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寓言 >> 作品评论 >> 正文

钱欣葆的寓言世界(2)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1月31日10:35 来源:薛贤荣

  读了这个故事,你自然会联想起现实中那些只说不干的人,这样的人身边随处可见,不费事就能找出。读者将寓言故事与生活联系起来,作者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反之,寓言故事如果与生活没有任何关联,那肯定就失败了,无论得出的寓意如何精辟,那也只是僵死的幼虫,没有活力。

  当然,客观生活本身不可能直接进入寓言,寓言如果想直接描写生活,那就像小虫爬着去追大象,永远达不到目的。寓言作家必须超越生活的外在真实,进入假定的、虚幻的艺术境界。寓言表面上不像生活,不等于作家不需要介入生活。我阅读当下一些年轻朋友的寓言,发现与生活严重隔膜,可能正是在此处出了问题。寓言在实质上更接近生活,因为它揭示的是生活中的本质部分。钱欣葆深谙此道,他常常从大量生活现象中寻找适合寓言表现的那部分,用类比联想去虚构一个个巧妙的故事,奉献给读者。读者读了故事,反过来再去联想生活中发生的类似事件,产生共鸣。这就是寓言的魅力所在。

  并不是所有的生活现象都能进入寓言。钱欣葆对生活的过滤、筛选和提炼功力非同一般,他笔下的寓言故事,寓言元素充足,典型,幽默而又耐人寻味,大多都能引起读者共鸣。寓言要杜绝平庸,此点也是关键。这个道理并不新鲜,其实亚里士多德早就说,“虚构出来的”寓言,与生活之间“要能够发现类比之点”。(《美学》)问题在于我们有些作家没能遵循这一至理名言。

  其二,钱欣葆具有极强的编故事的能力。故事是寓言的三要素之一(其余两个要素为寓意和寓示),也是寓言创作的核心所在。离开了故事,其他两个要素也就不存在了。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看,读者欣赏寓言,首先就是读故事,只有被故事吸引,才能进而去思考故事背后的哲理。近年来有人打着创新的旗号,不断淡化或弱化故事,这并不可取。我们知道,任何文体都有其自身特点或曰规范,突破了规范,就不再是这种文体了。比如律诗就有字数的规范,随意增减字数,也就不能称之为律诗了。故事种类繁多。历史故事,生活故事;人物故事,动植物故事;神话故事,科学故事,宗教故事……都可以进入寓言。寓言中,可以翻新老故事,实行“拿来主义”,但寓言作家必须明白,老故事不是为你准备的,它们有自身的主旨,无论你怎样翻新,都会有牵强之处。寓言作家必须学会自己编故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原创,原创故事是最有价值的。我们衡量一个寓言自身的优劣,这也是标准之一。原创故事当然也有优劣之分。

  钱欣葆所写的故事基本都是原创的。现成的故事,陈旧的故事,似曾相识的故事或翻新的故事,他不用。他的故事完整规范,中规中矩;简洁清新,不枝不蔓;构思精巧,新意跌出;讲究美感,可读可诵。他也写奇幻色彩较浓的故事,如前面已分析过的《歪打正着的射手》,但写的较多的是貌似平淡却耐人寻味的人物故事和动植物故事。他的故事,奇幻也好,平淡也好,都让人觉得真实可信。当然,这种“真”不是生活的真,而是艺术的真,也就是说,他虚构的故事合情合理,令人可信。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一桩不可能发生而可能成为可信的事,比一桩可能发生而不可能成为可信的事更为可取”(《诗学·诗艺》)。纵观钱欣葆笔下的寓言故事,我总的印象是:简洁而不简单,平实而不平淡,规范而又新颖,清新而不落俗套。加之语言凝炼,风格幽默,文学性和可读性兼具,这样的作品深受小读者青睐。当然,优秀寓言成人也是喜爱的,他的许多作品原发于少儿报刊,却被许多成人报刊转载,也正说明了这一点。安徒生说他的童话适合八岁至八十岁的人阅读,不也是同样道理吗?

  其三,钱欣葆的寓言追求寓意的永恒性,力避时过境迁而寓意失去光辉。单有好的故事还不是好寓言的全部,故事后面的哲理是否隽永同样重要。寓言是一种载道的文体,孔子所说的“志于道”,《易》所谓“辞之所以能鼓天下者,乃道之文也”,特别适用于寓言。钱欣葆的故事具有独特性,寓意却具有普遍性。二者都是好寓言必须具备的。普遍性的寓意就像一个多面的晶体,每一面都可以放射出璀璨的光芒。举几个例子,如《最大的损失》寓意是:“最大的损失,莫过于名誉扫地。”《企鹅的忠告》寓意是:“比赛输了并不可怕,如果输不起,那比输掉比赛更可悲。”《鸡妈妈的新房子》寓意是:“听不进别人的劝告不好,轻信他人的话也容易上当。”《猫头鹰教子》的寓意是:“社会是纷繁复杂的,我们不但要学会如何面对朋友和敌人,还要学会和形形色色的人们相处。”《海豚的劝告》的寓意是:“对于不可改变的事实,除了接受以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渔夫织网》的寓意是:“贪得无厌,往往会得到相反的结果。”《王二的丝绸衬衣》的寓意是:“不懂得感恩的人让人气愤,同时也为他感到悲哀。”《老鹰学游泳》的寓意是:“你可以去尝试许多东西,失败了也不要紧,但是应该知道有些东西是绝对不能尝试的。”《歪打正着的射手》的寓意是:“侥幸取胜,终究是靠不住的。”

  《永久的财富》的寓意是:“财富不是永久的朋友,朋友却是永久的财富。”《张三买人参》的寓意是:“对任何事情都怀疑的人,其实是在怀疑他自己。”《喜欢炫耀的小河蚌》的寓意是:“要做成一件大事,既要吃得了苦,还要耐得住寂寞。”

  《老虎的尾巴》的寓意是:“有了勇敢和智慧,弱者也可以战胜强者。”《汗水白流》的寓意是:“如果不动脑筋,汗水很可能是白流的。”……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举出这么多例子,是想说明,钱欣葆寓言中的这些寓意,是隽永而具有普遍性的,因为它们虽然直接来源于故事,却间接来源于生活啊!顺便说一句:寓言中的寓意不一定非得由作者直接点出或由人物之口说出(其实也是作者点出),也可以由读者自己悟出。需要强调的是,如果你一定要直接出面点出,那就必须是原创的、格言警句式的,必须有独自存在的价值。

  寓言虽属小道,弄好却非易事,换句话说,寓言果实虽小,想采到手却是很不容易的。钱欣葆自幼爱好文学,广泛阅读,善于思考,不断用新知识充实头脑中的“寓言图式”,丰富自己的寓言世界。这些都为他写出好寓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的一些作品,已成为中国当代寓言史上的名篇佳作。如前所述,不少名家已对他给于了好评。但总体说来,寓言评论与创造相比,还显得薄弱了一点,这也是我写下这篇小文的动因。

                                            2012-1-27,龙年初五,写于书香苑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