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去了还要再去的大东北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22日10:03 作者:素素

  我有一个感觉,不论是旅行,还是开会,凡是我曾经去过的地方,我对它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它就成了我心里永远的风景。离开以后,只要读到关于它的只言片语,看见关于它的点滴画面,甚至是听到关于它的七嘴八舌,我就会莫名的激动和甜蜜。我想,人的一生其实不只有一个家园,因为类似于回家的那种情绪体验,在远离家园的地方也可以找到。虽然不那么浓稠,或许只有一丝的牵连,可它却十分确凿地占据着心里的某个地方。
   对于我,这只指一般的地方。它不包括东北。1996年,我曾经一个人背着简单的行李,在东北的原野和森林里游荡穿行。东北在我的生命里就成为另一种珍藏。它高高在上,它是一个庞然大物,我摸不到它的顶点,也看不清它的全部。我对它已经由爱而生敬畏。在我与它之间,我可能要走一生的路。不是遥远,而是深邃,神秘,无穷。
   在我的印象里,东北永远不会像江南那么热闹喧哗,也永远不会像江南那么雕凿匠气。东北就是东北,本色,朴素,疏朗,大而化之。树的面积,山的体积,地的方圆,水的深度,煤和石油的分布,不属于人造,而是天赐。上天随意划了几笔,这一切就给了东北。所以,它既没有小桥流水式的清秀和婉约,也没有小天井大屋檐那样的密集和拥挤。东北是一片让你大声喊叫、大口呼吸、大步流星的旷野。
  我一直想以我的方式为东北作传,我一直想找个人就东北这个题目跟我对话。最近,我接到了大连大学中国东北史研究中心主任王禹浪的电话,他说,他想约我去大连大学做客,约我去东北史研究中心做客。我说,我可以去做个旁听生吗?他说,我们一起搞课题吧。我简直有点乐蒙了。虽然走东北的那段日子已经过去许多年了,我的心又一次向它飞去。
   东北是一个概念。概念就是用来识别它是或不是,以及它究竟是什么,它与别处有什么不同。东北的概念,就是让所有的人看见东北的个性,东北的气质,东北的风度。让所有走近东北的人看见差别,看见异质,看见思想。东北有多大,思想的空间就有多大。许多人拒绝东北,其实是拒绝艰苦,思考或研究冷门的东北,的确是一件出力而讨不出巧的事情。
  东北是一个方向。人们如果直到今天仍然热衷于江南,热衷于中原,可能是一个旅游爱好者,而不会是一个旅行家。旅行与旅游的区别就在于去边缘,还是去中心。旅游者喜欢把自己交给熟悉,习惯于走别人走过的路,因为它没有风险。旅行家喜欢把生活搞得陌生化,把自己融入野地。东北恰恰给你一种在野的感觉。
  东北是一本大书。它首先是一本地理书,东北其实是一个方位名词,东北还有几种或明确或模糊的叫法,比如关东、关外、边外、北大荒、白山黑水、胡地、东北夷……等等。其次是一本历史书,这一方水土养了一方特殊的人种,善骑射,善掠夺,无数次入主中原,无数次将中国历史改写。再其次是一本风俗文化的书,木帮文化,人参文化,淘金文化,土匪文化,火炕文化,二人转文化。每一种,都来自于原始,来自于民间。
  东北是一个情结。起码对我是这样。我对东北的了解仅仅是一个皮毛,我对东北的叙述仅仅是一个开始。这一生,我可能会无数次地走向它,走向它的细部,走向它的深处。它太广袤了,它让我未知的东西太丰富了,只有这一生,绝对走不到它的尽头。可它却会就此让我迷恋一生,并决定我这一生的走向。
  一个人知道自己应该奔向哪里,知道自己属于哪里,这很重要,也很幸运。因为这世界值得去的地方太多了,这世界诱惑你的东西也太多了,可是一个人如果总是在路上漂泊,总也不能抵达目的地,这种行走方式和姿态虽然可以被当作一种审美对象,但这绝对不会是一个人的真正用心。
  人生是一种寻找。我找到了东北。今生今世,它可能永远成为我去了还要再去的地方。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