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作品展示 >> 正文

陈楸帆小说《薄码》:第七愿望(3)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2月29日15:57 来源:百花文艺出版社 成追忆

  一周之后,经纪人带着澳大利亚警方在密林深处发现她的尸体,更确切地说是残尸。她像尊神像般展开成十字形,枯瘦如柴的躯体上被划开许多道口子,法医在伤口中发现一种当地特有的大飞蛾的幼卵,警察介绍,当地的原始土著最爱吃这种飞蛾的幼虫,据说火烤之后犹如滑嫩的小鸡胸肉。

  第四愿:外壳

  六个小时过去了,本田宏听见自己硕大的肚子“咕”地叫一声,才不情愿地摘下了眼镜,胖手一挥,游戏暂定,读取进度。他在身边胡乱抓了一把,都是一些薯片、豆子、米果之类的垃圾食品,没有能填饱肚子的,打开冰箱,空空如也。

  果然母亲一出长差就是不行啊,他挠挠粘成一绺绺的头发,将拇指和小指并在一起,又分开,电话机“嘟——”地响了起来。

  “外卖店。”电话机滴滴答答地拨起号来。

  本田宏,二十五岁,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或者说他压根儿就没想工作,反正靠父亲每月的赡养费和国际飞人母亲的薪金,足够养活自己,何苦去当过劳死的上班族呢。

  他每天生活的内容,就是将各种新出的游戏玩通关,反复看一些经典的OVA[9],在专业的论坛上跟御宅族[10]们讨论各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问题,比如横山智佐事务所的声优排名、东京最萌的女仆咖啡店是哪家等。

  MDT[11]技术确保他能够将身体的运动量降到最低限度,而高度发达的网络,则让他可以安坐家中,购买到日常生活所需的一切,反正秋叶原的中古店[12]也提供上门服务,他的脂肪也因此迅猛地堆积起来。

  对于本田宏来说,外面的世界杂乱无章,充满危险,他宁可信赖屏幕中的一切,他和它之间隔着一层薄薄的介质,这便是他能与这个世界保持的距离,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存在着一种可以掌握的规则,发言的规则,交往的规则,杀人的规则,这种规则令他感觉安全。

  但他母亲却不这么想。

  “什么?悠子阿姨?我记不得了,我能照顾好自己的……什么?已经到了?等等!妈妈?喂喂喂……”

  楼下的门铃声响了。

  这个叫做北原悠子的长得像狸猫的老女人,据说是看着本田宏剪断脐带的,可本田却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她先大呼小叫地把积攒了一个礼拜的脏臭衣服全丢进了洗衣机,又不顾本田的强烈反对,把他的房间地毯式扫荡了一遍,本田只好偷偷地把古都光珍藏版踢到柜子底下。

  难以忍受的事情还陆续有来,悠子阿姨拎着本田的脖子,按着他的脑袋把那头油腻腻的头发又冲又揉,差点就用上剃须刀了。

  清理完毕,悠子阿姨又在厨房丁零当啷地忙开了,可当她端出来时,本田宏愣住了,这根本不是传统的日本料理,辣白菜、酱汤、米饭、烤紫菜……分明是地道的韩餐。一问才知道,原来北原悠子是第二代的韩裔日本人,本田心想原来如此,嘴上说押井守[13]大人也是,悠子阿姨说我只认识山口百惠这一辈的影星。

  事情还没完。

  吃完饭之后,悠子阿姨开始拿出小本子写写画画,说这是接下来一个礼拜的作息时间,本田君必须严格遵守表上的规矩,晚上十一点强制断电熄灯睡觉,早上七点起来晨练,慢跑五公里,三餐按时定量,他妈妈嘱咐过,一定要让本田君恢复正常的生活习惯,当然,还有超过九十五公斤的体重。

  不,不是这种规则。本田宏面无表情地呆坐着,脑子里来回闪烁着一个名字,宫崎勤[14],御宅界的传奇人物,杀害四名女童的人格变态者,嗯,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晚上回到房间,他转悠了几个留言板,心里琢磨着如何逃脱这个老女人的魔爪,他匿名发了几个帖子,询问解决办法,得到的回答五花八门,但都是空想派。

  唰。电脑黑屏了,灯也灭了。

  笨蛋!本田大声咒骂了一句,往后一仰,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

  这时电脑又呼呼地运行起来。他就势一滚,把身体调转了九十度,面朝着屏幕。屏幕还是黑的,只有一个绿色的光标跳动着。这是什么?The Matrix?Lost?[15]

  ——Hi,there。

  他试探着发出问候。没有回答。

  ——小白兔?

  没有回答。

  ——The others?

  没有回答。

  本田长叹了一口气,躺倒成“大”字形。

  电脑嗒嗒地响起来。

  ——说出你的愿望。

  ——什么?

  ——说出你的愿望。

  ——什么样的愿望都可以吗?我想让古都光和立花里子到我房间来扮演尾行也可以吗?

  ——说出你的愿望。

  ——好吧好吧,败给你了,我想想……

  不知为何,碇真嗣[16]的形象闪过他的脑海。

  ——我希望……自己能被补完,不会因为他人而影响到我的内心,也不会让现实来改变我的世界,我希望有一副坚强的外壳,我不是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真的不是,只要活着,哪里都是天堂。我说……您能了解吗?

  ——重复。拥有一副坚强的外壳,请确认。

  ——可以……可以这么说吧。

  光标消失了。楼下传来悠子阿姨的吼声,本田只好乖乖钻进了被窝,两眼望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

  迷迷糊糊间,本田宏被拎出了被窝,套上了加大码的运动服,赶到了门口。他揉着睁不开的眼睛,坐在地上咕哝着,只见悠子阿姨已经全副武装地站在面前,挥舞着手上的哨子和计时器。

  完了,看来真的逃不掉了。本田暗叫不妙,挪动着想站起来,是否有逃跑的机会呢,九十五公斤的相扑体型,和看似异常灵活矫健的狸猫娘,哪个会获胜?想必用脚指头都能回答吧。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脚趾有些不对劲,试图站起来,却又跌坐回去,僵硬,没有知觉,无法弯曲的脚趾,无法支撑他的身体重量。

  “怎么?又耍什么新的花招?没用的,马上给我站起来!”

  本田宏哭丧着脸,像一头被困在捕兽夹里的熊。

  第二天,本田的父母站在特护病房外,透过玻璃窗看着病床上的儿子,身上接满各式各样的仪器,医生还在一旁喋喋不休地介绍着这种名为进行性肌肉骨化症,简称FOP[17]的罕见疾病,是由于第四对染色体长臂上的基因(ACVR-1)产生突变,影响骨骼的形成与修复,产生大量错误的蛋白质所导致,每二百万人中才会出现一例,目前世界上共有六百例,而有史以来,全世界患上这种疾病的患者也不过两千五百人。

  母亲突然控制不住地抽泣起来,她捂住自己的脸跑进洗手间。

  父亲大口抽着烟,问还有多少时间。

  短则六个月,长则五十年。

  我的儿子,父亲的手指有点颤抖,会变成什么样。

  是这样的。首先是脚趾畸形变大,接着,骨头会在肌腱、韧带和骨骼肌中形成,从颈部、肩部和脊柱往下延伸,有时在一夜间,这些新形成的骨头就会堵塞关节,最终肌肉渐渐消失、骨化,整个身体会被另一副骨化的外壳所包裹。还需要我讲下去吗。

  ……还有没有什么办法,比如……长期的物理治疗可以吗?

  对不起。珊瑚会游泳吗?石头会自己滚动吗?对于这种病人,任何形式的碰撞都可能导致新的组织骨化,如果不想加速他的死亡,我们还是尽量小心轻放为好。

  那么,他会感到痛苦吗?还是他会在这之前丧失意识?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