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作品展示 >> 正文

陈楸帆小说《薄码》:第七愿望(2)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2月29日15:57 来源:百花文艺出版社 成追忆

  第三愿:偶像

  凯利·克拉森在唱片签售会中途失踪了。

  愤怒的歌迷砸碎了玻璃,把垒成金字塔形的CD哄抢一空,唱片经纪人在闪烁的镁光灯下冷眼旁观,无论如何,这都足够登上各家娱乐杂志的头版了。他知道那个十九岁的南方姑娘,五白金唱片[4]的拥有者,Billboard连续七周冠军,此刻在哪里,她越来越有明星派头了,他想。

  在一间超五星级总统套房的巨幅落地窗前,凯利·克拉森赤裸着上身,端着琥珀色的酒杯,激动地打着手机。窗外的纽约市灯火辉煌,恍如白昼。

  “去你妈的,我没有嗑药,戴夫,我只是喝了点酒,就这样……不,那个婊子一点机会都没有,她别想在排行榜上超过我,想都不用想,就这样……”

  凯利挂断电话,随手扔到床上,她跌坐在地,猛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痛哭流涕,地毯上散落着各色药丸。

  “不,她不会超过我的……狗娘养的……你们别想毁掉我……休想……”她气若游丝地喃喃着。“……休想……”

  一点微弱的光亮穿透落地窗,进入黑暗的屋内,它轻盈地漂浮在凯利的面前,绽放出五彩波纹,如同翅膀翩翩舞动。

  说出你的愿望。

  凯利抬起浮肿苍白的脸庞,眼线随着眼泪洇成两条长长的黑线,她看着眼前这闪亮的妖精,如同童话里的角色,心想这次的“E”[5]真他妈带劲。

  说出你的愿望。

  “哈哈!真他妈带劲!我想……我想当女神,我想让人们都跪倒在我面前,崇拜我……到死!”

  重复,你想成为被崇拜的女神,请确认。

  “没错,你这白痴,我要当女神!女……神……”

  那点亮光开始扩散开来,成为炫目的白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当凯利醒过来的时候,她的经纪人已经在门外等了一个多小时,他手里拿着当天飞往布里斯班[6]的机票和一个装满现金的信封。

  “快点,凯利,要误点了。”

  “见鬼……我头疼死了,这回是去哪?”凯利揉揉一头乱发,随便找件外衣披上。

  “你半夜打电话给我,说你想去昆士兰的星期四岛上休息一段时间。”

  “该死……那是什么鬼地方……我真的说过吗?”

  “你还让我提醒你……把E带上。凯,那玩意儿会毁了你的。”

  “噢,我想我的愿望快实现了……”凯利做了个夸张的表情,眼睛一转,接过机票。“为什么不呢,等我半小时。”

  他们飞机换汽车,换船,又换汽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他们入住了当地最好的酒店,尽管凯利对卫生间的装潢及屋内气味颇有怨言,他们还是吃了一顿海鲜,稍缓舟车劳顿之苦。

  经纪人显然水土不服,面色苍白地躲进了卫生间。凯利掏出随身携带的瓶子,往嘴里抛了两片E,便出门欣赏热带岛屿风光了。

  带着药劲,凯利趔趔趄趄地从大路走到小路,又逛进树林,对于习惯繁华都会的明星来说,热带森林风光虽旖旎,总没有长岛来得舒适,炎热潮湿,连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怪异的味道。

  突然,“啪”地一下,有什么东西贴在她裸露的颈后,她伸手一抓,竟是巴掌大小的褐色飞蛾,她尖叫一声扔了出去。谁知这些飞蛾竟然像扑火般朝她飞来,贴在她的背上、头上、胳膊上,凯利声嘶力竭地高叫着,跌跌撞撞地闯过重重树林,试图甩掉这些讨厌的追求者。

  她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那是个土著,黝黑的皮肤上描着复杂的纹路,腰间仅仅以简单的饰物掩盖私处,头上却戴着密密麻麻的头饰。他脸上咧开洁白的笑容,从凯利身上摘下那些巨大的飞蛾,扔进一个口袋里。

  “谢谢……太感谢了……这些恶心的大……”凯利忙不迭地道谢

  土著毫不在意,将最后一个飞蛾扔进嘴里,发出汁液饱满的咀嚼声。

  “噢……上帝……”凯利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棵树上,土著人们围在周围,用自制的工具扑打着空中巨大的飞蛾,奇怪的是,无论是飞蛾如何被打下,更多的同伴总是前赴后继地从四面八方扑来,时不时有漏网之鱼,“啪”地贴到凯利的脸上,蠕动着分泌出刺鼻的气味。

  刚醒过来的凯利于是再次昏迷。

  一股浓重的甜味熏醒了凯利,她仍然被绑着,眼前仿佛是一个村落,篝火点点,土著们围着火堆,跳着古怪的舞,唱着古怪的歌,他们不时把口袋里的飞蛾扔进火堆,于是便响起噼啪的爆裂声,他们便会一阵欢呼。

  “快把我放下,你们这群狗娘养的野人!”凯利厉声高呼。

  土著人突然全停下了,转过头看着她,一个身上纹饰明显复杂于其他人的男人举起手杖,发出一声长啸,在他的带领下,土著们一步步朝凯利走来。

  “滚开……你们想要干吗?我可是美国公民!滚开!”

  又是一声长啸,所有的土著人齐刷刷地跪倒在凯利的脚下,将双手高举过顶,又低低地伏倒在地,吟诵着听不懂的咒语,如是再三,又有一名小男孩从人群中走来,手中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烤飞蛾,来到凯利面前,小男孩的眼睛出奇的明亮。

  “拿开……我不吃虫子……”凯利把头努力地偏向一边,一脸的嫌恶。“……是珍妮佛派你们来的吗?那个臭婊子……这是个圈套……你们想阻止我参加KCA[7]吗,没门儿!”

  凯利从小就有种奇怪的妄想,常常觉得有一些外星人,从亿万光年之外的太空来到地球,潜伏在四周,伺机致她于死地,那些人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雷朋墨镜,没错,就跟电影里演的那样。

  她把所有跟自己做对的人都当成黑衣人,可这回,她遇见了不穿衣服的。

  三天之后,她甚至求着那些人能给她一些吃剩的飞蛾残肢。

  土著们不再跪拜,没有舞蹈,没有歌颂。口袋里的飞蛾吃光了,新的飞蛾没有出现。

  她有气无力地哀求着,只有那个小孩不时接一些水给她喝。

  从万众瞩目的超级偶像到绑在树上的虫饵子,凯利·克拉森自知心理素质平平,成名之后的压力已让她几近崩溃,如今又陷入如此困境,澳大利亚警方的效率之低举世皆知,她只能期待经纪人带着使馆人员尽快到达。

  她忽然找到了救星,裤袋里的小药瓶。

  E代表逃避[8]。

  凯利费尽所有的演技,让小男孩从自己的裤袋中掏出药瓶,打开,小男孩自己尝了一片,皱皱眉,吐掉。

  该死,那玩意儿很贵的。凯利张大嘴巴,示意小男孩喂给她。

  眼睛明亮的小男孩十分乖巧地将整瓶药片倒进了她的嘴里。

  干。我会死的。凯利犹豫了数秒,在舌底压了三片,将多出的药片悉数吐掉。

  小男孩笑了。

  白痴。凯利吞下E,等待着药效发作,晕眩,心悸,如在云端漫步。那股怪异的体味又出现了。

  接着是飞蛾。铺天盖地的大飞蛾。

  凯利·克拉森等待着第二次成为受人膜拜的女神,只是,她没有第三次机会。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