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今日作家 >> 正文

对话著名作家韩松:国家崛起往往伴随着科幻的发展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7月12日08:21 来源:新华读书

 

    格子衬衫,牛仔裤,一副无框眼镜,背着份量颇重的双肩包,讷言谦逊……对韩松的第一印象似乎无法与他新华社 对外部副主任兼央采中心副主任的身份联系在一起。更难以联系的是——“科幻作家”——他的另一身份,尽管,在此领域他已深耕成名经年。驰骋想象的空间,他 无所不能;面对纷沓的现实工作,他专业严谨。他以职业的眼光观察世界,又以敏感的笔触构建一个神秘奇异的科幻世界。近日,著名科幻作家韩松应邀来到新华 网,与我们展开了一次对话。


图为韩松在访谈现场。新华网 陈竞超 摄

   一个国家崛起成为大国,往往会伴随着科幻的发展

    新华网:科幻小说为什么会受到大家的追捧?

    韩松:首先是整个时代大的变化,整个中国正在崛起,一个国家崛起成为大国,往往会伴随着科幻的发展。科幻最开始是在英国,英国工业革命以后 成为全世界大的帝国,它首先有了科幻。后来又转移到美国,特别是在二战结束以后,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时候正是科幻的黄金时代。包括苏联,它在开始实现 工业化时也是科幻的复苏复兴。日本也是,日本在二战以后,特别是70年代也有科幻的高潮。中国估计也会经历这样一个阶段,科幻这个文学很特殊,它就是一个 始终伴随工业化、伴随现代化的一个文学。

    新华网:您目前正在做“科幻星云奖”的评选工作,从过程中看科幻小说创作的现状怎样?

    韩松:科幻星云奖全称叫做全球华人科幻星云奖,今年是第三届。今年轮到我来当专家评委会的主席,今年感觉和前两年相比,来的作品太多,光是 筛选入围大概就有200多部作品。有最佳长篇、最佳短篇、中篇,还有最佳作者、新锐作者,还有影视,覆盖的面非常广,各种科幻作品都有,有些写《侏罗纪公 园》那样的惊悚科幻,还有写少儿科幻的,感觉是一个重新繁荣的开始,作为评委会负责人感觉压力特别大。

    我初步看这些作品有两个结论:第一,中国五千年的文明,中华民族的想象力在 古代是非常发达的,中间我觉得是中断了,这个想象力丧失了。到今天,中华民族的想象力又开始复兴。第二,科学技术。科幻首先以科学技术为基础,中华民族中 断的科学技术的创造热情也开始逐渐复苏。有个外国人叫李约瑟,他说中国在古代科学技术是非常发达的,但是到了16世纪、17世纪以后,中国的科学技术一落 千丈,没有了。但是现在从科幻的感觉,至少大家对创造新的技术的热情又在高涨,但把科幻的想象力和对自然的关注、对科学技术的热爱转移到现实里面去,这个 还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新华网:现在国内的科幻作家,包括作品,是多还是少?

    韩松:整体上还是少,它还是属于边缘化的、小门类的文学题材。在我们周围,对科幻感兴趣的人,相对于13亿人口的大国,还是少。比如在美国 北美地区,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大学都要开科幻的课程,在中国大概也就一两所大学有。美国一年要出1000本科幻方面的书,光新书就有200多本,我们远远达 不到这个数目。喜欢科幻的人还是太少,大家对异想天开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

    新华网:科幻文学创作者要有源源不断的灵感或者新奇的东西来抓住受众,您觉得这对创作者有什么样的要求?

    韩松:我觉得最核心的是科幻作者对大自然、对宇宙要有一种很本能的好奇心,伴随而来的就是怎么解答宇宙的谜团,自然和人的关系,不仅仅是人和人的关系,而且用科学技术手 段去回应它。这恰恰是西方科学技术在文艺复兴以后能够发展起来的一个基础,这是非常重要的。当然,科幻小说要求的东西还很多,要求他对人性有更加深入的理 解,要对小说创作达到文学艺术的理解也要很深,它是一个非常综合的东西,科幻小说要写得非常好不容易,写得不好的占大多数。

    科幻是“很严肃,对现实很尖锐、很锋利的一种文学”

 

    新华网:您是一名科幻作家,同时您又是一个很专业的新闻工作者,您在创作作品时怎么把握和平衡这两个身份?

    韩松:本来这两个东西不应该成为问题的,这是不矛盾的,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中国文化里面,它认为想象力和客观事实是两个矛盾的东西,这造成了中国很多东西办不下去。客观现实不允许你去想更多的、异想天开的、太多的想象力,全部都要按部就班的,是不是这个问题造成我们民族思维里好多年形成固定的模式。包括新闻和科幻,在我看来它是不应该矛盾的,不光是新闻,像我认识很多喜欢写科幻的人,都在从事很严谨的工作.

    新华网:您从事的新闻工作给您的创作带来什么样的灵感?

    韩松:新闻和科幻是一致的东西,是互相之间能够激发灵感的,它们首先都要求有科学,要追求客观世界的真相。另一方面,想象力。想象力的核心其实不是乱想,想象力的背后更深的是让你在不管什么情况下要有理想主义精神,科幻就是要有理想主义精神,追求更大的东西。新闻要做到比较高级的地步,一定要有理想主义的色彩,这两个是非常非常统一的。在做新闻的时候,你会发现不断有新的科幻的东西出现,你会不断发现新的事实。新闻就是在写明天的科幻,或者说科幻就是明天的新闻,我们今天看到好象不可思议的事情,明天就会成为现实。科幻绝对不是胡思乱想,它是建立在客观事实的基础上对未来的推演。

    新华网:科幻与现实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韩松:一般人认为科幻作品和现实是脱节的,是天马行空。其实科幻是和现实联系非常紧密的文学,科幻在西方被认为是越来越严肃的一种文学,它既有娱乐的作用,同时又是一种很严肃,对现实是很尖锐、很锋利的一种文学。比如以核安全问题、核危机、能源危机为主题的科幻,还有现在都在谈的第六次工业革命或者第六次科技革命的到来,科幻作家好多年以前就在预测这个东西到来之后,人类会发生什么改变,生活会发生什么改变。粮食、人口问题、环境,都是科幻持续探讨的一些重大主题,而且以一种非常严肃,但是又非常生动的方式在探讨。比如去年日本的地震海啸,在70年代,日本的科幻小说家就写过一本非常畅销的书叫《日本沉没》,里面描述的东西就和去年发生的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更严重。科幻的核心是要关注现实的,但同时它又是超越现实。科幻是一种更加面向未来的文学,它为现实提出我们现在想象不到的一些解决方案。

    新华网:您曾说您的小说要表达一种思想,就是对中国未来的担忧,要有居安思危的心态去想中国未来发展的动力在何处。

    韩松:科幻小说一个很好的东西就是在很多人看来,它也是预警小说,把可能出现在未来的危险性事先告诉你,教给你怎么预防它的办法。

    新华网:您有部作品就预言了9.11和金融危机。

    韩松:对,也叫《火星照耀美国》,2000年出版,当时里面就描写了世贸双子楼当时怎么被恐怖分子摧毁,甚至都提到了飞机撞击世贸大厦。也写到美国由于金融危机的爆发,美国一下子衰落下去。在当时,大家都没法想象的,当时正是美国如日中天的时候,在90年代。但是我们有时候会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去想它可能会发生危险,提出这个预警。

   “中国教育的核心问题是从小没有培养一套创新思维,科幻恰恰可以补充”

    新华网:目前我们在科学技术创造性思维上有一定的局限性,科幻和技术之间能不能相互产生正能量?

    韩松:那当然。很多科学家是受科幻小说的影响,从小读科幻小说,然后成为发明家、创造家。包括比尔盖茨,他就是科幻迷。还有很多科学家,首先是通过写科幻小说提出一个创新性的想法,然后逐渐在现实中实现。比如现在的火箭飞船技术,首先是在科幻小说里面由科学家描述出来。20世纪绝大部分发明创造首先是在科幻小说里面出现的,像凡尔纳、威尔士的小说里面,预言了今天大部分的科学技术成就。他首先是一个想法,他会刺激这些科学家去想,再去思考可不可能,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韩松:如果有更多的人来读科幻,更多的人来看科幻,特别是从小,我建议小孩子就应该看一些科幻作品,对激发他的想象力、创造性有一个辅助的作用。我们的教育都是应试教育,现在很多问题都出在这里。日本已经有将近20个人得到诺贝尔科学方面的奖项,中国一个没有,和教育是有关系的,中国教育的核心问题是从小没有培养一套创新思维,科幻恰恰可以补充。前面说到,它恢复了中国人历史上的想象力、创造力,恢复了历史上的对自然、对宇宙的热爱,这是从明朝、清朝以后逐渐没有了的。中国要真正崛起,今后一定是在科学技术上有非常大的发明创造,才能支持经济的下一步发展,科学技术要有大的发明创造一定要有思想文化的飞跃发展。科幻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现代性的一种思维方式,科学、客观、真实,反对偶像的崇拜,追求开放、包容,它能够给你描述无数的未来、无数的世界,去建立一个崭新的世界。

   “中国的导演和制片大部分人还缺少一种现代的思维”

    新华网:美国科幻作品改编成的影片如骇客帝国、变形金刚等广受欢迎,国内的科幻小说为什么还少被搬上荧屏?

    韩松:国内的很多科幻小说甚至超过了西方的一些科幻小说,要在西方早就被改编成大片了。但是在国内,我觉得主要是影视界的思维还没有进入现代化,不是钱的问题,中国有钱拍大片,制片、导演思维以及整个电影工业体系还停留在前现代,主体思维还是停留在农业时代,没有进入工业信息这样一个思维。我觉得中国现在电影的主要内容无非还是才子佳人、帝王将相,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观众的需求和制作能力已经脱节了,所以每次西方科幻大片一到中国就有很大的反响,中国没有这样的能力,中国的导演和制片大部分人还缺少一种现代的思维。

    新华网:科幻文学要走向大众,您觉得未来的路应该怎样走?

    韩松:一个是靠电影,另外就是网络。美国科幻发展起来时,它的黄金时代是没有网络的。即使那样之后,科幻可能依然还是一种很小众的文学。

    这个需要双向的,整个文化没改变的情况下,科幻创作还是很难有大的改变。整个文化的创新还没有达到很高的水平,生活中间的日常经验和科幻没有融在一块,科幻的整体水平还是很难上去的。很多喜欢科幻的人往往是到了成年人之后,他就不再去关注了,因为他到单位工作之后会觉得不能再想这些东西了,到了单位他觉得要听老板的话,这是最重要的事情,服从是最重要的,首先是要挣钱买房子,很现实的问题不断的就来了,这会影响到我们的思维。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