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初恋,牵不到你的手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26日10:09 作者:祁人

    常有一些时候,有人问我,初恋的感觉是什么?我总是无言以答。这倒并非是我不曾初恋过,而是现在回想起来,在懵懵懂懂的青春时期,那段幸福而又短暂、甜美而又遗恨的初恋,常常令我恍然如梦,使我联想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诗句,徒增“流水落花春去也”之凄凉。
    故乡位于富饶肥沃的川南地区,是一个风景秀美的小镇。我在小镇上出生,度过了童年,又由少年跨入了青春的门槛。那一年,我20岁。在一次老同学聚会的春游中,我与娉——小学的班长,邂逅相逢。娉长我半岁,纤纤的身材,穿一身连衣裙,走起路来轻巧、优美,像一只翩翩而至的燕子。娉的天真、单纯和好奇心,有着村姑般的清纯,是一种自然健康的美,同时又透露着女孩子的高雅、端庄和窈窕。在我心中,娉是镇上最美的风景。在一次朋友谈论“选美”的话题中,由于我的极力鼓吹,娉得到一致的赞美,被我们私下授予小镇美女排名第一的桂冠。那时,娉是如此地充实着我的心灵。直到今天,当我将这段旧事置于灵魂的窗口透视,那段从春到夏的短暂时空里,在我生活中显现出亮色的,正是娉和诗歌。
    那时,我在区公所一个部门做会计拨算盘,八小时之外爱上文学,与读书和写作为伍。娉是镇上供销社职工,工资甚微,但她送我的书籍是我至今享用不尽的财富——在我的藏书中,其中一套上、下两册的《普希金抒情诗集》和一本《四五诗选》就是娉第一次赠我的礼物。多年来,它们随我迁徙奔波,总是不舍遗弃。我相信书中仍留存着当年娉包裹书皮时的指印,翻开书页,我仿佛感觉到娉那盈盈暗香的温馨——娉坚信我的文学天赋。那时,我便开始有作品在报刊上发表。每每有诗作发表,娉便会悄悄来到我身后,忽然给我一个甜蜜的奖励,分享那份收获的喜悦。有时,我装做不知道她的到来,待她走近却突然转身,将她吓一大跳——这让娉恼羞成怒,反赖我赔偿精神损失。当然,只是致歉的三个kiss罢了。
    有了收获小有名气后,也有被成功冲昏头脑的时候,不免会在朋友们面前高谈阔论口若悬河。这时,娉的眸子中就潜伏着一种忧郁,神奇地自眼神瞬间穿透我的心灵,使我不敢有半点忘乎所以。在我的创作没有新的突破而心情苦闷的时候,娉就牵手让我去乡间小路上游玩,她轻松俏皮的话语总能使我忘掉一切烦恼……在那段美好的日子里,我写下了《最初的歌词》、《秋天的印象》等组诗。其中一首《童年》的短诗,是娉最喜欢的:“在我永恒的记忆里 / 你天真地微笑 / 在我年轻的心中 / 你是星星之火燃烧 / 在我庄重的诗集上 / 你是一串美丽的省略号 / 在我的人生旅途上 / 你是永不枯萎的官司草”——娉吟诗的声音极为甜美,纯粹川音袅袅,不绝于耳。
    然而,就是这份稍纵即逝的美好情愫,却让我轻易地失去,并且永远与娉失之交臂。
    那是一个黄昏,我和娉像往常一样漫步在乡间小路上,清脆的脚步声叩响我心中的美好向往。突然,娉奇怪地问我:“我们真心相爱,是么?”我莫名其妙地点点头。接着,她又说:“今后不会忘了我,是么?”我的心猛地沉下来,急切地说:“怎么会呢?怎么能忘了你呢?”是的,我怎么能够忘掉她的一片真挚的感情呢。然而,糊涂的我,竟没有去揣测娉的异样的神情,更没有多想娉为什么会因为我的一句回答的话而失声流泪。那个夜晚,我们就那样静静地依偎在一起,感受着爱情的神奇与美丽。第二天,娉说出差便不见踪影。我似乎预感到什么不测,但竟傻乎乎的没有想到娉会离开我,而且是永远地离开我……
直到有一天,收到娉的一封信,我才如梦方醒:“……原谅我!忘掉我吧!答应我别来找我。你应当成为一个诗人,我会永远记得你的!”我明白了,娉压根儿就没有出差,而是在躲着我。拿着信,我飞快地往她家跑去,我想要告诉她,我离不开她,我甚至不要成为诗人也不愿失去她,可是……我简直不敢相信命运的捉弄和现实的残酷——娉生性的温顺和善良,使她无法承受不孝的罪名,不敢有违父母之命,嫁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城市。至此,自视清高的我终于明白,我的贫穷与地位平平,正是一切的根源。当我失魂落魄地走在雨中,我只是懊悔,我曾经对于世俗的偏见和一切旧势力是那样的不屑,然而,尚未正面交手,我就败得头破血流。我一介书生两手空空,用什么去做武器?我从心底痛恨自己辜负了一颗善良美好的心,在糊涂中享受爱情又稀里糊涂失去了爱,我不是一个真正懂得爱的人,不曾懂得娉的内心深处的痛苦与伤害……
    多年之后,当我回到小镇,走在故乡的路上,小路依旧人已离去。在皎洁的月光下,我将这故事第一次告诉了妻。妻不以为然地刮着我的鼻子说,这真有意思,就像你诗里写的一样。我哑然地笑了,不由吟诵起一首《给你》的诗:“我们在日出的东山相挨 / 却又在日没的西边失散 / 我永远缅怀黄昏的美丽 / 诗句把你的情意装满 / 既然  你在江之南 / 我在江之北 / 我不能终生把你相伴 / 但二十一岁为你写过诗篇”
不知不觉,我吟诗的腔调竟有些像娉当年吟诗的样子。虽然,我知道,初恋,再也牵不到娉的手。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