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网>> 科幻 >> 作品评论 >> 正文

中国科幻与“科幻中国”(2)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1年12月07日09:22 来源:飞氘

  可见,“新生代”虽以全新姿态自我标榜,但文化启蒙与民族复兴在他们那里仍是或隐或现的内在冲动,而韩松和刘慈欣则代表了当代“科幻中国”的两个基本维度:一为奇体,一为正体;一个曲径通幽,一个直抒胸臆;一个以虚设的时空来反观现实的诡异与不足,以忧愤之情令人警醒,一个则以崇高壮美的未来形象来激发唤起读者奋进的希望,以乐观精神令人振作;一个深刻而厚重,一个真挚而感人;两者交错缠绕、互相补充,令“科幻中国”沉着饱满、强健有力。科幻作家们就在这两大维度之间建构着民族—文化复兴之梦,而这一梦想同样也构成了读者们某种有意无意的期待视野。否则就无法解释何以韩松的“鬼魅中国”获得不少读者和评论家的激赏,刘慈欣何以能以看似并不复杂的“光荣中华”赢得众多读者欢心,王晋康那些以中国智慧拯救没落西方的东方传奇何以激起众多年轻读者的共鸣,《天意》、《偃师传说》、《远古的星辰》、《春日泽·云梦山·仲昆》、《新宋》等以科学幻想对古代神话传说的重写何以一次次获得好评赢得大奖。无论是对民族性的批判还是对东方精神的高扬,无论是对科学的颂歌还是对人伦的重申,无论是对光明未来的美好期许还是对失落的古典中国的百般惆怅,都在言说着各自对于启蒙的不同理解和对复兴的诸多期待。因此,当理想主义、科学技术、理性精神被后现代主义视为一种浅薄或居心不良的霸权而被质疑时,它们却仍被中国科幻作家们普遍坚守着,“感时忧国”的情怀并未因仰望着星空而淡忘,反而可能更加强烈。

  当然,除了指向读者的启蒙与复兴,科幻,因其与现实的距离,也成为作家们逃离现实困境、抚慰精神伤痛的自我救赎。宇宙的深不莫测可以化解身为新华社高级记者的韩松在现实中见识的吊诡,为他提供一个一切皆空的安慰。星空的高远告慰着身为山西娘子光高级工程师的刘慈欣在闭塞山谷中苦闷的精神。科幻构造的哈哈镜式情景假设则宣泄着具有老派知识分子情怀的王晋康在传统与现代、民族与世界矛盾纠错中感到的压抑,“也算是一种自我心理治疗吧”。[10]身为后发现代化国家的一员,中国科幻作家们在虚拟的世界里寻找慰藉,但也存在着一种沦为虚无主义的危险。比较而言,前几代科幻作家们对现实的批判更为炽烈、严肃和端庄,他们的愤世嫉俗背后是对光明和理想的追求。而“新生代”作家们,身处社会主义中国在全球化时代强势崛起所造成的前所未有的巨变,他们的焦虑和苦闷,是他们的前辈以及西方现代国家的同行们所难于体悟的,因此也就显得更加悲凉而沉静,有时甚至在冷眼旁观和不动声色中流露出失望和放弃,颇有未老先衰之感。正如韩松所言,小说书写的与其说是世界的荒谬诡异,不如说是作者自己内心的荒凉冷漠。“对那些我们无法操纵的公共事件,只在想像的世界中报以无奈的技术性一笑。而更多的人干脆连那些荒谬的事情也只字不提,只是沉湎于外星球和赛伯城市的虚拟架空世界中的纵情声色犬马和自我封闭。”[11]这种原本是迫不得已的态度,最后却变成了一种暧昧的调侃,成为一种“中国式的后现代黑色幽默”。因此,对于当代科幻写作的意义和困境,不从“科幻中国”的视角入手,也是难于把握的。

  可见,科幻作家虽试图超越民族国家的限制,从宇宙的宏观视角去审视人类文明,尽可能打开无限的想象空间,但中国人的身份则驱使他们去延续20世纪中国文学构建现代民族国家的主旨,试图以写作促进民族精神的革新,而世俗凡人的身份又使他们视科幻为自我救赎的良方。这样的多重身份常令他们或像刘慈欣一样,一面坚持着自己心目中的精英主义理想,寄意于宇宙那无功利的美,一面又声称科幻必须走商业化的路线,功利地希望以更多的娱乐性赢取广大读者,在商业文学与严肃文学之间犹豫。或像王晋康一样,一边说“科幻作家应该以上帝的视角来看世界,这种目光当然是超越世俗、超越民族或国别的”,一边又认为“与民族主义绝缘,其实是办不到的”。[12]或如韩松一样,一面激昂慷慨地论述科幻之于民族未来的重要,一面又不太在意读者的接受,采取了十分隐晦难解的表达方式,而宣称“自己写着还高兴就可以了”。[13]但他们也正是以这样的多重身份一次次地“科幻中国”,对于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种种问题热情辩护着,冷峻批判着,沉痛反省着,顽强地抗争着,尽情宣泄着,这种种不同的努力,本身也构成了现代化进程的一部分。而贯穿在那一幅幅的“科幻中国”画卷的背后的文化启蒙、民族复兴与自我救赎的三重变奏,正向读者传递着现代中国在走向世界与寻找自我之间的艰难过程中的种种经验,这独特的中国经验也构成了中国科幻民族化的根底。

  参考文献:

  [1] 广义地来说,任何人对“中国”的科幻式思考及其思考所形成的各类文本中的“中国形象”都可以称为“科幻中国”,本文关注的重心是中国人是如何通过科幻的方式想象自己并以科幻小说这种文学形式来传递这种想象。

  [2] 王一川. 中国形象诗学[M].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8,第9-10页。

  [3] 黄子平,陈平原,钱理群. 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J]. 文学评论,1985,(5)。

  [4] 有关这一阶段中国科幻的特色,这里参考了刘慈欣的总结。刘慈欣。百年西风——浅谈外国科幻对中国科幻文学的影响[A]。科幻世界杂志社汇编. 2007中国(成都)国际科幻·奇幻大会文集[C]. 成都:科幻世界杂志社,2007.  28-36.

  [5] 参见韩松. 想象力宣言[M]. 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第253页。

  [6] “新生代”科幻作家包括星河、杨鹏、韩松、王晋康、杨平、何夕、苏学军、潘海天、凌晨、赵海虹、刘维佳、柳文杨、周宇坤、刘慈欣、韩建国等人,他们中的多数在目前仍然活跃在中国科幻界,刘慈欣和王晋康等人更被视为领军人物。其中,星河曾主编《中国科幻新生代精品集》,这部约55万字的选集以及吴岩为之作的序正式标定了“新生代”的身份。

  [7] 星河. 中国科幻新生代精品集[G]. 济南: 山东教育出版社, 2001,第2页。

  [8] 韩松. 想象力宣言[M]. 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第250-257页。

  [9] 韩松. 想象力宣言[M]. 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第381-392页。

  [10] 王晋康. 关于“三色世界”[EB/OL]。

  http://wang.jin.kang.blog.163.com/blog/static/3850369620079873947343,2010-4-16。

  [11] 韩松. 态度是超越荒谬的一种武器[EB/OL]。

  http://pkusf.net/readart.php?class=khll&an=20041008234325,2010-4-16.

  [12] 王晋康. 科幻作品中民族主义情绪的渲泻和超越[EB/O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d0e8e10100adz5.htm, 2010-4-16.

  [13] 陈楸帆。诡异边缘的修行者——著名科幻作家韩松专访[J]。世界科幻博览,2007,(9),第13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网友评论

留言板 电话:010-65389115 关闭

专 题

网上学术论坛

网上期刊社

博 客

网络工作室