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挺住就意味着一切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26日10:08 作者:祁人

    据悉,7月间,零点调查集团以“寻找诗情”为题,对北京、上海、广州、厦门、重庆等5市1500名市民的随机抽样调查,结果表明,诗歌已沦为最不受欢迎的文学体裁。
    于是,一种不祥之兆仿佛笼罩着中国诗坛。诗歌似乎又成为人们的热门话题。在这跨世纪的历史时刻,沉默经年的诗坛又将面临抉择:诗歌是否在沉寂中爆发,诗人是否在沉默中消亡?
    无庸质疑,中国是诗的王国。如果说中国历史是一部文学史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说中国文学史乃是一部诗歌史。在我们这个诗歌王国,诗人的桂冠从古至今辉煌了灿烂的历史;这桂冠,因屈原、李白乃使华夏文化在世界文化史上,闪耀出不可磨灭的光芒。然而不知缘何,在诗的国度里,诗歌开始被一天天地抛弃,诗人的桂冠一天天地黯淡。中国文人似乎已经默认了这样的法则:为了种种原因,我不得不放弃诗歌去下海捞金;为了种种原因,我不得不放弃诗歌去写小说;为了种种原因,我不得不放弃诗歌去写散文随笔。尽管诗歌曾经有过辉煌,曾经是诗人们的骄傲,也曾深受众多作家的宠爱,但当代文坛已今非昔比,文人们似乎什么都敢想敢做敢为,然似乎惟独没有了太白当年“千金骏马换小妾,笑坐雕鞍歌烙梅”的气魄。
    有人作过统计,在当代著名作家中,有相当部分是由诗歌创作开始走上文坛的,有不少的作家在小说散文创作的同时,也曾致力于诗歌写作。王蒙早些年潜心于诗歌创作,曾在《诗刊》、《星星》发表大量有影响的作品。贾平凹在《废都》之前,亦有诗作出手。而在当代成名诗人中,却已有多半转向了写散文与小说。因此,我们在常见许多著名诗人的散文、随笔或其他文学作品时,已很少能够读到使之成名的诗歌体裁的新作了。对此,当然不能言之不恭,然而这种能够触摸的现象,似乎也表明着诗坛的衰落。
    目前,报刊界的情况大抵如此:绝大多数报纸已少见诗歌作品,刊物的诗歌版面正在逐渐缩小,有的综合性刊物甚或宣布谢绝诗歌稿件;而像《诗歌报月刊》这样在青年中有广泛影响的诗歌刊物,竟难逃数劫,一度休刊;《诗刊》、《星星》等十余家公开发行的诗报刊已难满足诗人们发表作品的愿望;加之诗歌刊物发表作品周期长、稿酬低,等等,这些都是人们对诗歌热情锐减的原因之一。
    而与此相映,形成反差的是,民间有一批年轻的诗人,他们没有名气没有地位,因此便没有顾忌,始终以诗歌为生命,以民间诗报刊为阵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正在顽强地支撑着“诗歌精神”,形成了一道独特的诗歌风景线。据了解,全国现有民间诗歌报刊约300多家,涉足者达数十万之众。难怪有人感叹曰:中国的诗歌在民间。历史的汰选是严峻而又无情的,正是这样一批不可估量的民间诗人,正在或即将接替与淘汰那些已经抛弃诗歌或正在被诗歌抛弃的“诗人”,这些年轻而名不见经传的的诗人,必将成为21世纪中国诗坛的主力军,成为延续诗歌的命脉。
    鲁迅先生曰: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而当今中国诗歌的前途,延续着数千年悠久的诗歌精神,在当今时代既不易爆发更不会消亡,而将在沉寂中艰难地延续,如凤凰涅磐般再生。诗坛可以沉寂,但真正的诗人却不可以沉默。只要诗人用心去关注那些隐蔽于稻谷与麦地中的手执镰刀、锄头的底层农民,关注那些将双手伸入到城市高楼大厦地基中的建筑者们,关注每一个时代的伟大与不幸,诗人就必将在激情匮乏的年代,滋养着我们民族的精神,并且一代又一代人,繁衍不绝。
在世纪末,无论诗坛与诗人,挺住就意味着一切。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