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作品评论 >> 正文

丁丁虫啃科幻:深渊上的火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2月10日10:41 来源:科幻理论网

  深渊上的火 A fire upon the deep

  [美]弗诺·文奇 Vernorvinge

  ISBN 7-5364-5458-9

  看这篇小说,最有意思的地方大概就是作者对于各种外星生物的设定了。而在这些设定之中,最让人觉得有趣的莫过于作者设想的“爪族”——这是一种共生的生物群体,分在来看只是一些智力低下的动物,合到一起则会产生出了智慧。

  其实在看作者的描写之前先自己勾画一下这一种族的特征会更有意思。比如说,这样的共生体如何作为一个整体思考?某个部分的死亡是否会对整体造成影响?整个共生体本身是否会具有新陈代谢?共生体是否需要进行繁殖?

  这些是基本的生理意义上的问题,还有许多更深层次的问题可以思考。比如说,共生体是否可以自行选择自己的组成部分?是否应当主动将不合乎共生体需要的部分剔除出去?单个的组件是否也能享有共生体所享有的权利?

  这些问题并没有一定的答案,每个人都可以试着得到不同的回答。拿自己的答案和作者的答案比较真的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如果这么做的话,你会得到比单纯阅读更大的乐趣。

  书中对于宇宙的设想也是很有意思的。作者认为,在宇宙的不同角落,会有不同的物理定律起作用。这样的观点我不赞同,但是就这一观点本身来说,它也是一种关于宇宙的理论。甚至以波普尔的标准来看,它也是一种科学理论——因为它是有可能被证伪的。事实上我记得以前曾经看到过类似这样的理论,但是能把这样一种观点洋洋洒洒铺陈开来,并且基于这种非主流的宇宙观来创作小说,实在是一件非常有创造力的事情。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提奇幻小说。很多经典的奇幻作品也和本书一样,虚构出了一个想象的世界:魔戒的中土世界、龙与地下城、被遗忘的国度等等。但是为什么那些都被划入奇幻小说,而本书则会被当成科幻经典呢?

  差别肯定不在于魔法或科学本身,实际上我们今天生活中使用的绝大多数东西,在中世纪人的眼里应该和魔法没什么差别。就拿本书来说,所谓“天人”其实也和奇幻小说中的“神”没什么区别(有意思的是,作者甚至也在书中将那个变异的天人写作“魔王”)。所以我想,奇幻和科幻真正的差别应该是它们写作时的态度——“态度”这个词好像不大准确——前者把书中出现的事物默认为是不可解释的,因此也就根本不去费心考虑它们的来龙去脉;后者则认定万事万物皆可解释,即使很多时候小说本身并不会给出解释,那也往往隐含了“根据目前的经验或理论可以推导出这种结果”的意思。当然啦,奇幻和科幻的区别本身就是一个挺大的话题,就此打住吧。

  书中还有个好玩的设定,很有一点游戏《文明》的影子,即:作为一种先进文明,为了帮助落后文明实现跨越式发展,哪些科技应当最优先发展?记得当年玩《文明》的时候,总是优先发展与促进生产力有关的科技;但是在这个故事里,由于直接面临战争威胁,所以做出不同的选择也完全可以理解。而且在最后,实际上最优先的发展目标已经转移到了种族自身。毕竟,一切科技都取决于“人”。

  至于文明之间的互相帮助,我想也可以和《死者代言人》作一个比较。在《死》中,人类对落后文明尽量保持不接触;而本书中则是一种完全相反的态度。但是,尽管表面上存在差异,实质上两位作者的观点还是一致的,他们都赞同文明之间的相互交流。卡德尤其指出,以“不干扰对方的自主发展”为借口隔离落后的文明,根本就是一种自私的表现。

  总之,这本书无愧为“太空歌剧”的顶尖之作(蒙电子牛的指点,我现在终于弄明白啥叫“太空歌剧”了)。空前绝后的想象力、颇有深度的人性刻画(其中最成功的大概是两个树族车手,不知道对他们能不能用“人性”这个词),可以说作者的成就已经远远超出了其他的“太空歌剧”作者们。这本书的确如同前言里说的,“赋予了传统的太空歌剧以崭新的灵魂”。我很期待读到下一本:《天渊》。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