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亲近歇马山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12月03日14:42 作者:孙惠芬
  在辽南庄河,真的有一个叫歇马村的村庄,这村庄因传说唐朝东征名将薛仁贵在此歇过马而得名。利刃一样高耸的山脊,落雀一样环山而居的房屋,坐落在中间平场上的村部——我曾写过一部小说《歇马山庄》,那是虚构的,而歇马村却是真实的。
  初秋的一天,我打点行装,走进歇马村。
  这里山野的馥郁,石林地貌的奇特,水质含量的丰富,临来之前是知道一些的。几个月前,随中国作家采风团参观过台商谢春进先生开发的天一农场,那被开发的童话一样的几百亩山谷就在歇马村腹地西侧,还有那座历史名山歇马山,它坐北向南,威仪的身姿释放着亿年不变的厚重和安详。可是,如果你不住下来,你永远不会知道,这里馥郁的山野是怎样深入到了细部,这里奇特的石林是怎样嵌进了沟谷,这里甘甜的矿泉是怎样涨满了缝隙。
  说心里话,我住进来,主要是想看人而不是看景。所以我们跟着村支书,串了干店、施屯、乔屯,串了刘屯、于屯、王屯,串了刚从外面划过来的染坊沟、曲沟,甚至还串了蜷缩在大山褶皱里的黑老婆沟。染坊沟的女人们每天聚到一起唱歌,将男人留在家里做饭,守着灶坑的男人看到女人歌唱居然满脸堆笑;乔屯岗梁人家的男主人曾在吉林当兵6年,是一个修理坦克的技师,而他的父亲,则是解放战争时期的老兵,他们依然乐于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被我们叫着二哥二嫂的房东,儿子儿媳都在外面工作,还有村支书的儿子考进大连警官学校,他自己又是大连市劳动模范,可他们,就从没想过有一天把家搬到城里。相反,在跟我们谈话时,往往一不小心就会问,回来买房吧,这里山好水好。
  一天,村支书带我们走访天一农场,再次见到在大陆经商17年的谢春进夫妇。他们脸上洗尽铅华的纯净,他们目光里孩童一样的稚气曾感染过我,尤其谢先生要在承包的山野上种满法国普罗旺斯薰衣草,让夫人和来客用薰衣草沐浴的想法,曾那么长久地震撼过我,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知道欧洲人的浪漫将在中国大地开花结果。漂亮又年轻的谢夫人告诉我,她在青岛的企业做得非常好,根本不想过来,可自从看到这片山水,再也忍不住。她说这里山好水好,简直太好了。
  山好水好,这话村支书说过,二嫂说过,衡乡长说过,前来看望我们的梁书记也说过。是的,没有好山好水,怎么能吸引外面人?把那么遥远的外面人都吸引来了,这里的人们怎么能不开明!把那么遥远的外面人都吸引来了的地方,怎么能留不住自己人的心!
  我探寻的本是人的秘密,却想不到最终又落实在风景上。这不禁使我对身边风景认真打量,对几天来走过的地方重新回忆:二嫂家的自来水喝起来那么甘甜,洗头不用护发素就能爽滑飘逸,二嫂家的园寨是用梨树夹的,长把梨压弯的树枝走路撞腰;“买子”家的东窗外,是一片硕果累累的果园,果园接壤,便是茂密的丛林山野;坦克技师家掩映在树冠如盖的山腰,家的后边,有一个巨石钓鱼台,而钓鱼台左前方,就是传说中薛仁贵当年歇马时,士兵在此支锅扎营的“支锅鼎”,那上边,巨大的石篷平整光洁,坐在上面四临清风,能够俯瞰整个歇马村。在通往歇马山的蝼蛄洞,在黑老婆沟里,涓涓溪水流淌的地方,几米长都有的巨大石篷比比皆是……
  一个秋雨潇潇的日子,我们再次出门。虽然雨刚停,云遮去了歇马山最高的山尖,可是大山敦厚的膀臂依然清晰。我的目光跟随飘动的云雾,心却无比的静谧。我身边的素平喊了一声:“你看,将军!”我定睛看去,歇马山山尖从云雾中露了出来,我也叫了起来:“对,头盔!”
  歇马山,留在心中的一座山!(人民日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