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作品展示 >> 正文

埃里克·尼伦德头上那平庸的“光晕”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2月09日11:06 来源:科幻理论网

  作为游戏的《光晕》曾在XBOX上获得极大的成功,据说当年全球销量突破了200万套。从商业运营的角度来说,有这样的成功在前,再接再厉推出续集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是除此之外,微软居然还想出了由游戏推出小说的营销手法,倒确实很让人出乎意料之外。毕竟人们常见的是由大受欢迎的小说改编出游戏(这其中的佼佼者比如黑岛使用AD&D规则构建的博得之门系列等等),而倒过来操作的实例的确很少,这可能是因为小说终究是一种日薄西山的媒介形式,商家很难预测它究竟能带来多少的盈利吧。

  然而微软到底是微软,他们不但做出了这样一个营销决策,而且还真的成功了。作为小说的《光晕》销售量居然也是极好,据说仅第一部《致远星的沦陷》销量就达二十万册,而且登上了《出版商周刊》(Publishers Weekly)的畅销书排行榜,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成绩是不是受到游戏的极大影响,因为从科幻世界译文版箭鱼号上刊登的部分看来,作为小说的这一部《光晕:致远星的沦陷》,无论从主题、故事、人物、或者细节上来说,都实在不能算是一部值得称赞的作品。

  (一)主题

  《光晕》有主题吗?这个问题恐怕很难回答。从最表面的含义上看,我们可以说《光晕》歌颂了人类坚韧不屈顽强执著的精神,但这与其说是小说体现出来的主题,还不如说是纯粹标语式的口号,至少从全文看起来,埃里克·尼伦德大约只是热衷于叙述一个紧张刺激的故事,而丝毫没去考虑这个故事究竟能给人带来多少思考。

  不过也不能说《光晕》没有主题,只是很难分清这种主题多大程度上是埃里克无意识泄露出来的,又在多大程度上是我臆想出来的,总之这部小说在阅读的时候总让人隐隐约约感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子。比如说那些同人类为敌的圣约人,依照Silver Moon的解释,他们“其实是一个以宗教为纽带建立起的庞大团体,包括了许多外星种族,他们宣称人类对天神有侮辱轻蔑之意,亵渎了其信仰,于是悍然发动了针对人类的全面战争。”

  这种战争的借口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但我不知道在西方人的潜意识里,是不是也将伊斯兰教徒视作圣约人一样不可理喻的群体。此外埃里克描写的一个场景是,圣约人宁愿承受地球人的导弹攻击,也要将地球人的舰船摧毁,我不知道这个场景是不是也受到了自杀性爆炸事件的启发。当然,我们不能仅仅因为存在这样的描写,就认定埃里克(还包括游戏《光晕》的策划人员?)对某些群体存在偏见,不过这些描写是不是也能反映出一些潜意识层面的东西呢?

  关于这个极容易引起争议的问题,我不知道答案。

  (二)故事

  没有任何人规定一本小说必须要有一个深刻的主题,所以不应该用这一条来苛求《光晕》。有很多小说也没有什么值得反思的主题,但它们同样可以有一个很流畅、很吸引人的故事,然而遗憾的是,《光晕》却不具有这样的特征。

  《光晕》的故事可以说是很老套的那种。若干年后人类终于拥有了星际旅行的能力,于是开始在广袤的宇宙间四处建立自己的殖民地,然而平静的生活一定要有外界的干扰才能让故事延续下去,所以外星人的入侵就成了意料之中的事,同样在意料之中的还有人类在外星人武力面前的不堪一击,仿佛人类苦苦发展的目的就是为了供那些外星人进行武力蹂躏一样。

  这种故事结构在早年太空歌剧流行的时候确实是极其风靡的,然而时隔多年之后竟然还在用这种内容作为一部小说的框架,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埃里克·尼伦德是不是坐上时间机器跨越了好几十年突然闯入二十一世纪的。

  作为游戏的《光晕》采用这样的框架无可厚非,因为游戏本来就是以操作和画面见长的;可作为小说的《光晕》竟然也不考虑两种表现形式之间的差异,还在把游戏的内容生搬硬套到小说当中来,这可实在是一种让人难于理解的处理方式。网上有人在评价游戏《光晕》的时候曾经说,“(《光晕》这款游戏的)故事是老套了点,不过这并不妨碍这款游戏成为你手上的挚爱,因为它最大的卖点不在于故事”——问题是,游戏可以用其他的部分来弥补故事性的不足,可小说该如何弥补呢?

  (三)人物

  按照最传统的标准,小说的要素在于“情节、人物、环境”。《光晕》的环境是貌似宏大实则单调的太空剧场,情节也是貌似精彩实则枯燥的个人传奇,所以最后一个能够拯救这部小说的,只剩下“人物”这个要素了。

  然而小说同样没能做好这一点。

  不客气地说,《光晕》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显得幼稚的可笑,每一个出场的角色都具有脸谱化的倾向。主人公必然是英勇无敌的;科学家必然是深谋远虑的;指挥官必然是临危不惧的;就连敌对者也都必然是面目可憎的。

  然而埃里克的悲哀还不仅于此。在小说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自己已经意识到不能够采用脸谱化的方式来塑造人物,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在努力渲染军方种种行为的反道德因素,试图以此来引起读者的进一步思考,也从而使整本书的主题能显得更加深刻一些。可惜这一点埃里克做的极不成功。在全体人类面临生存威胁的时候假惺惺地讨论克隆个体的道德特征,怎么看都怎么让人觉得像是那个追问孟子“嫂溺,则援之以手乎

  ”的假道学。

  此外,埃里克对于主人公约翰的刻画也显得极为单调,从种种行为上看来,这个人物完全就是一部没有大脑的杀人机器,只知道服从上司的指令,从来没有自己的思想。我们不单单不知道他的大脑如何被处理成最弱智的那一种型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究竟有什么优秀的地方足以让军方选中他。

  客观地说,埃里克不是没有意识到上面所说的那些,但最终他却是没能意识到必须用大量的细节去把这些内容真实化。所以他的小说中有许多过分简化的部分,以至于把那些部分都变成了让人喷饭的场景。比如用一个铃铛去教导约翰学会团队合作的情节,就明显把人性看的太简单了一些。试想,如果团队合作真的这样简单,那么以后企业招人的时候又何必要求什么“具有团队合作精神”?直接让应聘者排队晃铃铛是不是更加省事呢?其实关于这一点,我们只要看看卡德在《安德的游戏》中如何不厌其烦地描写人性就可以比较出高下了。

  所以归结起来,整部小说的问题症结还是在于:细节。

  (四)细节

  细节是一部小说的生命所在。小说可以具有惊人的创意、独特的人物或者紧张的故事,但是离开了细节,那么什么都不会剩下。而《光晕》的问题就在于过分忽略了细节,给人的感觉像是埃里克急着要将整个故事一股脑倾到在读者头上一样。我猜这也许这是受到了游戏的影响,因为游戏中可以借助画面影像之类的表现形式作为辅助的手段,而小说却只能通过细节化的文字描写来赋予读者种种真实的想象。埃里克在这上面有所欠缺,也就注定让这部小说失去了最重要的艺术感染力。

  我们当然也知道,现在的所谓“细节”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细节了。刘慈欣就曾经指出,科幻小说的细节可以是“宏细节”(不知道这是不是《球状闪电》里宏电子的前身,呵呵)。但埃里克的问题是,他所描写的细节,无论是在宏观上还是在微观上,都缺乏一种让读者可以产生共鸣的东西。在宏观上,埃里克并不具有阿西莫夫那样大师一般的天才构思(也许这是因为受到游戏设定的限制?);而在微观上,埃里克也同样不具有海因莱因那样细致生动的细节设计能力。

  不过,将这样一位小说的写作者拿来和海因莱因那样的大师比较无疑是极不公平的。一方面埃里克所受的限制大约要远多于普通的作者们,另一方面那些大师们也确实具有一般写作者难以匹敌的实力。

  所以这也是我最终给这本《光晕》做出的评价:作为一本单纯的小说来看,《光晕》可以称作是读上去不太算浪费时间的作品;但是如果和科幻史上杰作相比较,那么它只能算是一本二流——或者温和一点讲——算是一部“畅销的”小说。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