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重点推荐 >> 正文

带着朋友和机器人上月亮散步(4)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8月24日09:23 来源:虎嗅

  泰尔敞开怀抱接纳新事物,他的朋友们对此评价是知识分子的古怪性格。艾伦·马斯克(Elon Musk)离开PayPal后创建了私营太空公司SpaceX(主要制造低成本的火箭和太空飞船)和电动汽车制造公司Tesla,他对泰尔的评价是,“他 从不墨守成规。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像他这样拥有不受限制的批判性思维。大家不是通过类比思考就是随大流。泰尔更喜欢以第一性原理来看待事物。我也是一个自由 意志主义者,但是泰尔是一名更加彻底的自由意志主义者。”

  不过,在个人性格上,泰尔有些缺陷。他像一个早熟的少年,总是对世界充满着不安。有一位认识他十多年之久的人说,“他非常理性,我不知道他对于人类 感性情感的重视程度。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有任何情感表露。感性确实不是他人格中最为发达的一部分。他身上有很多矛盾和冲突的元素。” 他既是同性恋者,又是一名基督徒,这两个事实他不会在公共谈话中透露,也不会在私下里说起。虽然他喜欢和人竞争,但是他却很讨厌冲突。身为PayPal的 CEO,他通过授权的方式避免了人员管理过程中的人际摩擦。他雇佣的人都是思维相似的朋友,因为他认为人与人之间要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实在是太难了。

  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是泰尔的另一位朋友。雷德和泰尔也是斯坦福的校友,那时候俩人就在财富创造中个人和社会哪一个更重要展开过辩论。泰尔常常引用撒切尔夫人 的一句话,“根本就没有社会这样的事物,有的只是独立的男人和女人们。” 霍夫曼比泰尔更左倾,反驳道,财富组成社会的结构。1997年,霍夫曼把自己信仰的这种社会理念付诸实践,推出了一个在线交友服务SocialNet,泰 尔称之为“第一家社交网站公司”。虽然用户最终接受了这种虚拟的在线身份,但是大部分人并不想以这种方式在线联系。后来,这个模式失败,霍夫曼随之加入了 PayPal董事会,成为公司对外关系副总裁。

  2002年,PayPal 被eBay 收购,泰尔开始涉足投资领域。他设立了避险基金Clarium Capital Management ,自己私人注入了1000万美元。2004年夏季,霍夫曼(那时候他刚刚创建LinkedIn)和硅谷顽童肖恩·帕克(Sean Parker)把泰尔引荐给了扎克伯格,当时扎克伯格正在为Facebook寻找主要投资人。泰尔总结,在大部分同类公司都失败的情况 下,Facebook却成功了。他觉得,这笔投资可以算是自己对朋友霍夫曼哲学争论上的让步。“尽管如此,我仍然坚持认为,如果一个社会被极权主义统治, 或者极权主义统治一切的社会是病态的。如果我过去就是一名彻底的自由意志主义者,那么我不会投资Facebook。”

  Clarium就像是一颗坠落在对冲基金领域的陨石。泰尔和同事们开始实践逆向投资的理念,当其他人都在抛售的时候,他们购买了日本政府债券,当其 他人都能源业时,他们却大量买进,因为认为石油资源正要耗尽。他们还发现了美国房产市场日益增长的泡沫。2008年夏季,Clarium资产超过70亿美 元,六年之内增长了七倍之多。泰尔在投资业界名声鹊起,被誉为投资天才。同一年,美国自由意志派杂志《Reason》采访了泰尔,“我乐观的相信,即使政 治是反自由意志主义的,但是这正是世界变得更加自由意志主义化的体现,可能它只是事物变得更好的体现。”2008年9月,Clarium把大部分的业务转 移到了曼哈顿地区。

  也就在2008年9月末,金融市场崩溃。Clarium基金开始亏损,逆向投资成为泰尔的敌人。他一直在买进股票,因为他相信会有国际资本介入来稳 定全球经济,可是股票却一路狂跌。2009年,他卖空股票,后来股票却上涨。投资人开始收回投资。一些投资人开始抱怨,虽然泰尔有不错的点子,但是却不会 把握时机,也不会处理风险。甚至有一名最大投资人说Clarium基金就像是为了泰尔搞个人崇拜而设立的,里面的员工都是一些年轻的文化人,他们敬畏老板 泰尔,模仿他的政治主张、国际象棋下法,以及像他一样鄙视电视节目和体育活动。Clarium继续痛失血本。2010年中期,泰尔关闭了纽约办公室,把 Clarium搬到了旧金山地区。这一年,Clarium市值只有3. 5亿美元,其中2/3属于泰尔本人,这也是他所有的流动资金。“Clarium对于泰尔来说是公司也是家。他十分善于和人竞争,在2008年夏季差一点就 跻身于世界级别的对冲基金领域,成为约翰·鲍尔森(John Paulson)这样的对冲基金大师一样的人物。不过,很可惜他错过了,”泰尔一位同事如是说道。

  泰尔第一次遭受职场上的失败,但是他却坦然处之。他没有因为失败而搅乱整盘棋局。不过,随着个人财富的减少,泰尔开始秉持一种悲观论调,那就是科技 发展速度正在逐渐放缓。他开始相信,没有新的技术革命,全球化进程将会放慢脚步,这将会导致更多冲突和矛盾,可能会是世界范围内的冲突。

  泰尔和帕克以及其他四人一起经营着一家Founders Fund基金,此外,泰尔全身心投入力量到几个有风险的项目上,这些项目与其说是为了经济回报,不如说是为了乌托邦似的梦想。他还注资在纳米技术、外太空 探索和机器人研制上。他成为奇点研究所(Singularity Institute)的主要捐助人,这个智囊团机构由他朋友尤德考斯基联合创办于2000年,之所以注资于这家公司是因为泰尔相信,比人类更加智能的电脑 将比其他任何技术都能更快速地提升人类的生活。一直以来,这家机构致力于打造一种机器,这款机器可以制造比本身版本更加智能化的机器,同时也确保这种智能 化爆炸技术能够“对人类保持友好”。泰尔还为Methuselah Foundation投资了350万美元,这家机构致力于抗衰老研究。他是海洋家园协会(Seasteading Institute)早期捐助人,海洋家园协会是一家基于自由意志主义的非营利性机构,由Google前工程师和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孙子创建于2008年。Seasteading意即海洋家园,是指在漂浮在国际水域的新国家,住在这个水上社区的公民可以不受任何国 家法律法规的约束。此举的目的是为了创生一个极简主义形态的政府,以此刺激现存的社会政体在竞争的压力下进行改革。泰尔对这个点子很着迷,并且为此项目捐 助了125万美元。

  对于科技正放缓发展步伐,泰尔的答案是,那些企业主力量太过单薄,也过于鲁莽,被发展的憧憬蒙蔽了双眼,以至于忽视了了无知大众的需求。2009 年,泰尔在卡托研究所网站上发布了一篇文章《论一名自由意志主义者的养成》(The Education of a Libertarian)。他写道,“在我们这个时代,自由意志主义者伟大的任务就是逃离政治的所有束缚形式,从极权主义、原教旨主义到盲信的所谓社会化 民主…目前我们正处于技术和政治殊死搏斗的时代…世界的命运取决于某个人的努力,取决于某人是否建立和传播自由主义的理念,让这个世界更好地适宜于资本主 义发展。显而易见,这里的“某人”是指谁。

  这是硅谷一个平常下雨天,泰尔身着风衣和牛仔裤,驾着深蓝色的奔驰SL500,正在101国道和海湾之间寻找着某个工业园区。他要找的地址是一家致 力于抗衰老研发的叫做Halcyon Molecular的公司。泰尔是这家公司最大的投资人和董事会成员,此刻他开车前往此处,可是并没有系好安全带。“我总是在系还是不系安全带上摇摆不 定,”他说道。

  我问他为什么会犹豫。

  “心中就像有两个小人在打架,赞成一方认为系上安全带会更安全,反对一方则认为,如果不系安全带将会更加小心的开车。”他来了一个左转弯,然后系好了安全带。他说,“经验告诉我,如果系好安全带,同时也小心地驾驶,那是最为安全的,我是认同这个观点的。”

  泰尔讲述了他第一次意识到死亡的故事。虽然这件事发生在他9岁时,可是这件事如同发生在今早一样历历在目,那时候,他正坐在父母在克里夫兰公寓里的 牛皮地毯上。他问父亲这些地毯是从哪儿来的?父亲告诉他是取自于牛身上。他问,牛怎么了?父亲答道,牛死了。他又问,这是什么意思?死亡是什么东西?父亲 告诉他,所有的牛都要面临死亡。所有动物和所有人类都要死的。“那是一个非常非常郁闷的一天,”泰尔回忆道。

  他从来没有停止过烦恼。甚至成年后,他对死亡还是无法释怀,或者对他所谓的每个人都将无法避免死亡的想法无法释怀。泰尔认为,对于数百万人来说,接 受死亡的必然性意味着必须忽视和刻意遗忘它,这是民众自己发展的一套生存哲学。泰尔把死亡看作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越早解决越好。在现有的医疗研究水平 上,他希望自己能够活到一两百岁,这是他在综合考虑现在最长寿命可能性折中后的结果。

  2010年,他在Founders Fund的另一位朋友兼合伙人卢克·诺斯克(Luke Nosek)告诉泰尔,有一家生物技术初创公司正在进行一项研究,即通过一种方法利用电子显微镜读取整个人类基因组DNA排列顺序,其发展前景是让医生快 速地了解患者基因组成,而成本只需一千美元。Halcyon Molecular公司的目标就是彻底改善遗传病检测和治疗的质量,泰尔决定通过Founders Fund为其进行首次注资。他注意到Halcyon年轻的科研者们充满了天份和热情,因此当他们问他是否能够提供5万美元注资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为 Halcyon第一轮融资投入了50万美元。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