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赤色炼狱R章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2日12:25 作者:孟庆龙
R章 把盏举杯凝视中秋月
   
    R1
   
    正月初六早上从邹庄大堰头坐车,又由临沂倒了一次车,下午四点多钟,我便回了泉城。
    经历了一个春节在老家的思索,我已经越来越否定了金旭楠会背着我与那个狗日的导演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从我与金旭楠在解放军艺术学院的相识到相爱,到敦煌遗梦时她把自己珍贵的“女儿红”选择了最有纪念意义的地方给了我,再到我们彼此的感情基础,彼此的欣赏与倾慕,我都不相信金旭楠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毕竟,金旭楠是将门之家的大家闺秀。一位在军旅文艺界多少也有些名气的的女歌手,她怎么可以不顾自己的名誉与形象?不顾自己家庭的名誉与形象?也许,金旭楠说得真的没错?原本就是她海选的女主角被那个比她年轻点的女孩子投怀送抱与导演有了那样的事,而依次退到了第二女主角,第二女主角那个女孩子因为退到了第三女主角的位置,也就上的戏少,也就报酬少,也就愤恨,也就嫉妒,也就到处散布流言蜚语,也就有意识地来造成我对金旭楠的误解,让我们和睦的夫妻间拥有着矛盾,然后就可以达到我们婚姻的崩溃了!……多么可恶而又令人可怕的演艺圈的潜规则呃!但这潜规则的万恶之源却又与“名”与“利”结合得竟然那么的微妙!名与利的双收也就可以导致人与人的不择手段!可以扭曲人性,把人性变得丑恶与卑鄙!然而,现实社会中的名与利的角逐,又何止演艺圈?官场腐败,权势滥用,人与人的尔虞我诈,又有多少是与“名”与“利”剥离过?没有。我欧阳潇不为名不为利,这次会在老家徐州卖画收入了10余万元?不也是因为名声在外,我才有了利的回报?有人说,当今这个社会已经变得越来越现实,要么你有钱,要么你有权。有权就可以变钱,因为有人要买官,有人求上门,惹人的毛毛点出来,你的权也就有了收入;要么没权你就有钱,有钱你就可以让权乖乖地听话,买官顺当,办事有效率。反腐倡廉天天搞,年年搞,抓了不少,判了不少,杀了不少,但滥用职权者,贪污受贿者,买官卖官者……因为权与钱的作用,正常的事办起来也就不正常了,一切的一切,尽管抓了判了杀了,但毒瘤却仍然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皆为名,皆为利。逮着了倒霉,逮不着大赚特赚。由此而言,演艺圈的潜规则也就不足为怪了!女孩子们的妒忌、愤恨而散布着流言蜚语想搞臭金旭楠也就人之常情,秉性所趋了!要命的是,我他妈的欧阳潇竟连这演艺圈的潜规则都不了解,竟然对自己的妻子误会的如此深,竟然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钱这东西,真他妈的好!若不是卖了10余万元的画,我怕真的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改变了对金旭楠的误会了!看来,我必须得做回真真正正的丈夫了——一个能屈能伸可以顶天立地的丈夫了!因为,毕竟没有金旭楠就没有我欧阳潇的今天!金旭楠与他们家对我不仅有恩而且有情!我们是自由相爱的,是没有任何人逼迫的!是互赏互爱珍视着对方的!是彼此对各自的事业理解的!更是有着深厚的爱情基础做铺垫的!我怎么可以失去金旭楠?怎么可以失去知冷又知热的结发妻子?我当然不能。
    我决定使出自己的能量,向金旭楠承认自己的错误,消除误解,请求她的宽恕。做一次堂堂正正的男人。
    然而,回到家的当天下午,金旭楠却又让我吃了一大惊。她已经变得像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像往常一样。我有些摸不着湖底了!
    我拿钥匙开门的一刹那,门却突然轻捷地就开了。
    我看到的是金旭楠春风满面地对着我,出奇地欣喜,出奇地开心,瞬息间没容我放下行李就抱起了我的脖子,迷离起她那漂亮有韵的眼神,娇嗔地说:“老公,春节在老家过得怎么样?妈和爷爷他们都好吧?”
    我被金旭楠的反常之举搞懵了!我真的懵了!我呆呆地凝视着她!好长好长时间都没有从她的举止与亲热中解脱出来!她简直与我离家前的冷漠反差太大了!
    “我没事了!我相信你也没事了!我们都没事了!是不是?”金旭楠吻了下我的嘴唇。
    我仍然愣愣地望着她。望着她。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
    “老公,你不信?”金旭楠又朝我调皮地送了一个令我心颤的秋波,“我真的没事了!我相信你也没事了!我们是夫妻啊!夫妻就该相互信任的是不是?我知道你一定会相信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对不对老公?”
    “旭楠,你……你没事吧?”我终于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我很好啊!真的没事了!我知道你听到那些传言一定会生气的!其实我现在也理解了你当初为什么发怒的了!因为你爱我啊!对不对?不然,你又怎么会气得那样?”
    “是!我是!”我说,“但我现在……”
    “欧阳,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已经相信我了!我没与你回去,爷爷与妈他们没拿怪吧?”金旭楠转念又说。
    “我说你春节要下部队慰问演出,才没能回去!”我这样解释着,仍迷惑地望着她。
    “知道你会这样说的!”金旭楠满意地朝我笑着。
    那一刻,金旭楠的确又让我真正地感受到了夫妻间的温暖。
    “旭楠,让你受委屈了!我对不起你!我真的不该不相信你!不该那样对你!”我对着金旭楠跪下了,我痛恨地左一下右一下扇了自己几巴掌。
    “欧阳,你别啊……”金旭楠也流着泪跪下了。
    我们抱在了一起,跪在了一起,都泪人儿似地。
    “欧阳,你过来看看,我给你弄了什么?”金旭楠拽起我来到了我的画室内。
    我又愣了!一台令我还没来得及想的电脑已经放在了我的书房兼画室的写字桌上了!
    “你猜猜,我这次拍戏挣了多少钱?”金旭楠凝视着我说。
    我摇了摇头。
    “每集3000元呢!我挣了6万元!春节前到剧组领回时我就给你搬了台电脑!我还给你申请了自己的艺术网站!以后你的所有国画都可以发在自己的艺术网站上。海内外的艺术爱好者、收藏者都会看到的!”金旭楠恣意地说着,也就打开了电脑,然后就点击出了给我申请建成的“欧阳潇艺术网”,并随着鼠标的移动,让我看到了我所有出版的画集封面、名家评论文章以及我创作的工笔、写意的国画。
    我太兴奋了!我简直觉得不可思议!我出去才20余天,金旭楠为了我,为了爱,竟然快捷地为我建起了一家独有的“艺术网站”!20余天的时间,她又该付出多少辛苦啊!
    我望着金旭楠,泪水便也无声地流着,流着……那晚,我们都亢奋得不能自己,夫妻间的彼此感情,更是投入得格外高涨、融洽、甜美,我仿佛又错觉地回到了浪漫的敦煌遗梦的那个晚上——金旭楠献给我“女儿红”的时刻。
    思念、渴望、激情,便也伴着美好埋在了我的记忆的深处。
   
    R2
   
    春节过后不久,我先后接到了“迎香港回归?全国中国画大展”、“’97百杰中国画大展”等全军、全国性的大型美展投稿通知。解放军总政治部艺术局根据上级的有关精神规定,两项大展的参展作品4月底必须要交稿,先在全军展出选拔,获得优秀奖以上的作品才可以推荐到两项全国性大展中参展。由此看来,创作的紧迫性也就可想而知。当然附设规定也有——即:凡是第八届全国美展之后创作的作品,年度全国中国画人物单项展、山水画单项展、画鸟画单项展获优秀奖以上的作品,同样可以参加这两项大展。
    考虑到香港回归的主题与政治影响,我思来想去之后,决定把我专门为我的那位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与我娘项芸媾和了我这个“杂种”的画家爹卓文彬所创作的那幅《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的花鸟画,送展“迎香港回归?全国中国画大展”。——因为,孔雀是传递美的精灵。那么,回归于自然界的翱翔,无疑应该是属于诸多生灵所渴望的最高境界,而桃花盛开的地方恰恰是美的,诗意的。美与诗意,才有世界的和谐,才有安宁,才有健康向上的生活环境。而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已经令世人瞩目,已经令世界震惊。所以,我送展《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这幅特殊意义的画作,它既是我心灵的产物,但也为我奠定了一种无比的自信。
    而另一幅准备参加“’97百杰中国画大展”的创作作品,我则准备把曾经专门给日本留学生女孩柳夏惠子所画的《日本少女——柳夏惠子意笔写真》,重新进行构图、润色,并在不失其我当初捕捉到的柳夏惠子神韵的情况下,创作出一幅有些意境与诗韵的,虚实相间的,朦胧而又梦幻的纯水墨画,进行参展。我花去了自己整整一周的时间,左思右想着这幅画作的构图,琢磨着画中人物与景色的搭配,苦思觅想着人物设置与景物设置的远近透视关系,让我的画如何才能在大展中出奇制胜,内涵深厚而又诗韵夺彩,打动评委。
    最终,我决定把柳夏惠子移植在夏日晨曲中的大明湖内,让她伴着远处天空中“女儿红”般的赤色火烧云,坐着游动的小船穿行于金色霞光辐射的明湖荷丛内,赤身裸体徜徉出一种诗情,一种神韵,一种独特的意境。于是,伴着这种绝妙的构思与遐想,我的大脑的飞霞、荷丛、花朵、朦胧的少女健康的肌体,连同着远处影影绰绰倒挂的明湖垂柳,也就使得整个构图不可谓不诗意盎然了!
    有了清晰的创作思路后,为了整个画面的艺术效果与色彩构成的完美无缺,我开始用稍许的“东阿阿胶”熬成水,进行试验调制“女儿红”那般充满着晕色脉络的赤色色彩。这种试验与调制,让我反反复复,复复反反地搞了又近一周的时间,我终于调制试验成功了企盼的色彩。成功的喜悦,就如参展作品的获奖一样,令我欣慰而又自豪。毕竟这种我所探索的独特的赤色色彩,已经为我创作这幅大画奠定了成功的一半。当我把这种调制试验的色彩,或浓或淡、轻重缓急地涂抹在宣纸上的时候,那种色彩本身所传递出的穿透力,那种“女儿红”般的晕色脉络,简直是奇妙而又梦幻!令我欣慰、发狂的程度,无疑就像一位妙龄的女郎初献她那令人迷幻的“女儿红”一样,让初尝女儿之身的男子心颤不已!
    于是,伴着这种心颤、发狂、欣慰,我几乎是废寝忘食地用了半个月时间就把这幅画作创作完成了。这幅大画的整个设色与人物、小船、荷叶与荷花、云霞与垂柳,和谐而又自然,朦胧而又虚幻,夺目而又诱人!它更让我深信不疑,所有评委看过这幅画后,一定都会不愿离去!一定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我欧阳潇的审美意识绝对会征服每一位评委的眼睛珠子,让他们绝对会共同为我的这幅画打出百份之百的高分!
    我为这幅探索创作的堪称得意的大画起名为《消夏晨曲——日本少女明湖赏荷图》。
    此后,拍过照片,我也就连同《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一起送到北京解放军总政治部艺术局,进行军内的筛选。我坚信,我的这两幅大作仍然会像以前的《洁白的棉花垛红红的火烧云》、《沙漠中的晨曲》的裸体画与《石窟留韵》的青春写真一样,会获得全国大展高奖。
    这次进京送过两幅准备参加全国大展的作品后,我先到解放军艺术学院去看望了大师哥木子君。大师哥木子君自从任职解放军艺术学院少将副院长之后,这些年所探索创作的大散文《一位老者的风范》、《河殇》、《海啸惊魂》等作品,以及写知名画家刘大为、冯大中、林凡、伍均一等等诸多美术评论的文章,已经继小说创作、报告文学创作开辟了文坛的独有风景之后,再度形成了当今文坛散文界的独有风景。其从艺路上的进取精神与文坛大家的风范,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我到解放军艺术学院看望大师哥木子君,一是学院电话通知我4月份有些美术与理论方面的课程需要我来上;再者因为大师哥木子君为了鼓励和推动我的国画创作,他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报》双月刊发表了军旅著名老画家董辰生前辈戏剧人物画的美术评论与写我的《读欧阳潇国画有感》的美术评论文章。而且后来,这两篇文章还先后在《文艺报》文艺评论专版进行了推介。到解放军艺术学院拿到大师哥木子君写我的美术评论文章的杂志后,我才知道我们的导师黄胄老已经重病住进了北京的一家医院。于是,我又专门前往医院看望了曾经恩泽与我们这些画界后辈的黄胄老。
    我到医院看望黄胄老时,那时他已无力说话,躺在病床上,只是呆呆地、伴着期望般地看着我,那意思好像在说:“后生啊,你们脚下的路还长得很呢,还得好好努力才是啊!”望着病入膏肓的黄胄老,望着这位为中国画贡献出自己一生努力的绘画大家,思着他以前在解放军艺术学院为我们言传身教上课的身影,我的泪水便也无声地滑落了下来。
    但我没料到的却是,此次的探望,竟然真的成为了后来我与黄胄老的最后诀别。
    离开探望恩师黄胄老的医院后,我又到解放军总后勤部看望了任职创作室主任的与我有着师友般情谊的周南阳兄,以及总后勤学院的我的学兄吴景允。此时,南阳兄历时近十年心血精心创作的近百万字的长篇小说《绸缎庄》上、中、下三卷本已近尾声,据说人民文学出版社非常看重该部长篇力作的书稿,并已决定作为重点图书选题定在下年——也即1998年隆重出版。我的学兄吴景允此时也已经完成了他精心创作的参加 “迎香港回归?全国中国画大展”与“’97百杰中国画大展”的两幅作品。也与我一样,信心十足,等待着大奖的兑现。这次拜访,学兄吴景允还送我两幅他的国画小品,一幅是淡雅的古装线描仕女画,一幅是重彩的唐宫仕女图,这两幅画我当然都很喜欢。毕竟都是他水墨探索的代表性小品,我哪有不喜欢之理!
    伍均一、陆玉春与我的乡党沈小辉他们,我却没有联系到,估计这几个家伙为了“迎香港回归?全国中国画大展”与“’97百杰中国画大展”都躲到没人知道的地方搞创作去了。
    此后,我就依照母校解放军艺术学院的要求,为新一届美术系的学员们讲了半个多月的课程,便回到了泉城。回程前,我专门跑了一趟王府井大街的商场内,为金旭楠与我自己花了万余元弄了两部漂亮的手机。既是为了走市场以及与朋友们联络方便,但也赶了回时髦。
    金旭楠很感动,但也很疼钱。还娇怪、埋怨我不该给她买手机。
    我说:“我们是夫妻啊,那就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春节以来的几个月时间,我与金旭楠的感情也超乎寻常地好。尤其是我由北京回来后的两三个月内,在夫妻间的房事上,她已经不再采取避孕的措施了。她说:“结婚时,我曾答应过爷爷与妈他们,30岁要孩子的!我必须兑现自己对他们的承诺!”
    我当然很感动金旭楠的一诺千金。毕竟,我也有希望像我的乡党叶金涛那样,要做父亲了。我自然不能不激动万分。我倍感到了夫妻间的幸福。
    而且,这段时间,金旭楠也不再下部队演出了。
    她说她与卫士歌舞团政委温启光已经说好了,因为准备要孩子,也不再给她安排任何演出任务了。有时早上、中午吃过饭后,她就告诉我到团里看看去,但常常也是很早就回了家。我因为创作参展的事宜,手头的余画也在回徐州走市场时卖光了,除了齐鲁艺术学院、山东艺术学院等个别时候需要我去讲课外,每天几乎就在我的书房兼画室内不停地画画,或搞些小品方面的创作,我并没有感觉到金旭楠会有什么异常举动。她几乎每天每次回来的都很早,都是手里提着买的菜回来做的饭。然后,我们就享用着夫妻二人的温馨与祥和。我哪里又会想到,这种平静的、幸福的温馨与祥和的背后,其实早已就潜藏和埋下了令我难以预料的后果呢!
    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后果的!——没有想到貌似平静而又让我倍加感受着夫妻间温馨的金旭楠,竟然会让我神不知鬼不觉地便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的!
    我真的太大意了!大意才失“荆州”啊!
    我他妈的简直是混蛋透顶!一个十足的混蛋透顶!
   
    R3
   
    我真的就仿佛是一个为画而生的“杂种”。我就像毕加索一样为了世间的女人而令人不可思议,像唐伯虎一样为了世间的女人不可缺少风流,像贾宝玉一样为了世间的女子亦痴亦幻。我总是在人们的不可思议中出奇制胜,在不可缺少的风流中赢得着头彩。这或许就是女人所带给我的艺术养分。没有她们的无偿牺牲与奉献,我真的不知自己是否还会出奇制胜地赢得那么多的头彩!我的每一次的头彩的赢得,无不是女人的恩赐与付出。她们作为世间最美的化身和最灵性的尤物,那伟大的柔性与宽容,总是水一样地溶解着美好,张扬着美好,传递着美好,让我的心灵时时被溶解着,情归所致!即使是罪恶的闪念,我也相信,面对着这样的美,似乎也会烟消云散,浸淫在美中无以自拔!美,为人类留下的总是千古绝唱!从皇帝到平民,从古今到中外,尘世变幻的岁月更迭,烟花柳巷的风花雪月,有多少才子佳人被后人歌咏赞美?又有多少不是才子佳人的普通人也同样不被人知地面对着美而倾倒,而迷醉神往?阳刚者会为美化解了阳刚,罪恶者也会为美而化解着罪恶!——美,会让常人得到一种享用,会让思想者得到一种境界,会让恶人驱除心理的邪念!美,自然也就从来不会拒绝欣赏者!
    我欧阳潇欣赏着女人,欣赏着美,女人与美就恩赐地赋予了我的灵性,赋予了我的艺术质感。而我的艺术质感的得“道”,从来也都是与女人有缘的。《最后一张生日照》奠定了我人生的走向与未来的发展,那是女兵牺牲的瞬间带给我的;《洁白的棉花垛红红的火烧云》推动了我绘画的里程碑式的艺术成就,那是杏儿的死与初尝“禁果”的甜蜜回忆留给我的;《沙漠中的晨曲》与《石窟留韵》,那是人生的爱情力量让我在艺术上的再度辉煌??????她们把人生最美的时刻留给了我,最贞洁的艺术营养留给了我,成就了我艺术的不断辉煌,但我也留下了她们青春最美的倩影。我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虽然画的是拟人化的孔雀,但那也是与女人有关系的,表现的内容是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我的那位与我娘项芸“杂种”我的画家爹卓文彬令我震撼的故事情节;日本留学生柳夏惠子那健康而富有弹性的肌肤,那有着艺术神韵的眼神,那赤色的“女儿红”迷幻的色彩,同样带给了我艺术的力度与震撼,并让我在不断的震撼中完美着自己的艺术个性,张扬着自己诗韵的艺术风格。她们给我人生所留下的都是大美、绝美!她们推动了我艺术人生的精彩片断,但也为中国当代绘画奉献和留下了精彩的片断。他们既是我心灵艺术的倾诉,但也是我人生艺术的天使!我爱她们,那是永藏于心的!致死不渝我都相信我爱她们!就像爱自己的艺术一样爱她们!珍藏着她们!因为,她们是我艺术生命挥之不去的源泉,源源不断的营养!即使我死了,她们那穿透生命力的艺术影子,也会与日月同在同辉!
    7月1日这个日子,是中国人伴着百年苦涩雪耻的日子,也是世界震惊的日子,更是共和国的历史上神州大地举国欢庆的日子。——一个永载史册的记忆,在香港诞生了!这个日子,庄严肃穆又欢歌笑语,飘扬的国旗更是招展在了被殖民统治百年的土地上,伴着华夏儿女的心声沸腾了一个时代的魂魄!
    香港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结束了百年的漂泊,画上了一个不算完美但却仍是美的句号!不可谓不令人感慨,不令人激动!
    我个人自然也有收获。就如我所自信中预感的一样!虽然我在忐忑中也曾一次次地希望摘取着这个奖牌,但我依然不敢肯定会否就一定摘取着这个奖牌。我也知道山外还有更高的山,人外也有更能的人,艺外更有完美的艺!但我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这幅画,毕竟还是为我又一次挣得了最大的荣誉,这个荣誉的得来实在太有纪念意义了!比起此前那些令我辉煌的艺术成就,它的政治生命力,必然会伴着社会的历史发展与艺术生命力的永恒,同在同辉,载进一个时代的画卷!——这更是此次绘画大展的参展艺术家们最为难得的荣誉!我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这幅国画,获得了其中为数不多的又一个金牌奖!据中国美术家协会组委会通知,此次大展的优秀奖以上的作品,香港地区政府决定将付费收藏。我得知这一震撼人心的消息后,明确表示了自己决定无偿捐赠的决心。我说:“这样的荣誉一个人的一生难以碰上一回,我又怎能铜臭气熏天!钱一分不要,画无偿捐赠!这就是我的心愿!我相信,每个艺术家都会有我此时此刻这样的心愿的!我又岂能例外?”之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还专门给我颁发了配画的收藏证书和一枚特制的金质奖章。
    为了这一收获的喜悦,我与金旭楠当晚便到外面的一家酒店,幸福地庆贺了一番。
    金旭楠也说:“这是你艺术的印证,也是你又一次人生的辉煌,是多少钱也买不到的辉煌!你做得对,就是给几十万的港元也不能要!”
    金旭楠的理解,更让我感动异常。
    “我的艺术已经开始被社会所认可,对于我们的以后来说,钱肯定不再是问题!”我这样与金旭楠说。
    “我知道。”金旭楠甜蜜地默认着。
    伴着“迎香港回归?全国中国画大展”入展获奖的消息,那种兴奋的喜悦还没有褪尽,秋天也便飘然而至,“’97百杰中国画大展”此时也在京揭晓了。大奖虽未设金、银、铜牌等档次,但我却还是凭着诗韵的《消夏晨曲——日本少女明湖赏荷图》获得和入选了 “’97百杰中国画大展”的“’97百杰画家”的荣誉称号。此次获得“’97百杰画家”称号的军旅画家不少,基本体现出了活跃在中国当代画坛的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各个门类的实力派与代表性画家的水准,也成为了后来这些年书画市场收藏的热点趋势,带动了中国画的发展、创新进入了一个高的层次。我的学兄吴景允、伍均一、陆玉春等等进入“百杰画家”的不少,山东进入“百杰画家”的也是国内各省中最多的,占了“百杰”总数的10余位,也是各个门类的画家都有囊括,而且,中青年画家居多。
    尽管中国美术馆仍然要收藏《消夏晨曲——日本少女明湖赏荷图》这幅国画,尽管给的报酬不少,但我却没有同意这个要求。我只同意了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国庆节大展等所有的展出活动用画。我说我随时都可以把画拿出来令其使用。但我却要自己珍藏这幅画。毕竟,这对我欧阳潇的人生来说,它又是另一幅有着纪念意义的画作。我可以无偿地捐赠《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给香港回归,但我却不能捐赠这幅《消夏晨曲——日本少女明湖赏荷图》。因为我自己也很清楚,人生短短的几十年转眼即过,真的如白驹过隙,太短太短了,何况像这样的创作,我的人生也不可能画得太多像这样如此经历着撼动心灵的东西。所以,我必须珍藏着这份难得的感情,珍藏着这份历史的记忆,为我的后辈留下几样自己的“镇家之宝”!让后辈有一天知道和享用着父辈艺术辉煌的同时,也了解一些我人生的经历与故事,得到一些生命中的借鉴和奋斗。
    我自豪地参加了在京中国美术馆的颁奖仪式,又兴奋地拿着“’97百杰画家”称号的荣誉证书回到了泉城。我准备再次与金旭楠幸福地品尝着这种喜悦与快乐。我带着满腔的热血踏入了家门,我期待着与金旭楠甜蜜的拥抱与亲吻,但我的一腔热血却在顷刻之间便转化成为了冰点。——茶几上留下的竟然是我怎么也没有预料到的金旭楠给我的一封不知所云的信件和我与柳夏惠子做爱时珍藏的“女儿红”:
   
    欧阳:
      原谅你的妻子的不辞而别吧!这是我没有办法的选择!
    我看着如我一样的“女儿红”被你珍藏了起来,我也知道是我们曾经拥有的误会造成的结果,我也期望着自己能够说服自己!我甚至也能理解你艺术不可以没有生活的来源与创作的激情!所以,当我发现这耀眼的而又是女人最为贞洁的“女儿红”与我的贞洁的“女儿红”放在一起的时候,我不能说我的心不悲哀,不伤痛!可是,我的善良是否就可以取代我的自私?几个月来,我竭力想做到不自私,竭力想说服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你的艺术!你没有错!因为你为自己的艺术而活着!你也活得很有质量!我都理解的。因为我是你的妻子!我爱你!我就要容纳你的优点与缺点!可是,我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服我自己!
    选择逃避,是我的最为致命的苦恼!我知道的会是这样,但我又没办法不这样去做!其实,我早就办好了转业的事,我封锁了所有的消息,爸爸不知道,妈妈也不知道!只有我与个别人知道!我挂靠地方的一家文化单位,本该年底等待着安排的!但我不是为了安排!我是为了出国才办的!我参加的都市言情剧的拍摄,我的优长,也许你看出了。北京其实也安排了我的下一部戏,他们也都很看重我的演技,但我拒绝了!是为了你的事业,为了爱你,我拒绝的!我不想因为我而使你分心扯肺,那样我会于心不安!爱你,我就可以为你牺牲一切的一切,当然是没有杂念的牺牲!可我面对着别人的“女儿红”,我就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侮辱!尽管我也曾千方百计企盼着说服自己,可我就是说服不了自己!
    欧阳,原谅我吧!
    我把我的“女儿红”带走了,把你为我画的《沙漠中的晨曲》那两幅画也带走了!因为这都是我人生最美的时刻!我看到这最美的时刻,也就会想到你的存在!想到你的呼吸,想到我们曾经的一切的一切……也许我就不再寂寞了!
    原谅我吧欧阳!分开一段,也许会给我们彼此的心灵带来很多思索的空间,让我们更好地打算以后……
    顺便告诉你,你可以告诉爷爷与妈他们了,我已经有了你的骨肉!我会把他生下,帮你带好照顾好的!我知道你可能很为难向爷爷和妈他们说起这事。但你必须得替我去说。我答应过他们,要在30岁时要我们的孩子!我做人没有辜负他们对我的爱与愿望!这大概也就是我做人最大的原则与优点了!
    我知道,当你由北京领奖回来看到我的信时,也许我已经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旧金山了!
    你自己要多多珍重!
                      永远爱你的妻子 金旭楠
                       1997年中秋前夕
   
    我真的懵了!我被金旭楠的举动打得晕头转向!
    半年来,金旭楠的举动竟做得那么的滴水不漏!竟然没有让我发现一点破绽!竟然在温馨祥和的背后,让我这么措手不及!
    这个中秋的月亮伴着云层时隐时现在天空中,隐闪得我的心悲凉悲凉!
    我独自举杯愁饮,观着隐闪不定的云层中时隐时现的中秋圆月,我不知大洋彼岸的中秋之月,是否也有云层的缠裹,亮还是不亮?!
    伴着此时不可名状的心境,我默然间吟起了心中苦涩的诗篇《中秋寄怀》:“烛光杯盏明月有,思亲别离愁上头;九月有歌伴落叶,遥寄仲秋梦里游。”
    杯杯苦酒空对月,泪水涟涟心难宁。于是,我一次次便又想起了与金旭楠明湖荡舟,趵突泉赏景的日子……情景交融之下,我只好拿起了纸与笔,记下了心中更苦的思念——《中秋的思绪》:
    
    月亮带来了美
    也带来了柔情
    如泉城的垂柳
    吐丝摇曳
   
    那是流水的情节吗
    润着甘爽的泉眼突突
    唤起我往日的思念
   
    明湖荡舟的感觉
    依然萦绕心绪
    夜晚的清风
    伴着翩跹少女般的柳丝
    与月对映
    倒影在湖中的荷上
    吻香
   
    趵突的泉还在绕行
    绕行着亭台楼阁
    也绕行着清照的泪
    汇成千年凝玉
    让后人念起芳菲一梦
   
    骤雨突然降临
    由大而小
    裹着迷雾的雨丝
    与明湖趵突的垂柳缠绕
    清清爽爽又模模糊糊
    伴着秋的凉意
    隐没了明月与风景
    扯来的全然是我心的孤寂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