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赤色炼狱O章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2日12:22 作者:孟庆龙
O章 将门之家前所未有的波动
   
    O1
   
    因为我们彼此的年龄都还不算太大,因为又都想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所以,金旭楠与我结婚后便订了一个“君子协定”,要等她30而立那年才可以考虑要孩子的问题。开始我没有同意,我已经28岁了,金旭楠也27岁,我曾经咨询过医生,因为这个年龄,无论是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是生孩子最佳的时间段。况且我爷爷欧阳坤已经70多岁了,他对重孙的渴望更是日益强烈,他担心自己一旦身体有了某些方面的不适,一旦有个闪失,就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他的第四代孙。爷爷欧阳坤的担忧我不能说没有他的道理。他不在乎这第四代孙在不在他身边,而关心的却是只要活着时能够见到重孙一面,能够知道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第四代孙,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有一天也就可以自然地瞑目了。——这就是我爷爷欧阳坤的思维。一个乡间老人的思维往往就是只考虑自己的感受而不顾后辈的思想。但尽管如此,我们也没有理由责怪爷爷欧阳坤的这种思想。因为千百年来的乡村,一代一代人的思想都是这样的。荣耀也好,贫穷也罢,活着就是为了一代又一代人的传宗接代。为了一代又一代家族延续着“香火”。千古立影,亘古不变。
    对于孩子的问题,我娘项芸也有自己的想法。虽然她也坚持,但毕竟我娘不同于我爷爷欧阳坤,她多少还得考虑到儿媳金旭楠的家庭地位与金旭楠的个人感受。她虽无奈但也只能无奈。当然,我姥爷我姥姥也同样有着自己的想法,他们也希望赶快抱上自己的嫡亲的重外孙啊!可是,金旭楠既然说出了口,他们就不可能不考虑金旭楠的家庭地位与其他人家的不同,不能不考虑这个阻碍的“屏障”是他们所无力推翻的。没办法,老人们也就只能等,只能朝这个“屏障”投降,把心中的渴望与希冀再寄托几年。
    我娘项芸知道没法改变这个眼前的现状,便也不得已地说:“潇儿,旭楠说得没错。人活着不能仅仅为了孩子!只有父母的事业有成,孩子的将来才会幸福啊!我们大家都该尊重旭楠的选择!其实,三年两载的转眼也就过去了,很快的!爷爷那里你们也不用担心了,我就替你们多做做工作!但你们也得理解爷爷的心思!反正,现在商城的事我已经开始准备着手交给年轻人管了。你们几年后再要也好,过了55岁我就可以退休了,你们愿意的话,到时我就去泉城给你们做做饭,带几年孩子!愿意让孩子回来住也行,反正都误不了你们到时干自己的的事业!”
    那次结束了南国几个地方近一个月的蜜月旅游后,因为离开泉城前,我娘项芸要在邳州城体体面面地再搞一次她儿子与儿媳的结婚酒宴,要向邳州人尽可能地炫耀一下她与大军区将军结亲的事实,我与金旭楠也就顺便回了趟苏北老家,满足了我娘项芸的愿望。同时,也顺带着在老人们各自间的情愿与不情愿中,把推迟几年要孩子的事定了下来。
   
    O2
   
    春节,金旭楠家里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波动。
    而且,这个波动也是任何年份上金家所没有经历过的。对一个家庭来说,尤其是对像金家这样有地位和一定影响力的家庭来说,无疑就如天塌地陷一般没了着落。
    上年的春节,其实金家已经有过一次小小的波动。那次的波动是因为金旭楠的老妈在省委机关的档案室已经退居了二线。虽说这事放在任何人身上,一时半会都难以适应,但毕竟金旭楠的老妈人虽退到二线了,可省委有关部门鉴于他爸爸这个将军的影响,还是对她妈照顾了个正县职的研究员,使其人生经历的几十年风风雨雨,到了也算是功德圆满了。然而,今年的春节则不同,全家人虽说团圆了,可团圆的目的已经离原来的打算相差十万八千里。这让金旭楠的老爸不仅没有想到,就其个人情绪也同样一时半会难以适应了眼下的事实。而且这种突然遭遇的大起大落的情绪,似乎任何人都解决不了。
    本来,为了老爸准备节后可能到京的任职,金旭楠的母亲就及早电话动员已经受命在胶东某集团军任职步兵团团长的儿子回来,春节一起过个团圆年,一起为老爷子可能是最后一次的高升祝贺的。但没料,眼下却成了大家一起来安慰老爷子的失落情绪了。
    我与金旭楠结婚的时候,应该说,那时节的金副政委还是春风满面的。因为他已经听到了提职的风声由北京传到了他的耳内。上边对他是有所考虑的,是准备要给他安排个在京的解放军某军事院校大军区正职的职位的。可谁又会想到,结果春节前的全军高层将军的调整,突然地,我们的金副政委就被上边下令直接退休了。让他期待着再辉煌一次能够晋升上将的机会破灭了,将来退休留京的愿望也没了……这种突然的程度竟然没给他留下思考的空间及余地,他又怎么能够不懵?并且,他也从来没有考虑过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他一旦在叱咤风云的显赫位置上退了下来,自己又该干什么?又能够干什么?这个现实又该使他如何适应?他知道曾经有过不少高层人士,军内的军外的,就是因为晚年的不适应,突然的退休,突然的没了手中的权力,而一蹶不振,有的人竟然还抑郁地死掉了!都是因为不能够适应“突然”,不能适应原有的打算与现实的差距太大!高层次的将军似乎都要面对这个难过的“坎”儿!而且这个“坎”儿是真的很难“过”的!上,就意味着上边对自己戎马人生最后的肯定与褒奖!下,就意味着对自己人生与戎马有所怀疑与思考……如此看来,我们的金副政委自然要梳理下自己的过去,理清下自身的功与过,弯子才能慢慢地扭转过来。
    年三十的晚上,因为守着回来的儿子、老伴、女儿与女婿,大家的团圆饭吃得虽然很丰富,金旭楠的老妈做的一桌饭菜也适口,但金副政委也仅仅是喝酒。没有表情地喝酒。伴着浓烟滚滚的“大中华”,独饮了整整一瓶茅台酒。连菜也不吃一口。甚至连回来的当了团长的儿子与我这个女婿喝与不喝他都不管不问。让年夜团圆的气氛显得非常的沉闷。这也是我与金旭楠确立了婚姻关系几年来不曾见过的。也是那个时刻我无法想明白的事。我真的弄不懂:一个人在军旅官位的风云叱咤,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到底为什么?到底又荣耀在哪?后来我明白了,那是作为一个人的另一种留名的方式——就是载入共和国的将军册,永留青史让后人翻阅。我的心也就不免颤栗了!——是啊,一位有成就的作家可以靠一部影响力轰动的作品留名于青史!一位画家可以靠他的绘画艺术与文化的修养和探索中的贡献而留名于青史!一位富有影响的科学家可以靠他研究的科研命题为社会发展的推波助澜所做的贡献而载誉青史!……载誉青史的人都是要拥有着载誉青史的理由的!那么一位军人载誉青史的理由,自然就是将军梦的兑现!将军的军衔越高,地位越显赫,载誉青史的排名位置也就越重要!——这,大概也就是金旭楠老爸思索的重要所在了!当然,他的这种思索自然没有什么不对!因为他身在军旅,戎马于军旅,他自然就会对人生巅峰的咫尺目标存有着奢望!因为青史的承载,那是任何人都抗拒不了的!是充满着极大地诱人魔力的!
    弄明白了金旭楠老爸的心态后,虽然我的内心也拥有着一种无端的苦涩袭扰着心头,但我毕竟理解了一位将军的所想与所思。理解了所有将军的所想与所思。甚至理解了包括所有社会上的那些儿官场上的种种嘴脸与他们那些为官者的所想与所思——那是百人、千人、万人……更多人的付出与努力来支撑起他们的官位的。因而,这些官场上的大的、小的官,才可以呼风唤雨,叱咤风云。才可以拥有着得民心的好官与失民心的孬种。“好官”与“孬种”的一反一正,便也就形成了两个不同的概念。“好官”便可使得属下与百姓得福,“孬种”就会让属下与百姓惊恐遭罪!——多么富有人生哲理的官本位意识与概念!一反一正的辩证关系,也就让为官者有了“天”与“地”的之别之差!难怪人们都在为了这个“官位”而不惜一切代价!毕竟“官位”的实惠太多太多!我的人生虽然倾情于艺术,对官场厌倦,没兴趣,但我却选择了金旭楠。我投其所好去赢得着金旭楠的爱,喜欢金旭楠是真,喜欢她老爸的地位也是真,没有她老爸显赫的地位,我似乎也难有事业上的顺顺当当。人才离不开官的赏识,官赏识你就可以利用其自身的地位推动你的事业辉煌。反之,官就可以让你不得志,你有才也是无才。即使是艺术的大才,那也无鸟用!所以,没有我人生相遇的金旭楠,自然也就没有我今天的一步步艺术与事业的辉煌!金旭楠无疑就是我人生与事业的福音。无疑就是专门为我的艺术与事业而降生的!这也是上天冥冥中的恩赐!让我拥有了金旭楠,便拥有了人生的辉煌与事业的成就!
    金旭楠的老爸到底是一位豁达的将军,一位拿得起放得下的将军。毕竟,他的人生经历得太多太多。在太多的经历中,他也许终于比较出了自己戎马中的得与失。于是,经历了春节大约一周内反闷书房的思索,他到底还是扭过了自己憋气的弯子。人也遂之豁然开朗了许多。金家的的小红楼内,自然也就敞亮了许多。
    于是,在金旭楠的哥哥春节后回部队时,已经扭过弯子的老爸只送给了儿子一句话:“今天的军人前途,只有完善高科技的发展与指挥系统,才可能最终奠定和完成你的将军之梦!小子,你记住老爸的忠告就行了!别的老爸就不说了!”
    之后,金旭楠的老爸又转向金旭楠与我这个女婿,坦诚地说:“欧阳在艺术上的未来一定会有发展,这我不用担心!而且他的未来一定会超越我的想象!因为他天生就是搞艺术的人才,这我有数!但旭楠还需努力,若像我们歌舞团原来走出去的彭丽媛那样,以及目前唱红的军旅歌唱家毛阿敏、宋祖英那样事业有成,你也确实很难!不过,我倒是觉得,平时你倒可以发挥自己对文学方面的爱好与修养,搞些诗歌与其它形式的文学写作,也许可以提高你自己的知识结构,为未来做些打算!若不然,那你就专门照顾好欧阳的生活,只能推动他以后的事业发展了!”
    “老爸,我看你也太不公平了吧!你对你儿子期望这么高,对你女婿成竹在胸,可偏偏对自己的女儿就视为不是一盘好菜!我有意见的!”金旭楠不高兴地嘟哝着。
    “哈哈哈!这说明老爸我还是了解自己女儿的嘛!”金旭楠的老爸此刻却很开心,然后又说,“你说我偏心也无妨!那你自己说说,你会达到彭丽媛、毛阿敏、宋祖英她们那样的水平吗?”
    “这……恐怕很难!”金旭楠犹豫了。
    “看看,老爸还是了解你的嘛!”金旭楠的老爸乐哈哈地说。
    “我就不信我成不了气候!”金旭楠仍对老爸赌着气,而后又说,“唱歌不行我还可以干别的吧!只要有机会的话,我也会另辟蹊径,说不定还能当个名演员呢!”
    “你?想演戏?!”金旭楠的老爸思索了阵子,又说,“倒可以一试!不过,你学的是音乐又不是表演,你怎么演?而且演艺圈也需要机遇!我看,若想碰上这样的机遇也难!”
    “难也未必就没有啊!”金旭楠说,“机遇是靠寻找的,说不定哪天我就能碰上了!”
    “那好,老爸就等着哪天你也会碰上这个机遇,我们也好看看你演的戏!”金旭楠的老爸说过了,转念又对我说,“欧阳,爸爸想通了,人都是要走这天的,官当多大也都有退的一天,我今儿就守着你们宣布一个决定,准备加入咱军区的将军书画院,把我曾经练习的书法再拾起来,也算是老有所为吧!你觉得怎么样?”
    “爸,你真的这样想?”那一刻,我真的被眼前的副政委岳丈的想法所感动了,便说,“你这想法太好了!书法既陶冶性情,又能锻炼身体,这对你的晚年生活的确丰富多彩,太好了!其实妈也可以陪你一起练练的!不光书法,偶尔也可以学学画画,从中也能找到一些乐趣!我觉得不错!”
    “老婆子,听见欧阳说的没有?我们一起练吧!”金旭楠的老爸高兴地朝着老伴嚷嚷着。
    “对,我看爸爸的想法也不错!妈您就一起练吧!二位大人身边可是有着得天独厚的名师高婿啊!别人想找这样的机会还没有呢!”金旭楠乐滋滋地说。
    “我?!”金旭楠的母亲皱着眉头看看金旭楠,而后又瞅瞅我,“欧阳,你觉得我能行吗?”
    “妈,行的!”我说,“只要心情好,就一定行!反正又不想怎么样!搞些活动还是有益健康的!”
    “那行,从今往后我就与您老爸写字画画了!”金旭楠的老妈说。
    此后,我就为金旭楠他老爸老妈在泉城的书城买了些古人颜真卿的《麻姑仙坛记》、欧阳询的《九成功醴泉铭》、赵之谦的《北魏书》、智永的《真书千字文》、王羲之的《十七帖》以及《史晨碑》、《曹全碑》、《石门颂》、《张迁碑》等楷、隶、行、草书的碑帖以及一些绘画技法的工具书,使其二位老人临帖绘画之用。
    之后,我与新婚的妻子金旭楠也便开始了各自间新一年的工作。
   
    O3
   
    节后,金旭楠的歌舞团因为下半年要应邀到缅甸、泰国等印度支那周边国家进行慰问演出,其排练工作自然也就显得相当的紧张。上半年,歌舞团既要上演一些慰问演出的的新节目,还要到河南、山东两栖基层部队锻炼演出。这样一来,金旭楠就必须要全力以赴。而且,过年后,军区创作室的调整也相当大。大师哥木子君此时已被决定调任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任职少将副院长;周南阳兄因为爱人已经由河南老家被中直机关直接调入北京工作,不久,他也被调到了解放军总后勤部任职文艺创作室主任;还有在文学评论上展露头角的创作室青年文学评论家蔡桂,也同时被武警总部调往北京任职某杂志社主编;作家毛清泉此时便接任了大师哥木子君创作室主任一职。创作室其他人员虽没动,但也暂时不补充。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调整对我而言,自然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我的目的就是画好自己的画,干好自己的创作员,别无他求。何况官场对我来说,似乎更是格格不入。
    只是,大师哥木子君到北京上任前,我去他家看他时,他曾与我作了一次真诚的谈话。他问我有无希望或是想法重新回到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去搞教学工作。
    我自然也看得出,他当时虽然是顺带着说的这件事,但他似乎又确实想把我带过去。
    他说:“欧阳,我希望你仔细想一想,若从艺术创作的角度讲,我想你在首都站的角度与高度,可能会有所不同,发展的空间或许比泉城要大得多!如果你有这想法或是希望过去,我倒是可以争取给你办一下调动的!你好好想想,现在也不必急于告诉我。想好了,什么时候愿意过去,你到时再打个电话告诉我就是了!”
    我很感动大师哥木子君看重的友情,以及多年来一起工作对我的关怀与爱护,只是我却辜负了他对我的一片期望。
    还有离别前的南阳兄,也是。我去看他时,他也语重心长地说:“欧阳,老兄离开泉城前送给你的话,还是当年你来军区时与你所讲的——画好自己心中想画的画,不管别人说什么,也不管美术界怎么评论,只要你自己觉得能够感动自己,就把它画出来!画出来就是成功,就是收获!”
    我在军区创作室与大师哥木子君、周南阳、毛清泉等人一起工作的这么多年,无论是艺术上的探索或是人生其他方面的追求,他们的言行举止与求知的境界,无不直接或间接地让我学到了很多好的东西。让我一生难忘而又珍惜着这份师生般的、兄弟般的真情与友情。而且,这样的情谊在今天看来,的确又是那么的弥足而珍贵。所以,我非常感谢我的人生中碰到了他们这些令我敬仰的兄长。因为他们对文学的探索,对艺术的严谨,对人生的态度,时时都在激励着我,鼓舞着我,成为我学习的楷模和艺术创作的内在精神动力。
    他们让我受益匪浅,但也让我铭刻在心。
   
    O4
   
    金旭楠随团到泰国、缅甸、老挝等印度支那邻邦国家的慰问演出历时两个多月,从八一建军节前夕出访演出,由歌舞团政委温启光带队为慰问团团长,演出大获成功。10月底,歌舞团成员回国后,军区根据总政治部的要求,还专门在八一礼堂召开了机关表彰大会,对军区文化部组织者及每位出访的演员也进行了相应的立功受奖表彰。
    金旭楠也因为此次的出访慰问演出表现不错,被军区政治部荣立了二等军功。
    军区对出访慰问演出人员表彰会开过不久,一天晚上,金旭楠突然从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节目中看到了一则新闻,然后就急急地叫着我说:“欧阳,你先别画画了,快过来看看电视节目!”
     “怎么了?又发生了什么重大新闻了?”我在画室正画着画儿,只好心不在焉地问她。
    “你快过来吧!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她仍在嘟哝着。
    我只好放下手中的画笔,走出我的画室,问她:“心急火燎的,什么事啊?”
    她说:“嗨!真的有门了!你老婆碰上了!”
    “什么有门了?”我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她。
    她就指了指电视上正播着的节目,说:“傻蛋!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的视野就落在了电视上。
    “真的碰上了!”金旭楠兴奋地说。
    原来我才知道金旭楠激动的原因,竟然是北京一家影视公司要开拍一部现代都市言情剧,并决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选秀男女主角与演员的事宜。
    “选秀标准要求放宽年龄在30岁以下,选秀的女主角最大前提就是首先要有姿色!哎,看到没有?这一条你老婆不缺吧?”说罢,金旭楠又高兴地念着荧屏上打出的选秀字幕,“专业性演出团体的从业人员可以优先考虑入围。比如一些军内外歌舞团、剧团的青年演员与歌唱演员等……老公,这些我都够啊!那我就试试了?”
    金旭楠觉得自己很符合这个标准与条件,便与我协商想真的去试试。
    那时就像金旭楠她老爸所说的,我也似乎有种隐隐约约的感觉:如果在歌唱方面金旭楠继续走下去的话,她虽然也能够应付下去,对以后在部队的职称评定、生活待遇都不是问题。然而,若真的想像总政歌舞团的那些个别知名演员那样,在歌唱生涯上有些大的突破,这也真的太难为了她!而且一个女人如果吃太多的苦去付出,的确也让我于心不忍!因而,思谋、权衡再三之后,我便同意了她试试看的想法。
    结果,我也没有想到,经历了近两个月的海选后,金旭楠虽然没有被选为第一女主角,但却入选了第二女主角的戏。而且20多集的电视连续剧,几乎占一半的剧集都有她的戏份。是属于争风吃醋,主演三角恋爱的故事。
    我说:“第一女主角没弄上,你还演?”
    她说:“当然演了,没有第二以后也就很难会有第一!老公,支持我啊!”
    我说:“那是,是要支持一下!要不,今晚我请客一起到外面吃饭?吃完饭咱就到珍珠大酒店跳舞,怎么样?”
    金旭楠说:“好啊好啊,就这样,今晚就一起庆祝一下你老婆新生命的开始!”
    此后,金旭楠便开始研读起了拥有着自己角色的都市言情剧的剧本,揣摩着自己主演的争风吃醋与三角恋爱的角色,以便全力备战明年三四月间在京开拍的都市言情电视连续剧。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