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作品评论 >> 正文

对于弗洛斯特变人事件的报告——评《趁生命气息逗留》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2月09日11:07 来源:科幻理论网

  作为近来少有的值得关注的事件之一,发生于《科幻世界》杂志2005年4月号上的弗洛斯特变人事件可以作为分析相类似事件的样本,供国内的后来者予以参考。

  弗洛斯特变人事件的中心疑点有三,为:

  为什么弗洛斯特要成为人?

  为什么是弗洛斯特成为人?

  经过何法弗洛斯特成为人?

  了解了这三点,则可以对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有一个了解。

  从字面的意义来看,“成为人”这一概念在文章的最后才出现,在最后,作者才允许弗洛斯特在一切意义上成为了一个人,不单单通过理解和分析,而是作为一个血肉之躯,通过形体的“成为”完成了“人”的概念。在这个意义上,“成为人”就是完成“人”这个概念的最后一步也是最根本的一步,也就是说,为了完成“人”这个概念,弗洛斯特成为了人。于是,我们似乎应该将题目延伸到“为什么要完成人这个概念”这一命题。但是,在此之前,应该注意到成为人的这一步并不是无谓的,并不是为了加强戏剧性或者美感而强加的——当然确实造成了这种效果,而是有其内在的意义和必要性。这种意义和必要性则要通过后面的追问来发掘。

  那么,为什么要完成人这个概念呢?线索很多,我们一一捋来。

  弗洛斯特是这样的事物:“最完美、最有威力、也是最难以理解的”。因为弗洛斯特的诞生并不完全是受控的,为外界因素所干扰,这种不确定性的素质决定了其具有与众不同的特性,于是,他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且受命统治地球的一半。

  在这里,名字的出现是一个关键,提示了几个方向来理解后面的文字。首先,作为语言,名字就意味着区分,其具有不同于他者的性质;也就是暗示了弗洛斯特的与众不同。其次,命名这一仪式象征着某种赋予或者神授,同时也是赋予其在文本结构中的特定地位。再次,被命名将其摆在与其创造者的二元对立中较弱而居于挑战的地位,这为后来的过程作了铺垫。

  开头不久,弗洛斯特被介绍成“一台有业余爱好的机器”,而这爱好就是人,缘起是其发现了其不能理解的人类痕迹,出于某种好奇心,对人产生了兴趣。然而奇特的是,好奇心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呢?按照一般的看法,好奇心是具有一定智慧的生物才具有的天性,尤其对人来说好奇心更是构成人性的一个要素。那么是否作者在暗示弗洛斯特具有某种天赋呢?这无疑与前文的命名形成了呼应。

  接着,作为背景出现上下两个超级人工智能,二者一唱一和地说了一段相声,在这里我看到的不是严肃的逻辑思辨,而是某种近似于小儿胡闹的无赖言语,也许,作者所要表现的就是这种没有非尝试性的逻辑会导致的结果。然而,在这之中有这样的主题潜伏着:意识对自我的肯定需要存在一个对立面。自我是一个由意识划分出的范围,并没有确实存在的界限,因此总是不断地需要依赖对外在的断定来克服本身的怀疑,这种怀疑又是来自于缺乏对自身存在的安全感。也就是说,作者在这里借人工智能之口表达了人类对自身存在的怀疑,通过两者对峙的形式表现出人类对一个存在于自己之外的理性和智慧的渴望。

  这种探求被具体到了文中,便成为了弗洛斯特所肩负的使命所在。于是,在情节和隐喻上这两者都促使弗洛斯特走向成为人的道路。值得注意的这里不断转换着对立面,三方的关系形成一个T字形,上界司命和下界司命各居于两端,成为对立的双方,然而由于缺乏超出他们之上的人的存在,他们不但不能互相定义,反而形成了一种共同的立场,需要找到独立于他们之外而又有能力证明他们的一方。于是,弗洛斯特便填补了这一位置,成为了位于下面的那一点,处于独特的位置,这一位置为将来的转变作了结构上的准备。

  而行文至此,大局已定,便需要出一个新,既是提醒读者的注意,又是打破僵局造成变化,产生情节的推动力。于是,一台机器,被叫做莫德尔的小机器出现了,带着神秘气息和某种意图来到了弗洛斯特的故事中。它看起来类似于某种NPC[3],在适当的地方串场而过,添加一些氛围,提供一点情报。然而,在随后的过程中,这个角色却显示出很重的分量,显示出作者对这一角色颇有暗示——要注意到它甚至有一个名字。这提示了我另一种解读的方式,这是题外话,我们待会再说。

  在它们第二次的对话中,涉及了两种对人所以为人的看法。一是“人的性质是无法理解的。”“全宇宙的数据也无法让你变成一个人。”;另一种则是“只要一个事物存在,它必然是可知的。”“只要有足够的数据,就可以创造出一个进程,从而理解人的感受。”前者拒绝对事物的分析解剖,认为整体的功能不能从数据中得出;而后者信奉还原论,认为一切都可以被分解为更基本的元素加以重构。作者在这并没有置可否,而是让他们做了一个实验,将自己的立场放到了结局。作者在这里似乎偏向了还原论,他设定的交易判定条件恰恰是预设了人性可以被还原性地判断,但这只是一种话语,并没有得到文本的佐证。

  其后经过搜集资料,弗洛斯特作了第一次尝试,其失败又将读者带到了文章的转折点,就是矿石粉碎机的出现。此角色的典型意味浓厚的多,在文中的两次出现都有特定的功能和用意,基本上可以归结为一个具有宗教意义的判断者。其所携带的人之骸骨作为某种圣迹,使所到之处机器臣服,也让其背负了宣扬圣迹寻找圣灵的使命。而在后面,其又作为判断人的标准而出现,超越所有机器而成为判断的准则,为什么会具有这样的资格和能力,这是谁赐予之的呢?是什么对人这种高于逻辑的物进行确认呢?我想应该是某种先在于机器和逻辑的东西,按照本文意,便是人自己。然而人具有这种能力并不等于借其骸骨宣扬升级的传道者就可以继承之,这一点作者似乎毫不在意,只是简单地赋予了角色功能,构造了一个剧情动作。

  弗洛斯特在明亮隘路探索时,其变现出来的性格特征明显具有了非理性的因素,从行文中也可看出,这一段的重点不在于其所寻找的东西,而是这一过程本身,弗罗斯特正在尝试人的方式,正在成为人。其后对艺术的尝试是作者驱使弗洛斯特走向最终手段的引诱,通过艺术这种最难以被量化和分解的媒介,作者试图告诉读者,还原论并不能解决问题,对自己之前的疑似偏向予以了纠正。

  之后贝塔机开始站到聚光灯下,代替了莫德尔的位置,继续延续着用对话推动读者的理解。这时候一切已经走上了轨道,最后的结局几乎就要呼之欲出,只等一个巧妙的安排了。

  随着莫德尔再次出现,所有的人物都汇聚到了一起,大结局正式开始。

  当然,不能轻易地说,要有人性,就通过克隆复制出了人性。作者还是通过各位人物,对这种方式制造的人性,也就是人本身提出了一些怀疑,并最终以一个背负人之原罪的传道者之口宣告了人的诞生,完成了从还原论到整体论的宗教性救赎。人出现之后将一切安排妥当,并进行了新的创世,弗洛斯特和贝塔成为了新的亚当和夏娃。

  综合上面的分析,我们将三个问题回答如下:

  因为智能生命对自我的寻求,弗洛斯特要成为一个人;因为具有某种天赋权利和其所处的恰当位置,弗洛斯特能够成为一个人;因为经过了从还原论到整体论的尝试,弗罗斯特最终变成了一个人。

  这也就是人类的境遇之缩影:人类寻求对自身的肯定,试图证实其存在的合法性,找到自己所处的位置,从各种层面上对自己和这个宇宙加以审查,如此,人才能成其为人。

  说完了本文的中心话题,说点零散有趣的东西。

  在两个司命对话之后,莫德尔出现之前,有这样的句子:“通过他的机器,特别是挖掘机。”[4]这不但是对后面粉碎机出现的一个小小提示,更是揭示了某种人类活动的本性。我们探求过去的过程,也就是我们消灭过去的过程。

  在莫德尔和弗洛斯特达成交易之后,有一段结合景物的描写,我从中读到了某种类似于荒原隐士的意象,不知有何用意。

  这里,要着重说一下上面提到的另一种解读方式,也就是性别解读。

  从这个角度出发,弗罗斯特就变成了一个贵族的纨绔子弟类型,相应两个boss则成为权威和力量的家族象征。而前面提到的莫德尔则成为了一个关键人物,可以说故事的前一半主线就变成了围绕她——这里我使用女性代词——和弗洛斯特的关系的故事。作为一个小人物,她的名字便不再是多余的虚饰,她的动作和语言都被赋予了新的意义,从这个角度看去,很多本来莫名其妙的小细节都豁然开朗。贝塔机的性别判断也可以从她——一样换词了——对话的语气、态度来判断,而在贝塔机出现之后,莫德尔消失,则意味着出身高贵的贝塔机成为了新的关键人物,其结局也证明了这一点,最终莫德尔完全淡出,贝塔则成为了创世者之一。这似乎显示出某种价值判断,某种对人性的潜在质疑和不屑。

  具体的细节有很多可以琢磨,在此不多说,只提供一个新思路而已,供参考而已,一笑。

  行文至此,已无甚话可说,只是有些微言,望对国内的作者们进言。文章不问高下,但是要耐读,要有嚼头有味道。如此文,虽称不上美文,亦有众多细节可玩味,可供发掘,方才称善。

  注:

  [1][美]罗杰·泽拉尼兹;李克勤(译):《趁生命气息逗留》。载于《科幻世界》2005第4期.16-33页

  [2]这句话源于菲利普·迪克的著名短篇小说《机器人梦见电子羊》的小说名(后被改编成电影《银翼杀手》,并成为科幻电影中的经典)。小说对“人类制造的工具日益强大并可能(甚至已经)超过人类”的图景进行了思考。编者注。

  [3]NPC是“非玩家角色”(None Player Character),一般指网络游戏中不由游戏者控制,但有特定任务设定的人物。编者注。

  [4]《科幻世界》2005第4期.19页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