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作品评论 >> 正文

丁丁虫啃科幻:未来的乌托邦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2月10日10:42 来源:科幻理论网

  未来的乌托邦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1984》

  和 阿道斯·赫胥黎(AldousHuxley)的《美丽新世界》

  (一)

  人类社会最终的进化结果会是什么样子的?自很久以前开始,就有许许多多的人考虑过这样的问题。这些人之中有两位作家,都以一部描绘未来社会的科幻小说闻名于世,他们就是奥威尔和赫胥黎。

  这两个人都是经历过世界大战的作家。他们身处于人类科技突飞猛进的时代,却又目睹了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战争,这一同样的时代背景使得这两位信仰截然不同的人写出了两本非常相似的科幻小说:《1984》和《美丽新世界》。

  粗粗一看,这两本书写的内容并不相同,甚至在有些设想和描写更是截然相反,但是这些相异的地方更多的是因为两位作家生活环境上的差异,而不是两部作品本质上的区别。事实上,这两本小说的基调是极为相似的,它们所描写的,都是这样的一个社会:人类终于拥有了一个稳定的、生产力极为先进的、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乌托邦;但这一成就的代价却是人性的丧失——至少是人的个性的丧失。

  奥威尔是个共产主义者。我没有给这一头衔加上诸如“坚定”一类的定语,是因为我猜想他肯定不愿意实现他所描写的那一类“共产主义”。他早年写过一本《动物庄园》,借一群动物的形象,把苏联的那种隐藏在社会主义招牌下的封建制度辛辣地讽刺了一番,其中的每一只动物都隐喻着现实中的一类人物(这是我夫人在看完这本书之后的评价,呵呵)。然而大概是觉得靠隐喻来讽刺还不过瘾,于是他又在1948年抛出了这本《1984》,矛头直指“封建社会主义”的痛处,不留一点余地的撕开那“温情脉脉的薄纱”,将苏联式的一切不合理、不公正暴露给所有读这本书的人。

  身为作家的赫胥黎,是当年身为达尔文信徒的那个赫胥黎的孙子。他所写的《美丽新世界》不同于《1984》,是对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严厉批判。书中的社会和《1984》中的社会是如此的不同:社会生产力的高度发展;每个人都可以过很享受的生活,哪怕你根本不想工作也行;没有体罚,没有死刑,哪怕你想聚众闹事,想推翻整个社会,最坏的结果也只是被放逐的无人的海岛而已;人的一切需求都得到满足,尤其是《1984》中的英社党所极力遏制的性需求,在这里却可以随时随地的发泄——可即使有如此多的不同,两本书却是一样的让人压抑、分不出高下的压抑。

  两部作品的一致性不仅仅表现在主题上。两位作家都注意到,生产力的发展并不一定能给人类带来真正的幸福。他们都认为社会想要稳定,就必须消耗掉一部分生产力:英社党依靠战争;新世界限制生产。两位作家也都注意到家庭对社会的影响,一致同意铲除这个毒瘤:英社党发动孩子监视他们的父母;新世界则成功地营造了这样一个氛围,将家庭看作“一切肮脏的发源地”。

  两位作家达成共识的还有关于人类的性本能。如弗洛伊德所说,性冲动是人类一切行为的根源,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关系到整个社会的稳定。对此,英社党向全民灌输“性是无耻的”的观念(多么封建!),用了鲧的方法;新世界则告诉人民:想做就做吧,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多么腐化!),用了禹的办法。无论如何,两个社会都很稳定,可见两种方法都很成功。

  手段不同,目的一致。《1984》和《美丽新世界》带给我们的,都是一个乌托邦的一样世界,而且这两个世界看上去都将是长治久安、不会发生什么变化的世界。但是这种乌托邦是不是真的就是人类一直以来孜孜以求的?这样的稳定是不是真的就是人们长期以来一直想得到的?这些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你权衡利弊的结果:社会稳定和个人自由之间,你更看重哪一个。这一选择必须由你自己做出,没有别的人可以代替你进行选择。而每个人的选择汇集到一起,最终将会决定未来世界真正的模样。

  (二)

  一些杂谈。

  奥威尔实在是个伟大的现实主义科幻作家,而《1984》无疑是他最成功的作品。但是这一作品对“封建社会主义”的描写太成功了,以至于几十年来西方社会一直都是透过这部作品来看待整个社会主义阵营。如果注意一下二战以后西方的政治性论述著作,常常可以看到“老大哥”这一词汇被直接用来指代社会主义社会的领导层,连本来出身于苏联的索尔仁尼琴也在其作品《第一圈》中借用了这一形象。所以说,奥威尔的这本书,实在算是西方对社会主义所持偏见的根源之一。

  上面既然讲到索尔仁尼琴,就干脆拿他和奥威尔比较一下,因为这两个人对西方的社会主义观点都有极大的影响。后者是英国的共产主义作家,参加过西班牙内战;前者是苏联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不过后来被驱逐了——听说现今又被叶律钦请了回来。不过我总觉得索尔仁尼琴的早期作品很优秀,有一种引而不发的沉静;不像后来出了国,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反而少了一点含蓄。另外索尔仁尼琴的作品着重于揭露和感性的批判;而奥威尔的《1984》则更多一些理性的思考。两个人的高下不论,就个人口味来说,《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和《1984》都是我所认为的最优秀的作品。

  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说是某个地方要发动孩子来监督他们的父母,希望能够借此遏制身为父母的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行为。当时看到这个新闻,立刻就想起了《1984》里的情节,不知道这一政策的制定者是不是当真受到了这部作品的启发。

  人们一直喜欢搞各种各样的排名,对于文学作品也是如此。前不久有过一个科幻小说的排名,位列第一的是《1984》,《美丽新世界》大约排在6、7的位置(作为比较,《基地》排名第二)。而在另一个“科幻-奇幻小说TOP100”的排行榜上,甚至没有《美丽新世界》的名字。其实这些东西只能做一个参考,没有太大的意义。至少就我看来,两本书的成就都是不凡的,只是《1984》比《美丽新世界》更加绝望、更加无助罢了。

  最后说一下,两本书都可以在网上找到。作为一个科幻爱好者,不读这两部作品,实在可惜了。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