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 相关作品

《东藏记》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6年12月28日17:25 作者:宗璞

  1938年夏,明仑大学搬到昆明。孟家住地周围是一片腊梅林,若花园一般。澹台勉的电力公司也迁到昆明远郊的小石坝。这天是吕素初四十五岁生日,特地请两位妹妹全家来聚会。素初的丈夫严亮祖是滇军的一员猛将,在台儿庄立过战功。他有一妾荷珠,性情古怪,救过亮祖性命,在家中颇有地位。姊妹三人谈论家事,说起爹爹很久没有信来。碧初想起临别情景,十分不安。酒席间接到北平来的电报,方知吕老人已经辞世几个月了。
  孟家到郊外祭奠吕老人,弗之以酒酹地,碧初痛哭失声。峨、嵋、小娃都给公公献了祭礼。回家的路上遇到日机轰炸,嵋和小娃被震昏。他们在腊梅林的家也被炸毁,碧初感到是爹爹救了他们。小娃问我们的飞机为什么不来,弗之无言以对。孟家临时安置在大戏台,秦校长认为敌机轰炸频繁,还是疏散到乡间为好。弗之说文科研究所已在东郊龙尾村找到房子,自己家也准备搬到那边。
  明仑师生已习惯了空袭威胁下的生活,每有警报,他们便走到城外,在山坡树下继续上课。子在一次空袭中险些中弹,为庆祝大难不死,她在冠生园点心店请客,意外地遇到了老朋友麦保罗。
  孟家搬到了龙尾村,与中文系钱明经家隔街而望。钱太太郑惠(木元)过来闲坐,说起钱明经婚外有情,自己早想离婚。钱明经极其聪明,可兼作学者诗人、商人、考古专家,且通世故人情。学校有两个教授名额,钱明经正在争取。做通了中文系江教授工作,又琢磨如何打点甲骨文专家白礼文。这白礼文堪称奇人,虽有些古怪爱好令人难以容忍,学问却无人能及。不待钱明经说明来意,他先自抽足了鸦片,再大骂一阵老蒋。听说钱明经想当教授,又狠狠奚落他一番。钱明经连激带捧,拿下白先生,得胜而逃。
  嵋因身体不好休学在家,和小娃一起读书写字。小娃喜欢画各种各样的飞机,还在梦中和敌机周旋。嵋隔日要去落盐坡医生家打针。医生家的新邻居是一对犹太夫妇,两人年龄相差很大。那丈夫自称姓大米的米,说话竟是山东口音,把“人”说成“银”。他们是从德国逃出来的,米太太险些死在途中。嵋回家正遇弗之从学校回来,有挑夫跟着担来一担米,是工资的一部分。嵋一边告诉米老人的事,一边挑拣米里的肉虫。
  卫葑和凌雪妍历尽辛苦来到昆明。卫葑离开北平后去了延安,在那里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经历。听老同学交通员李宇明讲述了吕宅和凌宅的变故,卫葑下决心把雪妍接来。吕香阁早已厌倦了吕宅没有色彩的生活,和雪妍一起离开了北平。雪妍一路上领教了香阁的心机。李宇明把她们送到河北的一个小山村,等待接应时,香阁不告而别,跟着房东的儿子做小买卖去了。雪妍在晋冀交界处一个小店与卫葑会面,他已被派回明仑大学开展工作,两人又一同转往昆明。见了弗之碧初,说起别后经历和吕老人逝世情况,禁不住泪眼相对。他们的家安在芒河边的小村落盐坡,与犹太人米先生米太太为邻。
  1940年,抗日战争愈加残酷,知识的传授和人格的培育从未中断。峨、(王玄)子等大学毕业了,在毕业讲演会上,孟弗之鼓励同学们建立胜利的信心,在将来的工作中尽伦尽职。只要文化不断绝,中国就不会亡。建国的道路可以探讨,去延安也是可以的,无论怎样都要对得起父母之邦。
  峨的同学仉欣雷对峨心仪已久,峨的偶像却是青年教授萧子蔚。(王玄)子与麦保罗的恋情进展顺利,保罗已经求婚。(王玄)子说嫁到地球那面去是件大事,要好好想一想。她选择的工作是在省政府当翻译,认为这是为抗战出力。
  弗之一家搬到宝台山上,居住条件有所改善。峨在电台找到工作,住在城里。碧初的身体一直不好,家务大多由嵋料理,后来又请了一个帮工的姑娘。宝台山上花木葱茏,弗之常倘佯其间,得到不少活泼的思想。
  一天,钱明经正和弗之谈诗,一对陌生夫妇来访,是刚从英国回来的古典文学专家尤甲仁和妻子姚秋尔。两人谈话中随时夹带英文,旁征博引,谈笑风生。钱明经就《诗品》提出几个问题请教。尤甲仁举出的都是别人的看法,倒是条理清楚。钱明经心里立刻把他打了折扣。
  庄卣辰一家也来探访,他们轮流骑一匹小黑马。这个中西合璧的家庭气氛融洽,庄无因与继母玳拉、异母妹妹无采相处和睦。嵋见了无因有些矜持,无因只笑着看她。
  开学前,白礼文来到孟家,说是有位土司请他去讲学。弗之劝他与主持中文系的江商量。白礼文忽然闻到炖肉香气,遂留在孟家吃过晚饭,尽兴而去。开学后,白礼文果然不来上课,江大怒。钱明经顺理成章地接替了他。
  澹台玮一直在重庆读书,这时也来昆明上大学。他先到大姨妈家拜望,认识了表妹慧书的同学殷大士,两人十分投缘。慧书告诉他香粟斜街的吕香阁来过一趟,借了一笔钱去。玮玮又去看望了三姨妈一家,随后搬进学生宿舍。(王玄)子来找玮玮,说起要和保罗结婚,可又常常觉得他很模糊。姐弟俩在绿袖咖啡馆与保罗约会,发现咖啡馆的主人竟是吕香阁。
  玮玮在学校里遇到庄无因,两人互诉别后情况,紧急警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殷大士钟情玮玮,常以各种理由来找他。殷家不同意他们来往,把大士送去重庆读书。玮玮怅然若失。
  江昉和弗之议论时局,认为珍珠港事变发生,战争局势好转,内部的问题渐渐显现。贪污腐败,发国难财,历史像是快到头了。卫葑、雪妍来看望生病的碧初,讲述了邻居犹太夫妇的悲惨故事。我们逃出了北平,还有打回去的希望,他们竟然没有祖国,只能流浪漂泊。
  离校一年的白礼文给弗之来信,表示要回来教书。过了几天,本人突然出现,坐在弗之面前,轮流脱下两只鞋,在椅子腿上磕灰。说明一要找个住处,二要找个饭碗。弗之帮他找了住处,饭碗却难解决。聘任会一致反对聘任白礼文,认为个人性情可以容忍,轻慢学生的行为不可纵容。白礼文闻之大叹,悄然离开昆明,不知往何处去了。
  香港沦陷时,财政部长把运送文化人离开香港的飞机用来运狗,引起学生们的愤怒,组织了游行示威活动。已在重庆工作的仉欣雷来昆明办事,遇到参加完游行的嵋和玮玮,向他们打听峨的情况。
  峨正在酝酿着一件壮举,去向萧先生说出自己的心。她在萧子蔚居室外徘徊许久,终于进去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萧子蔚深感意外,温和地告诉峨他虽然没有结婚,早有一个心心相印的爱人。峨其实知道那是钱太太郑惠(木元)的姐姐郑惠(木元),只是不愿意把它当成事实。萧子蔚感到了峨的绝望,劝她千万不可轻率行事。
  峨夺门而出,恍惚中遇到仉欣雷。轻易地接受了他的求婚。这时峨只想毁了自己,无论什么要求都会接受。仉欣雷提议去龙尾村拜望双亲,不想在路上因躲闪军车落崖而亡。峨遭受双重打击,昏了过去。醒来后她告诉碧初自己已和仉欣雷订婚,要去报上登一个启事。碧初询问详情,峨只是哭。过了些时,她去了大理的植物研究站。
  (王玄)子也在为自己与保罗的关系烦恼。两人都是真心,却常为小事争论。有时觉得对方是个玻璃人儿,有时又很难沟通。一次舞会之后,她想和保罗独处一会儿,保罗却要带同路的吕香阁一起进城,(王玄)子很觉无趣。这时竟有富商朱延清托荷珠说媒,想娶(王玄)子作续弦夫人。(王玄)子又生气又伤心,觉得自己真是老了。一天走进绿袖咖啡馆,见吕香阁和保罗正谈得热烈。保罗解释说香阁要扩大咖啡馆,想向他借钱。(王玄)子并不追问,平静地与保罗分手。
  尤甲仁学贯中西,在中文系和外语系同时开课。夫妇两人茶余饭后常对身边人事说长道短。峨的订婚启事、美国教授夏正思年轻时的恋情、萧子蔚的独身,都是他们的热门话题,议论之后还要设法传递,而不管别人是否受到伤害。他们在绿袖咖啡馆与吕香阁闲聊,把得来的素材加以创造,编出了凌雪妍和李宇明的感情纠葛。雪妍无意中听见姚秋尔给别人讲这个故事,伤心之极,又不知怎样向卫葑诉说。
  国民党宣传部门的一个重要人物来明仑讲话,强调领袖的脑壳是最优秀的,抗战大业、建国宏图都要靠蒋委员长的脑壳,引起学生们的愤怒和嘲讽。学校对此不加干涉,又引起当局对学校的不满。孟弗之分析宋朝腐败问题的几篇文章,也被认为是攻击中央政府。
  孟弗之因为阻拦伤兵无礼被打伤,随后又得了斑疹伤寒。碧初只得变卖首饰,为弗之治病调养。一天傍晚,几个军警模样的人将弗之带走,又莫名其妙地送回。碧初和嵋为他担心,弗之自问心中无愧,并不深究。严亮祖即将出征,带了女儿慧书前来拜望。他说军人总要做好阵亡准备,慧书就托付给三姨妈、三姨父了。
  凌雪妍身怀六甲,临近产期。在期待中,她还时时想起分别四年的父母,不知他们在日本人的逼迫下又做了些什么。她在碧初照料下生下一个男孩,嵋给他起名阿难,卫葑又加上雪妍的姓,叫做卫凌难。卫凌难哭声嘹亮,米太太称之为英雄齐格弗里德的号角。一天卫葑进城办事,雪妍到村口芒河边洗阿难的脏布片。水涡旋转,她感到头晕,站起时身子一歪,便无声无息地滑入水里。卫葑回来,家里只剩婴儿卫凌难。他赶到河边大声呼叫雪妍的名字,回答的只有水声。
  战局变化,空袭渐少,疏散到郊外的人家陆续返回城里。孟家也搬回了腊梅林,仿佛离北平近了一步。返城不久,恰逢明仑校庆,先生们携眷参加。秦校长讲话说已经有同学参加了远征军,直接为抗战出力。无论时局如何,学校都要努力培养合格人才。嵋、小娃和无因、无采等聚在一起聊天,又听无因讲解相对论。无因念的物理系,明年毕业,嵋觉得他很神气。小娃特别拉住航空系的教授,讨论一阵造飞机的事。
  严亮祖出征在即,家里却乱成一团。吕香阁有意亲近亮祖,荷珠醋意大发。亮祖对这种事本不认真,这时却赌气非娶香阁不可。素初心如止水,无动于衷。倒是慧书忧心忡忡,多方劝解,亮祖方才作罢。
  子经常去看望无母小儿卫凌难,做些照料的事情。一天,卫葑意外地来到她的住处,说自己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想把孩子托付给她,又担心这会影响她的前途。(王玄)子含泪说自己还不至于嫁不出去,而且有能力照顾好阿难。卫葑十分感动,他从来对(王玄)子就有好感,也想过向她求婚,但觉得她应该有更好的选择。他是要为理想奋斗的,却不情愿把心里对生活的爱一并交出。后来有人给卫葑作了总结:他信他所不爱的,而爱他所不信的。
  1943年,中国军队在各个战场对日军的抵抗均告失败,百姓争向川滇逃难。桂林、柳州失陷之后,人们更感到腹背受敌。嵋考上了大学,庄无因送她自制的贺卡,几朵野花簇拥着“为你高兴”。嵋把贺卡收进抽屉,不愿别人看见。玮玮和嵋议论有同学参加远征军的事,又说学校可能还要搬家。他们互相望着,不知道还能搬到哪里。
  果然,开学不久,为了躲避战争,有一个更适合的教学环境,学校再一次提出迁校计划。同时,教育部决定征调四年级学生入伍,到滇西、滇南战场服务。战争一天天逼近,大家心头沉重。学校搬还是不搬,搬到哪里,教务会一时难以决定。数学系教授梁明时含着泪说,我们最好去一个地图上没有的地方,让敌人找不着。这话像一柄剑刺在每个人心上:我们简直没有生存之地了秦校长环视大家,声音呜咽,一字一字地说:无论搬走还是留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决不投降!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