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反思尊严 和谐文化——《白纸门》创作谈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5月16日16:40 作者:关仁山
  我把《白纸门》定位在反思尊严的民俗文化小说。通过对渤海湾渔家日常生活的描述,对四季变化的描写,希望向读者展示一幅波澜壮阔的雪莲湾渔村人物画、风俗画和风景画。在这样的氛围里寻找一个思想支点:尊严!
  在当下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不少人把尊严走丢了。小说主人公疙瘩爷心灵曾经是多么高贵,但随着物欲在他的生活中占有越来越多的位置,他一点点地变了,尊严也走丢了,变成了一个低俗而没有灵魂的人。老人的悲剧令人痛心。而在大雄、麦兰子这些后代人身上,也经历了尊严的拷问。他们在经济大潮拼搏中寻找到了丢失的尊严。
  我们应关心这个时代,因为时代在急剧迅速地变化着。对于转型期急剧变化的生活,作家应该有一个立场问题。一般读者都愿意从朴素的生活中去感悟深刻的道理,从而审视现实、审视人的自身。甚至是在思考中追问。文学应该对世界的本质、人的核心问题进行追问。追问的前提,必须树立起明确的判断生活的尺度,树立起自己的价值观念。因而现实主义创作写作立场、看取生活的角度以及选择运用的形式技巧等,就应该是独特的。过去对生活中的丑恶有无奈的认同,缺少明确的善恶判断。所以,我在《白纸门》中力图通过对现实的再现,把自己的价值判断、精神姿态体现的明确一些,增加作品的批判性。比如对疙瘩爷的塑造、对麦兰子矛盾的内心世界的揭示等。批判谴责丑恶,也是为了找回作为人的高贵和尊严。
  《白纸门》写的是改革开放渔村现实生活,但又不完全拘泥于现实,也来自我对那片海湾生活的一种梦想。可能这份梦想与现实存在许多方面不协调,甚至有些抵触,可那份梦想是纯洁、美丽的象征。有了这份梦想,才有了现实存在的参照,才能在对比中产生对现实生活的新的理解与发现,才能有直面生活的勇气和抵抗苦难的能力。巴尔扎克曾经以“挽歌”的依恋为时代立史,我想,这会使作家对现实生活永远处于一种寻找、思考和批判的激情中,从而有了广阔的艺术世界。
  既然关注现实又不要局限在现实中,在作品中突出一种文化意识就显得非常重要。我们现在提倡和谐文化。和谐文化涵盖是广义的。我在《白纸门》中把历史悠久的门文化、海文化和民间剪纸文化等杂糅在一起,凸现一种和谐文化。将作品中的人物放在雪莲湾独特的文化氛围里,可以通过人物命运看出特定时代文化的丰富内容和历史特色,尤其让人感受到民族的文化特色。我要告诉读者,雪莲湾这个地方有独特的民族风情、独特的风俗习惯、独特的行为方式和心理内涵。我们要有文化意识,更需要先进的文化意识,让人们得到向善、正直和奋进的精神力量。
  最后谈一点文体意识。我是缺乏文体意识的。在《白纸门》里有意识在这方面做了一点尝试。实际上,强调文体与体现现实精神并不矛盾。小说中体现的现实精神关键在于作家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和立场介入现实社会,怎么样把握和理解现实。现实与叙述是个什么关系?我在写《白纸门》之前就想,既要坚持写现实,同时又要与现实保持一点距离,才能在叙述上产生个人特色。实质上,现实主义小说的真实,不仅仅是临摹现实,而是对于真实的某种主观性叙述,小说家应该运用多种叙述方式,以使读者达到阅读的真实。在叙述语言上,《白纸门》做了一些调整,长短句式,民间方言,都为了显示情意和韵味。另外,在结构上,以一个短篇作为引子,用文中的关键词作为注释,关键词也是章节的标题,即解释又解释不清,其实就是生活的秘密。小说正文则以白纸门家族的内在联系作为情节发展。不知这种写法是不是最好,是不是成功还有待读者的检验。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