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赤色炼狱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8年05月12日10:10 作者:孟庆龙

    人生,就是一道苦乐的风景,
    你、我、他(她),在其中。
          ——孟庆龙

    《赤色炼狱》》内容导读

    这是一部文坛少有涉猎的、以当代画家人生炼狱以及与多位中外女子情爱故事的探索性长篇小说力作。——那些“女儿红”充满着幻象的、夺人眼目的色彩运用,不仅丰富了小说的可读性,但也构成了洋洋50万言的该部小说最引人的阅读亮点。
    小说对于当代书画家及书画经纪人的心态描写,对于时下书画圈的游戏规则、演艺圈的潜规则、书画市场的繁荣所带来的某些间接的官场腐败、书画家在艺术道路上的探索与追求、人生命运的复杂经历与悲欢凄苦的身世,作者都进行了深层次的思考与诠释。
    其开拓性的思路与激扬的文字,充满诗性地展现了一位私生子画家的传奇人生——“杂种”画家欧阳潇复杂的传奇血脉关系;“杂种”画家充满诗意氛围的“杂种”来历(母亲项芸与画家卓文彬);“杂种”画家其母因了“杂种”而导致的“文革”期间挂着“破鞋”批斗的场景;养父(欧阳贺)闯关东的不幸牺牲;母亲的再嫁;少男少女初恋的苦涩(与乡村女孩杏儿);“杂种”画家在战争中的炼狱与成长;“杂种”画家40年艰难的寻父情结;同父异母的妹妹与其一见钟情的痛苦之恋(卓晓云);一个没有经历过绘画科班出身的“杂种”画家在一种战争情结下的绘画天赋的展现;中外多情女人的“女儿红”与“杂种”画家绘画艺术的诗韵相融(恋人金旭楠及情人柳夏惠子、米伊诺、苗雨青、南国女孩萦雅);歌唱演员妻子金旭楠在身怀六甲之下突然去了大洋彼岸……半个多世纪的社会变迁,亲情、爱情、友情、家庭、事业与人性的复杂蕴含,高雅与庸俗的碰撞,善良与丑陋的交融,理性与感性的较量,虚幻与写实的表现……小说既展示了一个时代不断变化的烙印,也记录了一个时代不断发展进步的轨迹与悲哀。神秘、离奇、自然流畅的阅读感知,同时也为语言的表述,情节的设置,故事的结构,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艺术地增加了诗性的张力与可读性,传达给读者诸多的思索与回味。
    为了适宜读者的阅读,作家本人还专门创作了20幅融入了文人情结与内蕴的国画插图,其清新之风,又不乏为读者带来了另一种文字之外赏心悦目的艺术陶冶。
    有作家、评论家读后认为,作品对于当今“画坛”的观察,那些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活动”被勾画得极为形象。

插图

走进“炼狱”
——孟庆龙《赤色炼狱》序
  
     
                                       孙奕

    金秋十月,是四季中最美的季节,也正是收获的季节。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选上几本好书来细细品味,如茶醉一般,沁入心扉。知道我有爱书品书的习惯,前些日子,孟庆龙兄给我寄来了一部小说书稿《赤色炼狱》,实在难以想象,这部长达五十余万字的书稿,竟然会在多少个日日夜夜里反复经过推敲,再修改、组合,直到最后的完稿。
    我不会辜负这个美丽的秋天,自然也不会错过手中这部五十余万字的小说书稿——《赤色炼狱》!
    翻开扉页,“人生,就是一道苦乐的风景,你、我、他(她),在其中”。
    伴着红色的醒目,故事里的主人公欧阳潇与殷红的颜色结“缘”了,那个“缘”中的格调与色彩,成为欧阳潇日后驰骋、永无止境的追求和向往,这也梦幻般的融入了他的骨髓和生命深处,作者用丰富的手笔展开了一个中国当代画家的诞生,那青灰青灰冬瓜一样头颅的、满脸油光铮亮的老男人,一个挽救了欧阳潇生命、而又令他一生放荡不羁的爷爷欧阳坤,造就了一个喜爱以红色为基调的欧阳潇。作者用与众不同、独特的文字结构和丰富的视角展开了小说的序幕,这让我读起来多少都有些感到意外和惊喜。
    于是,就像喝着老北京的豆汁一样,我细细品味着《赤色炼狱》,从新奇到醇厚、直到我的如痴如醉:故乡小武河一草一木散发的芳香;乡村人的质朴与城里人(包括环境)的诗性描写,人生青春的驿站,懵懂而痛苦的初恋;还有饱经苦难后的那些人,那些往事;军营生活中难得拥有的血与火的炼狱,以及母猪山冰雪交融的壮观和如血的彩霞,这些细致微妙的文字描写,无不让我感叹作者笔下不乏美的灵动与生命的色彩!苏北探亲遭遇的悲哀与惊喜,欧阳潇与同父异母的妹妹卓晓云在军艺里兄妹相认的痛苦之恋;歌唱演员妻子金旭楠在身怀六甲之下突然去了大洋彼岸;一直到在爷爷欧阳坤离开人世的那一刻,他乡异域的亲情呼唤,40年后茶馆的父子相认,作者对亲情的完美体现,更是升华了情感与人性回归的重要性。这条血脉总要延续下去,而这扯不清楚的血脉里又经历了多少内心的挣扎和追求呢。历史与现实、理想与现实的奇特交汇和强烈反差,带给我无尽的联想,我一次又一次的惊讶和感动于这样的故事情节与作者内心的情感世界。
    在充满了诗性的文字中,我仿佛回到那魔幻而又浪漫的敦煌之旅,随着主人公感受着那千年的古国文明,虽然从时间来说是远在天涯,但在作者的描述下却近在咫尺。那晨曲的叙述,真像大漠里的太阳,在遥远的东方慢慢升起,那起伏连绵的山脉,多像女人那温柔美丽的线条,这样浪漫动人的故事,在作者的笔下愈发神秘莫测,似乎有种魔幻的力量在召唤着我回到汉魏、两晋、六朝,盛唐……我仿佛遥望着敦煌悠久的文化遗产;鸣沙山的“沙岭晴鸣”和月牙泉的清泉荡漾;张大千和敦煌壁画的三种传说,甚至跟随着主人公时而穿梭于欧洲的艺术殿堂;中外多情女人的“女儿红”和画家绘画艺术诗韵相融的艳遇故事。说到“女儿红”,在作者的笔下,像壶陈年的老酒,让我想起了小山村的山楂树,又像是火红的太阳,像熟透了的红高粱,它象征着一种文化,更象征着中国传统的优良文化。作者大胆的想象力、对艺术的奔放,丰富和开拓了我的视觉与思维,也吸引着我一直读下去的欲望。“女儿红”的影子,使我仿佛看到了生生不息的繁育和旺盛的生命力。这种由“新写实主义”的手法转变为“虚幻浪漫的现实主义”的创新,本身就是一个好的突破和尝试,形成了作者的独特风格。精神和情感容量的结合,感性又不缺理智,这部长篇作为作者本人也是对自己以往写作上的一种蜕变。我感动于这样的故事,也沉醉于这样的故事情节,那种美妙的感觉就像高音符一样嘎然而止,留给我的是无限的沉思。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时而低沉,时而又奏出高昂的旋律,而我们的人生,不也正如此吗?!明知道这纯属故事情节的合理虚构,但读到感人之处,仍然是心中悲痛,潸然泪下,也算随着孟兄历练了一次生命的写作。  
    老子《道德经》曰:“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形式的抽象似乎更有利于情感的表达,正因为无形,所以才能给人以无限想象的空间。我曾问过孟兄:“创作的依据在哪里?”孟兄坦言道:“土地就是我的灵感与挖掘不尽的资源,那就是我的文学天地。每个人都有自己写作的独有的感觉,我的感觉就是苏北、军营、城市,三角地带,这应该是艺术上的,当然是纯虚构的。但艺术还是虚构才更真实,不虚构难有小说的诗性。”因此,作者的笔下才表现出更令人兴奋的虚构与幻象的思维性以及故事良好的伸缩性。
    这美丽迷人的深秋,心情如同经历了《赤色炼狱》般的洗礼和收获,画家欧阳潇的一生都在追求真、善、美,这正是作者思想中所反映出来的小说最高境界,也是我们作为一个艺术家和大众所追求的信仰和道德价值观念的体现。我深信有一天,会和所有的读者一样,走入作者笔下那种不被打搅的宁静之地,心中一片洁白平静……                                                   2007年深秋于北京

   注:作者为当代青年作家、文学编辑、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该作为长篇小说《赤色炼狱》序言,曾被改为《走进“炼狱”》等先后发表于2007年11期《山东文学》、2007年11月20日《作家报》、2008年1月23日《齐鲁晚报》副刊“书坊”)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