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文化的高贵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26日10:08 作者:祁人

    在当今,谈文学或者文化与市场经济联姻,似乎是一件时髦的事。
    其实,说穿了,对文人而言,经济无非是一个钱字。离了钱,恐怕谁都没法活,文人们自然也无法清高。问题是,在文化人中,总是有着两种极端:一者藐视谈钱,视钱为洪水猛兽,大有谈钱变色之态——其实,暗地里,他总是在抱怨某某报刊开给他的稿酬太低了,并发誓不再给这家报刊文章。因此,他口袋中总是满满的,不然,对别人之谈钱他是没法从鼻孔里“哼”一声的;另一者,过去为文化人,下海之后大抵已发财忘形,他的文化细胞都变成了“钱”分子,所以,口中吐出的也就只有钱了——因为他本质上已不是文化人,却仍以文化人自居。这两种人,恐怕都不配谈钱,他们对钱根本就没有切肤之感,钱只是他们借以显耀清高和富有的把柄。而真正的文化人,并不以谈钱为耻,因为他要找钱为生,所以他不忌讳谈稿酬、不忌讳写应酬文章、不忌讳与企业家联姻、不忌讳写报告文学、甚至不忌讳自己以身试海……但他骨子里是文化人的真性情,所以,即便他一穷二白,他仍要写文章;即便他富有百万,他仍要搞文化;因为文化才是他活着的形式。
    在市场经济的大形势中,文人们当然面临着选择。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时代已不复存在,就连李白当年行吟天下,以卖字为生尚不以为耻,况乎今朝文人,何不以为荣?文化人面对市场经济并不可怕,问题是如何摆正关系,怕的是一不敢试深浅,二有去无回。如果把它仅仅当作一种谋生而不是谋利的方式,在经济的海洋中,何不乘风扯帆看看风景或者下海一游,再回到岸边来抒情。到市场经济的大染缸中去试一试,也可借此检验自己是不是真文人的料子。
    经济是看得见也摸得着的物质形式,所以它注定有着巨大的诱惑力。文化则是一种无形的精神财产,一旦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就会显示它的高贵,经济便成为它的奴仆。只有当意识到这一点,文化人才不致为钱所困——每当我走过朝阳门地铁口,常常被一阵悠悠的曲子所打动,一位拉二胡的瞎子大爷总会使我想起阿炳的故事,使我不由停足聆听,并自然而然地掏出两元钱,轻轻的放在老人的面前——我想,这位老人尽管是在谋生,但他以心灵演奏的曲子,赢得的不止是金钱,还有心灵——而这正是艺术的高贵!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