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7月08日16:49 作者:孙惠芬
  这是《沈从文散文选》里一篇散文的题目,之所以套用他老人家文章的题目做我文章的题目,是因为这种说法,正是我读《沈从文散文选》时的状态,只不过沈老先生所说的小书,指学生课本,大书,指社会人生。而我的小书,指《沈从文散文选》,大书,指我的生活和过去。那是1982年,那时我在小镇制镜厂工作,因为跟在小镇图书馆工作的青年恋爱,常常获得一些赠书,《沈从文散文选》,就是他赠送的。依他当时的状况,不可能知道沈从文的伟大,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居然送了我沈从文的书,并且还是从县图书馆淘来的。县图书馆发了大水,一批书遭淹,这批被淹的书就被淘汰出来。书一页一页都粘在一起,黄得如同土色,如不轻轻翻动,就会变成碎片,翻开第一章,“我所生长的地方”,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一个人,他生长的地方也会写到书本里?也会值得写?再细细读下去,“我的家庭”,“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
  一本小书向我打开,一瞬间,如同打开一片土地,因为它被水淹过,泛了黄,有着土地的颜色,更因为那里边的每一个字,都透着土地的气味,那分明是一片湘西的土地,属“边疆僻地小城”,可是当我一页页打开,却如同一页页翻过了我过去的日子,我身后那片辽南的土地。在此之前,从没有人告诉我,你生长的地方,是可以跳出来回头看的,是可以写到书本里的,从没人告诉我,你的童年,你童年见证的人与事,哭与乐,是有意义的,是可以与别人交流并产生共鸣的。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日子啊,每每从小镇下班,赶紧躲到房屋东边的偏厦子里,仿佛在与一个我等待二十多年的人见面,我激动不安,浑身潮热。捧着手中的小书,家乡的土地向我徐徐展开,家乡世俗人情向我徐徐展开,父母哥哥嫂嫂也从记忆深处向我走来。我无法忘记,那些个被一本书浸泡的日日夜夜,我完全进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世界本来离我很近,说他们、它们离我很近,是说他们、它们就在我的面前,可是他们、它们又一反常态地离我很远,因为有了书的启发,我感到我清冷地站到了他们、它们之外,他们、它们由立体的画面变成了文字,如同《沈从文散文选》的文字,他们、它们又在眨眼的工夫由文字幻化成一个个画面…… 
  是从这一天起,我有了心灵里的乡土,而不单单是现实的乡土,它们与我休戚与共,我却与它们貌合神离,因为当我学会回过头的时候,我发现我那样地爱着他们,理解着它们,又是那样地同情着他们悲悯着它们,我那样依恋着他们,内心又是那样地想远离它们…… 
  于是,看上去我翻开的,是一页页被水洇过的泛黄的纸张,而实际上,我翻开的是我与一片土地的感情,看上去我翻开的是一本仅有四百多页的小书,而实际上我翻开的是拥有二十多个春秋的大书,这本大书早就存在,却没有人教我阅读,我也一直不知道怎么来阅读。
  我想,在我二十二岁那年,在我遇到沈从文的时候,我的阅读才真正开始。书对我的意义才真正发生。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羊城晚报)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