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今日作家 >> 正文

董仁威眼中的科幻新锐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5月03日09:15 来源:董仁威

  华语科幻四代名家

  我是个传记作者,不是理论研究者。我采访和写过各种各样的人。因此,我在写科幻作家评传时,着力点是写这位作家的人生道路,关注的是“人”,并未对科幻理论进行过系统研究,谈及科幻理论也仅仅是因为这个人是写科幻的,科幻理论与这个人有关。因此,本文涉及的科幻理论仅是对各位科幻理论家论述的博采广收舍取而已,请勿苛求作者,特此申明。

  我追踪中国及华语科幻作家人生道路已长达30多年,20世纪70年代末我就对郑文光作过多次深度采访。20世纪80年代初我又对童恩正进行过深度采访。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我采访的科幻作家更多了。在采访过程中,我看到了一代又一代的科幻作家,他们以科学为武器,作“赛先生”的战士,前仆后继,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添砖加瓦,为中国和人类的未来出谋划策。

  我斗胆将华语科幻作家分为四代。第一代为20世纪初到新中国建立以前的一代科幻作家,如顾均正等,我把他们称为古生代科幻作家。我对古生代科幻作家没有什么研究,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我把新中国成立以后至l983年中国大陆科幻作家被封杀为止的华语科幻作家,称为中生代科幻作家。我对大陆的中生代科幻作家比较熟悉,深入跟踪采访了其中五个有代表性的科幻作家:郑文光、童恩正、叶永烈、刘兴诗、王晓达。对中生代中大陆著名的科幻作家肖建亨、金涛、魏雅华、姜云生等,以及境外的著名科幻作家,如倪匡、黄易、张系国等,虽看过他们的不少作品,但对他们或无缘相识,或没有深入采访,不便说什么。我只对台湾的黄海进行过采访,对他的儿童科幻很赞赏。我的小孙女对我说,她很喜欢黄爷爷的科幻童话。

  第三代科幻作家是新生代科幻作家,这不是我命名的,但我认同这个分类。新生代科幻作家是中生代科幻作家被“极左派”谋杀后,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在全国坚守科幻阵地的《科幻世界》杂志社精心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在2O世纪90年代形成了气候。他们与中生代科幻作家几乎没有传承关系,很少看他们的科幻小说,走着自己独特的路,形成了追逐他们的上百万的科幻迷队伍。我采访了新生代科幻作家中的佼佼者:刘慈欣、韩松、王晋康、何夕、吴岩、星河等,并写了前面五人的评传。

  十大新锐科幻作家

  第四代华语科幻作家是2l世纪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科幻理论界有的称他们为后新生代科幻作家,有人称为更新代科幻作家,我比较认同更新代科幻作家的分类。

  新锐科幻作家,即更新代科幻作家有什么标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采用三个标准鉴别:

  一是从时间上,是在21世纪才发表科幻作品或“窜红”,而为读者所知的。二是从质量上,这批21世纪开始知名的科幻作家作品有深度、有厚度,有各自的特色,有独创性,其风格不能用其他三代科幻作家的某一位名家的风格来概括,而被称之为某某名家的“第二”。三是从数量上,要有大量作品,特别是长篇科幻作品,才能跳出“科幻圈”,在社会上产生较大的影响力,从小众文学变成大众文学。

  由于我同姚海军、吴岩共同发起组建了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创办了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评奖活动,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认识了一批更新代科幻作家,读了他们的作品,我依据“不足为训”的三个标准,首先向读者推荐华语世界的十位新锐科幻作家:

  江波

  第一是江波,江波曾来参加过第一届全球华语星云奖颁奖活动,但他作为《科幻世界》的“秘密武器”,海军将他“雪藏”起来,以至至今无缘相识。那一届活动中,本有江波的一部中篇小说被提名,但由于整个中篇提名太少,于是,评委会决定第一届中篇奖空缺,海军为此一直“耿耿于怀”。其实,江波的这部中篇小说是完全可以得金奖的,这成为那届评奖活动的遗珠之恨。

  我是从江波的著作中认识他的。我的案头摆着一部《科幻世界》杂志社推出的《星云Ⅶ》,这部书重点推出了江波的两部中篇科幻小说《星球往事》《十七号塔台》。

  看了这两部中篇小说,我为江波想象力的汪洋恣肆所折服。他虽同刘慈欣一样,热衷于大宇宙史诗式的宏大叙事文体,充满核心科幻独有的艺术魅力。但江波并非刘慈欣的传人。他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冷峻、简洁。

  查资料得知,江波,男,1978年1月15日出生,清华大学微电子专业研究生毕业,现在上海某外资企业从事半导体研发。2003年发表处女作《最后的游戏》,迄今已发表中短篇科幻小说二十余篇,其中以《随风而逝》《洪荒世界三部曲》《湿婆之舞》《追光逐影》《星球往事》《十七号塔台》《千千世界》《時空追辑》最受读者喜爱,其代表作《湿婆之舞》曾被译成日文,在日本科幻杂志上发表。

  我的案头还摆着一部江波刚出版的长篇科幻小说:《天垂日暮》,这是在20l2年出版的,也是三届星云奖年度(2011年6月1日至2012年5月31日)最受关注的几部长篇科幻小说之一。这部长篇小说是《三体》之后最受期待的银河尺度太空史诗。它展示了辉煌灿烂的人类银河文明、扑朔迷离的奇异空间谜题、空前惨烈的星际生死之战、永不熄灭的人类精神火焰。

  虽然我不认识江波,但却是我最看好的青年科幻作家,是21世纪才“出道”的更新代科幻作家的代表之一,也是最值得我们期待的21世纪新锐科幻作家之一。

  陈楸帆

  我要向读者推荐的第二位新锐科幻作家是陈楸帆。我到北京参加两次科幻作家的聚会,他都来了,并同我相谈甚欢,我很喜欢这位谦虚热诚低调的青年科幻作家。以后,我便研究起陈楸帆的科幻小说来。

  陈楸帆生于1981年,广东汕头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语言文学专业,艺术学院影视编导专业,双学位获得者,目前从事互联网广告策划工作。其作品风格较为多元化,游离于现实与虚构的夹缝中,视角独特,注重语言的节奏感及结构上的形式感,题材涉猎广泛。陈楸帆的很多作品都有很强的哲学思辨和宗教意味。他说:“小时候会经常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会是我,而不是别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胡思乱想多了就变成了所谓的哲学思辨;再者我跟宗教很有缘,身边总会遇见基督徒或者学佛的朋友,我也会去教堂或者各种寺庙观察信徒们的行为,思考其中的意义,然后用文字表达出来。”

  陈楸帆已发表的作品主要有《诱饵》《丽江的鱼儿们》《坟》《递归之人》《鼠年》等,并出版有长篇科幻小说《深瞳》。

  我曾将陈楸帆的科幻小说《递归之人》编入《中国科幻星云奖奠基作品选流浪地球》和《中国当代科幻文学精选》,《鼠年》编入《星潮.中国新生代更新代科幻名家新作选》中。

  虽然陈楸帆1997年就开始发表科幻小说,但他的大量使之成名的科幻小说却是在21世纪前十年发表的。他的长篇科幻小说:《深瞳》也是在2006年才出版的,因此,我们将之归类于更新代科幻作家之列。这位内心世界无比丰富、创作特色非常鲜明的80后新锐科幻作家,给全球华人科幻界带来一阵春风,他一定会拿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不负广大读者对他的期望。

  拉拉

  拉拉是我愿意推荐的第三个21世纪新“出道”的新锐科幻作家。

  我知道拉拉,是在我决定用余生为科幻事业服务,当科幻作家们的勤务员后的事。为了工作的需要,我开始了解科幻作家的现状。

  最初,我虽然注意到了拉拉,却没重点关注他。在我主编的《星潮.中国新生代更新代科幻名家新作选》中,我选了拉拉的一篇作品:《熄火》,但在编辑时却附于尾骥,放到了最后。2011年初,我到重庆同当地科幻作家聚会,才发现,这位“拉拉”是我的重庆老乡。我、拉拉、郑军,在重庆的一家高档西餐馆里,进行了一次餐叙。

  我发现,拉拉是一个有点靦觍,内向。他话不多,但似乎对我将他的作品附于选集的尾骥有点看法。

  由于聚会的人多,我没来得及同拉拉详细交谈。但我从重庆的同行那里了解到,拉拉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父亲是西南大学图书馆的馆长。拉拉有一个孪生的哥哥。父亲上班时,没法管他们,常把哥俩锁在图书馆的书库中,让他们在书库中玩耍。于是,拉拉在那里看了许多书,看了包括科幻小说在内的许多杂书。这是他后来写作科幻小说的知识基础。现在,拉拉在一个教育技术部门工作,负责设计和建设宽带教育城域网,“《掉线》《绿野》这两部小说中的网络背景,以及其中的理念和感想,就是那两年长期待在嗡嗡作响的机房中时的所思所想。”

  从重庆回来后,我开始研究拉拉的作品。我看了2006年出版的拉拉小说集:《绿野》,看了《星云Ⅵ》中拉拉的长篇小说《掉线》,发现,拉拉确实是一个科幻小说创作潜质极大的作家。拉拉是2002年凭处女作《春日泽·云梦山·仲昆》摘得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新人奖”桂冠的。此后,拉拉陆续发表的科幻小说:《彼方的地平线》《真空跳跃》《绿野》《多重宇宙投影》,都是风格独特的作品:想法古怪,下笔奇绝,十分好看,一篇篇科幻佳作,获得读者和评论界一致好评,被誉为“最优秀科幻作家中的佼佼者”。我在编辑《科幻星云奖奠基作品选-流浪地球》时,将拉拉的《永不消失的电波》辑入,放在显著的位置上,并请他在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大会期间,参加了《科幻星云奖奠基作品选-流浪地球》签名售书活动。

  前几天,姚海军向我透露,拉拉的另一部长篇科幻小说即将出版,祝愿拉拉的长篇科幻小说获得成功!

  拉拉是2002年“出道”的,他是2l世纪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之一,也是更新代科幻作家的代表之一。

  谭剑

  我要向读者推荐的第四位新锐科幻作家是香港作家谭剑。

  谭剑是姚海军在首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筹办过程中发现的。在开会的间隙,他快读了谭剑的长篇科幻小说《人形软件》,很兴奋,说这是香港继倪匡以后出现的一个很有前途的科幻作家。

  在《人形软件》里,谭剑构造了一个十分庞大而又极具真实性的网络世界,在此可以模拟现实生活中的一事一物,而且可以不受时空限制,天马行空,每人都可以拥有一个在网路世界的分身——人形软件,完全复制了主人的思想和爱好,也可以独立思考,帮助忙碌的主人在网络世界里物色爱人,帮助主人完成愿望。

  《人形软件》的主题透过香港老旧文化被淹没,让读者反省文明对人类的影响,反映了港人当下的心理和关切,它更需要引发内地人们的关注和思考,以及揭露现代社会人类对网络的无比依赖的现实问题,启示人们反思。

  谭剑说,自己关注的是近未来,写的贴身的,生活的故事,“讲的是我们华人的故事,华人的观点。”

  谭剑在《人形软件》的后记中写道,“香港作为国际大都会,但以香港为背景的科幻小说不多,想来有点可惜。”他对大陆的科幻小说评价很高,在华人世界里,技术含量最高,读者最多,作家最多,刘慈欣的作品差不多达到西方水准。

  后来,谭剑的这部长篇科幻小说获得了首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金奖。2011年l月,我们在《中国当代科幻文学精选》中选入谭剑的科幻小说《免费之城焦虑症》。直此,谭剑才开始为大陆读者所知。

  在谭剑来成都参加首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大会期间,我同他在成都诚信茶楼作了一次长谈。

  谭剑生于1972年,香港人。谭剑是香港如今唯一一个全职科幻小说家,曾被称为“倪匡第二”。

  获奖以后,香港的报刊对他进行了深入报道,使他迅速“串”红。我们本欲取得他的简体本版权,但他的香港代理人不肯,并加速了《人形软件》在大陆出版发行的步伐。2011年,他的《人形软件》简体版在大陆出版,并在封面打上了“获首届全球华语星云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的广告语。

  虽然在20世纪末谭剑就写过一些短篇科幻小说,但使他红起来却是在2010年获得首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金奖以后。因此,我们也把他作为21世纪全球华语新锐科幻作家推荐给读者。

  迟卉

  第五个吸引我眼球的更新代科幻作家是迟卉,她虽是东北人,却在我们成都《科幻世界》编辑部工作,那是2006年的事。从此,她与我同在《科幻世界》杂志社内上班。不过,我并非《科幻世界》杂志社的人,而是在《科幻世界》杂志社免费向我提供的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和世界华人科普作家协会的办公室工作。我虽然经常同这位年青的女编辑谋面,却从未打过交道。只是在四川省科协召开的一次有关科幻的座谈会后,姚海军与参会的《科幻世界》杂志社同人午餐,将我拉去。在餐叙会上,我算是正式认识了迟卉,与迟卉有了一面之缘。从迟卉的谈吐中,我发现这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她说,她现在最苦恼的是,当一个编辑与当一个作家之间的矛盾。她成天看具有各种不同风格语感的来稿,恐惧地感到,这些来稿中的语言风格,会影响“自我”,失去自己的语言独特的风格。因此,她打算辞去《科幻世界》编辑的职务,成为独立撰稿人,专业作家。

  其后,迟卉果然于2010年7月从《科幻世界》离职。我对她的这一“奇异”行动很好奇,便找来迟卉的作品,看看其中有何种独特的语感,何种独特的语言风格。我找来迟卉2010年首届星云奖获银奖的长篇科幻小说《卡勒米安墓场》细细品尝。果然,读迟卉的小说,犹如一阵阵清新的春风拂面,同时,她的语言不似女作家特有的温馨委婉,而有如男作家一样大气磅礴、凝重深沉,在女作家中十分罕见。

  迟卉是华东师范大学生物系的毕业生,我也是学生物的,是我的“同志”,她的作品中对生命科学的理解比较专业。在如今以写生命科学擅长的科幻作家中,有生物专业素养的作者并不多。王晋康是以写生命科学出名的,但由于他未受过生命科学的系统教育,要达到很高的高度受到了局限。我们有理由相信,迟卉发挥她的专业特长,能写出更加有深度,更加气势恢宏的“生命之歌”来。

  迟卉是2003年发表第一篇科幻小说《独子》的,是2l世纪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之一,也是21世纪才“出道”的更新代科幻作家的代表之一。

  墨熊

  我要推荐给读者的第六个2l世纪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是墨熊。在首届华语科科幻星云奖之后,我们同重庆出版社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科幻世界》亦将墨熊的长篇科幻小说《红蚀》作为与重庆出版社联合打造的重点作品。

  重庆出版社在201l年出版了墨熊的这部作品,并在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大会期间推广。《红蚀》是墨熊的《特勤七处》系列科幻小说之一。《红蚀》并非广大科幻迷广泛认可的核心科幻小说,它将科幻文学元素与通俗文学元素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红蚀》成为一部十分有趣又耐看的“软”科幻小说,可读性很强。

  《红蚀》中,被歌颂的主角是中国的特勤七处英雄“羽”,他犹如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英国军情六处MI6中的“特工”,身怀绝技。在2016年的一个夏日,有机陨石坠落裴吉特岛,导致周边生物蚀变,国际恐怖分子故布疑阵,企图掠夺放射性陨石控制地球,“游客”S7的“羽”挺身而出与恐怖分子、圣战“骑士”、异兽等展开殊死搏斗,故事一波三折,情节跌宕起伏,冲破重重难关,最终完成使命。

  墨熊,本名李庆杨,一个出生于1983年10月1日,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80后。在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大会期间,我见到了他。年青,开朗,性格外向,很会自我“包装”。《红蚀》出版后,他不断给我发来短信和电子邮件,要我支持他。扶助、关爱新锐科幻作家,是我们这些科幻事业志愿者的本份,值得我们支持的不用打招呼,我们都会倾力相助。我不断敦促《科幻世界》与重庆出版社尽快出版墨熊的S7系列之二:《黑灵》;将他在二届全球华语星云奖中获银奖的中篇小说《斑鸠》收入获奖作品集;为他的轻小说《苍发的蜻蜓姬》获得2012角川华文轻小说暨插画大赏长篇组十万(人民币)金赏发快讯祝贺。

  墨熊,这个在2l世纪头十年末才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愿他展翅高飞,鹏程万里。

  宝树

  我要推荐给读者的第七个2l世纪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是宝树。远在异国他乡的宝树,我与他从未谋面。我是在他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X》中认识他的。这个宝树,写的《三体》续集,把刘慈欣没有直写的一个宇宙英雄云天明的故事演绎得如此动人,画面如此美丽,这是我在古今中外名著续中很少见到的。这些古今中外名著续记,如《水浒后传》《西天游记》《红楼新记》,无不是“狗尾续貂”,令人“惨不忍睹”。只有《三体X。观想之宙》,续写名著《三体》,能让人看得津津有味,令人拍岸惊奇。

  然而,续记就是续记,没有自己独创的科幻小说,我们还不能看清宝树在科幻小说创作中的潜质。好在宝树在《科幻世界》2012年4期上,发表了一篇出色的科幻小说《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这篇科幻小说,写的是时间旅行和青春记忆。这虽然是科幻的老套路,但宝树能够将平淡琐碎的日常生活同最遥远的科幻意境融为一体,给人一种非常奇妙的阅读体验。这显示了宝树独特的叙事功底,预示着他在科幻创作中前程无量。

  宝树也是在2l世纪头十年末才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他是北京大学毕业生,正在欧洲留学。我们密切地关注着他,对他充满了期待。

  夏笳

  我要推荐给读者的第八个2l世纪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是夏笳。我是在一次去北京同北京科幻作家群聚会时认识夏笳的。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同素食主义者相反,属“肉食类”。我请夏笳帮我点菜,款待北京科幻界的朋友,并嘱咐她,把菜点够,不要吝嗇。在座的一位青年科幻作家笑着对我说,这一点您完全不必担心,夏笳是个见了肉不要命的主。果然,夏笳吃肉真厉害,一盘又一盘,一会儿功夫就被“洗白”了(四川话,盘中餐被吃得干干净净的意思)。在二届科幻星云奖在蓉颁奖期间,夏笳到了成都。大会在皇城坝牛肉餐馆聚餐时,我怕夏笳不够吃,特意为她端来一盘盘美味佳肴。当我端来又一盘美味时,她不好意思地说够了,不要了。当我正准备端走时,她瞄了一眼佳肴一眼,挡不住诱惑,忙说,这盘留下,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我对活泼开朗的夏笳产生了兴趣,找来她的作品一看,哟喂,好棒!《关妖精的瓶子》《卡门》《夜莺》,篇篇都是妙趣横生的科幻小说。

  《关妖精的瓶子》是夏笳2004年在《科幻世界》发表的科幻小说处女作。小说中的妖精变成一个神通广大却又忠厚笨拙的倒霉蛋,他总是想在打赌中获得胜利,却不幸地在与一个个物理学家的交锋中惨遭失败,从阿基米德的杠杆,到爱因斯坦的光波,薛定谔的猫,一连串物理学史上的奇闻轶事被巧妙地串联进这个不过七千多字的小故事里,而故事的核心,则是关于传说中的“麦克斯韦妖”,以及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精彩演绎。

  于是,我把她的科幻小说《卡门》编入我主编的科幻选集:《中国科幻星云奖奠基作品选-流浪地球》中,并将她作为特邀佳宾来蓉参加了该书的签名售书活动。在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奖评奖活动中,夏笳的《百鬼夜行街》获得了最佳短篇小说银奖。

  夏笳本名王瑶,1984年在西安出生,2002年考入北京大学,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大气科学系;2006年于中国传媒大学攻读电影史论硕士学位,从事科幻电影方面的研究;2010年9月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攻读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这是一个难得的才貌双全的交叉型人才,是我们“科幻界”的一宝。盼她早日写出更多更好的科幻作品,早日抛出她计划写作的长篇科幻重磅炸弹,成长为华语世界的科幻大师。

  飞氘

  我要推荐给读者的第九位2l世纪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是飞氘。我在北京与科幻作家聚会时认识了飞氘,这是一个不多言多语、谦虚、低调的年轻科幻作家。以后,为编获奖集又与他打了多次交道。这是我认识的新锐科幻作家中修养很好、素质很高的优秀人才。他本来可以排名更前一些,可惜,他写作的科幻作品不多,还未见过他写作的中长篇科幻小说。我将他的科幻小说《苍天在上》编入《中国当代科幻文学精选》和《中国科幻星云奖奠基作品选-流浪地球》中,《荣光时代》编入《星潮品选-中国新生代更新代科幻名家新作选》中。他的科幻小说《沧浪之水》获得了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奖最佳短篇小说银奖。

  飞氘,原名贾立元,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毕业,现就读于清华大学中文系博士生,第一篇科幻小说《皮鞋里的狙击手》发表在《科幻世界》2003年12期上,目前已发表数十万字的科幻、奇幻文学作品,短篇科幻小说《一个末世的故事》被翻译成意大利文,收录在世界科幻奇幻年选集《ALIA》中。除了写小说,他根据自己同名小说改编的科幻电影剧本《去死的漫漫旅途》还荣获了“第二届扶持青年优秀电影剧作计划”。

  飞氘,是一个潜质极大,大有希望的新锐科幻作家。

  李伍薰

  我要推荐给读者的第十位2l世纪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是李伍薰。

  李伍薰是台湾年青的科幻作家,是我的台湾朋友、老科幻作家黄海推荐给我的。李伍熏给我寄来了一大堆他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这是一个长篇科幻小说系列:《海穹英雌传》,包括《海穹金鳞》(2003)《海穹浪客》(2004)《海穹苍生》(2006)《海穹雷云》(2007)《海穹碧刃》(2009)等五部,共l00万字。

  我的一个朋友对《海穹英雌传》并不十分看好,我仔细阅读了《海穹英雌传》后,却觉得,《海穹英雌传》虽与《科幻世界》杂志社培养出来的一群有特定爱好的读者群的喜好不很对路,但我却觉得这是一套很有特色,也很好看的科幻小说。可惜,久违的繁体字影响思路,减少了阅读兴趣,直至最近,我才看完《海穹英雌传》的最后两部:《海穹雷云》和《海穹碧刃》。

  《海穹英雌传》极具台湾特色,是台湾传统的海洋文学代表作之一,在台湾很受推崇。李伍熏是学生物的,与我同行。他曾在台北市立动物员实验室、中华自然生态保育协会任职,后来在3D动画公司担任科学节目编剧。

  《海穹英雌传》是李伍熏在研究所期间蕴酿出来的,至今他仍记得老师在课堂上讲解洋流如何运作等,他则听得热血沸腾,开始构思一个在海上生活的游牧民族故事,设想写一部以歌瓦(蜥蜴人)为主角的《海穹》系列长篇科幻小说。他以精准又带感情的叙述手法,藉由生态、历史等元素的邂逅,跳脱人类及陆地本位主义的束缚,发展出独特的故事与文化,勾勒出栩栩如生的异界风情。故事细节中处处可见生物分类学及生态学的功力,也处处充满令人惊喜的想象空间。 

  《海穹英雌传》最终获得首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最佳科幻长篇小说银奖。获奖消息在台湾报刊披露后,李伍薰的名声大噪。李伍薰应邀作为特邀佳宾来蓉参加了首届和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活动。我接待了他和他的女朋友。他对获奖和大陆都充满了惊喜,不断有科幻佳作和奇幻作品问世。《科幻世界》杂志社也发表了他的科幻小说,使大陆科幻迷们开始认识他。我们期待他的长篇科幻小说系列《海穹英雌传》的简体字版在大陆出版,以使大陆读者对他有深入了解。

  李伍薰的科幻成名作《海穹英雌传》是2003年至2009年发表的,自然要归类于2l世纪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之一。

  挂一漏百

  写完了华语科幻星云奖组委会一致同意的十大新锐科幻作家的简介,停笔思索,发现还有许多遗珠。那些我采访过和认识的新锐科幻作家朋友,还有虽没采访过和不认识,但已看过他们作品的新锐科幻作家,一个个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员的名字浮上我的脑海:程婧波、长铗、北星、潘海天、郑军、水弓、赵海虹、梁清散、萧星寒、郭凯、付国丰、李广益、龚钴尔,等等。我的这个推荐,不说“挂一漏万”,也是挂一漏百。

  最应该进入十大新锐科幻作家的是程婧波。程婧波是我认识最久的新锐科幻作家,是我将她“诱”入科普作家队伍的。她在科幻中的成就有目共睹。如果不将她作为21世纪的十大新锐科幻作家向读者推荐,她的十万粉丝一定会把我撕成肉条。所以,我必须声明,这不是我的错,是程婧波“打死”也不愿我将她作为十大新锐科幻作家向公众推出,理由是她的作品太少了。

  还有一颗“遗珠”是2l世纪涌现出来的新锐科幻作家长铗。长铗我从未谋面,但为编科幻选集,我同他多次打过交道。我每求必应,让人感到他是一个好乖好乖的乖娃娃。

  我将长铗的科幻小说《屠龙之技》编入我主编的《星潮-中国新生代更新代科幻名家新作选》中,将长铗的科幻小说《扶桑之伤》编入我主编的《科幻星云奖奠基作品选-流浪地球》

  长铗将自己的短篇小说集悉数提供了给我,使我有幸目睹他的科幻小说的全貌。

  长铗的科幻作品,鲜有“外星人”、“飞船”,常见的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是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社会,曾被人评价为“激情飞扬的理想主义者”。他的科幻作品中现代与历史交错,在他古典风格的作品里时闻慷慨楚歌,在他的现代风格的作品中渐露绮丽西风。

  长铗,本名刘志鹏,湖南人,2007年本科毕业于在武汉的中国地质大学,2010年在中国地质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现在在南方某城市工作。

  长铗于2000年开始科幻写作,在《科幻大王》上发表处女作《同情自己》。2004年12月第一次以“长铗”为笔名在《科幻世界》发表小说《男人的墓志铭》,迄今为止在《科幻世界》、《世界科幻博览》、《九州幻想》等各大幻想杂志发表科幻、奇幻作品20余万字其中《昆仑》获2006年“银河奖”,《674号公路》获2007 年“银河奖”,《扶桑之伤》获2008年“银河奖”首奖,《佛指传奇》获《世界科幻博览》首届校园科幻征文“大学组”一等奖。他的科幻小说《昔日玫瑰》获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短篇小说银奖。

  长铗曾对媒体表示,他要写一部长篇科幻小说。我们祝愿这位在2004年才出道的新锐科幻作家,坚持科幻小说创作,拿出更多更好的科幻作品来,同广大的新生代、更新代科幻作家一起,撑起华语世界这一片科幻的蓝天。

  海外的北星、浙江的赵海虹,重庆的郑军,上海的潘海天,北京的郑重,他们虽然非常出色,但出道较早,能不能算在新锐科幻作家之列,我无法判断。

  不过,这也无需我来作判断,在第三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新锐科幻作家即将开始提名的时候,我只是来个抛砖引玉。我说了不算,大家说了算!

  2012年5月1日凌晨起至6月20日至,快上《星云网》和《科幻网》去提名吧,别怪我没提醒您!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