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重点推荐 >> 正文

带着朋友和机器人上月亮散步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8月24日09:23 来源:虎嗅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2年还剩1/3,但是基本上可以断言说,我已经读到了今年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年度文章。这就是《纽约客》杂志在2011年年底采访风险投资人彼 得·泰尔(Peter Thiel)写成的文章《No death, No taxes》(《没有死亡,没有税赋》)。他在其中表达了不少对“互联网重要性”的大胆质疑,很有力量,也非常值得我们互联网人思考。比如,Thiel认 为iPhone比之当年的阿波罗计划简直是小玩意。他又遗憾的认为,我们现在所处的信息时代,信息化创造的工作岗位不够多,没有从根本上革新制造业,也没 有大幅度提高生产效率,以致于在虚拟世界里的发明创造,都不能代替现实生活里的技术进步。

  Thiel有所怀旧,他认为美国的五六十年代是一个科学想象力痴迷的黄金年代,无数的科幻小说激发人们无穷的想象力,那是《杰森一家》和《星际迷 航》的年代。正是因为人们敢想,科学思想与工程技术受得广泛推崇,才让美国科技与教育都有很大进步,反过来也大大改善了人们的生活。Thiel认为,美国 对未来的热情,是从1973年石油危机起开始消退的,自此,美国陷入泥潭,技术发展开始减缓。

  “从我们不再创造伟大的科幻小说就能看出,我们不再热情地构思未来。现在的科幻小说,要么讲科技不管用,要么讲科技被坏人利用。1970年的《年度 25篇最佳科幻小说集》里的故事都是‘我带着朋友和机器人上月亮散步’,而2008年的却变成了‘银河系联邦是原教旨伊斯兰政体,人们靠追踪和毁灭行星取 乐’。”

  Thiel的核心观点是,互联网的重要性虽然不言而喻,但是它创造的价值对整个现实经济来说,是不足够的。它对人类生活水准的飞跃提高,也并没有像 20世纪前半叶的车间流水线、摩天大楼、飞机、个人电脑都来的更为有冲击力。而他最为悲哀的是发现,美国人丧失了对未来的热情,他觉得美国人只满足于零碎 渐进的技术发展,而忘记了真正的技术革新有多么的波澜壮阔。

  “曾经,我们想要的是飞行汽车,但现在,我们却把140字限制当成宝贝(Twitter)。”

  这是一句多么刻薄的话,但是却不得不承认是有力量的,不是么?我们姑且不去争论互联网与工程科学相比,它们彼此给世界带来的价值孰大孰小。然而,有一点,我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到:人类的想象力对我们的社会发展有多么的重要!

  由此,我也陷入很多思考,发散了几个问题,有的只是提问,有的我尝试着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希望能抛砖引玉,一起思考:

  一问:在中国这个山寨互联网的世界,创业者们,敢不敢有自己的想象力?

  中国是一个从来不缺乏想象力与创新精神的国度。历史上只要在稍微开明的王朝,这个国家无论在科技还是在文化上的创造力都是惊人的。即使是近三十年, 以科幻小说为例,1978年这个国家刚刚从文革浩劫中恢复过来,3月“全国科学大会”召开后,中国的科幻小说瞬间进入蓬勃喷发状态,在1978年到 1980年短短3年间,至少出现了30种专业科幻刊物和报纸、200百多种文学期刊、近180种科普期刊,中国一千多种报纸都在竞相发表科幻小说,每年都 有成百上千的原创作品问世。可惜好景不长,1983年的“清污”运动将最代表国人想象力的科幻小说顷刻打入谷底,至此一蹶不振。

  联系到互联网。中国互联网的先天发展就是从模仿开始,这点不必讳言。但是互联网发展至今,中国的创业者与投资者们越来越多的发现,一味的模仿已经完全失效了,如果只是停留在照抄别人的产品模式是绝难成功的。

  创业者不必纠结于抄袭,好产品不是抄出来的,是年复一年运营出来的,是月复一月持续迭代出来的,是日复一日细节精益出来的。有抄袭一时的勇气,更需要有经营一世的决心!

  80后、90后乃至00后对于中国互联网的适应程度、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新的机遇,给我们越来越大的一个启示:这是一个验证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无穷想象 力的最好机遇。可是很遗憾的是,在App Store中国区的大量类别产品中,在各大安卓生态的的大量应用市场中,我们鲜有发现充满想象力的产品。有些在需求的把握上很有想象力,但是在产品的研发 创新上令人不敢恭维。

  二问:互联网大公司与不断新兴的创业者,未来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生态关系?

  横亘在中国大量初创团队面前的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是,中国的几大互联网公司来复制、抄袭你时,你怎么办?其实,从天使湾自身投资的角度来讲,我们从 来不问创业者这个问题。对于刚刚初创的团队来说,这些问题不是你该思考的问题;而等你真的被大公司盯上的一刻,你的创新价值已经基本上得到了承认。世俗点 说,到此阶段,无论你的声誉还是成就都已经得到了体现,又何怕之有?

  仔细去观察,中国互联网至今,有多少款真正原创充满想象力的互联网产品是被大公司山寨整死的?再问,多少初创公司在开发一个产品时,不也是不断剽窃大公司一些不为人知小产品、小创意,甚至直接剥离一些UI设计和前端代码的呢?

  对于山寨问题的看法,是考验一个初创团队成熟度的问题。而最重要的是,所有的这些都是问题的表面,因为最大的本质是:我们的初创团队里,有多少人开发过让用户记得住的、有想象力的产品?

  还有人说,中国大公司缺乏收购并购的格局,然而,有多少国内的小公司又有别人收购的价值?真正有原创性的革新技术吗?有真正极具想象力的好产品?有真正某一细分领域不得不服的渠道优势?有能力足够强悍的一支团队?

  对这第二个问题,我的答案是,市场应当会有大量小而美的公司独立存在,在总量上可以跟大公司抗衡,因为创业有太多需求与细分领域需要这些小公司去满足。在天使湾内部的一次交流分享中,我们一个项目的创始人的一段言辞我也很认同,引用于此:

  “如果既有格局的这几家互联网大公司是高山的话,那么大量不计其数的初创公司就是从各个山涧流来的小溪,他们汇聚一处,抱团而自成湖潭,当小公司们持之以恒,用自己的想象力不断构筑自己的市场,一天天不断成长,终归一日也可以水漫金山。”

  三问:如何让互联网更具穿透力地贡献出它的价值,还原互联网的工具面目?用互联网思维改变传统产业是否是下一个大变化?

  Thiel认为互联网的价值太多局限于虚拟世界的创造力。的确,互联网发展至今,Web2.0的社会化众包固然有它强大的社会价值,但是它又如一剂 剂毒药,让很多创业者与投资者爱恨交加、欲罢不能。互联网作为一项信息技术,从诞生之日起更多的就是以工具的层面出现,所以我认为2.0的信息交互模式也 更多应该只是作为信息众包的工具载体,最终都是为了能够商业化的1.0模式服务。无论是Web,还是APP,还是未来的某种形态,互联网的1.0才是常 态。只是信息的转变过程应该是:被动—主动—被动。2.0也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互联网的商业化都应该在二次1.0的信息服务上。信息的被动获取才是常 态,这是人性所在。

  高价值的内容、高附加值的服务、高门槛的专属渠道、互联网作为最合适的信息技术解决方案,未来几十年依然会持续贡献它的价值,这点我们一直深信不疑。

  然而,当我们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不断局限于虚拟世界的创造力(比如人与人在虚拟世界的互动产品的开发)时,我就觉得非常谨慎。互联网还有大量人与物、 人与产业、产业与产业的信息交互方式变革等待我们去解决,不仅要面向我们跟前的同城活动、吃喝玩乐、交友约炮,同时要面向更广阔的商业视野和社会需求。最 关键的是,虚拟世界的人与人互动产品都是零一游戏,除非在新技术或新模式上有所先发,不然后起者都很难再超越。

  所以,是否是时候还原互联网作为工具的本来面目,带着互联网人特有的思维角度去改变某一个产业、某一个细分人群的特定需求了?当很多人仍不理解丁磊在几年前开始的养猪计划时,我却愈发佩服他养猪的先见之明。

  互联网之于我们,先是一种工具,其后是一种思维模式,最后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了。

  除了股票投资,互联网堪称是人类历史上最自由竞争的产业,这里的生存者当有着卓越质量。那么就让互联网人放弃高高在上的虚拟世界,带着互联网的气息和方法,投身于更广阔更具体的商业世界的各行各业中去。不是降级,而是充满想象的解放和新生!

  四问:哪一类人才有可能承担得起这个BigOne的上帝呼召之任?你是哪一类创业者?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