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作品评论 >> 正文

科幻给科学发出预警 宇宙文明可能是"黑暗森林"(2)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7月06日14:45 来源:文汇报

  在《三体》第一部中,弹星者叶文洁在饱受磨难之时,将太阳表面的核辐射作为微波放大器,用最原始的微波弹拨了太阳,向宇宙发射出地球上有人的信号。得到的回应是比地球智能高出好几个等级的三体星系中智能生物的回应,引发了他们对地球的征服愿望。与三体文明的战争使地球人终于第一次发现了宇宙黑暗的真相,人类意识到,地球文明只是宇宙中的毫无防身能力的婴儿。

  在面临地球将被三体人整体移民,地球文明奄奄一息之际,人类生存下去的唯一选择是,暴露地球在宇宙中的坐标。一旦暴露,将会被高熵生命所清理,地球将成为“黑暗森林”中更高明的猎人们消灭的对象,这样就能使三体人移民地球成为无意义的事情。亦或者,是在太阳系周围制造一片庞大的黑洞,这样地球文明永远只能封锁在黑洞之内,人类永远不可能飞向太空。在几百年中,人类一直维持着艰难的博弈状态。既不能封锁自己,又不能暴露自己。

  按照《三体》所述,地球人和三体人之间的通讯最终被宇宙中更高熵的生物发现,三体星系首先被“清理”,随后高熵生命中的歌者吟唱着古老的歌谣,向太阳系随意扔出了一片“二向箔”,人类文明也就此终结。

  这大概是人类对外星生命最残酷的想象。

  也正因此,对于人类曾经接收到的来自外地文明的一些微弱信号,想来不得不让人后怕。

  早在1977年,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巨耳”射电天文台曾经发现来自人马座方向、长达72秒的无线电传输信号。这一信号比太空的环境辐射最高强30倍,这使当时的天文学家杰里·埃曼在计算机打印出的数据旁潦草地写下了“哇!”从而给这个信号命了名。此后,无论科学家如何努力,都没有再发现来自天空中同一地点的重复信号。

  今年早些时候,NASA宣布通过推特(Twitter)征集人类对外星智能生物的回复,并将于今年8月15日发送到太空。有专家解释说,如果这个信号果真是外星人发射的,那么他们多半是极端先进的文明。因为这个信号需要使用一个22亿瓦的发射台,比地球上现有的任何无线电发射台都强得多,也许就是科幻小说中所说的高熵生命。如果“黑暗森林”规律有效,那么这个发出“哇”的外星星球是否已被更高熵的生命清理,显得扑朔迷离。

  《三体》中,地球文明终结之时,再回过头看第一页,会发现宇宙的物竞天择才是最惨烈的。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从来都不是宇宙的真相:“我把太阳移到西天,随着阳光角度的变化,田野中禾苗上的水珠一下子晶晶闪亮起来,像突然睁开的无数眼睛。我把阳光调暗一些,提前做出一个黄昏,然后遥望着地平线上自己的背影。我挥挥手,那个夕阳前的剪影也挥挥手。看着那个身影,我感觉自己还是很年轻的。这是个好时光,很适合回忆。”

  人类是“农场里的火鸡”吗?

  “我们现在所在的宇宙未必就是最初原本的那个‘完全自然’的自然规律和最初的宇宙,极有可能是生命和文明参与其间最终导致的结果。甚至连宇宙规律都是如此。”

  《三体》还向我们描绘了两个“假说”——

  一是“射手”假说:有一名神枪手,在一个靶子上每隔十厘米打一个洞。设想这个靶子的平面上生活着一种二维智能生物,它们中的科学家在对自己的宇宙进行观察后,发现了一个伟大的定律:“宇宙每隔十厘米,必然会有一个洞。”它们把这个神枪手一时兴起的随意行为,看成了自己宇宙中的铁律。

  另一个是“农场主假说”,听来更加令人不安:一个农场里有一群火鸡,农场主每天中午十一点来给它们喂食。火鸡中的一名科学家观察这个现象,一直观察了近一年都没有例外,于是它也发现了自己宇宙中的伟大定律:“每天上午十一点,就有食物降临。”它在感恩节早晨向火鸡们公布了这个定律,但这天上午十一点食物没有降临,农场主进来把它们都捉去杀了。

  地球文明是“射手假说”中生活在靶子上的智能生物吗?或者是农场里的火鸡吗?我们所在的宇宙是不是最初的宇宙,科学家们所探索得到的各种科学定律是宇宙中的高熵生命改造了宇宙后让我们获知的定律吗?

  科幻作家对于宇宙科学的诠释,从来都充满了天才想象。但是,如果地外文明存在,而宇宙早已战火纷飞,为什么人类长时间观测却从未发现任何“弹坑”?“黑暗森林”笼罩不住这样的宇宙。既然宇宙的年龄超过120亿年,第一代文明在哪?他们又在做什么呢?地球产生了生命,生命也在改变地球,现在的地球环境,其实是两者相互作用的结果。是生命为自己建的家园,与上帝没什么关系。宇宙的演化过程也是同样。我们所在宇宙已经被生命改变了多少?

  在刘慈欣的科幻之眼里,我们现在所在的宇宙未必就是最初原本的那个“完全自然”的自然规律和最初的宇宙,极有可能是生命和文明参与其间最终导致的结果。甚至连宇宙规律都是如此,高熵生命的文明参与了宇宙的改变,甚至导致了宇宙规律的改变。

  比如,为什么宇宙是三维的,而其他维度却蜷缩在微观粒子中。因为宇宙以往的高维空间已经逐层的跌落到低维中,并最终从过去的十维跌落成现在的三维空间,而那些消失的维度并没有真正消失,只是蜷缩进了微观粒子中。这就是为什么在小说最初的疑问“我们所生存的自然多大程度是自然的,谁知道它是不是被人类改造了呢?而宇宙呢?我们的宇宙还是洪荒之初的纯自然的宇宙吗?谁能够知道,它没有被高生物改造过呢?我们现在所了解的自然规律真的是纯自然规律,而不是经过高熵生命改造过的宇宙的‘人造’规律吗?”而高熵文明世界之间的战争也已经超越了我们所能够想象的手段,宇宙规律是他们的武器,毁灭地球文明的武器“二向箔”就是利用高维物体与低维物体相遇,会向低维度跌落的宇宙规律。

  这样的假想惊心动魄,直接面对人类的终极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刘慈欣在书的开头就写道:物理的尽头是数学,数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最有黑色幽默的就是现在人们发现的所谓暗物质——那种不发射任何电磁波,根本看不见,只能探测到引力作用的神秘现象,很可能就是我们的三维宇宙中某个已经跌落到二维空间的部分。

  一位从事弦理论研究的物理学家说:“《三体》这部小说用自己的想象诠释了现代最前沿的物理理论、弦理论和M理论。虽然这部小说的弦理论和M理论未必正确,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理论物理研究本身就是基于丰富的想象,然后再进行推论和演算。”

  在刘慈欣眼中,科幻是一种思维方式。它既不像纯文学那样随意、没有任何界定,但同时又不像纯粹的科学,受数理逻辑的严格限制。“科幻文学,就是把各种可能的未来陈列出来,让我们看到我们可能面临的选择。这种思维方式让我们比以前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选择,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人类和其他形式的生命。”

  从古至今,很多科学家终其一生都在探索的千古难题是,人类从哪里来,人类又将去往哪里。生命科学的发展使得人已经可以回头看自己的来路,但是人类的未来在哪里?直到现在,都没有科学家能够给出确定的解释。而时至今日,一直是科幻小说承担着解答这一类终极问题的任务。

  宇宙中的高熵生物对于人类这样的低熵生物,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其实,这一猜想在很多科幻大师的作品中都有所体现,只不过从来没人说得如此直白。早在上世纪60年代,著名的科幻大师库布里克的《漫游太空》系列就对人类文明的来源和人类文明的终结进行了探索,尤其是第一部《漫游太空:2001》,这部被称为史上最深刻的科幻电影,把人类的起源和人类的终结都赤裸裸地摆在了我们面前,至今,仍然没有一部科幻影片可以超越它。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