让我真的没有想到。
    “老婆子,没看得出来你竟然由阴转晴得这么快?!”我岳父也没想到。
    “那你说我又怎么着?把欧阳痛骂一顿?有用吗?”我岳母随和地说。
    “好!这就好!”我岳父点了点头,也就拆开我给他拿去的软包“红中华”烟,点燃后与我一起抽了起来。
    然后,我岳父与我岳母也就把他们共同对我的担忧袒露了出来。并希望我不要因为金旭楠的出走而影响了画画。他们说,我与金旭楠人生的路都还很长,即使为了金旭楠怀有的我们的孩子,我也该有个全新的姿态来面对自己的事业与未来,然后才能以全新的姿态迎接着金旭楠与孩子的团圆。
    由我岳父的小红楼处出来后,我几天来不佳的心情似乎也好了许多。
    我想,我的确该振作自己,面对以后。
    为了金旭楠,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也不能再萎靡不振了。我得好好计划一下下一步的创作了。
   
    S2
   
    因为《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和《消夏晨曲——日本少女明湖赏荷图》这两幅画又使我为自己赢得了荣誉和头彩,获得了大奖,年终总结时,军区也再度给我荣立了一等功,总政治部也在全军表彰大会上授予我“最佳先进文艺工作者”称号,并且,还根据我10余年来的艺术创作成就,破例为我晋升了国家一级美术师职称,报请国家有关部门,批准我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拔尖人才。我的职务也由原来的文职正营晋升为文职副团创作员。
    这期间,为了淡忘一些金旭楠出走对我的影响,1998年春节之后,我向创作室打了报告,请了半年多的长假,决定搞一次沿小武河的沂河发源到归流京杭大运河终结的写生与山东、江苏沿河两岸风土民情的徒步探索,以便为下一年的第九届全国美展扔出一颗大的“定时炸弹”。
    得到创作室的批准后,我把该准备的写生纸、笔、画画用的颜料,及所需用的款都备齐,把该想到的困难尽力思索细致。然后,也就于阳春四月春暖花开的季节,从泉城坐长途车第一站来到蒙阴县落了脚。并由蒙阴水库周围的村庄老百姓家住下,力求把小武河的发源地沂河与当地人的风土民情,当地人的文化状况了解、写生得细致入微,为我行将创作的大画长卷《梦回小武河》——我的母亲河的追根溯源,多一些人文自然景观的内涵。
    从蒙阴开始,我就一个村庄或是一个乡镇地沿着沂河与分支的小武河周围住着,写生着,了解着周围历史沿革的故事与事件,了解着人们的生活习惯与乡野山民、女人们的淳朴与善良,写生着周围感动我的风景与人与山山水水的自然和谐。我就这样在沂蒙山区间的沂河两岸与逐渐延伸分支的小武河开始穿梭行走着,住在农家的院落,吃在农家的院落,感悟着乡村与山野民风的厚重,聆听着原始磨盘与碾子的特殊磨擦,品味着农家人的煎饼与咸菜的醇香和糊糊的黏稠。我把这些都一一记录在案,成为我笔下速写的风景与人物。我走访、写生了近两百余个村庄与乡镇,乡人的热情与好客更是让我感怀于心。尽管住在农家,吃在农家,但他们却怎么也不要、不收我送他们的钱,他们知道我是画家时,大都希望我能为他们画些画,把他们速写在我的画中,留下作个纪念。他们让我感动,让我激动。我只好根据他们的需要为他们画速写,或者画幅国画送给他们作以纪念。我由蒙阴徒步临沂,再经郯城与苍山境内到达苏北的邳州——我的故乡小武河,我用了整整两个半月的时间,完成了小武河山东境内的上游考察与写生,而后,我在家与我爷爷欧阳坤住了五六天,把沿途听来的故事讲给我爷爷欧阳坤听,把画出的那些儿近千幅的写生稿拿出让我爷爷观赏。我看到了我爷爷的自豪感;也感受到了我爷爷对我长途跋涉的担忧与疼爱。那几天,我爷爷几乎每天都换着花样做鱼、杀鸡,弄一些好吃的给我增加营养,逼着我喝鸡汤、鱼汤。
    “看看,都瘦成什么样子了!这哪行!这哪行!出来做事,生活上也得学会照顾好自己!这样可不行!”我爷爷欧阳坤就是这样叨叨着我。
    这次,我终于告诉了我那已经82岁高龄的爷爷欧阳坤,金旭楠已经怀上了他重孙的事情。我爷爷欧阳坤得知后,自然是喜得不行。那青灰青灰似冬瓜一样的头颅上,满脸虽没有了油光铮亮,清瘦中也多了些纵横交错的沟壑,但纵横交错的沟壑似乎也多了些令人说不清的色彩。那色彩是美气的。我看得出。
    “旭楠这孩子,别看是大家闺秀,豪宅深院出身,但真的很讲信用,很对得住我们欧阳家了!”我爷爷欧阳坤果然乐呵呵地说,“你这么出来了,她的生活怎么照顾好?你得告诉旭楠,做事可得处处小心翼翼才行!”
    “放心吧爷爷,有她妈照顾呢,比咱们强!”我与我爷爷欧阳坤撒着谎儿,我没敢告诉他老人家与我娘项芸和我姥爷我姥姥,金旭楠已经离我而去,带着我的骨血到了美国的事情。我怕他们都受不了这个打击。尤其我爷爷欧阳坤,我更怕他一气之下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我就真的是个无法开脱的罪人了。我想,还是此一时彼一时吧,只要他们眼下高兴就好。
    我那时就是这样想的,我得让他们为了他们惟一寄托的后代有些希望,少些儿烦恼。至于以后的事,那就以后再说吧!
    此后,我便暂时告别我爷爷欧阳坤又近一个月的时间,由我们小武河的家南下,开始了沿途下游归流探源的造访与写生。——这一段小武河风土民情的了解,因为就在我们邳州境内,小武河最终归流到大运河的沿岸人口比较密集,村庄几乎邻着村庄,虽没有上游的山东境内徒步遥远,但却经历了一百多个村子。因为我娘得知我的这一举动后,便通过邳州市里已经与各乡镇打了招呼,与各村打了招呼,这对我的造访与写生也就方便了许多。我所到的村子,除了自己对感兴趣的沿岸风景写生外,村委会都会召集一些上了岁数的老人们讲一些以前的民间传说的故事给我听。而且让我了解得也比较细致入微。所以,我对小武河归流京杭大运河邳州段的探源与解读的进展也就比较顺利,让我的写生稿画得也同样比较顺利。 
    之后,我又回到生我养我的小武河村,与我那青灰青灰似冬瓜一样头颅的、满脸虽没有了油光铮亮,但清瘦中却伴着纵横交错的沟壑色彩的我爷爷欧阳坤一起住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在整理着踏访、写生沂河与小武河追根溯源的日记,我把我的感慨与激动,把我对两河沿岸了解的风土民情与民间故事,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写出了最令我感动的5万余字的《梦回小武河》的日记体随笔,并选出了20余幅精彩的写生稿,寄给了我母校的《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报》,但同时也是向我的母校预示着我下一步要创作的题材,向我的师友们发出一个信号。
    那些日子,我在故乡的家中,伴着亲情的感召,伴着沿河两岸风土民情的激动,伴着那些我所巧妙地移花接木了解的从古至今的民间故事的写生画稿,我真的沉浸在艺术的嗅觉里已经到了难以自拔的的境地。我每天都在与古人对话,与今人对话,闪烁跳跃的人物更是不停地在我的脑子旋转舞动着,催促和逼迫着我赶快拿起画笔把他们画出来,画出来……
    我没能在家与我爷爷欧阳坤和我娘项芸以及我姥爷我姥姥他们一起度过难得的、团圆的中秋节,便急切切地伴着亢奋与创作的强烈愿望,回到了泉城,准备起了可以为我留下人生里程碑式的《梦回小武河》——我的母亲河的长卷大画的创作。
   
    S3
   
    我构思准备创作的《梦回小武河》我的母亲河的风情图,是一幅1米高、100米宽的长卷。这幅画的创作形式,我不准备用工笔来表现,而是纯粹的意笔人物与风景。我期望以潇洒恣肆的笔墨来诠释和创造出中国画的一个经典的构成。尽管我听到了小武河两岸诸多古今的传说与典故,了解了小武河两岸鲁南与苏北古今之人的文化与差异,但我还是希望用手中的笔墨能够表现出现、当代人不同时期的社会变革为两岸人所带来的喜怒哀乐。至于我所了解的古人感人的一些经典故事,那也许便是我以后逐步所要表现和创作的题材,我可以画小品,也可以画大幅,画横幅,画条屏,来为我走市场赢得一些收入与喝彩。然而我的100米长卷要表现的却是现、当代生存于小武河两岸今人的凄苦、幸福与和谐,表现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特殊地域的人文景观和风土民情,以及一个特殊地域人们艰辛生存、求索的快乐与精神。
    我的长卷的开头便是建立在建国初期的沂蒙山人为了支援国家建设,举家迁徒,背井离乡地投入了十万大军兴修蒙阴大水库的故事——这样创作的结果,不仅由此张扬了沂蒙山人的人格魅力与精神境界,同时也图腾出了沂蒙人的淳朴与厚道的风俗民情。这种风俗民情与纯朴的厚道,就像蒙阴水库延伸出的沂河水,几十年来远远流淌着,滋润泽溉着沂河两岸的百姓,也滋润泽溉着分支出的小武河两岸的百姓,远远地流淌出韵,流淌出情,流淌出新的典故与美。洪水泛滥时淹没的青纱帐,柳绿花红时执杆老者伴着鱼鹰逮鱼的情景,碧波荡漾时鹅鸭畅游的情景,农家女人秋天在沙滩上挖出的泉坑舀出的甘甜泉水的情景,入冬的孩娃们溜冰的情景,夏日朦胧月光中一群群女人赤身裸体洗澡浪言的欢歌笑语,男人们在烈日炎炎下光屁股悠达着鸡鸡儿在岸边窑厂拓坯的情景,还有小武河岸边农人一年四季劳作的情景……所有故事中的故事,所有风景中的风景,所有民情中的民情,还不够我享用得笔下生花,挖掘得丰富多彩吗?即使是闭上眼睛,这些两岸民俗风情的故事,这些两岸的自然之韵中的他们与她们,树木与花草、房舍,几百年的拱桥与流水,风景中独有的风景,也都会闪烁跳跃得蒙太奇式地,令我激情奔涌,落笔便可散珠飞玉,成就着我的艺术辉煌与梦想!是的,下一年的全国第九届美展就是一个完结我世纪末之梦的最大梦想!我要把这个梦想永远地留在世纪末——让中国的20世纪的美术史中留下我欧阳潇辉煌而又壮丽的一页!我相信我一定会的!因为,小武河是我的母亲河,是一条留在我记忆深处的回梦牵绕而又流韵的河。那么在母亲河的面前,浸淫其中的我还有什么可以顾忌?还有什么不可以放肆的?
    这么大的一个浩繁的工程,一旦进入创作的状态与高潮,我就可能难以顾及了其它,比如生活,比如涮笔用水,调色用水等等一些小细节,都可能会影响我的思路与进度,阻挠我的激情与诗韵……我也才真正地感受到了,倘若金旭楠此时就在我的身边,顾及着生活,再为我打着下手,我的《梦回小武河》的创作,又该是多么的顺心顺情啊!
    稍有的伤感之后,我第一个又想到了在齐鲁艺术学院美术系就读学习中国画的日本留学生弟子柳夏惠子。对,柳夏惠子应该是我最为合适的人选了!她虽长得健壮高大,但对于生活,对于从艺,却又灵气而细腻。目前就读齐鲁艺术学院美术系才三年,已经显示出了自己天份的艺术才华,每年每次学院美术系组织的中国画大展,她创作的那些儿以生活中人们所熟悉的体裁入画的作品,大都获得高奖,即使是全国美术类院校的学生作品大展,她也总能入选与获奖,深得导师们的欣赏。当然,我的“小灶”更是对她起到了如虎添翼的效果。我相信,柳夏惠子得知我让她为我打下手的事,一定不亚于第一次留给我她的“女儿红”时那样兴奋。我更相信,通过我不断地调教,柳夏惠子的将来也一定会是日本国未来的绘画高手,让中国画的诗韵境界播撒、独占鳌头于日本国绘画艺坛。并使得我的第一位大弟子柳夏惠子成为我绘画传承的佼佼者。因为我已经潜移默化地看到了她绝好的艺术嗅觉与艺术潜力。所以,这个机会我必须毫无保留地给予她,让她知道老师对她的宠爱。也让我们彼此成为美术史上震古烁今的一段跨越国界的师生佳话。国画大师黄宾虹、齐白石造就了国画大师的李可染,吴昌硕造就了陈师曾,赵望云造就了黄胄,黄胄又造就了范曾??????画坛佳话层出不穷;中国的文学界也是,文学大师沈从文发现了汪曾祺,冯牧、刘白羽、徐怀中发现、培养了李存葆,孙犁发现了贾平凹、李贯通、莫言,孟伟哉发现、扶持、帮助了竹林、路遥、史铁生、古华、柯云路……文坛佳话同样多如牛毛,美载史册。我为什么就不能造就出一位日本国的绘画高徒?柳夏惠子绝对有着这种不可多得的绘画天赋。我相信我不会看错的!
    我把我的想法通知了柳夏惠子。柳夏惠子果然激动异常。
    “老师老师,那你什么时候开始画?”柳夏惠子欣喜地说。
    “这两个月,我想先把草图打出来,春节前后就可以动笔。”我告诉她。
    “那,老师老师,就在你家画?”柳夏惠子急不可待地问道。
    “我准备找朋友租一家宾馆的套房,以便免除一切干扰,来创作这幅大画!”我说。
    “那,老师老师,你可不可以在齐鲁艺术学院附近租?晚上我就可以陪着你打帮手,白天上课也方便!”柳夏惠子与我建议道。
    “惠子,你这主意倒不错!让我考虑考虑!”我思索了下。
    “老师老师,你就放心画画,生活上有我呢!保证让你吃好喝好休息好,精神十足画好你的画!”柳夏惠子开心地说。
    “今年春节放假,你有计划回日本吗?”我又问道。
    “不回了,为了老师的画我也不回了!到时让家里把钱打过来就是了!我就陪老师在泉城过了!老师给我这样的机会,我怎么还能不知好歹!”柳夏惠子高兴地说。
    “打什么钱?”我问她。
    “明年的学费啊!”柳夏惠子说。
    “那用不着,老师到时给你画两幅画一卖不就都有了!”我说。
    “那不行!老师的画我是不会卖的!在我心里,老师的每一幅画那都是无价的!”柳夏惠子认真地说。
    “柳夏,老师不会亏待你的,你放心!”我这样感慨地对柳夏惠子说。
    “老师,柳夏能为你做点服务那是柳夏的福气,谈何亏待不亏待!”柳夏惠子显得很激动。
    此后不久,朋友便给我回话,已经帮我联系好了泉城洪家楼附近的一家三星级的宾馆。宾馆位于大学城附近,环境比较清幽、安静,非常适宜于我的思索与创作,而且此处离柳夏惠子留学的齐鲁艺术学院很近,她去上学步行10余分钟便可达到。关于租赁的费用,朋友说,那套套房如果按接待住宿算,那每月就不便宜了,但宾馆的老总知道我在当今画界的名气与潜力,权当交个朋友压个赌注,让我尽可用,一年半年都可以,到时以我的心意画几幅画送给他们宾馆收藏就可以了。我当然知道这个宾馆的老总很够朋友,我也知道如果是明码标价,我用上半年时间的套房那会是个天文数字的价码,这钱也会拿得我心疼的。但要画就不同,我无非也就是付出多一些劳动,即使画的画比那天文数字的价码高得多,我也会心甘情愿。毕竟,不用我去掏千辛万苦卖画的积蓄。所以这样的事,我自然愿意干的。每个画家也都愿意这么干的。我们走市场也是这样,吃住虽然每次都不用自己掏现成的钱,但羊毛出在羊身上,我们都会超出原标准范围给宾馆画画的,也会给安排吃饭住宿的宾馆老总画最好的画送给他们个人。但凡聪明的宾馆老总当然都明白,一位真正的或者有潜力的画家的画作,那是不可以用价码来衡量的。书画市场飞速发展,使得真正的有潜力的画家作品的画价也是年年飚升,今年的画价可能是三千、五千元一个斗方或是长条幅,但明年的市场上也许就是八千或者上万元成交,甚至在拍卖中更高。宾馆收藏的字画一旦有机会进入市场拍卖,那是比钱存在银行内升值快的,那是要几倍地翻番的。而画家送给老总个人的画作,一般更是精品中的精品——是老总们不花一分钱便得到的艺术珍品,这也是个人积蓄的不动产的资产。哪个宾馆的老总不愿干?除非他缺少脑子,不喜画,不爱钱!但这样的宾馆老总恐怕找不出来。
   
    S4
   
    从国庆节到1999年的新年元旦,我以两个月的时间终于打好了创作《梦回小武河》故乡风情图100米长卷的100幅图的复稿。之后,我的女弟子柳夏惠子也就依照与我的相约,在这个春节没有回到她的日本国与她的父母团聚,而是由春节开始与我打着帮手,陪伴着我在齐鲁艺术学院附近的洪家楼一处租赁的宾馆套房度过了三四个月的时间,让我相伴着绘画的激情,与柳夏惠子在KTV唱歌跳舞的激情,时常做爱的激情,完成了我在20世纪末最为得意的创作。 
    当然,那些为我的创作提供了方便的朋友们,自然也各得其所地得到了我真诚的馈赠,让他们心存兴奋与得意,以拥有着我的画而深感着自豪。
    为了感谢柳夏惠子几个月来对我生活等等方面的照顾,我期待着能够满足她对我的所有要求,也期待着柳夏惠子提出我能够为她做的一切要求。然而,柳夏惠子除了艺术上对我提出了要求之外,其它什么也没有。
    “老师,我能够亲眼目睹你这幅倾尽心血与感情的创作,真的已经是我柳夏惠子终生值得纪念的事情了!这是我与老师的缘分,而且这个缘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的!可我得到了,而且得到的是我艺术人生中永远永远难忘的精华的纪念!我会一生都珍惜着,激励着自己以老师为动力,倾其感情,画出自己想画的画!”柳夏惠子感慨地告诉我。
    我为柳夏惠子的倾心的真情所感动,我说:“惠子,那我就把创作参加’97中国画百杰大展的《消夏晨曲——日本少女明湖赏荷图》再画一幅送你吧!”
    “啊!老师老师,你说的是真的?”柳夏惠子望着我惊呆了。
    “真的。”我对柳夏惠子说:“我不仅给你画出来,以后还会找机会把这幅画发表出来,把画的时间都记录在案,出画集时我也会放进去,让它作为一段历史来见证着我们特殊的师生之谊!你觉得怎么样?”
    “老师老师,我多么有幸啊!”柳夏惠子激情地吻着我,感动不已。
    此后,我从租赁的宾馆回到自己的家里之后,便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又为柳夏惠子画出了那幅《消夏晨曲——日本少女明湖赏荷图》的第二幅画,但也是与我所画的第一幅获奖的画中的人物、景物等等的设置不差分毫的惟一一幅。另外,我还根据柳夏惠子喜欢的水墨作品,为她画了大小条幅的10余幅其它国画,让柳夏惠子接画的瞬间,更是激动得泪流满面,不知如何是好。
    这年金秋的北京,我创作的故乡风情图的100米长卷画作《梦回小武河》,的确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那种虚幻、迷蒙、恣肆而又淋漓尽致的水墨韵致的构成,那种令人迷茫而又震撼的“女儿红”般的色彩,巧妙地融入的晨曲与夕阳中梦一样的诗情,那种无数生活在小武河两岸的男人女人的朴实与激情,房舍与树木,家禽与牲畜,小桥与流水,季节更换的收获与劳作,等等,等等,和谐于画面的风土民情,纯熟的笔墨技巧与情感的张扬,诗性的语言符号的不断更新迭出,无不搅和得所有第九届全国美展的评委们兴奋异常,炸得所有画界观展的画家们晕头转向。最终,我的100米长卷的《梦回小武河》的风情图,便以绝对的优势征服了所有的评委,在绘画的当代历史上,开辟了历届全国美展的先河,最终以新时期难得的《清明上河图》般的独有创作,赢得了第九届全国美展专门特设的特别金奖。另外,为了照顾和平衡本次大展的获奖作者的心态与推动中国美术事业的健康发展,我的那幅曾经参加了’97中国画百杰大展的《消夏晨曲——日本少女明湖赏荷图》的画作,便只好降为了银牌奖(这当然是后来的一位九届全国美展的评委专门告诉我的,他说,如果没有《梦回小武河》获得的特别金奖,那么《消夏晨曲——日本少女明湖赏荷图》一定就是3个金奖之一的画了)。尽管如此,却已经让我感慨不已了。
    此后,北京与国内各大报刊、专业学术性刊物,更是不惜版面地发表这幅作品,国内的美术权威评论家也纷纷撰文发表评论文章,力推这幅画作的影响。人民美术出版社也收集权威评论家的评论文章,附图推出了大型精装画册——当代清明上河图《梦回小武河》。国内的一家大型企业老总也与我洽谈,决定以百万元的天价收藏这幅《梦回小武河》100米长卷。中国美术馆也派人与我洽谈,将以高昂的代价收藏这幅独特的世纪末长卷画作。一时间,搞得我飘飘欲仙而又精神振奋。
    思索再三之后,我最终便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把这幅费尽我千辛万苦创作构思的100米长卷无偿地捐献给中国美术馆,让它属于国家长久收藏、展览、保存。我的这一壮举,得到了国家政府部门与美术界有效的肯定。国家有关领导、解放军总政治部首长与泉城军区首长等人,还专门为我捐赠大画长卷《梦回小武河》协调美术界,于全国各地巡展结束后的2000年新年元旦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一个特殊的捐赠仪式。首都的新闻媒介与中央电视台也专题介绍了此次的捐赠活动,空前地震撼了海内外美术界人士,空前地让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风光。也让专门应邀到场的我娘项芸激动得泪流满面。因为她压根也没有想到,她儿子的画竟然会真的为她争了这么大的光彩。
    “儿子,妈这辈子够了!妈真的没有白活!”我娘项芸过后感慨地与我说。
    此后,为了我个人能够在各种以后的海内外大展中展出这幅代表性的100米长卷,中国美术馆还出资由荣宝斋以同样的尺寸仿制了惟一一幅《梦回小武河》,钦章盖印,供我外出展览之用。
    为了表彰我对军旅美术事业做出的特殊贡献和对国家捐画的壮举,总政治部专门为我荣立了一等功,同时报请中国美术家协会批准增补我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和中国人物画艺委会委员,并建议泉城军区为我提前晋升正团职文职创作员。
    此后,企业界、收藏界、各地书画经纪人,一时间更是络绎不绝,登门购画、留影,力邀我到全国各地行走市场卖画、举办展览。我的画价一时间也由原来在徐州办展的每平方尺500元上升到1000元。因为我对邀请我天南海北走市场的朋友,都有一个前提:如果不能够事先确定要多少画作,并保障我拿到一定数目的现金,我一概不去。
    《梦回小武河》的100米风情图长卷,就这样在第九届全国美展中为我又一次赢得了世纪末空前辉煌的荣誉与影响,奠定了我在中国当代画坛的艺术地位。但也从此使我在书画市场中游刃有余,开始赚得着大把大把的钞票。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