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作品评论 >> 正文

再论SCIENCE FICTION的翻译问题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2月01日13:22 来源:科幻理论网

  黄禄善、郭建中两位教授曾先后撰文指出,将英文术语science fiction译为“科幻小说”有误(见《上海科技翻译》2003年第4期《是“科幻小说”,还是“科学小说”》、2004年第2期《关于SCIENCE FICTION的翻译问题》),并从术语内涵、文类历史以及science fiction的译介历史进行了探讨,认为正确的翻译应为“科学小说”。笔者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science fiction译为“科幻小说”都是合理的。以下是针对两位教授质疑文章的回应。

  一、“科幻”更符合science fiction的文类内涵

  黄文的一个主要论据是,雨果?根斯巴克当年创造science fiction这个术语,是为了彰显他所赞赏、倡导的一类“刻意强调科学性”的小说,使之与当时科学因素不那么浓厚的超自然小说划清界限。据此,黄教授认为,“科幻小说”这个译名,“既歪曲了雨果?根斯巴克创造这个术语的本意,又没有体现其丰富的文化内涵”。

  的确,“科幻小说”这个译名散发出的幻想气息,是不太合根斯巴克口味的。他的努力使science fiction成为一种独立的文学形式并大行其道,而他对这个文类的界定也影响深远,因而有必要重视他的意见。但是,如果到了八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死守根斯巴克的定义,无视这个文类从未停止拓展自身边界的事实,就有抱残守缺之嫌了。毕竟,我们面对的science fiction不是一个其实体已经死亡的历史名词,而是今日读者观众以亿万计、影响巨大的文学艺术门类。《牛津文学术语词典》指出:science fiction是文学幻想(literary fantasy)或传奇故事(romance)的一种形式[1]。可见,“幻想”是science ficiton的基本元素之一。如果说“科学”是science fiction“区别其他任何一类超自然小说的根本标志”,那么“幻想”就是使它成为幻想文学(fantastic literature)诸门类之一的规定性特征。是幻想让science fiction营造出一个有别于现实的架空世界,并产生吸引大批读者的“惊奇感”(sense of wonder)。显然,将science fiction译为“科学小说”,就看不出高扬在这个文类中的幻想精神,反而无法体现“其丰富的文化内涵”了。

  黄教授还提到“科幻小说”这个译名会和其他与“科学”因素有关的超自然小说的译名冲突,并列举了fantasy fiction、science fantasy fiction和science horror fiction作为佐证。他的问题在于再次忽略了历史语境。这些文类曾经在根斯巴克的年代各自为政各行其是,如今都融入了当代的文类概念:science fiction、fantasy、horror。究竟以“幻想文学”还是“推测性小说”(speculative fiction)并称这三个文类还存在争议,但其内在的同质性已经基本得到公认。时下中文世界一种比较流行的译法是“科幻”、“奇幻”和“恐怖”,并不存在矛盾。如果在探讨根斯巴克时代science fiction的文章中遇到这些概念,倒不妨直译出“科学幻想小说”“科学恐怖小说”,并加括号标注原文,以便体现众声喧哗的历史景象。笔者想给黄教授提一个问题: science fiction所体现的科学与幻想结合的精神早已突破小说领域,如今science fiction poetry、science fiction arts也很兴旺,science fiction film更是风靡全球,对这些术语该如何翻译呢?难道译成“科学诗”、“科学美术”和“科学电影”?

  二、science fiction译为“科幻”的历史合理性

  黄文提到,“科幻小说”的译名在我国沿用已久。郭文进一步追溯了这个译名的由来,并不无遗憾地指出,解放前文学界使用的就是“科学小说”这个译名,若能沿用,“那么,在一般人眼中也会少些误解”。但郭教授简单地把根斯巴克创造scientifiction和中国文学界对“科学小说”的使用这两个史实并置起来,对其先后顺序却语焉不详。事实上,根斯巴克提出scientifiction是在1926年3月出版的第一期《惊奇故事》开宗明义的社评《一类新杂志》这篇文章中,他宣称“我用‘科学小说(scientifiction)’来指代儒勒?凡尔纳、H?G?威尔斯和埃德加?爱伦?坡这一类故事——一种混合了科学事实和预言式愿景的浪漫传奇” [2];反观中国,早在1902年,梁启超于《中国唯一之文学报〈新小说〉》一文中论及《新小说》杂志上准备登载的小说类型时,就专门列出一类“哲理科学小说”,指出这是“专借小说以发明哲学及格致学,其取材皆出于译本”[3]。同年,《新小说》从第一号起连载《海底旅行》,并在其标题前标明“泰西最新科学小说”,这是“科学小说”一词在中国文学史上首次单独使用。这个称谓的来源尚未考明,但从“取材皆出于译本”来看,可能译自此类小说及其近亲当时五花八门的名号之一[4]。包括梁启超、鲁迅在内的诸多作家、翻译家都很重视这类小说的科普教育功能,却没有深入分析探讨其文类概念,以至于使用起来莫衷一是。因此,当时中文语境中的“科学小说”,其指称对象是比较复杂的,既和根斯巴克笔下的scientifiction不同,更不能等同于今日的science fiction。建国后使用经由俄文转译的  “科幻小说”,有其偶然性,但从名实对应的命名原则考虑,是一个值得肯定的进步。

  在此还应该指出,英语世界里广泛使用的science fiction这个术语,从字面上不能体现文类的幻想特性,但它深入人心,其沿用遵循了“约定俗成”的原则。在根斯巴克的时代,scientifiction对科学因素的强调引人注目,其蓬勃发展也使得science fiction的命名固定下来。此后science fiction的发展并未恪守根斯巴克的教条,人们对它的认识也不为其所囿,如科幻研究权威、《科幻之路》编者詹姆斯?冈恩教授在回溯science fiction发展历程、编写基本书目时就收入了遭根斯巴克排斥的伯勒斯、梅里特、洛夫克拉夫特等人的作品[5]。不过,大家提到science fiction时对幻想之于这个文类的重要性都是心领神会的,所以也没必要再做改动。

  总而言之,science fiction译为“科幻小说”,准确无误。Science fiction在中国的发展几经波折,有其复杂缘由,并不能归罪于“科幻小说”的译名。时至今日,中国大力发展创新经济,重视对青少年想像力、创造力的培养,正是科幻乃至整个幻想文学文化直挂云帆的好时机。把“科幻小说”的译名改成“科学小说”,乃作茧自缚,不可取。

  参考文献:

  [1]Baldick, Chris. 牛津文学术语辞典[Z].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0: 200.

  [2]转引自Westfahl, Gary. “The Popular Tradition of Science Fiction Criticism, 1926-1980.” Science Fiction Study 78(1999): 187-212.

  [3]梁启超. “中国唯一之文学报《新小说》。” 《新民丛报》十四号. 转引自陈平原, 夏晓虹. 《二十世纪中国小说理论资料(第一卷)》[M]. 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7: 62.

  [4]有Science-Fiction、scientific novels、scientific fiction、scientific romances等多种。Evans, Arthur B. “The Origins of Science Fiction Criticism: From Kepler to Wells. ” Science Fiction Study 78(1999): 163-86.

  [5]Gunn, James. “A Basic Science Fiction Library。”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