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裸体聚会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18日15:40 作者:乔叶

  因为家里的暖气不好,所以,到了冬天,依旧得到公共浴池里洗澡。离家最近的浴池名叫“清雅浴”,起得很有诗意,想来这家该有一个淡美的女孩子吧。若是没有,起码也该有一个怀着这种淡美心情的人。
  浴池分大间和单间两种。大间也很干净,白色的瓷砖浑墙到顶,脚下是雪一样的镂空防滑板。淋浴被一个一个隔开,每个人都很自由,但又随时可以交流。单间也许更好,不过我从没来洗过单间。我喜欢在大间里,倒也不是贪图省那几块钱,我只是喜欢看大间里有那么多的人。看着那些人,感觉很特别。我想,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样一个地方更真实更可爱的了。
  是因为大家都在裸体么?
  刚进来两个女孩子,把东西放在浴床旁白色的木桌上,然后,松开头发,又把它高高地挽在头顶,再一件一件地脱去衣服。她们的身体是修长的,却又处处透着饱满的光泽。阳光打在天井的玻璃上,又折射到她们的身上,使她们的皮肤看起来晶莹剔透,如无暇之玉。我常常怀疑她们来洗什么,因为她们看起来是那么干净。她们边脱衣服边唠叨:“脏死了 ,脏死了。”神秘地互相告诉着:已经多久没有洗澡了。她们笑着安顿好衣服,换好拖鞋,快速地向里面跑去,急促的脚步声含着几丝娇气,仿佛在说:冻死我了!冻死我了!
  做这一切的时候,她们不看别人,仿佛是有些羞怯,我觉得更象是一种骄傲,似乎她们清楚地知道,她们的身体是其他任何年龄段的女人不能比较的,她们就是黄金期。而其他的女人也真的只有看她们的,看着她们一溜烟儿地跑进去,再慢慢腾腾地做自己的事。
  淋浴下面是另外一一幅温热的情形。如果有的地方水声落得沉重,那一定是有少妇带着孩子在洗。小小的孩子坐在红色的盆里,用肥皂盒舀着水嬉戏,他不断地把水倒进地板的镂空处,仿佛在测量那黑洞洞的地方到底能盛多少水。偶尔,他也会趁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舀些水递到嘴边,想尝一尝水的滋味,被母亲发现了,自然会斥责:“怎么能喝这种水?你倒知道用这种水来洗肠子!”一边蹲下来,停止他的自由活动权,给他上上下下地搓几下。孩子又开始就近嬉戏母亲的身体,他一边摸着她的乳房一边做出要吃的调皮模样,母亲也笑了,骂道:“你吃,你吃,你这没皮没脸的傻瓜瓜!”
  年轻人都站在淋浴下,池里的只有老人。她们小心地坐在池里的座道上,不时用毛巾往身上撩水,她们常常不怎么说话,在这水里本身就会让人有一种舒适的疲乏,在年轻人的喧闹中,她们就更沉静了。她们满是皱纹的身体泡在水里,透过水的波光,皱纹似乎也含糊了很多,而蒙蒙的水汽淡淡地遮盖在她们的脸上,宛若摄影上用的揉光纸,使她们的老也有了一种朦胧的美。一会儿,就有年轻女子过来问:“妈,要不要搓背?”然后小心翼翼地扶她站起来,出了池,躺在宽大的革皮床上,给她仔细地搓起来。
  也有十来岁左右的少女,身体还是那么瘦薄,她们看着左右晃动的丰满身体,眼神里常常会闪过一丝不知所措的迷茫和好奇。我将来就会和她们一样么?不知道她是不是这么在想。在一边挫着的时候,如果碰到有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她们会下意识地转过身去,不让那目光接触自己最敏感的正面。她们象小鹿一样,在一个最轻微的细节上都容易受到惊吓。
  在这里,单纯得似乎只剩下了身体。
  在这里也会经常地碰到熟人。两个熟人在这里见面似乎和在街上见面不太一样,在街上见面大都会聊聊对方身上的衣服,而这里没有衣服可聊,又总不能聊对方的身体,只好笑笑,说些可有可无的话,如“你也来了?”再聊多些,也至多是聊聊头部的器官,如“你的脸上怎么有痘,”“头皮屑是越来越多了。”年龄相当的女人大多是要暗暗比较一下自己和对方的身体的,可又不能盯着看,只好在说话的空隙间飞快地浏览一眼。等到对方不注意,转了身去拿东西,比得才会有些从容。然后在心里告诉自己:明天就得计划计划怎么减肥了。若是也彼此认识对方的丈夫,照例也会问候两句,然而一边问候一边忍不住要想:那男人就是整日和这个身体亲热么?想想对方大约也在这么想自己,脸就红了。似乎自己窥到了人家最深处的一半隐私,而人家也窥见了自己的。不过脸再红也没什么表现,浴池里的脸,个个都是红的。
  不时地有人进来,也不时地有人出浴。出来的人一身的水珠,在明亮的光下,象是披挂着一身小钻,灵动极了。坐在浴单上,赶紧穿上衣服,然后用毛巾绞干头发上的水,再细细地梳理好,就可以静下来休息一会儿,看看别人重复自己刚才的这个过程。老人出来的时候是一步一步,极缓的,有的有女儿在一边招呼着,穿衣就轻快些,有的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在穿套头内衣的时候,内衣往往在背部卷成了卷,得很吃力地才能拽下来。穿好衣服之后,她会长长地喘息几声,仿佛完成了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我曾经帮几个老人拽过这种衣服卷,有的连声说:“谢谢,谢谢。”有的只是羞愧地笑着,似乎是在自我解嘲,又似乎在讷言中隐着深深的自卑。也有泼辣豁达的,她们是大声声明:“老了,真的是老喽!”
  小孩子穿好了衣服往往就会乱跑,免不了就撞上了刚出浴的人,那人也来不及理论,只顾着跑去穿衣,只有孩子在开心地笑。被撞的人也边穿衣边笑。我从没见过一个为这种事情生气的人。大约刚刚洗过澡的人是最温柔的吧。
  在浴池的出口出有一面镜子,边上放着一个栓在钉子上的梳子,女人们走过镜子的时候,总要停一停,再整齐的头发也要梳两下,才会出门。这把梳子梳过的头发都是洁净的,所以,我不用看就知道,那把梳子有多么清香。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